第27章 第1课(一)
夜听雨过声2018-05-23 17:022,342

  “当然可以。”林枫满口答应,转身招手唤来了李利,在他耳边低语了两声,李利抬头看了李煜一眼,见李煜点头,立刻跑开了。

  林枫这时再次转身,行礼道:“可否请两位殿下与我到王府演武场一趟?

  “好!”李从谦早就看李煜写写画画烦了,立刻头前跑去,林枫和李煜相对一笑,随后跟上。

  等两人赶到演武场,只见一张大网已经挂到了两颗树中间,李利和两名侍卫正在收紧绳子,而李从谦不知其用意,正围着两颗树来回转呢。

  林枫走到兵器架前,取了一把带鞘的刀,来到大网面前,向两位莫名其妙的殿下问道:“请问两位殿下,这是什么?”

  “一张大大的渔网。”李从谦抢答道。当然是渔网,正是昨晚林枫用来罩刘澄他们的渔网,是他此前让侍卫从江边渔家买的。

  “对,它就是一张渔网,现在我们把它引申一下,它可以是什么?我们可以把它当作我们现在这个世界,比如说两位殿下,比说我,还有李利,都可以当作这张大网上的一小段丝线。”林枫将刀在几段细小的网线上随便点了点。

  “我们是生活的一部分,生活正像这张大网。”林枫又开始了他的忽悠大业。

  “如果我是这一段,那么这一段就应该是父皇,这段是母后,这段就是六哥你啦。”李从谦抢过了话头,同时伸出了小手,在几条相连的鱼线上点了点。

  “九殿下,你好聪明啊。”林枫不禁和李煜同时笑了起来,这个鬼精灵的家伙。

  其实,这会儿林枫想得是,如果有台电脑,绘一个立体式的网络示意图,可能才更符合中国人情社会的真实状况。

  “对。我们就是这张网的一部分,你离不开你生活的环境、人、物。他们就像你身边的线,牵着你,连着你,让你有安全感的同时也受到了他们的影响。”林枫稍微用力拉了一段线,周边的线也随之晃动了起来。

  “换一个角度,这些也正像我们日常所做的每一件事,考虑决定每一件事必须得考虑到它可能影响到的方面。如果考虑得不周全,一个出发点很好的计划或事情就可能在各种影响因素的拉动下,慢慢偏离了原本的轨迹和原本的预期,最后变得越来越糟。”林枫慢慢将话题引到了治国施政上。

  “特别是你们,以后必然会成为大唐的国家领导阶层。就像这张网的主线一样。”林枫用刀把轻击了一下渔网的主线,又重重地击了一下,然后又重复了一遍,“你们仔细观察一下,即使只是轻轻地动一下主线,就会带动很多的线跟着乱颤,而且越距离主线远,颤动越厉害。更别提狠狠地重击,整张网,整个国家都会随着乱颤。”

  林枫看了看陷入沉思的李煜和变得凝重的李从谦,继续说道:“老子在《道德经》中云:治大国若烹小鲜。言下之意就是小心谨慎,要全神贯注,不要频繁翻转,要不然,这般菜有炒糊的可能。”

  随后,林枫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你们被这张网缠住了,就像昨晚刘澄他们被网困住一样,你们怎么办?”

  “我会慢慢地顺着主线,认定一个方向,慢慢地将它解开。”李煜沉思了一会儿,慢慢说道。林枫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想来李煜也只会这个办法,在南唐被宋朝打得亡国在即时,他也是在慢慢想办法解决,最后,还是杀了不该杀的良将(被赵匡胤骗杀了猛将林仁肇),用了不该相信的庸将(皇甫继勋、刘澄等),把整个国家拱手送给了宋朝。

  “我会用手中的刀,一刀剁开渔网。”李从谦大声说道。这个回答倒让林枫精神一振。

  “答案无所谓对错,有的事情适合慢条斯理地做,有的事情需要快刀斩乱麻的。关键是,我们得明确地知道什么时候做什么样的事情需要怎样去做。”林枫继续引导,“今天是第一课,我先给你们布置了一个课后作业。”

  当林枫看到李从谦下意识地皱起眉头,反而笑了:“九殿下,不用害怕,不需要写字的。只是要你们回头能细想一下,渔网可以用一根根的主线串起来,你们呢,准备用什么把大唐上下的军民串成一张让敌人害怕、让自己人放心的大网呢?”

  这道作业一出,两人立刻再次陷入了思考当中。

  看在眼里,林枫倒有点欣慰。如果两人丝毫不去考虑这个问题,那么他花再多心血也是对牛弹琴啊。

  “啪—啪——”林枫的两记轻轻击掌让李煜兄弟俩清醒了过来,同时不解地看了过来。

  “两位殿下,今天的课还没有完呢。下面,我带你们去一个地方。”林枫微笑着说。渔网只是一个钩子而已,如果没有亲身体验,两位久居深宫的殿下怎么会真正体会到生活是张什么样的网呢?

  仿佛是林枫与李煜相识场景的重演,他们再次乘上了一辆马车,车厢里一样的沉静,侍卫依然是刘澄,只不过,车夫换了王府的人,伴读王沉明变成了李从谦。特别是两位殿下,不同于两人的大儒老师成天喋喋不休的大道理,林枫的渔网比喻,简单而新鲜,却让他们一下子陷进了对家国、未来的思考。

  车夫在林枫的指引下,行驶了有半个时辰,越走越偏,越走越荒凉来到了金陵城西北城门外的一处木板房区。

  这个地方还是林枫在香烛铺打工时,每天早上四处跑步时发现的。这里居住的人或者是在农村失去可以生存的土地、或者是家中的壮劳力在战争中死亡、或者是家中有人长期重病致贫,基本上就是一个人间悲剧的集中地。

  为了有一个栖身的地方,这些人从后方的清凉山上找来了板材、树木,随便搭成了一个个冬天透风、夏天漏雨的窝棚,年积月累,这里杂乱无章,有的两个窝棚之间连一个孩子都挤不过去。为了自生存下去,他们每天都要一大早进城去,希望能找到一份短期的工作或者能讨来一口热饭吃。用林枫的话来说,他们把家安在了城边,就是把家安在了希望的边上,将未来寄托在一丝缈茫的希望上。

  李煜、李从谦从窗户上瞥见这个地方时,立时就发楞了。当他们从车上走下来,看到两个八九岁男孩子正在泥水里撕扯打架,旁边有一个大点的女孩子正在带着哭相劝阻他们,而她稍一动,衣服、裤子上的几个破洞就显了出来,露出了腰身和大腿,而他们的脚上,毫无例外地都没有穿鞋,两人脸色顿时变得有些苍白。

继续阅读:第28章 第1课(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