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三璧与三策
夜听雨过声2017-04-13 18:432,155

  自林枫开讲南唐大势以来,李煜一直没有吭声,牙齿紧紧咬着,直直地盯着地上的草图看,仿佛要把这张草得不能再草的地图嚼碎了吞下去。当然啊,谁不想鲜衣怒马,美女淳酒,自在洒脱一辈子啊,但如果国家真的没有了,他李煜凭什么,去哪儿潇洒啊?

  林枫直盯着李煜,目光中有一些同情,也有一些期待。看他长久不语,林枫决定继续给他下猛药。

  “如果我没有猜错,阁下就是当今圣上的爱子、郑王李讳从嘉李重光。”林枫直接挑明了。

  “啊,你怎么知道?”这下子,李煜和王沉明都惊讶地抬起头来。

  “你的年龄、你的相貌、你的名字、你的才情都与宫外流传的一模一样,你对国家大势的真切关注更让我认定了这一看法。”林枫当然不会说,我都等你一个月啦!

  林枫此时不再犹豫,直接拜倒在地:“小生狂妄,请郑王殿下恕罪!”

  “先生请起!其实,幸好今天遇见你,我方知自己一直是井底之蛙啊。”李煜神情有些淡然,一下子从神仙般的生活幻境中醒过来,总有些不太适应。

  但是,林枫还没有完呢。

  “再请殿下恕罪,小生还有话要说。”林枫跪在地上并不起来。刚才的针虽然痛,但只是刺到了表面,还得继续扎进去,真正扎痛这个李煜才行。

  “好,今日请先生畅所欲言,我绝不会怪罪的。”李煜伸手将林枫搀了起来。林枫顺势就站立起来,一个向来只信奉“跪天跪地跪祖宗跪父母”的人,可没有见人就跪的习惯,李煜也不行!

  “其实,殿下你是怀璧致罪而不自知啊!”林枫摇着头道。

  “林枫,你太大胆了,妄言无状!”一直呆楞着看戏的王沉明终于醒了过来,张口斥道。

  “子悦,不得无礼!”这已经李煜今天第四次喝止王沉明啦,频受打击之下,李煜的抗击打能力也提升不少,“先生但讲无妨。”

  “恕在下谨慎,不知子悦可否是可信之人?”林枫可不想今天在这儿乱侃一气儿很酣畅淋漓,明天就被人告密被乱刀砍成一截一截的很狗血满地。

  “当然可以相信,子悦已经陪我读了七年书,自然是可以相信之人。”李煜按住急得目红耳赤的王沉明,沉声说道。

  “那就好。请子悦谅解我的唐突。子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而殿下您,因为身怀三璧,已经处在危墙之下。”林枫继续忽悠。

  “敢问是哪三璧?”

  “第一,您生于我唐建国之年,出生日为七月初七,民间相传你有国运罩身。如今,我大唐烈宗、元宗皆身受迷信,而殿下前面还有太子—吴王弘冀,此一璧也。

  第二,你才情纵横,与祖父、父亲习好相投,深受他们的宠爱,而太子不擅诗词,才情疏略,此二璧也。

  第三,你瞳目骈齿,皆为圣人君主之相,瞳目者,古有舜帝、项羽等君主,骈齿者,古有帝喾、周武王以及孔圣人,非圣即帝,此三璧也。”其实,还有一点没办法说,李煜十八岁时娶了南唐开国大臣周宗的女儿娥皇,舜帝的老婆也叫娥皇,你这不是故意往人家眼中扎钉吗?!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人无伤虎意,虎有伤人心。殿下现在可谓是内外交困,须细思量,及早打算啊!”林枫劝道。

  “请先生教我。”李煜一揖到地。

  “不敢当,不敢当。”林枫忙依样回礼,“有上中下三策,就看殿下怎么选啦。”

  “请先生为从嘉细细讲来。”李煜神情越发恭敬。

  “下策,从此韬光养晦,与世无争,与人无争,虽有几年轻闲潇洒日子,但最终难逃青蛙之命,下场极其悲惨。”这就是历史上李煜采用的躲猫猫大法,曾为自己取号“钟隐”、“钟峰隐者”、“莲峰居士”,向大哥和天下人表明,俺志在山水之间,别的事也就别来烦俺啦。就这样,年轻时躲在诗词书画里,成亲后躲进爱情里,但是他躲过了小巫——太子弘冀的屠刀,却最终没有躲过大巫——赵光义的屠刀。

  “中策,从此强势出击,在才学、性格、用兵、治国等方面齐头奋进,与太子龙虎相争,有可能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如果失败,可能身败名裂,身首异处。”江山易改,本性难易,要一代风流皇帝李煜现在来个180度大变身,那绝对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还不如现在直接杀了他呢。

  “上策,表面上消极避世,暗地里提升自已,培植实力,当你羽翼已丰,已是外人难以动摇。我大唐握江南之富足,占尽优势却不利用,如果偏安一隅,迟早会被倾覆。如果我们发奋图强,它朝一日,掌握天下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千秋功业自可成就。”这才是林枫为李煜挑选的道路,浪子回头不仅需要时间的,更需要机缘和磨练。当然,路要比做“风流皇三代”艰难得多。

  “请问先生现在寄宿何处·”思虑了片刻,李煜问道。

  “林某因囊中羞涩,暂于青霄门外香烛铺作小厮,晚上寄宿店中。”这也的确是林枫穿越一个月来的真实工种和处境。

  “从嘉有一不请之请,想请先生搬入王府中,日夜教诲。”李煜躬身向林枫说道。

  先做入幕之宾,然后再慢慢调教,这正是林枫今天的主要目的。现在李煜主动点头,也不枉林枫今天大话、谎话、恭维话、恐吓话说尽,机关算尽啦。

  “殿下吩咐,实乃林某前世修来的福气,林某不敢不从命。还望殿下日后多多谅解林某性格粗疏、无措失礼之举。”林枫再次拜倒下去。以后就成人家的人啦,这礼貌都不能再少啦。这李煜虽然“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性宽恕,威令不素著”,但自古以来伴君如伴虎,多一些小心谨慎还是好的。

  “好,今天得先生一人,可抵得诗词万首啊!子悦,我们找家酒楼,庆贺一番!”李煜高兴起来,拉着林枫的手不放。

继续阅读:第8章 论兵与赌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