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忽悠晕了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92,426

  闻得李煜如此评价,一直奋“刀”疾书的王沉明也抬起头来,定定地看住了林枫。

  此时,林枫倒是有点脸红了。剽窃别人的佳作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他还做不到。但是,在斗词这一环节,林枫是着意要打击李煜一下的,吟诗作词固然优美隽永,怡性怡情,潇洒写意,但终归只是小事,是谓小道,正处乱世,难道诗词可养万户民,诗词能退百万兵?家国就要没有了,却是大事啊!

  车厢里的气氛变得有点冷,李煜低头琢磨新词,林枫微闭双目不语。

  过了一会儿,从窗隙中去,长江堤岸已经在望。李煜有些不甘心,在王沉明期待鼓励的目光中,再赋一曲《临江仙》:

  “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轻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

  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临江仙》,同样源于唐教坊曲,双调小令,用作词调,又名《谢新恩》、《雁后归》、《画屏春》、《庭院深深》、《采莲回》、《想娉婷》、《瑞鹤仙令》、《鸳鸯梦》、《玉连环》等。

  依然不脱情情爱爱的小格调!二十年后李煜率众弟和大臣肉袒着上身出降宋将曹彬,连天仙一样的小周后最终也难逃赵光义魔爪,每月要求其必到宫中停几天,当众强奸并令画工描画现场情景,留下有名的《熙陵幸小周后图》,赤裸裸的侮辱啊,弄得小周后回去后必以泪洗面,痛骂李煜。到那个时候,这些情爱情怀,只会加剧李煜的痛楚。

  林枫决定乘胜追击:“哈哈,长江到了,我就以长江为题吧。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楮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这是明代才子杨慎杨升庵的大作。这首词被称为“史论”,可以说《临江仙》这个词牌中最大牌者、扛鼎之作啊。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李煜不自由主地念叨了好几遍。这首词,以江水带出历史,词中那种旷达超脱、大彻大悟式的感情爆发,当然不是两个人你情我爱的小格调所能比拟的。

  仿佛最可依靠的凭杖却在最关键处失去作用,李煜在自己的最强处却被别人狙击,顿时有呼吸不上来的感觉。

  此时,车子已经停在了长江边上,李煜仿若木偶一样下了车,在江堤上踱来踱去,眼前的无边美景仿佛突然间失了色。

  林枫泰然自若,静静地望着眼前广阔的江水,丰沛浩荡却坚定无比地向下游流去。但凡真才情且真性情的人,遇见了强过自己的人,都要有一番挣扎,是拂袖而去,还是虚心请教,就在这一刻啦。

  “先生,词之境界,我是不及的。”沉默了好一会儿,李煜仿佛从梦中醒来一样,向林枫拱手道,连先生的敬语也用上啦。

  “不敢当,不敢当!略有感悟而已。”林枫连忙表示谦虚。这李煜优柔寡断的性格可是有名的,朽木腐入内里,要重发新生,绝非一日之功啊,还得慢慢来。

  “公子万不可有些许悲观啊。恕我明言,公子之词达富贵典雅之致,满忧患感伤之意,有主观情性之美,起疏朗清畅之调,可谓擢伶工曲辞之俗,为格调高深之雅,假以时日,必为承前启后、独树一帜的大方之家。”林枫劝慰道。这样的夸赞也是有来头的,后世大师王国维认为:“温飞卿之词,句秀也;韦端己之词,骨秀也;李重光之词,神秀也”。而且还说:“词至李后主而眼界始大,感慨遂深,遂变伶工之词而为士大夫之词。”

  听到如此赞誉,李煜顿时抬起头来,眼中的神采又开始闪现。少年心性嘛,自然易折也易变。

  “哈哈,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走,我们到那边广阔处观察一下远来的船。”林枫前方引路,率先走向了突向江心的一块高地。

  此时,时近正午。春日阳光明媚却不强烈,在江面上闪出点点的银光,随风而来的丁香花香欲熏人醉,三个人的兴致顿时高涨起来。

  “来了,来了!”王沉明突然喊了起来,用手向下游一指。一个黑点显了出来。金陵城处长江已近入海口,江面极宽且直通大海,视距极佳。

  “是船桅!”李煜喊了出来,他自幼习武练艺,视力也是极好的。

  “就是船桅!我怎么觉得应该是船头啊?”王沉明嘀哝了一声。

  “先生,请见教!”此时,李煜的“先生”两个字喊着越发顺畅啦。

  “对,就应该是船桅。我先问一下子悦,你认为我们脚下的大地是什么样的?”林枫此刻就像一个循循善诱的老师。

  “天道圆,地道方,大地自然是平的。”王沉明率先说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过,《张衡浑仪注》中曰:‘浑天如鸡子。天体圆如弹丸,地如鸡子中黄,孤居于天内,天大而地小。天表里有水,天之包地,犹壳之裹黄。’难道大地真的如鸡蛋,是个圆的?”李煜有些犹豫地回答。

  “佩服佩服,看来公子真是博闻强记啊。”林枫随手从地上拾起一根树枝,在江岸的软土上画了起来,“我们且不去争论地圆地方,不管谁对谁错,我们先假设一下。”

  林枫在地下划了一道长长的横线,在旁边划了一条长长弧线,分别在靠左的线上方画了一个简陋的船形,船上只画了桅杆。林枫的画功极差,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真看不出来他画的是一条船。但在此时,擅长丹青的李煜却没心去挑剔,只是不解地看着林枫。

  “我们每个人眼睛看出去的视线都是平的,不会拐弯,也不可能穿透物体。我们看一下,如果大地是平的,我们看到的就应该是船对着我们的样子。如果大地不是平的,就像这样,有一定的弧度。”林枫来到了弧线的边上,从弧线的上方划出一道直线,直切向船体的桅杆处。

  “应该先看到的就是桅杆。难道大地真的是球形?”王沉明和李煜大眼瞪小眼起来。

  废话,地球当然是个球。但是,林枫本意却不是在此刻普及科普地理知识,他只是借石子来吸引李煜的注意,借诗词来摧毁李煜的骄傲自信,借球形大地来混乱李煜的传统思维,随便栽着科学知识的种子下去,随后的才是戏肉呢。

  “百闻不如一见,百见不如一干。我只是论证有这种可能。就是说,我们一直认定的东西,如果不经实地检验,很有可能并不是古书上说的那样或者如我们想象的那样。”林枫此时终于将手中的折扇打开来,轻轻地扇了两下。

继续阅读:第6章 大杯具与小杯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