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酒酣处(三)
夜听雨过声2016-12-08 10:282,353

  “那烦请老丈,请先弹这一曲,后弹这一曲,他日林某必登门重谢!”林枫暗道一声侥幸,幸好如自己所想,现场能为皇帝伴奏的匠师必然是高手的高手,一通百通,在这个环节没有出什么问题。

  “不用客气。”李然说着,已经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乐谱之上啦。

  仙翁、仙翁,李然先试弹两声,立刻熟悉了起来,曲音如流水般从筝中流出。

  柔和平畅之中,却似乎蕴藏着令人心潮澎湃的力量,乐曲如潮水般袭过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这第一首曲子,是林枫前世时常弹奏的《祖国》,是萨克斯大师凯丽金不特别出名,却特别耐听一首曲子,里面饱含着对祖国、家园的浓重怀念和深厚之爱。被李然用古筝演奏出来,更多了一份沉稳凝重。

  一时间,全场的人彻底静了下来,这也是众人第一次如此全神贯流地聆听一首不知名的曲子。

  如舒爽春风掠过,渐渐远去,曲子音调渐低至不可闻,在众人尚未回过神之际,几个低沉而跳跃的乐符继续从筝上流出。这同样是凯丽金的名作《生命的欢乐》。

  李然双手拂动,欢快的声音如一股欢快的流水从山间流出,流过山石、弯过山角,冲入平原,一路欢行,鱼跃其中,追波逐浪,与小溪欢乐前奔。

  如同小溪汇入大海后平静下来,乐曲也渐隐于沉静无声之中,李然停下好久,大厅里无一丝声音传出。

  “好曲,当可谓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李璟率先从震惊中醒来。他日常听习惯了中正醇和的宫廷音乐,猛然听到如此快乐欢畅的乐曲,更是倍觉新鲜,心中对林枫的喜爱更甚,“这两首曲子分别是什么名字?

  “前者为《家园》,后者为《生命的欢乐》。”林枫回道,他故意将祖国的名字改成了家园,这是怕现场有人以他心怀故国为由,抓他的小辫子。

  “好名字。意味韵长,深情蕴藏其中,林先生谱得好曲啊。来人,为林先生赐座。”李璟挥手道。

  这下子,大家立刻彻底从沉醉中醒了过来,一介平民,得当今圣上如此夸赞并连番赐酒赐座,这是何等荣耀啊。大家看向林枫的目光顿时热切起来。

  “林公子好文采,好曲子,熙载佩服。”这时,韩熙载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了新为林枫所设的末席桌上,将一杯酒平端至林枫面前,眼中满是赞赏之意。

  果然,这韩熙载十分喜爱提携奖掖后进之士,据载他对后进有才之士向来是无条件帮助的,赠金送侍女伴寝的事儿都干过,所以他的府上,时常有人投文求教的。当然,如果遇到那些文字低劣的文章时,他就令女伎点艾熏之。当见到求教者,故意批评说:“怎么您的大作这么多艾气啊!”实在是一个妙人趣人。

  林枫自然不会托大,立刻起身双手接过酒杯,一饮而尽。他的豪爽更得韩熙载欢心,直接坐到了林枫的桌上,不走了,要跟林枫多喝几杯。

  这时,林枫的小徒弟又蹦了出来,正是九殿下李从谦。他躬身向李璟请示:“父皇,此时此景,儿臣也有一曲欲献唱于前。”

  李璟倒是奇了,这李从谦可是从来不怎么爱这种场合的,今天非要跟来就很出人意料啦,现在又要主动出击,倒要看他出什么妖娥子,点头道:“朕当然准了。”

  李从谦蹦到大厅当中,手里还拿着一双筷子,用他未脱去的童稚的声音激动地唱道:“沧海笑,滔滔两岸潮,浮沉随浪记今朝;苍天笑,纷纷世上潮,谁负谁胜出天知晓。江山笑,烟雨遥,涛浪淘尽红尘俗世知多少;

  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还剩了一襟晚照。苍生笑,不再寂寥,豪情仍在痴痴笑笑。”这是他今天下午见李煜神神秘秘地拉走林枫后,他自行溜转到演武堂时,听两个侍卫正在扯着嗓子唱这首歌,立刻缠着他们学会的。

  好徒儿,不愧是我的好徒儿,出来得真是时候!林枫在心中赞道,再将韩熙载端过来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好好好,我家九郎也会如此铿锵激情,不过,这曲子不会是你自己作的吧?”李璟好奇地问道。

  “当然不是我写的,这是林先生日前所写,我六哥府上的侍卫都会唱,我也可喜欢这首歌啦。”李从谦立刻将自己的师父给摆到了前面。

  又是林先生!在座的众人再次将目光投向林枫,耳边又听到了李璟“好好好,再赐林先生一杯酒”的话语。大家都愣了,一席被皇帝三赐酒,这可是自古以来十分少见的事情啊。

  在上座的李璟见现场有些静寂,立刻换了一个话头:“林先生大才,大家以后自然有机会多多赏析。各位爱卿,前几日,冯正中从抚州寄送朕一首《谒金门》,我给大家念念。”皇帝说话了,大家不再发愣,全部凝神看向了李璟。

  “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闲引鸳鸯香径里,手挼红杏蕊。斗鸭阑干独倚,碧玉搔头斜坠。终日望君君不至,举头闻鹊喜。”李璟沉声念道。他也有点想压压林枫的风头,在场的可都是自己东宫时的老人,不能让林枫一人独出风头不是。

  “好诗好诗,风乍起,吹绉一池春水,冯大人果然好文采。”立刻,有人跳起来造势,众人顿时附和无数。

  “陛下,不如,我们以冯大人的这首《谒金门》为题例,在座每人再和一首如何?”韩熙载突然大声言道,眼睛盯向李璟的过程中,迅速扫了林枫一眼。他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借此考验一下林枫是否再能写出好词来。

  今天,毕竟韩熙载是主角,大家互相看了看,也不好拂他的面子,李璟也只有挥手应下了。

  看着韩熙载得意的目光,林枫微微一笑,这不是想什么来什么吗,今天这事儿真顺啊,立刻返身到小桌前挥毫写起来。

  不一会儿,大家的诗作都已交到了李璟手里,但林枫依旧在埋头苦写,李璟微笑不语,草草翻了翻手中的诗作,并未念出,也静等着林枫的诗作。

  好一会儿,林枫才将自己的一张纸递上。

  李璟有些迫不及待地打开,立刻大声念了起来:“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阑干闲倚遍,愁来天不管。好是风和日暖,输与莺莺燕燕。满院落花帘不卷,断肠芳草远。”

  这是林枫借自南宋初年的著名女词人朱淑真的,也就是作出有名的圈圈词的那一位。

  “言有尽而意无穷,读来情思缱绻,荡气回肠,好诗。果然不愧林先生。”李璟不自由主地赞道。

继续阅读:第34章 酒醒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