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耍横?我陪你!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545

  林枫选择的方向是面朝那个蛮横的汉子,只见他敞开着上衣,露出浓厚的胸毛,头发、胡须乱渣渣的,那长得就是一个十足的猪哥,他颠着一只跛脚,正在激动地满嘴乱喷:“小娘皮,昨天你就说钱是别人给的,送给你处理你妈后事的,谁能证明?我不管,你必须得还我的债。”

  丫丫正背对着林枫,用力抽动着身子,双手捂着脸抽泣。

  那位柳姨站在丫丫旁边:“我能证明,我昨天都给你说过了,是三位公子看丫丫可怜,好心留下了一百个通宝。”

  “好心,现在还有好心的人吗?柳老婆子,你证明不算,谁不知道你们俩家平时就不错。那一百个通宝就是我丢的。邻里乡亲的,我就发发善心,不当是她偷的,算她还的。这样算下来,丫丫他妈还欠我一百个通宝呢”那名汉子呲着牙喊道。

  “孙二,你还有人性没有,人家母亲刚刚去世,你就这样污蔑人,你还打丫丫!丫丫虽然穷,但从来没有偷别人东西的。”柳姨气得浑身发抖,指着孙二骂道。

  听到这儿,林枫一切都明白啦。他走上前去,拍了拍柳姨的肩头。

  柳姨吓得蹦了一下,急转过身,看到是林枫马上兴奋地说:“就是这位公子,你不信问问他。他又不是咱们村的人,能证明。”

  “不用跟他废话,死者为大,我们进去看看。”林枫一把抱起了丫丫,心疼地抹去她脸上的泪,轻抚了一下她右脸上被掴的巴掌印。

  丫丫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住了林枫。林枫一掀门帘,走进屋中,果然看见丫丫母亲躺在床上,身体已经僵硬,脸色灰败,显然已经死去多时。柳姨跟林枫身后,叹息着说:“昨天,丫丫妈就不行了,我们带着丫丫去给她买衣服、棺木时,被那个孙二看见了,硬说丫丫妈欠他两百个通宝,那一百个通宝是丫丫拾他的,把钱硬夺走了。”

  “好,我知道了。”林枫转身又抱着丫丫走了出来,大喊一声:“乡亲们,入土为安,看在一场乡亲的份上,请大家一起帮忙将丫丫妈埋葬了。”

  “柳姨,去买一个好一点的棺木和一套殓服吧。”林枫再拿出一把通宝,欲递给柳姨,手却被眼尖的孙二一把攥住了。

  “这个细皮嫩肉的公子哥,你从哪儿冒出来的?你很有钱不是,那你就好人做到底,把丫丫她们欠的钱一并还上吧?不然,就把这个窝棚抵给我。”孙二眼睛紧紧盯着那把通宝。

  林枫手上一用力,甩掉了孙二的脏手。他气得笑了,自己本来想安葬了人以后找他算账呢,谁知这货不长眼啊,就看到钱啦,没有看到自己身着铠甲,魏三身上还背着刀呢!不知死活啊。

  “丫丫母亲欠你的钱,你有证据没有?”林枫冷冷地盯着他。

  “当然没有,她生病时去我家里借的,说要买药。我看她可怜,就把我的积蓄全借给她啦。”孙二被林枫的眼神吓退了一步,口中辩道。

  “你胡说,我妈妈疼得狠了,都是硬撑的,我家就从来没有钱抓过药。”丫丫尖叫道。

  “那可能是你妈妈留下来给你俩吃饭用了。”孙二嘴里继续辩道。

  “我们家里从来没有钱的,我和妈妈都是靠我天天出去要饭,或者捡菜叶来吃的。”丫丫喊道,刚刚停止的眼泪不自由主地流了下来。

  “丫丫别哭。有我在呢。”林枫拍拍丫丫的后背,将她放了下来。

  “本来,丧事之际不宜惹事,但你抢占他人财物,欺负弱小,实在是可恶,我只能替天行道啦。”林枫冷冷地说。

  “你想干什么?我可不怕你。”孙二不由地向后退了一步,口里还喊着,“哥几个,一块上,收拾了他,他们的财物咱们均分。”

  几个泼皮样的人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向林枫他们围来。

  “原来是仗着人多啊。我劝你们别多事。”林枫将手放入嘴中,嘬出一声尖利的啸声。

  孙二几个人正惊疑间,外围的郑玉琮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人群的四周,一个个钢刀出鞘,杀气腾腾地逼了上来。

  全是官服,又全拿着刀,这下子所有的人都不敢动了,刚才迈出来的几个泼皮一个个又退了回去,胆小的人一下子退得远远的。

  “人做事,天有眼。做了坏事一定会受惩戒的。魏三,将孙二打了丫丫的右手给他废了。”林枫厉声说道。

  “好咧。”魏三早就快按捺不住了,一个闪身扣住了孙二的右手,不容孙二挣扎,手上用力,手臂顿时折了。孙二立刻疼得瘫倒在地,满脸是汗,在地上抽搐着。

  “这个,这个,那个,还有那三个,统统揍一顿。”林枫逐个指了指刚才出头的几个泼皮。

  那些侍卫早就被早起的特训弄得一肚子邪火呢,不由分说,基本上是一个招呼一个,三下五除二地将几个泼皮打倒地,痛打起来。

  “好了,适可而止吧。”林枫止住了众侍卫,扭向了在地上滚着的孙二,“孙二,丫丫还欠你钱不?”

  “不欠了,不欠了。大爷,你饶了我吧,我是财迷心窍,我的手也废了,你放过我吧。”孙二鼻涕眼泪满面都是,苦苦乞求。

  “你抢去的一百个通宝就当作是你的医药费。畜生不如的东西,滚!”林枫嫌恶地看了看孙二,唾了一口,狠狠地骂道。他生平最恨这样的人,欺凌弱小,色厉内荏,什么东西嘛!

  孙二挣扎着从地上起来,跌跌撞撞地跑开了。几个泼皮也扶腰搀胳膊地急急走了。

  “好了,乡亲吧,这些人渣已经走了,请大家一起动手,帮忙吧”林枫再次招呼起来。

  丫丫的妈妈就葬在了村子后的一个小山包下,村里的人都葬在这里。林枫紧紧抱着哭成泪人一样的丫丫,默哀了一会儿,毅然扭头走了。

  将丫丫家的窝棚留给了柳姨,又拿出五十个通宝让柳姨请帮忙的人吃一顿饭后,林枫抱着丫丫走出了村落。

  “丫丫,妈妈去另一个世界啦,她再不用在这个世界上受苦啦。你应该替她高兴才对,别哭了,我给你介绍几个哥哥好不好?以后,我们一起生活吧。”林枫柔声说道。

  他这一说,刚才一直在现场默默帮忙,本来因触景生情而心情低落的孩子们马上兴奋起来,围了过来,争先恐后地自我介绍:

  “我是陈飞,也是跟着大哥的孤儿,你以后叫我飞哥吧。”陈飞率先说道。

  “叫我跃文哥(春哥)吧!”张跃文、李春也不甘落后,就连段瑞也跟着说:“叫我瑞哥吧。”

  “不对吧,丫丫你几岁?”林枫赶紧问道。

  “我已经九岁啦。”丫丫已经止住了哭声,有些陌生地看着这几个哥哥。

  “那你就是段瑞的姐姐。”林枫高兴地说,完全不顾马上哭丧着脸的段瑞,将他们两个的手拉在了一起,“以后,你这个当姐姐的得多照顾好这个小弟弟啊。”

  “我们有妹妹喽。”陈飞过来拉住了丫丫的另一个手,一起向前走去,张跃文他们也赶紧过来,拉成一长串,笑着向前跑开了。

继续阅读:第41章 基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