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又一把刀要出世
夜听雨过声2015-12-21 09:242,608

  林枫看到那名伙记迎上来时神情轻松,心里推测可能是孙错研究焦炭和炼钢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林枫扯过陈飞,让他跑去郑王府,让李锵再过来一趟。

  果然不出所料,那名伙记紧跑两步,施礼道:“林大人,孙主家请您过去一趟,说是有好消息。”

  “哈哈,谢谢小哥。我们这就出发吧。”林枫匆匆抱了丫丫一下,让他们兄妹几个自行吃饭,自己则顾不得疲劳,与那名叫张永德的伙记匆匆奔向了郑王府。刚过街角,正好遇到李锵驾车前来。

  急急上车,林枫吩咐前往孙记铁铺后,倒头就睡倒了。这一天下来,他实在是累极了。

  “林兄弟,醒一醒。”林枫在迷糊迷糊中被摇醒了,他努力地睁开眼,发现眼前正是孙错。此时的孙错身上和脸上黑一块白一块,头发散乱,头顶右前方还焦糊了一片,形成了一个坑,虽然神情看起来困顿不堪,但眉开眼笑,显得精神甚好。

  “唉,孙大哥,你也别太辛苦啦。”林枫指了指孙错头发上被烧焦的地方,“是不是自己被烤了一回?”

  “我又不是鸭子,你才被烤了一回呢!快下来,我有好东西给你看。”孙错笑着斥骂一声,将林枫拖下车来。

  林枫跟着孙错走进店铺里面,发现里面已经完全变了模样,高低不等、大小不一的炉子满院子都是,整块地方就像长满白蚁窝的非洲草原。

  孙错跑进北侧的屋子里,如捧着宝贝一样捧出了两块黑黝黝地东西。

  焦炭这就提前三百多年出现啦?林枫借着昏暗的烛光,反复地掂量着手中的两块焦炭。比煤块要轻,满体充满小小的气孔,在烛光下反射着冷冷的光。

  “这焦炭明显要比煤块耐烧,而且没有多大味道。我连续试验了十七炉,才发现那一炉的焦炭成色最好。现在已经将他们分别放入了七个炼钢炉中,正在不停地炼着呢。”孙错兴奋地说。

  “你记下了那一炉的烧制时间、火力大小和炉的容量没有?”林枫赶紧追问道。

  “记下了。我每一炉都详细记着呢。”孙错从旁边一个伙记手中拿过一本账簿,翻开让林枫看记录。

  “嗯,很好,孙大哥很用心啊。”林枫简单地翻了几页,发现的确记得非常认真,低声向孙错交待道,“这个时间和记录可是商业秘密啊,不要让别人轻易看到这个本子。”

  孙错不停地点头。

  突然,林枫发现一名伙记满身是汗,正在拼命地挤压着风囊,向炼钢炉鼓风,林枫顿时停下了脚步。

  怎么会忘了活塞式风箱啊?林枫一拍脑袋,跟孙错要了一支笔,在纸上画了起来。

  他画得是自己前世小时候在农村老家烧火时常用的风箱,也就是历史上著名的活塞式风箱,是中国在鼓风技术方面最重要的发明。活塞式风箱最早出现在公元1280年印制的《演禽斗数三世相书》中,其形状、构造与明代《天工开物》中所载的样式差别不大。活塞式风箱每行程中一端排气鼓风,一端同时吸取等量空气,等于正逆行程都在做着有用功,因而能提供连续风流,提高鼓风效率,是鼓风技术上的重大进步。

  自从林枫开始画,孙错就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实在不堪入目的“作品”。林枫画完外形,就开始画风箱内部构造。有一次,他家里的风箱坏了,请来了村中的能人修理,好奇的他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个过程,熟悉了整个内部构造。

  “林兄弟,这个东西是用来鼓风的吧?”孙错按捺不住,率先问道。

  “正是。你看,整个箱体都密封起来,只剩下前后各一个孔和右侧一个出风口,中间的制作一个结实密封的隔纸,可以在边缘上勒上鸡毛确保不漏风。这样子,来回抽拉时都会连续鼓出风来。”林枫解释道。

  “那岂不是拉一次顶吹囊挤压两次?”孙错瞪大了眼睛。

  “对,你尽快找一个嘴巴牢、信得过的人赶制出来一批。”林枫把粗糙的画样递给孙错,走到了一个炼钢炉前,发现一名伙记正在挤压风囊,向炉中吹入空气。

  唉,如果能早些炮制出纯氧就好了,这样子炼出的钢铁一定会更精粹。林枫在心中暗叹,转头对孙错说:“孙大哥,你继续按照试验法弄,炼出不同硬度的钢铁后,分别打制几把兵器,互相之间多比较,尽快拿出最锋利的一把宝刀来,我有急用。”

  “好。”孙错比林枫兴奋多了,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一样看着眼前的一座座热气腾腾地高炉。

  “以后,李春不训练时都会来这里帮忙,其他的孩子则会根据个人时间决定能否来此。这一段时间,你要暗中多找一些忠实可靠的人来做帮手。相信我,你越早拿出了普天下最厉害的兵器,我就会越早提供给你扬名天下的机会,我们的生意也就会越早突飞猛进。”林枫再次叮嘱孙错。

  孙错两眼冒着小星星一样地看着面前的林枫,只剩下不停地猛点头。

  告别了孙错,林枫才发现更漏声显示此时已是子时。此刻,大街已经基本上没有人走动。偶尔路过的巡逻军士,看到马车上醒目的郑王府牌识,都知趣地立即挥手放行了。

  又是一把刀。林枫想到孙错即将打造出来的刀,不由得笑了。头前,一把水果刀让自己结识了孙错,还挣到了忽悠李煜的启动资金,算是在南唐这个顽固无比、即将被北方和谐的封建社会庞然大物上撬开了一条缝;现在,自己和孙错联手发明的这把刀,将再次给这个怪物狠狠一击,彻底砍碎一些东西。

  心中轻松,林枫不由得哼起了萨克斯《回家》的曲调。回家,回家,有人关心地方就是家,想到丫丫和陈飞他们,林枫嘴角的微笑更浓了。

  突然,林枫想到了招商大会上的那双眼睛,那双灵慧明净、沉静如海的眼睛。他的心顿时狂跳了一下,脸上的微笑也凝固了。

  那一刻的相遇,你玉颜光润,美眸流精;你仪静体闲,柔情绰态;仿若荣曜秋菊,华茂春松;又仿若朝露昙花,转瞬间就咫尺天涯。

  周娥皇,难道我跨越了一千多年,冥冥中就是为你来的?这样一个念头浮上了林枫心头后,就再也抹不去了。

  林枫突然坐直了身体,吩咐李锵快些赶回家中。李锵虽然惊诧这个与林枫刚才上车时吩咐慢慢缓行相反的命令,但还是立刻挥鞭催马快行。

  林枫叮嘱李锵稍等,自己冲进了院中,跑进了屋中,顾不上与还在烛光下等着自己的丫丫打声招呼,直接冲到了桌旁去拿笔。因为太过着急,他左脚“砰”地碰上桌子腿,剧烈的疼痛顿时让他咧起了嘴。

  丫丫想笑又不敢笑,赶快过来给林枫磨墨。

  林枫在纸上刷刷地写画了好一会儿,才放下了笔,小心地将两张纸拿在手中。林枫抬起头,看见了眼前有些疑惑不解的丫丫,自己忍不住笑了,没恋爱过的雏鸟就是没定力啊。

  林枫摸了摸丫丫的头,摇摇头,微笑着赶了出去,将两张纸交给李锵,吩咐他无论如何明天也要一早就送到周府,务必亲手交给周竟。

  当天晚上,林枫虽然累得全身酸软,眼睛都睁不开了,却穿越以来头一次失眠了。

继续阅读:第70章 冲动的惩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风云南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