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追杀
我的伤心谁做主2017-04-13 10:443,225

  高飞带着五十骑兵向西北方向追去,耳边风声呼啸,马蹄落地有声,狂追数里后,终于赶上了管亥等人。

  “管亥!”高飞定睛看见了与其相隔只有一里的管亥,当下大声叫了出来。

  声音如同滚雷一般,但见管亥座下马匹轰然倒地,将管亥整个人从马背上掀了下来。管亥在地上翻了几个跟头,但见座下马匹口吐白沫,正发出着悲鸣般的长嘶,他惊恐之下,急忙从地上爬了起来,大声骂道:“这该死的畜生!”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其余的几名黄巾贼座下的马匹也陆续倒地不起,那些瘦马长时间没有吃过好的食物,已经是骨瘦如柴了,加上驮着人长时间的奔跑,终于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山沟里体力不支。

  “将军快走,这里交给我们!”几个黄巾贼从地方爬了起来,手持着兵刃,迅速聚拢在了一起,护卫在管亥周围,大声嚎叫道。

  “你们谁也别想走!”高飞带着骑兵迅速奔跑了过来,将管亥和那几个黄巾贼给包围住了。

  管亥见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长叹一声,丢下了手中大刀,拱手向着高飞毕恭毕敬地拜了一拜,大声地道:“高将军,管亥头颅在此,只管来取便是,能死在将军手上,也算是一种福分,你动手吧!”

  高飞本来就有心收服管亥,见他主动请死,便大笑道:“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你跟随张角叛乱,本是罪不可赦,我见你也是一条好汉,不如归顺于我,随我一同斩杀张角,也算是将功折罪了。”

  “我参加黄巾,无外乎是为了功名,求个富贵……如果能从叛贼变成官军,也是不错的选择,既然大贤良师大势已去,我又何苦为此送命?”

  管亥想到这里,便跪在地上,拱手道:“多谢将军的不杀之恩,从此以后管亥这条命就是将军的了。只是……只是大贤良师是我旧主,无论如何我都无法下这个手……”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也不会强人所难,你只需告诉我,张角往何处逃了,剩下的事,就交给我了,事成之后,你也是大功一件。”高飞见管亥一脸的恳诚,便急忙说道。

  管亥面露难色,咬了咬嘴唇,十分不情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了一句话:“正北方向,下曲阳!”

  高飞对左右道:“留下二十个人,护送管壮士回营,若有人问起,就说管亥已经归顺于我!其余人跟我来!”

  “诺!”

  管亥从地上站了起来,向着高飞深深地鞠了一躬,缓缓地道:“愿将军马到功成!”

  高飞微微笑了笑,骑在马背上,将手中游龙枪向前一招,大声地对身后的三十名骑兵喊道:“贼兵座下马匹瘦弱,绝对跑不远,只要我一路狂追,必然能够赶上张角。”

  “诺!”

  高飞大喝一声,策马而出,身后三十名骑兵紧随其后,急速地向着正北方向的下曲阳追去。

  一行人刚向北追出不到五里,便见路边几十匹马倒在地上,力竭而亡。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高飞便立刻打了一个手势,大声叫道:“停!”

  高飞环顾四周,见地面上有着一长串的脚印,心中大喜,大声叫道:“贼兵没有了马匹,徒步前行,中郎将大人有令,俘获贼首者,赏金五百斤,弟兄们,发财的时候到了,随我继续追!”

  又继续向前追了不到两里,高飞赫然看见了一条三岔路口,再次令部下停了下来,自己亲自下马,查看了一下地上的脚印,但见三条道路上都有人的脚印,他笑道:“张角也不傻嘛!”

  “大人,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个亲兵问道。

  高飞走到坐骑边,翻身上马,当即问道:“去下曲阳的路走哪条道?”

  “西北方向,走左边的这条!”亲兵答道。

  “全部跟随我向西北方向追!”

  “大人,三条道都有贼兵经过,为什么大人只向西北方向追?万一张角不走这条路,那大人不是前功尽弃了吗?”

  “下曲阳是贼兵汇聚的地方,张角必定会向下曲阳走!贼兵虽然多过我们,但是已经是饿坏了,加上又走了这么多路,一定疲惫不堪。只要我们再追一段路程,必然能够赶上!都跟我走!”高飞大声喊道。

  一声令下,高飞带着部下朝着西北方向狂奔而出,沿着弯曲的小道向前走了不到三里,但见前面张角在一群黄巾贼的簇拥下快步向前跑。

  “是张角!”高飞脸上一阵大喜,大声喊道,“快追,不能让张角跑了!”

  张角在部下的护卫下向前跑着,忽然听见背后马蹄声响起,回头望见高飞带着三十骑兵追来,脸上顿时一阵惊恐,急忙对身后的五十名贼兵大声喊道:“你们留下,挡住官军!”

  随即,八十多名黄巾贼迅速分开,五十名贼兵举着手中的长矛、刀剑组成了一堵人墙,挡在了道路的中央。看着对面矫健的骑兵快速奔来,一些个贼兵全身都颤抖着,对这些骑兵产生了巨大的畏惧,还没有等骑兵到来,便急忙丢下了手中的兵刃,闪在了道路两边,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

  其余贼兵见了,顿时人心惶惶,忽然听见高飞等人同时怒喊着“投降免死”,便一股脑地抛下了手中的兵器,闪在了道路的两边,跪在地上求饶。

  高飞一脸的冷峻,看到人墙霎时间溃散,让出来了一条道路,也不管那些跪在道路两边的贼兵了,带着部下快速的从那些贼兵的面前驶过,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前方不足三百米的张角,大声吼叫道:“莫走了张角!”

  吼声传进了张角的耳朵里,他已经是心惊胆战,加上马蹄声已经渐渐逼近,猛然回头时,却看见身后竟然没有了一个护卫,那些平时对他敬若神明的护卫都一个个的跪在了道路的两边。他虽然愤怒,但是也无可奈何,唯有加快脚步,拼命逃窜。

  张角的两条腿无论怎么跑,也绝对跑不过高飞座下四条腿的战马。

  高飞很快便追了上去,紧绰手中游龙枪,在经过马匹经过张角身边的时候,猛然向前刺出,从背后刺穿了张角的身体。

  勒住马匹,高飞调转了马头,看到自己的游龙枪还插在张角的身体里,见张角已然一命呜呼,倒在了血泊中,便策马走到了张角尸首的边上,翻身下马,抽出自己腰中的佩剑,砍下了张角的脑袋。

  “大人,这些贼兵怎么办?”

  “罪只在张角一人,这些贼兵不过是受其迷惑而已,将其全部押回广宗,听后中郎将大人的发落!”高飞从张角的身体上拔下了游龙枪,提着张角的头颅翻身上马,看了一眼那些累的气喘吁吁的贼兵,便轻声说道。

  “诺!”

  骑兵们收拢了那几十名贼兵的兵器,将他们驱赶到道路的中间,稍微让他们休息过片刻之后,便将押着他们往广宗赶。

  高飞将张角的头颅拴在了马项上,“驾”的一声轻喝,便跟随着队伍而去。他目视前方,心中无比得意,嘴角上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容。

  回到广宗时,城内战事已了,城头上插满了汉军的大旗,十几万黄巾贼人一个也没有跑掉,全部被驱赶到了西门外的一处开阔地上,黑压压的一片人,放眼望去,犹如一群的密密麻麻的蚂蚁。

  高飞在骑兵的簇拥下从北门而入,游龙枪上插着张角的头颅,炫耀着自己所得的战功,从北门的门洞里缓缓驰入城中。

  城中已经是一片狼藉,尸体随处可见,鲜血洒满街道,一些房屋还残余着轻微的火苗,冒着浓浓的黑烟,空气中到处都弥漫着血腥味和烟火味。

  看到眼前的这一幕,高飞的心里似乎有了一丝隐痛,一将功成万骨枯或许是最好的解释。他抬头看了看手中高高举起的游龙枪,看到枪头那一个沾满血迹,带着狰狞面孔的头颅,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城内的汉军正在忙碌着,他们将尸体一具具的搬到城外,将尸体全部抛到了深沟里,然后加以掩埋。

  高飞询问了一下卢植所在的地方,便吩咐手下一起加入搬运尸体的行列,自己亲自到县衙去找卢植。

  在城里拐过了几个弯,沿途碰到了不少汉军将士,那些将士看到高飞手里提着的人头,随即高声欢呼,眼睛里更是生出了一种敬畏和尊崇。他很快便来到了县衙,翻身下马,将张角的人头从游龙枪上取下,便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县衙。

  县衙里,卢植坐在正中央,两边站满了人,军司马以上的官员全部到齐,见到高飞从门外走来,手中提着张角的人头,眼睛里都露出了羡慕的光芒。

  高飞进了大厅,将手中的人头重重地仍在了地上,抱拳道:“参见大人!末将高飞,幸不辱命,特来献上黄巾贼首张角的人头!”

  注1:黄巾起义时,张角立三十六方,大方万余人,小方六七千,各立渠帅,称为将军,管亥是一方之主,贼兵称之为将军,但绝对不等同于汉朝官职。

继续阅读:008收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