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行军
我的伤心谁做主2019-09-25 15:123,219

  汉历,中平元年七月二十。

  清晨的太阳尚未升起,被露水滋润着的暗红色彩云隐隐浮在东方平原上,清冷的空气中偶尔传来几声鸣叫。群山还沉沉地隐没在蓄势待发的朝阳中,轮廓模糊,却又如同打着哈欠的庞然大物,只需一点风吹草动,便显露出骇人的身形。

  片刻之后,浓红色的太阳在雾气中猛地迸出一道光芒,把远处群山的顶峰映耀在自己的灿烂之中。

  咚!平原的深处传来了一声沉重的鼓声,敲在所有人的心上。不一会儿,又一声鼓声传来,大地仿佛在微微颤抖。那鼓声的节奏越来越快,慢慢连成一线。突然,鼓声停止。地平线上,扬起一阵尘土,接着,鼓声一浪高过一浪,时而高时而低,由慢转快,愈加急促,最后在紧要关头戛然而止。

  静默了片刻后,轰,一个沉闷却又惊心动魄的声音从遥远处传过来。静了一会儿,轰,又是一声,从尘土腾起的方向传来。慢慢地,这轰轰的声音也越来越快,从尘土中渐渐走出一个庞大的军阵。在初升太阳的光辉中,从东向西而来。

  方阵呈矩形,每行一百人,纵列一百五十行,无论每行,还是每列,都呈笔直的一条线,一万五千人的方阵由四面战鼓指挥着,跟随着沉重的鼓声,一丝一毫没有偏差,每一步,都似踏在观看者的心上,生出强烈的震撼力。

  随后马蹄声响起,从东西两侧的灰尘中各驶出来一千五百名的骑兵,迅速地集结在了步兵方阵的左右两翼。最后骡马拉动的大车,驮着装满粮草的车队,以及拆卸了的攻城武器,跟随着两千士兵从方阵的后面缓缓驶来。只片刻功夫,两万大军就此集结完毕。

  西边的高山上,卢植穿着一件墨色的宽袍,满意地点了点头,对站在身后的卢植道:“子羽,这是本将为你亲自挑选的精兵,三千骑兵,一万五千人的步兵,再加上两千押运粮草和攻城器械的辎重兵一共是两万人,今天我就将这两万将士全部交付于你,由你率领着,去攻打下曲阳!”

  高飞戴盔穿甲,左手按在了悬挂在腰间的一把长剑上,目光扫视着高山下面两万雄壮的军队,心中不胜欢喜。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似有似无的微笑,向着卢植拜谢道:“有大人给的这两万雄兵,下曲阳必然能够攻下!”

  “子羽,不可大意,下曲阳不比广宗,那里是贼兵的巢穴,防守严密,而且张梁、张宝都是骁勇善战之辈,一切要多加小心。”卢植斜眼看了看年轻气盛而又一脸自信的高飞,十分担心地道。

  “大人放心,末将绝对不会辜负大人对末将的期望,如果下曲阳真的易守难攻,末将会在那里等待大人援军到达。”高飞看出了卢植的担心,便安慰地道。

  卢植点了点头,道:“辰时已过,你也该出发了。”

  “末将告退!”

  高飞下了高山,骑上马,心里缓缓地道:“终于,我可以独自领兵了,下曲阳一战,我一定要扬名天下!”

  “出发!”

  随着高飞的一声令下,大军开始行动了起来,骑兵在前,步兵在后,沿着去下曲阳的官道向北行去。

  高飞率领骑兵走在最前,让卢横负责管理押运粮草的辎重兵,让刘备、周仓、管亥负责步兵,自己则带着关羽、张飞领着骑兵在前行走。

  辰时刚过没多久,太阳穿透的云层,将火辣的阳光照射在了大地上,每个行军的人都挥汗如雨。到了午时的时候,高飞实在顶不住了,伸手摸了一下身上披着的战甲,微微地发烫,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大大咧咧地道:“这狗娘养的天气!传令下去,全军停止前进,到路边的阴凉处歇息一番,埋锅造饭!”

  “全军停止前进!”

  “停止前进……停止前进……”

  一声令下,后面的士兵便如同传话筒一样将命令传达了下去,在古代的这种信息不发达的时代,这是一个十分有效的传达命令的方式。

  高飞策马来到了离路边不远处的树林,翻身下马,脱下了披在身上的战甲,身上贴身而穿的衣服都已经被汗湿了。他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朝张飞招了招手。

  “大人,你叫我?”张飞策马而来,翻身下马之后,便抱拳问道。

  高飞点了点头,看了一眼热的难受的士兵,便对张飞道:“翼德兄,烦请你去讲玄德兄、云长兄、周仓、管亥、卢横他们全部叫到前军来,我有事情要吩咐!”

  张飞“诺”了一声,翻身上马,便去传唤人去了。

  高飞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头上的头盔也摘了下来,茫然四顾,看到那一片片荒芜而又干枯的良田,自言自语地道:“黄巾起义给了东汉朝廷一次重大的打击,虽然起义很快便被镇压下去了,但是从此以后东汉朝廷基本上等于名存实亡,之后各地反贼多不胜数,我必须在董卓之乱到来前,搞到一个地盘,收猛将,招贤士,潜心发展,为群雄争霸做准备。”

  在树荫下等了片刻,关羽先行到了,翻身下马,朝着高飞拜了一拜,道:“拜见大人!”

  高飞摆摆手,笑道:“云长兄,这里又没有外人,何必如此客气?”

  “如今大人是大军的统帅,末将要是和大人称兄道弟,那岂不是太没有礼数了吗?”关羽欠身道。

  高飞见关羽的回答十分冷漠,想想一路上关羽和张飞虽然跟在他的身后,却没有之前的那种亲昵了,他也不知道昨夜刘备对关羽和张飞说过什么,只是轻轻地笑了笑,对关羽道:“云长兄,坐下吧,他们几个还要许久才能到呢。”

  “诺!”关羽应了一下,便在离高飞一米远的地上坐了下来,将他的丹凤眼轻轻眯成了一条线,也不知道他是在醒着还是在睡着,给人一种朦胧的感觉。

  高飞看了一眼关羽,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忠义无双的圣人,心中除了生出敬佩之外,更是想将其收为己用。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没有说话,心中缓缓地想道:“大耳朵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样的人格魅力,居然让关羽、张飞如此死心塌地的跟随着他跑。看来,我要想收服关羽、张飞,还真得从刘备入手。”

  不多时,人陆续到来了,等人都到齐之后,高飞便示意他们坐了下来,缓缓地道:“这狗娘养的天气,实在太热了。从广宗到下曲阳,最多七八天路程。我的意思是,白天休息,夜晚行军,避开这酷热的天气,你们觉得怎么样?”

  众人的脸上都挂满了汗珠,身上的衣服也都汗湿了,听到高飞的这个提议,都没有反对,众人齐声答道:“末将唯大人命令是从!”

  高飞道:“那就这样定了,白天休息,晚上行军,去通知士兵,找阴凉处躲避炎热,去传达命令吧。”

  “诺!”

  众人刚走出两步,高飞便叫道:“周仓、管亥,你们留下!”

  周仓、管亥返身来到了高飞面前,拱手道:“大人有何吩咐?”

  高飞道:“你们二人原是黄巾,一定对张梁、张宝两人比较熟悉,我想了解一下这两个人。”

  管亥急忙道:“大人,张梁、张宝是张角的弟弟,但是二人与张角大有不同,张角可以说是手无缚鸡之力,张梁、张宝可是各个武艺高强,在黄巾军中,二人也是首屈一指的大将。”

  “张梁、张宝果真如同你说的那样强悍吗?是不是黄巾军自吹自擂,吹嘘出来的?”高飞狐疑道。

  周仓道:“大人,张梁、张宝确实武艺高强,二人一刀一枪,武艺精湛,非一般人能比,大人可以不相信他们的妖术,但是这武艺是绝对吹嘘不出来的。”

  高飞见管亥点了点头,便问道:“比我如何?”

  二人脸上都是一怔,面露难色。

  周仓道:“未尝比试过,不知道到底谁高谁低。”

  高飞想了想自己曾经玩过的三国群英传,里面的张梁、张宝的武力都在八十五以上,确实属于中上等的水平,和周仓、管亥之流应该在一个档次。他摆摆手,轻轻地说道:“如今你们是汉军的军官了,就应该有个军官的样子,以前是黄巾贼,现在并不是,你们清楚我的意思吗?”

  管亥、周仓道:“大人,我等明白!”

  高飞“嗯”了一声,道:“好了,下去吧!”

  “大人,我等告退!”

  见管亥、周仓走了,他靠在树根上,脑海中幻想道:“我能和张飞拼杀五十多招,如果要按武力值划分的话,估计武力也应该在95以上吧?”

  命令下达之后,高飞的两万大军便昼伏夜出,白天休息,晚上行动,避开了高温天气,使得士兵的行动力大大增加了不少。如此反复数日,不知不觉便离下曲阳只有五十里了。

  七月二十六日,夜。

  高飞率领大军在下曲阳外的五十里的一处山坡上扎下了营寨,并且派出了十几名斥候,散布在营寨周围,以应付突发状况。

继续阅读:011斩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