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攻城
我的伤心谁做主2017-06-13 11:344,522

  天空晴朗,没有一丝儿云,热度随着太阳的升高而升高。灰尘一阵一阵地跟着汉军士卒的脚步扬起来,黄雾般的,象翻腾着一条拉长的烟幕阵。越走越热,七月的天气里,太阳地象火一样悬挂在天空,熊熊地燎烧着大地。汗从每一个弟兄们的头上流下来,黄豆般大小的一滴汗掉洛在地上。

  地上也热的发了烫,脚心踏在上面要不赶快地提起来,就有些刺辣辣的难熬。飞尘也越来越厚了,粘住着人们的有汗的脸膛,使你窒息得不得不张开口来舒气。

  高飞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挂着的太阳,刺眼的阳光让他不得不用手遮掩,有点睁不开眼,他站在原地都已经感受到了背脊上的汗珠在顺着背部向下滴淌,更别说身后那些在陆地上行走着的士卒了。

  这狗娘养的天气,就如同这狗娘养的战争一样让人觉得烦躁。只不过五里的距离,因为汉军的士卒要卖力地推动那些攻城武器,这段不长的路程走起来居然会那么久。步骑相间,步兵的缓慢行走同样阻滞了骑兵的速度,那些马儿也是挥汗如雨,迈着四蹄走在道路上,嘴里不时发出些许嘶鸣,似乎在埋怨着前面的步卒挡住了他们前进的道路。

  高飞环视着四周,大军步步为营,以乌龟般的速度向前推进,东、南、西三面将广宗城围住,只留下北面的一个缺口。

  围三缺一!这是卢植的高明之处,广宗城里有十几万的贼兵,被他用深沟高垒的策略牢牢地围住了将近一个月,十几万人,十几万张嘴,黄巾贼从四处劫掠而来的粮食早已经吃光吃净了,为了防止这些饥饿如狼的贼兵以死相拼,卢植给他们留了一条活路,同时也为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不多时,中间的队伍里打开了一条畅通无阻的绿色通道,卢植带着自己的五百重甲骑兵从那条道上驶来,大概是他也等不及了。

  “参见大人!”高飞、刘备、关羽、张飞等人见卢植到来,都毕恭毕敬地拜道。

  “免礼!”卢植翻身下马,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水,看了一眼城墙上的黄巾贼,缓缓道,“城中虽有黄巾贼十几万,但是大多都是老弱妇孺,真正能打仗的,也就两三万人,只要城门一破,子羽你就率领部下的一千骑兵奔驰到北门,于路掩杀,凡抵抗者,一概格杀勿论。”

  “末将遵命!”高飞应道。

  “还有,贼首张角也在城中,传令下去,凡获其贼首者,无论死活,一律赏金……五百斤!”卢植伸出了自己的五根手指头,他坚信,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张角一死,给他带来的荣誉和奖赏,绝非五百斤黄金可比。

  “大人,如此一来,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士卒都会拼死向前,广宗城今日必破!”高飞道。

  卢植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笑容,眺望着近在咫尺的广宗城,心中不胜欢喜,淡淡地道:“为了今日,本将已经等待多时了!”

  “大人,所有攻城部队全部集结完毕,只等大人一声令下!”一名军司马策马来到了卢植的身边,翻身下马,拱手说道。

  卢植道:“传令下去,开始攻城!”

  “诺!”

  命令颁下,高飞率领着他的一千骑兵纷纷翻身上马,将道路让开,让后面的攻城部队推着高大的投石机、井阑,笨重的攻城车、弩车,轻巧的云梯等攻城器械从他们的面前经过。一千步卒举着盾牌冲在最前面,二百扛着云梯的步卒紧随其后,一千两百人的梯队迅速驶过,后面则是数百人推着的高大而又笨重的井阑、攻城车,朝着广宗城一步一步的逼近。

  井阑有着和城墙一样的高度,上面站着弓箭手,用来掩护攻城时爬城墙的部队,与城内的敌军对射,可以算作是一种移动的箭楼。在汉军力士的一起推动下,井阑、攻城车开始一步步的逼近城墙,而在他们的后方,则是固定在陆地上的抛石机。

  一千名持着盾牌的步卒在黄巾贼的箭矢之下,率先冲到了城墙边,将黄巾贼射出来的箭矢全部遮挡在外。黄巾贼突然改变了策略,他们用弓箭射向那些还在冲锋的步卒,而另外的一些守城贼兵则从城墙上抛下许多大石头,将城墙边的汉军盾牌兵砸死不少。

  云梯架了上去,随即被贼兵给推了下来,或者用石头给砸的稀巴烂。在卢植的一声令下之后,源源不断的步卒开始从汉军的阵前冲了出去,他们呐喊着,呼啸着,以极为振奋的声音来表示自己心中的无畏。井阑也被推倒了弓箭手能射击的范围内,井阑上的弓箭手开始向城内的贼兵反击,大大地减轻了攻城部队的压力,但还是有不少汉军士兵为了爬上城墙而被贼兵杀死。

  当攻城车被推倒城门边的时候,那些最先冲到城墙边而没有战死的士卒则用自己手中的盾牌来遮挡着操作攻城车的士卒。

  “轰!轰!轰!”

  攻城车的开始奋力地击打着城门,不断有士卒在城门前被射死,或者砸死。当前面战死一个,后面的士卒急忙补了上去,用他们的血肉之躯为攻破城门而努力着。

  一阵较量之后,或许因为黄巾贼没有吃饱饭的缘故,那些弓箭手的箭矢射的越来越没力气了,又或许是因为被井阑上的汉军弓箭手强大的箭阵给压制住了,总之城墙上的黄巾贼纷纷退下了城楼,转向了城内。

  高飞看的仔仔细细,他是第一次如此真实的见证古代攻城战的残酷,只短短的半个小时,光他面前的东城门就已经战死了上千士卒,受伤的更是多不胜数。

  “轰隆!”

  城门瞬间被攻破了,攻城车很快朝后退去,给后面的部队让开了一条道路,利用云梯爬城墙的士卒也一个接一个的站在了城墙上,开始向城内涌去。

  “大人,南门、西门均以攻破,张角已经开始从北门逃走了!”一骑快马飞来,将战场上的情报禀告给了卢植。

  “高飞!速速率部转向北门,如果遇见贼首,不论死活,都不能让张角逃走!”卢植急忙扭头对自己身边严阵以待的高飞大声喊道。

  高飞“诺”了一声,冲身后的骑兵大声喊道:“跟我走!”

  一千骑兵迅速向北门驰去,快马奔腾,不多时便到了北门,但见一些头裹黄巾的老弱妇孺夹在了一些手拿兵器的贼兵的中间,一路向北逃去。

  “大人,乱天下者,黄巾贼也。那些百姓都是受了张角的蛊惑,是无辜的,请大人不要对他们下杀手!”刘备看到这一幕,急忙开口叫道。

  高飞点了点头,道:“嗯,我自有分寸。全军听令,所有将士不得滥杀无辜,只杀那些手拿兵器的贼兵,其余百姓,一律不许侵犯!”

  “诺!”

  “云长、翼德,你二人各引二百人顺着官道奔驰到最前面,挡住那些被迷惑的黄巾百姓,告诉他们,投降者有吃有喝,遇到反抗者一律杀之!”高飞见长长的人龙沿着官道向北而去,便急忙喊道。

  “末将遵命!”关羽、张飞齐声答道。

  “玄德兄,请你和卢横各率领二百人在道路两旁掩杀。”高飞道。

  刘备、卢横齐声道:“遵命!”

  吩咐完毕,一千骑兵迅速分成五个小队,各自杀敌。高飞则率领二百骑兵奔驰到离城门不远处,立刻有数百手持兵刃的贼兵挡住了去路。

  高飞手持游龙枪,一马当先,带着二百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骑兵犹如狼如羊群,只一次冲杀,便将那数百贼兵冲散。

  “不要管这些虾兵蟹将,速速与我一起冲到城门边。”

  就在这时,一队身披铁甲的贼兵从城中涌了出来,在这群铁甲兵的簇拥下,一个披头散发,头裹一条黄丝带,身穿玄黄道袍的中年汉子骑着一匹瘦马从城中现身而出,脸上一阵惊恐,还不时的回头张望。

  “大人!此人便是贼首张角!”高飞身边的一个骑兵大声喊道。

  高飞神情为之一震,大声叫道:“得来全不费工夫,随我冲过去,斩杀贼首!”

  一声令下,高飞的骑兵部队便迅速冲了过去。

  铁甲兵的簇拥中,张角面带惊恐,突然看到一小股骑兵杀了过来,便大声喊道:“管亥!挡住他们!”

  张角的身边,一个身高一米八左右的黄脸大汉“诺”了一声,率领着那群身披铁甲的步兵立刻组成了一个小型方阵,大声叫道:“放箭!”

  几十个手持弓箭的贼兵,使出全身的力气射出了箭矢。

  “嗖!嗖!”

  高飞迎面见箭矢射来,急忙俯身在马背上,同时大声喊道:“不要怕,冲过去,贼兵已经是穷途末路了!”

  声音刚落下,便听见背后十数声惨叫,十几个骑兵从马背上跌落了下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一命呜呼。

  “妈的!”高飞重新端正了身体,握紧手中的游龙枪,看着不足百米的那群铁甲兵,恨恨地骂道。

  “大贤良师!请你快走,这里有我挡着!”管亥见高飞的骑兵来势汹汹,便立刻大声喊道。

  “多多保重!”张角只留下了一句微言,大喝一声便带着身边的数十轻骑迅速绕开前面的黄巾贼,向西北方逃去。

  高飞看见张角跑了,前面又有铁甲兵挡路,抖擞了一下精神,用枪拨开了射来的箭矢,咬紧牙关,瞬间便冲进了那群铁甲兵中,利用马匹的急速冲撞力,直接撞在了挡在前面的十几名持着长枪的贼兵,同时自己也从马背上跳了下来,只听见一声马匹的悲惨嘶鸣,以及几名贼兵骨头断裂的声音,他便落在了地上。

  他的身体还在地上翻滚着,眼角的余光便看到管亥手持一把大刀带着一群铁甲兵围了过来。他急忙用手掌撑地而起,在贼兵即将用刀枪刺过来的时候,腾了起来。他手中游龙枪横扫了一下,立刻便有几个贼兵被划破了喉头,鲜血从那几个贼兵的喉头喷涌而出,还来不及叫喊一声,便倒地身亡,同时给他留了一个空隙,让他得以落脚。

  “砰!”

  就在高飞落地的一瞬间,他听到自己的耳边响起了巨大的声音,一柄大刀狠狠地砸在了地上,持刀之人浓眉大眼,身体壮实,正是黄巾贼管亥!

  “好险!”高飞心中暗暗地叫了一声,还来不及吐口气,便感到背后生风,寒毛竖起,他急忙弯下身子,只听见“当啷”的一声响,自己的头上的铁盔被击落下来,落在了黄巾贼的尸体上。

  他身体猛然翻转,双手拄着游龙枪双腿朝后踢腾而出,将背后那个持着长剑的黄巾贼给踢开,同时用力扭转身体,双脚在围着他的士兵胸口迅速地踩着,颇有横扫千军之势,等他身体转了一圈,那群贼兵都翻身倒地。

  “闪开!”管亥大吼了一声,纵身而起,一把大刀当空劈来。

  高飞急忙用游龙枪格挡住那柄大刀,“铮”的一声轰鸣之后,他只觉双手虎口被震的微微发麻,而起架住的那柄大刀,也犹如千斤之重,在贯力的作用下,他颇感吃力。

  管亥落地,刀头突然平削,企图削掉高飞的头颅,并且大叫道:“上次没有杀了你,这次你决计别想逃走!”

  高飞急忙用枪挡住,同时身体连连后退几步,对管亥的力道颇为吃惊。他回转枪头,刺穿了一个从背后杀来的贼兵,冷漠的眼神紧紧地盯住管亥,大声问道:“好汉英勇,且留下姓名!”

  “老子便是管亥!”

  “管亥?曾经与关羽在马上交战数十回合,也算是一员威猛的小将了,我当收为己用。”高飞心中暗自赞叹道。

  “砰!”

  便在此时,百余骑兵同时冲撞了过来,将围住高飞的贼兵尽皆撞飞,骑兵翻身下马,迅速集合在一起,长枪所到之处,挑开了一条血路,立刻扭转了高飞被动的局面。

  高飞脸上大喜,接连刺死三个贼兵之后,回过头时却不见了管亥,四下寻访一番,但见管亥骑在这一匹快马带着几名亲随朝西北方而去。

  “投降者免死!”汉军士兵纷纷大叫着,浑厚的声音犹如阵阵惊雷,贼兵不见了首领,又抵挡不住汉军的攻势,立刻心生畏惧,纷纷抛下手中的兵器,跪地求饶。

  “你们留下,来五十个人跟我走,追杀张角!”高飞大喊了一声,扭头见官道上一片混乱,头裹黄巾的百姓纷纷扯下了头上的黄巾,将他们无情地抛在了地上,任由人践踏,纷纷退向道路的两边,似乎已经被控制住了。

  说话间,高飞和五十名骑兵翻身上马,也不管城中还有多少黄巾贼兵,只顾着向西北方向而去,毕竟张角的首级会成为他进身的阶梯。

继续阅读:007追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