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立威
我的伤心谁做主2015-12-20 12:433,146

  清晨,第一缕的阳光穿透了云层,将他的温暖带给了大地,汉军大营外的空地上早已经是刀枪林立了。五万汉军黑压压地站在那里,顺着山坡一路绵延下去,军容整齐,气势恢宏,蓄势待发。

  卢植穿盔戴甲,骑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在山坡上的一个制高点上目视着前方不远的城池,扯开了嗓门,大声喊道:“全军出发!”

  随着卢植的一声令下,大军缓缓开动,作为前军司马的高飞带着部下的一千骑兵呼啸般的越过地上用木板架起的鸿沟,向着五里外的广宗城奔驰而去。

  山坡上旗幡招展,人声如潮,戈矛成林,刀剑如海,五万大军徐徐而进。卢植周围的骑兵更是身披重甲,他们个个身材魁梧,孔武有力,骄横的脸上满是一副不可一世的气概。

  一队队步卒束发裹腿,挟弓挎箭,手执矛戈簇拥在卢植的前后,只前行了十几步,便立刻将地上的灰尘卷起。尘埃与汗水把那些步卒的脸面弄得污秽不堪,粗布制成的橙红色军服印出了一片片白花花的盐渍,但他们仍然齐整地行进着,显示出一种训练有素的军事素质。

  战马嘶鸣,一队队轻骑兵不断超越身边的步卒,向前赶去。他们身披铠甲,精神抖擞,策马小跑,在拥挤的山坡上,拉开长长的队列,扬起一道厚厚的沙尘。辚辚的骡马大车拉着一架架高大的抛石机,一台台巨型弩床,一辆辆笨重的攻城车,艰难地从山坡上走下来,鞭哨声、吆喝声不绝于耳,无论是驭手还是牲口都大汗淋漓,试图控制着下坡时的速度。

  高飞回头望了一眼,看到如此雄壮的汉军,心中不禁慨然道:“黄巾起义只不过是一次农民起义,虽然声势浩大,但是面对训练有素、装备精良的官军,还是处于下风。在朝廷还没有到腐朽不化的时候,公然反叛必然会被镇压下去,我绝对不能步黄巾起义的后尘,要先有地盘,慢慢发展,等有了实力,才能角逐天下。”

  骑兵队伍很快便奔驰到了广宗城下,高飞将部队停在离城一千米的位置,看着城头上那些头裹黄巾、手持各种兵刃的汉子,想想他们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心中难免生出了一丝怜悯。

  “反贼!快快出城受死!”张飞当先驰马而出,将手中蛇矛向城上一招,便大吼道。

  广宗城门洞然打开,从门洞里面驰出了几十匹马,以及数百步卒。领头一人面黑如碳,双目炯炯有神,有着一副短硬的络腮胡子,身材魁梧健壮,手中握着一把长约半丈的眉间刀,在人群的簇拥之下当先驰出。

  “哈哈,俺一直以为俺的脸是天下第一黑,今天见了这人,才知道还有比俺还黑的。真没有想到,黄巾贼还有如此胆量,居然还敢出战?”张飞冷笑一声,便叫了出来,“俺乃燕人张翼德,来者何人,报上名来,俺矛下不杀无名小卒!”

  对面那个魁梧的黑汉子当即朗声叫道:“我乃地公将军帐下周仓是也!”

  “周仓?给关羽抗大刀的周仓?”高飞听到对面的汉子自报姓名,心中一惊,便不由自主地扭过了头颅,看了一眼在自己身边的关羽,但见关羽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目光中闪出一道异样的光芒,颇有睥睨天下的意思,似乎对此人根本不屑一顾。

  “周仓?没听过!俺看你虽然身材魁梧,但绝非俺的对手,俺姑且饶你一命,快快回去,叫那贼首张角出来,引颈就戮!”张飞舞动了一下手中的丈八蛇矛,不可一世的道。

  “哼!少废话,是不是你的对手,打过了才知道!”周仓抡起大刀,拍马飞出,支取张飞。

  “呵呵,来了个不怕死的,看俺不在你的身上捅几个窟窿……”张飞的话语还没有说完,便见高飞绰枪策马而出,脸上一愣,大声叫道,“高贤弟,你怎么抢俺的功劳?”

  高飞呵呵笑道:“翼德兄,此等无名小卒,怕脏了你的蛇矛,就交给我吧!”

  “三弟回来!”张飞心中不爽,正欲拍马而出,却听到刘备在后面叫了一声,他扭头看到刘备摇了摇头,便策马回了本阵,可是脸上却气的一阵通红。

  “在下高飞,前来讨教搁下高招!”高飞昨日和张飞比试过一次,自己能和张飞比试几十招都不分胜负,想来自己的武力也确实不弱。再者,他知道周仓虽然不及张飞,却也是个勇猛的汉子,要是死在了张飞的矛下,确实不值,就算不至于战死,日后也会死心塌地的跟着关羽,与其便宜了关羽,不如自己将他生擒过来,收为己用。

  周仓先是惊愕了一下,定睛看到面前拍马而来的人正是高飞时,便惊呼道:“果真是你?原来你没死?”

  听周仓口气,高飞似乎能明白一二,既然他是卢植帐下的猛将,卢植和黄巾贼对峙又有一段时间了,他高飞的名字自然会被黄巾军所知道。他冷笑了一声,道:“正在高某!”

  话音落下,周仓和高飞两马相交,刀枪并举,只听见铮的一声响,两人的一回合对战便转瞬即逝。

  高飞勒住了马匹,调转了马头,心中有点迷糊,暗暗地叫道:“妈的,在马背上打仗还真有点吃力,一点也不比在地上来的爽快。”

  “高贤弟!三个回合结果了他,你还有两个回合,如果结果不了他,俺可就要上了!”张飞在阵中大咧咧地叫道。

  “原来两马相交一次,就算作一个回合啊。”高飞心中暗暗地叫道。

  马战不同于步战,马战论回合算,步战论招算。一个回合,是指两个人各自策马相交,在武器能够达到的攻击范围内开始攻击对方。当然,这个时候马是不可能停下来的,没有哪个傻瓜会在攻击范围达到的时候先勒马,如果那样的话,早就被人一枪刺穿了。

  所以,在两马交错的时间里,迅速地攻击对方,根据速度和攻击角度的不同,可能是一招,也可能是连续数招,等到两马各自分开距离比较远的时候,再勒马回头,这才算是一个回合的较量。

  高飞看着远处的周仓,脑海中细细地回想着刚才周仓出刀的方位和角度,当即大喝一声,便策马飞奔而出,准备于周仓再战一个回合。

  周仓也毫不示弱,他知道高飞是汉军中的一员猛将,前日他率部突围,却遇到了高飞追击,情急之下,周仓率部反戈,数千贼军顿时将高飞围在了坎心,致使高飞力竭而亡。后来官军的援兵到了,他见形势不妙,便返回了广宗。本以为高飞就此死亡,哪知今日又再次见到他,以至于被张角责备他欺诈哄骗,一气之下,这才重新出城迎战。

  “今日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周仓大声吼叫着,手中眉间刀已经抡起,在与高飞相交的时候,一刀便恨恨地劈了下去。

  高飞并不遮挡,而是抖动了手中游龙枪,一枪迎面刺出。周仓大吃一惊,哪里料想到高飞会豁出性命不要,使出这同归于尽的招式,但是手中眉间刀已经劈了下去,力道绝然无法收回,他仰面朝天,身体向后躲闪,同时使劲浑身力气,愣是将手中的眉间刀给提了起来,总算挡住了高飞的那一枪。

  哪知高飞手中长枪突然变招,长枪尾部横扫而出,一记重击将周仓从马背上挥打了下来,同时急忙勒住了马匹,座下马匹一声嘶鸣,两只前蹄高高抬起,待落地时,高飞手中的游龙枪便已经顶在了周仓的喉头。

  周仓脸上一寒,万万没有想到自己会被高飞不经意的一招生擒,目光中显出了些许佩服,闭上了双眼,将头一仰,大声喝道:“你杀了我吧!”

  高飞的嘴角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冲本阵中卢横喊道:“绑了!”

  卢横急忙翻身下马,带着两名骑兵拿着绳索走了过去,用很快的速度将周仓捆绑了起来,然后押回了本阵。

  刘备、关羽、张飞看见这一幕,都满意的点了点头,可是三个人的心中想法却是各不相同。关羽、张飞二人是心生佩服,而刘备心中则是另外一种打算,他在想,如果能将高飞也收成了自己的义弟,那该有多好。

  广宗城下的黄巾贼见周仓被擒,高飞威风凛凛地骑在马背上,都心生惧意,一股脑地全部跑回了城里,将城门紧闭,不敢再出来。

  城楼上,一个身穿道袍的汉子,看着城下那一千骑兵的后面烟尘滚滚,橙红色的大军一步一步的围了过来,便大声喊道:“全城戒备!”

  高飞见城墙上那些头上裹着黄巾的人纷纷拉满了手中的弓箭,对准了城下,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半步,一片肃杀的景象。他拨马回阵,看到面前的一千骑兵,想想那又高又厚的城墙,便喝道:“全军下马,原地休息,等待攻城部队的到达!”

继续阅读:006攻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横扫三国的东方铁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