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战熠阳是我的
怡芊芊2017-06-13 10:353,575

  彩月居,A市著名的粤式茶餐厅,九十年代就被国内贸易部授予“中华老字号”的称号,更是国家贸易局批准的“国家特级酒店”。

  当然,彩月居吸引许荣荣的并不是那些璀璨夺目的头衔,而是从战熠阳口中吐出来的那些菜式,奶皇包、麻皮乳猪什么的,身为一个吃货中的吃货,这些都是她一生的挚爱。

  彩月居盛名在外,至少也要提前一个星期预约才有位置,加之消费不低,所以许荣荣并没有奢侈过几次。

  这次战熠阳不但把位子定下来了,而且菜都点好了,还全都是他爱吃的。

  这诱惑……巨大的。

  小白兔已经原形毕露了,自己却丝毫没有察觉,甚至还想着怎么样才能既可以去彩月居饱餐一顿,又可以保持形象,毕竟她已经说过她不饿了。

  福至心灵,许白兔想到了一个自认为没有丝毫漏洞的借口。

  她揪着战熠阳的袖口晃了晃,仰头看着他,“位子订好了菜也点了,就不能退了是吧?”

  战熠阳略略沉吟片刻,“不能。”

  “钱也要照样付对吧?”

  战熠阳叹了口气,“对,可惜了。”

  “唔,做人这么浪费食物要遭天打雷劈的,我天天教小朋友要珍惜粮食却不以身作则太不应该了,你是军人更不应该这么浪费!”许荣荣俨然是正义凛然的表情。

  “所以?”战熠阳闲闲地挑起眉梢,好整以暇地等着许荣荣已经被他猜得七七八八的下文。

  “所以,我们再饱也应该去吃!不应该浪费粮食的!”哦也,许荣荣,这么完美的借口和理由都被你想出来了,你真是天才哈哈哈……

  战熠阳勾了勾唇角,给了许荣荣一个赞许的眼神,“说得对,走。”

  许荣荣以为战熠阳这个军官被自己骗过去了,乐滋滋的,丝毫没有注意到战熠阳已经不着痕迹地反手牵住她的手,带着她往外走,路过沙发的时候,还顺手拎起了她刚才随手扔在沙发上的双肩包。

  出了门进入电梯,许荣荣才注意到战熠阳已经换了一身衣服了。

  他脱下了常服,穿了件毛衣打底,外面套了件卡其色的薄外套,下身是浅色的休闲裤,都很有质感,且干净整洁,依旧显得一丝不苟,让他多了几分休闲的贵气。

  而且,他穿休闲装也很好看,依然显得英俊挺拔,像极了CBD区里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

  哎,战哥哥真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越看越耐看越爱看。

  许荣荣再一次控制不住自己,心里话脱口而出,“你穿这样也很迷人!”说完就囧了,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许荣荣,你又发什么花痴啊!这下战熠阳有话题发挥了。

  战少将很受用,按下一楼后偏过头看着一脸窘迫的小白兔,“能迷住你就可以。”

  许荣荣没想到战熠阳没有借题发挥让自己更难堪,一双明亮的眼睛感恩戴德地看着他,诚恳地点头,“迷住了!真的!”

  战熠阳露出一个满意的眼神,把双肩包递给小白兔,摸摸她的头,“那就好。”

  许荣荣接过枣红色的双肩包,再一次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捂脸,转身趴到了轿厢的围壁上……

  太丢脸了,今天的花痴真的发得太多了。

  而且,她是不是又被战熠阳阴了?

  战熠阳的唇角漫开一抹浅笑,手放到了许白兔的肩上,“转过来,快要到一楼了。”

  “不要!”许荣荣像黏在了围壁上一样,声音有些任性。

  战熠阳叹了口气,轻轻松松把她的身子扳过来面对着自己,“被我迷住没什么好丢脸的。”

  许荣荣捂在脸上的手倏地挠上了战熠阳的胸前,“你还说!”

  战熠阳抓住许荣荣的双手,电梯也刚好到一楼,他摸了摸小白兔的头,“别闹了,到后门等我,我到地下室取车。嗯?”

  许荣荣也知道不能太过,“嗯”了声乖乖背上包,慢慢悠悠地走向后门,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站着等战熠阳,趁这个空当打量整个小区。

  很大也很安静的一个小区,显得十分含蓄内敛,取了个名副其实的名字:浅水湾。

  小区的绿化覆盖面积很大,如果没了那一栋栋的高楼简直可以当成公园来逛了,这一点深得许荣荣的心。

  哎,从早上到现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好像除了比较喜欢阴她,她还没找出第二个战熠阳让她不满的地方。

  而且就算是阴她,战熠阳也并没有伤害到她。

  战熠阳……

  一时间,许荣荣的脑海被这三个字占满,

  战熠阳的车子从地下车库开出来的时候,远远就看见许荣荣站在人行道上发呆,小区内禁止鸣喇叭,他只好把车开到她身边,降下车窗,“上车。”

  许荣荣醒过神来,这才发现战熠阳开了辆新车出来。

  强悍霸气的白色路虎,很符合他军人的风格。

  她打开副驾座的门坐上去,在战熠阳的叮嘱下系上了安全带。

  一切妥当,白色路虎朝着彩月居开去。

  彩月居位于市中心一条颇负盛名的步行街上,很快就到了,战熠阳去停车,让许荣荣先下车,到酒楼门前等他。

  许荣荣乖巧地“噢”了声,乖乖下车,横穿斑马线走向马路对面的酒楼。

  走到一半的时候,视线里忽然多出来两道熟悉的人影。

  顾彦泽和沈雅婷,他们正从一个品牌专卖店里走出来。

  顾彦泽的手横在沈雅婷的腰上揽着她,沈雅婷的头靠在顾彦泽的肩膀上,两个人好像切割机也分不开连体婴一样亲密无间,羡煞旁人也恶心了一大堆旁人。

  他们两个人满手都是战利品,笑得甜蜜而又满足。

  这个时候许荣荣才发现,自己居然……

  其实,和顾彦泽交往的时候,他也曾试图和她试试这种姿势逛街。她是排斥的,认为公众场合下,这种姿势太亲密了。可是沈雅婷完全可以配合他,而且明显乐在其中。

  果然啊,什么样的锅就要配什么样的盖。

  顾彦泽和沈雅婷,绝贱的绝配!

  “叭--”

  沉思间,许荣荣只是听见一声尖锐的喇叭声,近在耳边,她循声望过去,还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手上已经传来一股熟悉的拉力,她贴着一个熟悉的胸膛后退,退到了人行道上。

  “许荣荣!”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走路的时候你都在想什么?居然停在马路中间?”

  许荣荣抬起头看着战熠阳,很神奇,被他这样吼,她居然丝毫害怕的感觉都没有。

  因为……知道战熠阳是在紧张她。

  相处半天以来,好像是第一次看到战熠阳这样的表情,第一次听到他这样的语气?

  在这之前,他总是从从容容不慌不忙的,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好整以暇,时不时阴她一把。

  他现在的表情和语气,肿么她有种享受的感觉捏?

  “战熠阳。”她笑起来,双手藤蔓一样缠上了战熠阳的手臂,略显亲密,“我们去吃饭吧,我饿了。”

  “……”

  就像用尽了全力狠狠打出去的拳头,最后却落在了一堆软绵绵的棉花上,战熠阳刚上来的脾气被许荣荣的笑脸逼退了。

  她小白兔的样子实在乖巧,笑眯眯的攀附在他身上,他在部队里训人那套完全无法使出来。

  算了,战熠阳第一次有些挫败地想,小白兔不是部队里的那些兵,不会在被他训了一顿之后昂首挺胸铿锵有力地保证下次不会再犯,只能是他来不给她再犯的机会--

  “许荣荣!”战少将很严肃地开口。

  “嗯!”许荣荣也认真地点头,表示自己在听。

  “以后我走到哪儿你跟到哪儿,我的车开到哪儿你跟到哪儿。”

  许荣荣颇为兴奋地想:也就是说以后和战熠阳形影不离?她笑着“噢”了一声。

  自己都觉得实在神奇。

  刚才看见顾彦泽和沈雅婷勾肩搭背,她居然……

  居然没有太大的感觉了,唯一的感觉就是:一对狗男女啊狗男女。

  再看看现在,她肆无忌惮地攀着战熠阳的手,自由惬意又有安全感。

  哎,其实吧,她发现了,还是战哥哥好一点!

  不对,是好很多!顾彦泽连跟他比的资格都没有!

  战熠阳瞥了眼自顾自地傻笑的小白兔,问:“你笑什么?”

  “唔,没什么。”许荣荣下意识的攥紧了战熠阳的手,“我想到了我的麻皮乳猪……”

  说完许荣荣就察觉到了哪里不对劲,暗忖了半晌才反应过来:她把战熠阳比喻成了麻皮乳猪。

  被战熠阳知道的话,她会不会被不人道毁灭啊?

  进入酒店,战熠阳报了名字,穿着红色旗袍的迎宾很快就领着他们落座,战熠阳让现在上菜,高挑美丽的迎宾恋恋不舍看了两眼战熠阳才说:“好的,先生,请您稍等。”

  “哎……”许荣荣望着女迎宾高挑美丽的背影直叹气。

  战熠阳掀起眼帘看她,“怎么?”

  “我猜啊……”许荣荣眨眨明亮的眼睛,压低声音说,“那女迎宾最想给你端上来享用的是她自己!唔,我看见她让你稍等的时候那遗憾又留恋的小眼神了!”

  “哦。”战熠阳慢条斯理地倒茶水,“那她只能想了。”

  “嗯?”许荣荣不解地看着战熠阳。

  战熠阳搁下茶壶,“许荣荣,我们是不是已经领证结婚了?”

  “是!”

  “那我是谁的?”

  许荣荣再一次落进圈套,昂首挺胸底气十足地宣布:“我的!”小样,这是经过国家法律认可且承认的!有军区首长为媒!有红本为证!谁抢谁死!哼哼!

  尾音落下,附近桌的人多多少少被许荣荣的声音吸引了目光。

  战熠阳也不例外,他微微笑着,看着许荣荣,眼底满是赞赏的光。

  许荣荣囧死,低头,挠桌子,她又被战熠阳阴了……

继续阅读:第21章 丈夫=付账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早安,老公大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