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叶小姐,你想毒杀我?
桃子仙仙2017-04-14 10:382,289

  叶向晚抱着膝头,坐在地板上。远处的人家点起温暖的灯光,不知不觉地,冰冷地泪水爬满了她的面颊。

  “夜焰”算得上H市数一数二的夜总会,低调奢华私密性极好的包间,高昂惊人的服务费,以及与服务费完全等值的俊男靓女,都是夜焰的特色。

  沈士君有些轻微的洁癖,他本不喜欢这种地方,但无奈朋友一直叫嚷着要来见见世面,所以他也被迫被拉了过来。

  在包间里坐了一会儿,沈士君有些头晕,借着点单的机会,他从包间里溜了出来。

  包间外舞池里舞娘正穿着一身布料节俭的舞衣,大跳铜管舞,举手投足之间风情流露,坐在吧台上的男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一脸垂涎。

  等等,那个坐在几个男人之间的女子……不是叶向晚么?

  沈士君以为自己看错了,他向前走了两步,离得吧台更近一些,再次确认自己的眼睛并没出问题,此时坐在吧台下面,和几个男人推杯换盏,喝得醉眼迷离的,正是叶向晚!

  她这丫头不在学校啃书,没事来这个地方干什么?桌上那一瓶黑方难道都是她自己喝下去的?那个男人,他的手放在哪里?!!

  沈士君快步上前,长臂一伸,将已经喝得晕头转向的叶向晚从男人的狼爪里扯了出来。

  “喂,小子,这妞是我们先看上的,你想插一脚,也得等我们玩够了。”见叶向晚逃脱,男人里有个身上纹满龙图腾的壮汉立刻不满意地嚷起来。

  沈士君眉头拧起,平时翩翩贵公子的模样转眼变成冷冽,“我就是要带走她,怎么样?”

  “操,小子找死是不是!你知道我是谁?敢和我抢女人……啊……”男人嚣张的言语,在沈士君一个利索的手刀下变成哀号,跟在他左右的同伴,试探地想要出手,但被沈士君眼锋一扫,也都停下动作。

  “我不管你是谁,我要把她带走,你要是不同意,我们可以再商量商量!”沈士君手下微微一用力,男人紧接着发出一阵嚎叫。

  “我……我……我同意……哎……你快松手……我的胳膊……她喝了我们那么多酒……酒钱总要算算吧……”

  “啪。”黑底金纹的夜焰至尊卡丢到桌上,沈士君连看都没看男人一眼,冷漠道。“你们的酒钱我包了,没事就赶紧带着你的人滚。”

  沈士君抱着叶向晚找了处僻静的包间坐下,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叶向晚的身体散发出超乎常人的热度,如海藻般乌黑浓密的长发披散下来,没有了平光镜地遮掩,细长的丹凤眼微微的挑起,水光弥漫在她琥珀般的眸瞳里,樱红的唇上泛着动人的光泽。

  灌了两杯白开水,叶向晚才慢慢地清醒过来,换回了神智。眼前的一切都在摇摆,她辨认了许久,终于认出沈士君的脸。

  “沈……学长?”

  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却带着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沈士君觉得自己的心头一紧,她是叶向晚,但她又和平时的叶向晚不太一样。她是如此的妖娆,如夜色里的女妖,轻易地就能将人迷失了心智。

  定了定神,沈士君微笑地答道。“是我。小丫头,怎么好好的学人买醉?差点让人占了便宜。”

  “占便宜……呵呵……喜欢占……就让他们占好了……反正我也不会掉一块肉……沈学长喜欢我么?你要不要……也占一占……”

  叶向晚喝得连坐都坐不稳,微微发烫地身子止不住地从沈士君怀里往地上滑。黑发披散而下,与他的衣扣纠勾在一起。

  沈士君想要把她拉起来,而叶向晚却像是食了松筋软骨散,全身软绵绵的,如章鱼一般粘在他的大腿上。

  灼热的呼吸隔着薄薄的衣衫,在男人的腰腹部喷薄,沈士君倒吸一口冷气,强迫自己的某个部位保持疲软,不要轻易起立。

  见沈士君不理会自己,叶向晚一双手不安份地轻抚着沈士君坚实的胸膛,口中喃喃地低吟道。“学长,你不喜欢我么……你也不想要我,对不对……你也嫌我脏……你别嫌弃我……我不脏……我真的不脏……”

  胃很难受,心里更难受,就像是有只大手揉搓着她的心脏。父亲的冷漠,与小妹鄙夷的目光,就像是一把把利刃,直插进她的心头。

  拔出来是死,不拔出来也是死。

  沈士君深吸一口气,将胸中翻涌的欲/望压制,他轻抚着我叶向晚的长发,将她牢牢地锁在自己的怀报里,“傻丫头,学长喜欢你。正是因为喜欢你,所以不能轻易动你。乖,再喝点水,阿晚一点也不脏,阿晚是最干净的好姑娘。学长知道的。”

  她是醉得极厉害了,否则的话,她绝不会让自己如此狼狈的模样暴露在别人面前。

  沈士君看过报纸,他其实很想问问她,报上所说的那些是不是真的,现在看来,一切都不需要解释了。

  可就算是这样,他仍认为眼前这个醉得恐怕连站都站不起来的女人,是他认识的,最单纯的女子。

  不为别的,只为她此时眼中涟漪的泪光,以及藏在坚强后的支离破碎。

  “丫头,抱紧了,我带你回家。这个地方可不是你该来的。”轻叹一声,沈士君把叶向晚拦腰抱了起来,正在此时,身后有个戏谑的声音叫住他。

  “小子,泡妞泡到我的地盘来了?刚才有人找你麻烦?咦?这丫头看着真眼熟啊。”

  沈柯眼中含笑地朝着自家子侄走来,瞧见他怀里的叶向晚时,他忍不住揶揄道。沈士君被认为是沈家这一代最有前途的青年,沈家人从不担心他的仕途未来,唯一担心的是以沈士君这样冷漠的性子,会有哪家的姑娘能入了他的眼。

  这一回,被沈柯瞧见了爱情的苗头,他当然不能放过。

  “用了小舅舅给的金卡,小舅舅别见怪。”沈士君说着,随后扯过自己的外套,盖在叶向晚头上,把她遮得严严实实,不让沈柯审视的继续停留在她脸上。

  “舅舅就是舅舅!!别叫什么小舅舅!啧,你这小子,这回来真的?这么心疼这丫头,让舅舅看看都不行?”沈柯做势要去掀外套,沈士君向后疾退了几步,没让他得逞。

  舅甥俩一个要看,一个不让看,正在躲闪僵持着,从“夜焰”高级VIP贵宾厅走出一人,只是一伸手,就把叶向晚从沈士君怀里接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21章 你算什么东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豪门:总裁,别太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