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匈奴流血日
狂妄之龙2015-12-21 14:233,199

  时间飞逝,转眼就到了十月。

  这个时候还没什么温室效应,所以从九月底开始,天气就冷的要死。不过这个时候大家基本上已经完成了秋收,每天的日常活动最多也就是去打打猎或者砍砍柴什么的,过得还算优哉游哉的。

  距离刘家村西北五十公里的地方,坐落着几户匈奴牧民。他们逐水草而迁徙,一路南下来到这里放牧。不过这几户牧民的背景可没那么简单,他们是匈奴部落首领派来监视和侦查汉人领地的斥候。

  本来身为斥候的他们,应当小心谨慎才对。可他们却是一点都不害怕汉人。

  且不说现任刘虞的政策宽裕,不主张主动挑事。只说他们堂堂匈奴勇士,数次南下打草谷,哪次不是满载而归,哪次不是让汉人胆战心惊。

  汉人?哼,就是匈奴的奴隶!

  每年他们为匈奴耕种,为匈奴织布,为匈奴赚钱。然后到了秋收的时候,主子没钱了,就南下一趟把东西拿回来便是。

  若是看上哪个奴隶的妻儿了,带回来好好玩耍一番,是多么惬意的事情。

  那些没有车辕高的孩子,带回来好好教习一番,十几年后又是一名出色的匈奴勇士。而带他们回来的自己等人,也就光荣的当上了贵族老爷,享受着勇士们的供奉和讨好。

  “呼莱,你说我们什么时候再南下一次怎么样?”一名匈奴人把牛羊赶入圈中,抬头对不远处的伙伴喊了声。

  “刘博牙提,怎么你小子又想娶上一房了?”胡莱抬头笑道。

  “汉家的娘们是最好的玩具,但绝对不是最好的妻子。”刘博牙提摇了摇头。

  “算你有良心!”刘博牙提身边的匈奴女子啐了他一口。

  “噢,我美丽的蒂妮,你是那么的健壮能干,是我心中最美丽的女神。比起家中那什么都干不了的汉人女奴,你就是我们匈奴之中最美丽的女子了!”刘博牙提立刻用酸的要死的语调,向匈奴女子讨好道。

  若是形容真正的女神那也罢了,但蒂妮明明就是一个三大五粗的,皮肤粗糙暗黄,彪悍得可以上马杀人的女汉子,这反差就让人有点受不了了。

  “我说博牙提,能娶到蒂妮那是你三生有幸,你就别太惦记着汉人女子了!”呼莱高喊一声,语气之间露出了浓浓的嫉妒之情。

  是的,是嫉妒!

  可见在他的眼里,蒂妮真的是一名美丽的女子。

  没什么好奇怪的,这里是匈奴,上马能征善战,下马可以挺着大肚子放羊干活的那就是极品女子。至于汉家女子在床上还有点味道,但不能骑马不能干活的,根本就是在浪费粮食。且在匈奴的审美观里面,也算不上是美丽。

  “呼莱,你小子难道忘记了,明年我们就要回部落了。到时候要再下来可不容易,难得附近就有三四个汉人的聚居地,我们今年再不去收割一些财宝钱粮什么的,明年可未必就轮到我们去收割了。”刘博牙提立刻出面澄清。

  “说的也是,汉人的丝绸穿起来真的很不错,就是没毛皮保暖……当家的,我允许你了,记得帮我多弄一些金银首饰回来。”蒂妮想了想立刻赞同到。

  “没问题,我的宝贝!”刘博牙提一把搂过蒂妮,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随即抬起头来,朝着呼莱大叫一声:“伙计,你去不去?”

  “叫上秃鹰他们……”呼莱自然没有不去的道理。

  “你怕什么,就算只有我们两个去,汉人见到我们一样要怕的到处乱跑。”刘博牙提摇了摇头,一副鄙视的模样。

  “我只是担心不叫上他们,我们回来的时候他们会抱怨我们。况且多几个人,好歹可以多带一些东西回来不是?”呼莱立刻憋红了脸辩驳到。

  “也有道理……哦,那边是不是秃鹰他们回来了?”刘博牙提不打算反驳,随即转头一看,却是发现远处传来阵阵马蹄声。

  “不是秃鹰他们,马的数目太多了,至少也有五十多匹!”呼莱立刻否定。

  意识到情况不对,三人立刻丢掉了手头上的马鞭,回帐内拿出了弓箭和马刀,并第一时间上了马。

  这个时候,由五十人组成的骑兵小队,缓缓从地平线上露出了身影,并且已经开始朝着他们飞奔而来。这些骑兵清一色穿着皮甲,手握铁制骑枪,腰挎马刀。要说还有什么,那就是马背两侧挂着挂着一两个头颅。

  “是汉人!噢,那是秃鹰他们的脑袋,我认得出来!该死的,是汉军!”刘博牙提很快就从对方的铠甲认了出来。

  “该死的,这个地方,怎么会有汉军出没!?”呼莱也不敢相信这一切。

  然而五十名汉军却是很快来到了他们的面前,并且举起了骑枪,最后一次提速之后,朝着他们猛地刺了过来。

  三人双拳难敌四手,就算躲开了一两记骑枪,最终还是被更多的骑枪刺死。

  骑兵开始在营地内游荡查看,确认还有没有活着的敌人。结果可以确定,匈奴人已经全部被杀死,营地内只有三名汉人女子。

  她们非常的憔悴落魄,身上穿着的是破旧的麻布。在这样的天气里面,自然是冷得浑身发抖。只是她们都是被匈奴掳掠过来的女奴,她们没资格穿更好的东西。

  “你们都是哪里的人?”骑兵队长上前询问道。

  三个女子直愣愣的看着骑士,表情一片麻木,感觉好像是傻了或者痴了。

  骑兵队长知道,她们是遭遇变化太快,以致于还没有回过神来而已。

  于是,带着几分鼓励的语气对她们说到:“我们的汉军,特来解救你们。若你们是汉人女子,请告诉我你们的家在哪里,我们会派人送你们回去。”

  “家……我们没家了……”终于有个女子说了句,随即跪下来痛哭起来。

  “呜呜呜……”其余二女也跪了下来,不断的哭泣着。

  突然,有一女子猛地跳起,拿起呼莱的马刀,朝着自己的肚子狠狠刺了进去。骑兵阻止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自杀而死。

  “这是闹得哪一出啊?!”骑兵队长实在是想不明白。

  “张姐姐怀了匈奴人的种……”一名明显只有十二岁的女子抬头说到。

  骑兵队长明白了,那个张姓女子宁愿死,也不愿意让流有匈奴血统的孩子生下来。汉人的荣耀,说穿了也就是那么一回事。

  所有的骑兵见状,不由得双手紧握,露出一副痛恨的表情。

  胡人杀我族人,抢我金银粮草,夺我贤妻美妾,实乃可恨之极!

  “你们呢,都没家可归了?”骑兵队长索性又回到了之前的话题。

  “我们……我们的家人都被杀死了……呜呜”少女说到一半又哭了起来。

  “你们为什么现在才来……我们被掳来了整整四年啊!这四年你们都干嘛了?!”另外一名十六岁左右的女子痛呼。

  四年?也就是说她们被掳过来的时候,也不过是只有八岁和十二岁而已!那么年幼的身体,就要开始遭受匈奴人的摧残了?

  “匈奴着实可恶!”骑兵队长高呼。

  “张少主,我们继续寻找匈奴营地,多杀些匈奴人吧!”旁边一名骑兵建议。

  “别叫我少主,我乃讨贼校尉刘铭属下骑兵队队率张飞。而你们也不是我张家的庄丁,而是我骑兵队的队员。尔等给我记住了,下次再犯,张爷爷我赏你们鞭子!”骑兵队长,不,应该是队率张飞高呼。

  “喏!”骑兵们岂能不答应,谁也不希望挨张飞的鞭子。

  “慢着,大汉什么时候有讨贼校尉这个编制了?”十六岁的少女突然问道。

  “幽州涿郡郡守设置的杂号校尉,至少也是正规编制不是?我们也不是什么正规兵,实际上隶属于刘家乡,算是自筹装备的低贱民兵罢了。”张飞苦笑。

  “民兵若是都能够有这样的装备,那大汉军队岂非都是天兵神将了?”少女冰冷冷的看着张飞,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讽刺。

  也是,若真的是天兵神将,四年前就把她们救出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小丫头,你貌似还挺有见识的?”张飞立刻来了兴致。

  “我以前也是一方豪强之女,只可惜如今已经无家可归了。”少女本来还有点自豪,随即又变得异常的失落。

  是了,昔日的荣耀,如今不过都化为了尘埃了。

  “好了,不和你们两个娘们废话。我们的人马,很快就会过来接手这里的一切,到时候你们随着部队南下好了。至于要去哪里,随你们高兴好了。给老子开心点,你们要回家了!”张飞认真的说了几句,随即策马移步。

  “回家……我们要回家了……”二女呆呆的咀嚼着这二字,到头来连骑兵队伍走远了都不知道。

  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被一群步兵送上了马车,一路南下。

  最后,她们来到了名为刘家乡的地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帝国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汉末帝国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