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战警
毒邪2015-12-21 10:363,925

  轻风吹过,空气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血腥气味。

  此时,在地煞四十六号城市的这个街道的某处地方,已经围了起码百十人左右。这些人都争先恐后的向人群的中心望去,因为,在这里边正发生着一件能力者争斗的事情。

  怎么可能!?

  宋万鹏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他实在没有想到的是,对方的实力竟然高到了这个程度。自己几乎根本就没有反击的余地,太强了!可当他那惊诧莫名的眼神落在梅师腰间的时候,脸色变了一变,再也说不出话来。

  只见在宋万鹏眼光所注视的地方,也就是梅师的腰间,正挂着一枚非金非铁的能力者徽章,徽章遍体深青色,上边有着相映级别能力者的图标——高阶灵能斗士!

  【PS:关于能力者徽章的颜色,在此稍微交代一下。前边已经提到过,正常的则为四大属性:风、火、水、土。相应的颜色则基本为:青色、红色、蓝色、黄色,同时颜色的深浅也代表这个阶段是高还是低。至于其他的特殊系的能力,一般则都是无色,只有一个能力者等级的象征。】

  距离灵能战将仅仅一步之遥的高阶灵能斗士!

  能力者中,灵能战士之前的每个阶段之间的差距一般不是非常大,可是在灵能战士之后,每一个阶段的差距都有了天壤之别,灵能战将之上更是恐怖。

  而这也是为什么,以梅师高阶灵能斗士的实力,在不使用武器的情况下,能够如此简单的将身为初阶灵能斗士的宋万鹏完全挫败的主要原因之一。

  好快!

  吴天瞪眼看着自己面前发生的这一幕又一幕,眼前的这两人都是身为灵能斗士级别的存在。速度之快,自然不是一般人能够看清楚的。可是吴天却又不一样,他的视力无论在那一个领域中,恐怕都是数一数二的。可尽管如此,也仅仅只是模糊的看出两者的运行轨迹。

  “不自量力!”

  梅师傲然的站立在之前宋万鹏所站的位置上,并出口沉声叱道。

  宋万鹏嘴角抽动了几下,眼底有着一丝杀机闪现,沉声道:“我刚尊驾与那个混……青年好像也不是很熟悉吧?大家交个朋友,把他交个我,这事情就算完了,如何?”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你们走,这个人留下。你们不能杀他,有我在,你也杀不了他。”

  梅师瞥了宋万鹏一眼,又继续道:“如果你再不识抬举,我真的有可能会出手杀了你。”

  “你!”

  宋万鹏不由气结,脸色微怒,双拳更是紧握,看那架势倒是想再打上一番。

  “还不走?”

  梅师脸色一寒,声音也冰冷了许多,“你真的以为我就怕了‘浴血武卫团’吗?实话告诉你,就算我今天把你真的杀看,我想他们还不敢把我怎么样。”

  一旁的林光亮闻言,嘴角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抽动了几下,更是以只有自己能听的到的声音嘀咕起来,“切!我还以为你的脾气多好,想事多么周全呢。看来,别老子还要暴躁,梅师、梅师,啧啧!以前也算是个人物了。”

  “好!好!!好!!!”

  宋万鹏怒极反笑,连连说了三个‘好’字,他的目光恶狠狠的瞪了吴天一眼,又深深的注视着梅师,记好像想把对方完全记在脑海里一样。“尊驾对宋某做的一切,宋某完全都记在心里了。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报答你。”

  “滚!”

  梅师这次连看都懒的看对方一眼,一句,一个字,简洁干脆,可却刺耳无比。

  “嘿嘿!嘿嘿!”

  宋万鹏冷笑几声,转身捡起地上的玄级超合金长剑,并扶起不远处的车飞,就准备离开。

  “还我弟弟命来!”

  一声暴喝突兀的在人群中响起,一道人影手中持着半截的武器疯狂的冲向了被宋万鹏扶住的车飞。不是别人,正是在这段时间里缓过来的杜蓬。

  本就因为这突然出现的梅师等人而怀恨在心的宋万鹏,此时又见有人来找麻烦,心底那股邪火别提有多强了。眉头紧皱之下,嘴角更是勾画出一道冰冷的笑意。

  此时,那张俊美的脸庞,在仇恨的驱使下,变的狰狞无比。

  “找死!”

  宋万鹏声音低沉的道,而就在‘死’字音刚落下来的时候,杜蓬整个人也到了他的身前。不过,也在最后一个字声音落下来的时候,他手中的长剑却已经快速的划过了杜蓬的前胸。

  扑哧……

  玄级的超合金长剑几乎没有受到一次的阻碍就直接从面前的身躯上轻易的划过……

  急冲的身影戛然而止,杜蓬的右手还高举着半截武器,他的眼中充满了不敢相信的色彩,胸口处传来的剧痛让他感到自己的生命好像正在缓慢的流逝。

  要死了吗?

  杜蓬在心底轻轻的问自己,而他的目光却并没有望向宋万鹏,而是直盯盯的看向被宋万鹏搀扶的车飞,这个害死自己兄弟的凶手!然而,现在他却没有一丝的办法将这个仇给报了。

  此时,周围所有的人都几乎屏住了呼吸,他们就这样木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扑……

  杜蓬的身躯晃了一晃,胸前的巨大伤口已经裂了开来,大股大股的鲜血不停的向外冒着,就好像是扎破了的水袋一样。他用尽最后的一丝力量抬脚向前走去,可是等左脚刚离开地面的时候,他整个人,再也支持不住的,直直的摔倒在地上。

  鲜血,很快侵透了很大的一片范围。

  宋万鹏的脸色仍然是冰冷中带有一丝嘲弄,对于眼前这个人的死,好像与他完全无关一样。

  “杀人了?!”

  “死人了……”

  人群又开始乱嚷嚷起来,有的已经悄然离场,也有的一边看,一边和人讨论人死了之后该怎么办的事情。

  “切!”

  宋万鹏撇了撇嘴,冷眼扫视了一下周围,在他的心底不屑的道:“一群白痴,你们能知道什么。”

  吴天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宋万鹏那一个个不屑、嘲弄的表情,都让他心底感到无比的愤怒。如果不是梅师、林光亮两人的话,恐怕自己也会和地上的杜蓬一样吧?

  咯咯……

  吴天紧紧的握住了拳头,他的牙齿也咬的格格响,他现在恨不得直接杀了对方!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仿佛是感觉到了吴天那吃人的目光,宋万鹏挑衅似的向着吴天这边不屑一笑。那个意思好像就是在说,如果你敢找我麻烦,也会是这个下场。

  呜呜!!!!

  就在宋万鹏即将离开,吴天强忍心中怒意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阵刺耳尖锐的汽笛声。

  “战警?!”

  梅师、林光亮、宋万鹏和周围的一些人听到这个声音后,目光都不由的看向声音的来源方向。

  战警,帝国所设置的维护治安机构,其中武力人员大部分均由能力者担任。至于这些人员的提供,几乎九成以上则是由四大武卫馆提供。

  “走!”

  梅师目光扫过地上杜蓬的尸体,当机立断的一把拉住吴天的手臂,同时低声向林光亮迅速的道。林光亮也毫不迟疑,当下点了点头,并将地上的‘破风刀’捡起,紧随梅师挤开人群,就快速的向远方奔去。以没事高阶灵能斗士的实力,并且还是‘风’属性能量,真要是疾奔开来,简直就是快若闪电惊虹。还不等吴天真正的反应过来,三人就已经出现在百米开外了。

  而宋万鹏在听到警笛声的时候,脸色就变的一阵难看,就在梅师他们离开的刹那。他一把将车飞夹在右臂之下,寻了一个方向,一个纵跃则是几丈的向着前方疾奔而去。

  可是事情又怎么会那么简单呢?

  刺耳的警笛声仍然响个不停,可是就在宋万鹏刚疾奔了不到一百米的时候,五六道人影从后方快速的追了上去。这五六人都是一身的特制的护甲,护甲与寻常市场上的护甲并没有太大区别。可是,在护甲的上方,却多了一些帝国的印记,并在颜色上做了许多手脚。

  不过,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护甲的价值!

  当然,这个时代的护甲,可并不是几百年前,亦或者上千年前的那种厚重盔甲。护甲,一般来说,和平时的衣服并没有太大的区别。简单、方便,最重要是不会影响能力者的发挥。因为,护甲也就只比平时的衣服重了那么一点而已,无论是模样还是款式都可以根据个人喜好而定。

  可要是做出一件和寻常衣服差不多的护甲,而且防御力惊人的话。那么,就需要有极好的材料,外加熟练的制工技巧。而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护甲的价钱高的出奇,正常的情况下,同级别的护甲几乎是同级别武器的三倍以上的价钱。

  同时,护甲的级别和武器的级别都是分为:天、地、玄、黄四级。只不过,玄级以上的武器是使能力者的攻击进行大幅度增加,然而护甲的功能却是可以加过滤空气中弥漫的‘元素’,进而让能力者可以更加快速的、更加方便的进行修炼。

  这五六道身影,仅从速度上看,就依稀可以辨别的实力都在高级能力者和灵能战士级别左右。如果是放在平时的话,以他们的速度就是给宋万鹏提鞋都没资格,可是现在,却因为要搀扶一个人,而使速度慢到了极点,几乎只在瞬间就被这五六名战警追了上来。

  六名战警非常具有团队精神,并在第一时间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宋万鹏等人完全的围绕在其中。

  “你们这是做什么?”

  宋万鹏没有办法,只有停下了脚步,并冷然的扫了一眼周围的几人。

  几名战警之中,一位年龄在四十左右的中年战警神情严肃,正色道:“因为你私自在城内持械斗凶,并且蓄意屠杀能力者,这些行为完全触犯了帝国的法律。这些我们都已经在监控器中看的一清二楚,所以你也不需要再狡辩什么。最好合作一点,和我们回去一趟,等待上边的处理。”

  哼!

  宋万鹏轻哼一声,心底一阵懊恼,这才想起还有监视器这东西。眼见其他的战警也都相继围了上来,每个人更是拿出了手中的武器,随时准备战斗。最终只好道:“好吧,但是我希望在这之前我需要和某个人通讯一下。”

  “不好意思,你现在什么都不能做,你唯一的选择,只是跟随我们到警察局。”

  中年战警再次申明道,同时他的目光缓缓的从宋万鹏胸前的能力者徽章上收回,眼中多了几分警惕,手中的武器上顿时发出一阵红光,其他人见状也是如此,一时间剑拔弩张,气氛压抑的厉害。

  宋万鹏很烦躁的看着面前聚集了不下二十人的队伍,若是放在平时,他是连看都懒的看这些战警。可是现在却不同,不说车飞,就是他自己也受了不小的创伤,只好无奈的道:

  “好吧,我和你们走。”

继续阅读:第54章 来者不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