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砍的就是你
毒邪2015-12-21 10:364,422

  杜蓬的攻击,仿佛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几乎在他攻击的瞬间,围观的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退开老远,使中间的地带变的更加空荡,也更好的使两人施展的空间变的更加充足。

  这就是看热闹人的所有心理。

  要知道,在黄龙帝国的这个国度中,几乎是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是没有信仰的,这并不仅仅是从现在重新分割的‘黄龙帝国’,就是在几百年前也是一样。没有了信仰,那么人们就会有种失去生活目标的感觉,这也是爱凑热闹的主要原因之一。

  车飞与杜蓬两人之间的事,无论在道义、还是法律上谁对谁错,可是在看热闹人的眼中,这一切都是无足轻重的。而他们所注重的只有一点,那就是事情该如何的演变,演变的过程又会如何的精彩?

  至于两人中,谁活谁死,和他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当所有的人纷纷退开的时候,位于围观人中间的吴天,神色冰冷的随着众人退到了一边,他双拳紧紧的纂着,车飞!这可是让他永远无法忘记的‘猎魔武卫小队’的仇人之一!他现在所要寻找的就是一个机会,一个一击致命的机会。

  半截的超合金刀上笼罩住起一团火红的能量,并散发出一股灼热的气息,杜蓬的左拳也在同一时间一拳向着车飞轰了过去。一道红色的拳影自左拳上迸射而出,这两招几乎是一气呵成,也可以看出杜蓬虽然外貌上有点憨的感觉,可实力却还是不错的。

  眼见那凶猛的一刀与一拳就要临身,车飞却是晒然一笑,右手所持的长剑划出一个巧妙的弧度快速的将那击飞而来的拳影挑散,同时势头不停,又在眨眼之间迎上了杜蓬当头劈来的断刀。

  锵!

  一声刺耳的金属相碰的声音顿时在所有人耳边响起……

  眼见攻击被完全的抵挡住,杜蓬的脸色还是不由自主的变的有些难看,刚要有所动作,只见一道腿影已经在瞬间就踹了过来,其势快速无比,还不等杜蓬有所反应,就已经被这一脚踹中了胸口的部位。

  砰……

  猝不及防的杜蓬被这快速的一脚顿时踹的飞了起来,并仰面跌倒在地,同时张口喷出一口鲜血。不过,他倒也是凶悍,身子一个扭动,左手朝地猛地一撑,整个人贴地平移几米,直接从地面上横向扫向刚刚站定的车飞。

  车飞眉头微挑,微微错身,避开杜蓬的正面攻击,同时一个箭步到了杜蓬的身侧,并快速的飞起一腿扫在杜蓬的胸腹之间,顿时只听一声闷响,杜蓬那壮实的身躯就直接被扫飞进人群中,并将前端的数人砸到在地,顿时哀嚎声不断,使整个场面乱作一团。

  “不自量力!”

  车飞右手斜持长剑,看着混乱的人群不由嗤笑一声,同时缓步走了过去。长剑之上,青芒不停的吞吐着,看样子也是动了杀心。

  在几乎没有人注意到的情况下,吴天倒提着‘破风刀’悄悄的向车飞的背后靠近。

  “去死!”原本跌倒的人群里,杜蓬的身影爆射而出,同时手中的半截超合金刀红光大盛,对于胸前门户大开却是一点也不顾及,倒是有种同归于尽的感觉。

  切!

  双方之间实力的差距使车飞面对这拼命一般的攻击却是不屑一笑,眼中冷芒一闪,手中的长剑已经作出了相应的攻击。

  好机会!

  眼见车飞的所有注意力都被杜蓬所吸引,后方正在接近车飞的吴天顿时大喜,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手中的‘破风刀’快捷无比的自车飞后方直劈下去。

  噗嗤……

  一道血箭喷射而出……

  吴天手中的‘破风刀’高高的举起,就好像被人使了定身术一般,他愕然的看着自己肚子上正向外涔血的长剑,长剑的另一端正被车飞牢牢的握住,他的脸上充满了不屑和戏谑。

  杜蓬,已不知道何时又飞跌在一旁,现在的他只能勉强的抬头向这边望来,看着面前发生的一切,他的眼神中也是充满了惊诧异。

  噗嗤……

  车飞猛地将长剑收回,自然又带起一股血箭,直溅的满地都是。

  “咳!”

  伤口处传来的剧痛使吴天不自禁的皱起了眉头,并手捂伤口,半蹲了下来。脸色煞白的他,双眸却直盯盯的看向那一脸得意的车飞,此时在他的心中充满了不解,为什么对方会预知到自己的攻击?并且,并且还刺伤了自己!

  “哈哈!今天到底是什么日子啊?竟然有那么多人想死?”

  车飞不由的冷笑一阵,他目光凌厉的打量着吴天,从对方的身上他好像感觉到了一股熟悉的感觉,可到底是为什么,却又想不起来。

  “区区两个高级能力者,就敢来找我的麻烦?啧啧,难道说现在的人都是这么不知死活吗?”

  说到底,车飞毕竟是一名战斗经验丰富的中阶灵能战士,岂会就那么简单的被经验不多的吴天偷袭得手?这样的结局虽然有点意外,但是也完全在情理之中。

  “车飞!”

  吴天口中恨恨的道,同时站直了身躯,面对着这个差点把自己害死的元凶之一,他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杀了对方。

  “哟,竟然也是个认识我的,你不会想说,你的某位堂兄弟也是被我们队伍害死的吧?”

  车飞冷冷的瞥了吴天一眼,语气之中充满了嘲讽。

  “你该死!”

  吴天右足猛地蹬地,整个人快速的向车飞冲去,而手中的‘破风刀’更是没有一丝花俏的劈向了车飞。

  嗯?好快的速度!

  车飞眉头不由一挑,对方的速度倒是有点超乎他的想象,只是,自己是‘风属性’的能力者,在速度这一方面上,却是所有属性中的佼佼者。尽管吴天的肉体速度很快,可是真要与那些以速度见长的‘风’属性能力者相比的话,还是要弱上不少。

  几乎是不慌不忙的,就在吴天的攻击要临身的时候,车飞才轻描淡写的挥剑去挡。

  铛!

  刀与剑的交锋发出了一声闷响,而与此同时车飞持剑的手腕却是猛地下沉,不等他反应过来,吴天又是唰唰数刀直劈过来。一时之间,吴天这毫无花俏的基本刀法,却把作为中阶灵能战士的车飞逼的连连后退,就是那阴郁的脸色都变的涨红无比。

  哼!

  车飞突地冷哼一声,手中的长剑突然之间青光大炽,反手一震,顿时将吴天逼的退了开去,紧接着又是手中长剑连连挥舞,顿时数道剑芒疾飞而出,攻向吴天的胸腹部位。

  然而双方的距离是如此之近,吴天欲要躲闪根本就来不及,仓促之间‘破风刀’之上顿时横在胸前,护住心口等重要地位。如此以来,倒是又几道剑芒实在是的击打在吴天的胸膛之上,顿时只听几声噗噗的声音,而其本人更是被击的连连后退,脸色也在一瞬间变的有些发白。

  眼见剑芒击中面前的青年,车飞脸色先是一喜,随后目光又是一凝,直盯盯的看着那几处被剑芒所击破的衣服的位置。几个成人拇指大小的孔洞,原本的布料早已被锐利的剑芒击成粉碎,甚至可以从其中看到胸前的皮肤,可也就是因为如此,才更让车飞惊诧莫名,只见剑芒攻击的地方,竟然连一丝血迹都没有!

  还算白皙的皮肤上,所有的,仅仅只是一个淡淡的红痕!

  而这,又与之前车飞持剑刺伤吴天完全的相反。

  感受到胸前的情况,吴天心底不由大定,更加证实了心中的想法。

  原来,就在感觉到躲避无望的时候,吴天在没办法的情况下,只有奋力的调动‘能量宙’中的能量调集到胸前即将被攻击位置的皮肤之下的肌肉层中。当然,这也仅仅只是吴天的一个想法,毕竟之前他可是直接被车飞的长剑刺伤的。而这样做,在他自己来说,是没有多大的把握的,一切仅仅只是一个‘赌’字。

  其实吴天不知道的一件事情就是,车飞不仅仅是一名中阶的灵能战士,更是一位‘风’属性的能力者。而‘风’属性,也并不是仅仅就象征着在速度上比寻常的能力者要快,还有一点就是,风属性能力者的攻击在四大属性中却也是攻击力最‘锐利’的一种属性。再则,就是车飞手中的玄级超合金武器。

  武器的品级正常的分为四级:天、地、玄、黄,其中黄级的武器只是较其他不入流的武器更加锋利、更加耐用而已。可是在玄级以上却不然,但凡是玄级以上,包括玄级下品的超合金武器,它们都会多出一个属性,那就是能力振幅。而这个能力振幅则是根据武器的品级不同而有所不同,并且,它们能力振幅还是要针对能力者属性的。

  比如,吴天手中的‘破风刀’,这就是一把‘风’属性能力振幅的一把武器,而吴天用的话,因为他自身并不是‘风属性’的能力者,那么这个振幅也就是等于没有。

  车飞,以中阶灵能战士的实力,以攻击最为锐利的‘风’属性能力,外加一把玄级,风属性振幅的超合金武器去攻击因为偷袭而完全没有防守的吴天。那结果自然是不用说的,完全可以直接将吴天洞穿掉,那怕他吴天是一块一尺厚的钢板也不行。

  “嘿!”

  吴天冷然一笑,心底却是充满了欣喜,任你再强,可你如果连我的防御都破不了,我还怕你干吗?那岂不是吃饱了没事干?

  “怪事!”

  车飞心底暗暗奇怪,心底不由的又升起了一个大疑问,“难道说这小子深藏不露?能硬接我那几道能量刃的话,最起码也是灵能斗士级别的人物吧。同时,也只有达到了灵能斗士级别的人物才能够将能量完全的覆盖身体表面,并且凝聚出‘灵能护甲’,否则的话,肉体的防御又怎么可能接的住我的攻击?”

  不管车飞到底把自己想成什么样的神秘人物,吴天却是快速的向前冲了过去,只是在冲的过程中,位于胸部的能量宙早就大量的调动能量密布在胸前的肌肉层中,右手所持的‘破风刀’上也是有着一层淡淡的黑芒吞吐个不停。当然,这是吴天的优势,谁让咱有七个能量宙呢?不怕能量不够用,就怕能量用不完。

  铛铛铛铛……

  一阵阵疯狂的武器相碰声,并时不时的激起一阵风浪,周围围观的人群早就散的开开的,中间的地带更加的宽阔了。

  神色微显苍白的车飞,心底却是叫苦不已,虽然对方的攻击自己每一次都能完全的抵挡住,并且时不时的会攻击那么几下。可是结果总是让自己感到脸红,也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怪胎,之前自己还能将他刺伤,可现在,最多就是在对方的身上划出一道隐隐见血的伤痕。并且,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他都感觉到自己的能量都快被耗尽了。

  车飞在心底暗暗的发誓,他这辈子都没打过这么恶心的战斗,就好像是自己现在交手的不是人,而是一只铜铸的人一样。而且这个铜人还力大无比,攻击的招数虽然简单,可却又透着无尽的精妙,明明就是那么简单的一刀,而自己偏偏就是躲不过去,必须去以硬碰硬,硬接对方的每一次攻击。

  车飞憋屈,吴天可不憋屈。

  基本刀法虽然就那么几招简单的劈砍等等动作,可是在练习了不知道几千几万下之后,就是朽木也真的化出神奇了。

  吴天是越砍越感觉到爽,每一刀下去,都感觉痛快无比,仿佛这不仅仅是砍,而是在发泄……

  其中的感觉,大有一种:能力者算个屁,还不是被老子砍的和孙子似的?

  此时,旁观的人都有点发愣的感觉,虽然他们都是一些普通的民众,可是能力者中一些基本的常识他们都是知道的。比如,辨认出能力者的级别。

  一名中阶的灵能战士,被一位初阶的高级能力者逼的连连后退。

  可偏偏,这位高级能力者所用的招数和劈材的架势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如果说,等级高的,因为等级低的招数精妙而被逼的无从招架,或许还能够让人接受。然而现在却是完全相反的,这名低阶的能力者,不仅仅没有用出什么精妙的招数,反而用的是最基本的,最简单的招数,换句话说,只要有钱买的起书,就可以学的招数。

  当然,吴天的学习渠道,也的确是从买的书上学的。

继续阅读:第49章 怒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