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曲终人散
毒邪2018-03-22 11:404,518

  场面顿时陷入了一种异样的平静,很多人的眼神都不解的在吴天和钟彪之间不停的游走着,实在搞不明白为什么钟彪会在这个时候来上这样的事情。

  所有‘囚庄’的人,无论罪大罪小,可都因为这次的‘狼潮’而拥有了自由的机会,可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子,就因为一个来历不明,而被一名灵能战将级别的人物出面留人?

  黄亮眼神闪烁个不停,聪明如他,暗地里不由点了点头,似乎已经有点明白了什么。而齐护跃更是冷哼一声,只是一味的冷眼旁观,却不说一句话。

  身为当事人的吴天,更是膛目结舌,一时也难以理清头绪,搞不明白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来历不明?死囚都能获的自由,自己就因为身份不明而不能走?

  这算什么道理?

  越想,心里越是觉的不平衡,吴天的脸色也阴沉下来,他毫不畏惧的迎着钟彪的目光,灵能战将又如何?那也不能随便欺负人不是?

  “不知道阁下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吴天好像没有得罪你的地方吧?”

  吴天的语气异常的冰冷,心底那股怒火被其强压在心底。

  面对着那么多质疑的目光,钟彪神情也是不由一滞,毕竟这个事情的原因,的确有点难以说明。不由迟疑了一下,“这个……”

  “钟彪,怎么回事?”

  白田经历过那么多世事,自然看出了事情的不对劲,不由上前问道。

  钟彪张口欲言,却又难以启齿,想他成为灵能战将之后,又何曾经历过这个场面。一时间,整个场面就是那么怪异的,僵持了下来,但见钟彪脸色涨红,吴天一脸的怒色,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看热闹的模样。

  白田眉头紧紧皱起,看向钟彪的眼神更是充满了疑惑,想他认识对方那么久,好像还没有什么事情会让他陷入这种困境吧?

  “难道是这个少年真的有什么问题吗?”

  白田又将目光看向了吴天,那强大的感知力也在此时瞬间探出,“嗯?不过就是一名快进入高级能力者的小家伙而已,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突然,钟彪脸色一片淡然,“我既然说他有问题,那自然有我的道理,等事情查清楚了,我自然会给他自由。“

  吴天脸色也是一冷,口中嗤笑一声,讽刺的道:“难道说之前所说的那些话都是骗人的鬼话吗?你不是以你自己作担保,只要‘狼潮’一过,就还我们自由吗?怎么,你已经忘记了自己说过的话吗?”

  闻言,钟彪淡然的神情突然变的难看无比,对方旧话重提,这无疑是让自己打自己一巴掌。他的双目之中顿时闪过无尽的怒意,一股无形的气浪从他那强壮的身躯猛然爆发开来,顿时让他面前的吴天等人,猝不及防之下连连后退几步,感受着那股强势的威压,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

  如果钟彪真的要动手杀一个人的话,在场的恐怕还真没拦的住他。

  “小子,你是存心找死!”

  钟彪眼底深处不由闪过一丝杀意,右拳竟然已经在瞬间聚集起闪烁着红芒的能量。

  吴天作为这股气势的正面承受者,只觉的心头犹如万斤巨石落下,身躯都在微微的颤抖着。本来这一战之中,他的能量就已经消耗殆尽,身躯早就疲惫不堪,只是因为能力的关系,他才能够勉强的站在这里。此时,再受对方这强大的气势压迫,别说有所动作或者言语的反击,就是站在这里已经是个奇迹了。

  眼见钟彪就要进行攻击,齐护跃目光一凝,一把将吴天挡在自己的身后,冷眼看向钟彪,“这可不应该是一名灵能战将该有的行为吧!”

  “让开,”

  钟彪语气森然,冷冷的看向齐护跃道:“你应该明白的,以你现在的状态不可能拦的住我。”

  “哼!”

  齐护跃不由冷哼一声,“看来现在龙虎军团的人,是越来越长进了,不仅欺负弱小,还狂妄的很呢。”

  “你……”

  钟彪眉头一挑,刚要再说什么,却被见势不妙的白田上前一步将其拉开,稍稍的偏离几人后,白田不解的低声问道:“我说钟老弟啊,你这唱的又是哪一出啊?你这样无缘无故的留人,未免会给那些能力者们留下帝国的负面影响啊。要不,你把原因说给老夫听听?兴许我可以帮你拿个主意?”

  钟彪目光闪烁个不停,这件事情的主要原因自然是不能够随便说出的,当然主要的原因并不仅仅是面子问题。还有一点则是那个东西的问题,起初他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经将其认出。而当然若不是有所顾忌,恐怕早就动手去抢了。

  而眼下,‘狼潮’虽然过去了,可却也因为齐护跃的存在,而的使之前的想法宣告失败,所以才萌生了‘留人’的念头,只是无论是齐护跃,还是吴天的本身性格,都使这个小小的想法宣告失败。

  面对白田的询问,钟彪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最终只有瞪视了吴天等人一眼,闷哼一声快速的离去。

  心思缜密的白田先是微感诧异,然后就注意到钟彪的目光落在了吴天腰部所束的一个简单的粗布包袱上。‘难道在这个少年的身上有什么让钟彪都不得不动心的东西存在?’

  “白大市长,不知道还有什么因为身份不明而留人的事情吗?”

  眼见钟彪离去,几乎所有人,包括齐护跃都微微松了口气,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却仍然是怦怦直跳,好像仍然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对于齐护跃的冷声冷语,白田却恍若未闻,微微一笑,“齐老兄,之前的事情我代表钟彪向各位致歉了,还希望都不要在意。而且,如果你以后有什么打算,都可以随时随地来地煞六十号城市找我。”

  齐护跃晒然道:“不敢,既然如此,就此别过吧。”

  白田无奈的摇了摇头,目送几人离去。待几人走远,眉头不由微微皱起,在他的脑子里又回想其钟彪来,想那钟彪位高权重,怎么突然会因为一个连高级能力者都不是的小家伙而动气?而且,离开的时候,神情充满了不甘。

  “有问题,这里边一定有问题!”

  白田低声喃喃的道,他的目光看向了钟彪离开的方向,哪里仿佛还有着人影闪动……

  经过长时间的战斗,几人中除了齐护跃之外,一个个都是筋疲力竭,刚一脱离白田的视野,就再也支持不住的跌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其中犹以林光亮为最,那巨大的,狰狞的伤口又开始缓缓的从简单的绑带上渗出鲜红的血液,而其本人的脸色更是如一张白纸一般,只是,他倒是硬朗,明明到了这个地步,还是不由的嘿然出声,“嘿嘿,他吗的,我就说嘛,老子就是命大,这样都还不死,咳咳……”也许是乐极生悲,笑声牵动了伤势,顿时疼的齿牙咧嘴。

  齐护跃嗤笑一声,“你这家伙,就消停一会吧,如果‘狼潮’你都没死,却被自己笑死了,你不觉的憋屈,我都为你感到恶心。”

  “呃……”

  林光亮不由的一阵愕然,瞬间干笑几声,直道对方说的有理。

  其他几人见状,也都是勉强一笑,休息了片刻,梅狮从地上站了起来,并将手中的长刀插在吴天的面前,不等有人问话,就开口道:“‘狼潮’已经过了,大家也都自由了,我梅狮就在这里与大家告别了,”顿了一顿,注视着吴天道:“谢谢你的武器。”话落,转身离去。

  众人默然,众人本来就是因为这次‘狼潮’而组成的小队,现在‘狼潮’都结束了,那么这个生存小队自然也是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梁壮粱胖两兄弟互视一眼,也缓缓的走到吴天的面前,将武器放在吴天的面前,看向众人道:“我们兄弟也在此告辞了。”说完,又道了声珍重,在这月光下,辨了一个方向,轻轻的离去。

  林光亮突然嘿了一声,他佝偻着身躯,那夺命的长枪此时成了他的拐杖,突然,他又轻轻叹了口气,低声道:“活着真好!”说完又嘿嘿的笑了几声,瞬即又牵动了伤口,引起了一阵咳嗽。等终于平静了之后,才勉强笑道:“那个吴天小兄弟啊,你看哥哥现在走路都成问题了,这把枪就暂时借给我当拐杖用用吧?”

  吴天连忙道:“林大哥想用拿去就行了,不用和小弟客气。”

  “嘿,你这家伙。”

  林光亮微微一笑,眼睛向着吴天眨了眨,“我都怀疑你的职业问题了,一次性会带那么多武器,你该不会是小偷?哦不,是大盗吧?专门偷窃武器的大盗。”

  “呃……”

  闻言,吴天不由膛目结舌,有人会去偷一大把武器到处跑吗?

  “哈哈!跟你开个玩笑而已。”

  林光亮柱着长枪站直了身躯,并迈步向前走去。远远的还有他的声音飘来,“珍重!”

  目送着几人的离去,吴天只觉的心头涌现一股莫名的哀伤,同时他更明白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没有这些队友的话,现在的他,也许早就成了那些凶狼的果腹之物。

  “珍重!”

  吴天只有在心头默默的祝福道。

  “你,有什么打算?”

  黄亮的声音微微颤抖了一下,可随后又强作镇定的将语气平缓下来。

  “我?”

  吴天微微一愣,随后又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地,地煞五十八号城市!

  “我该回家去看看了,三年了!也不知道,那里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回家?”

  黄亮的眼中闪过一丝迷茫与怅然,这个词对他来说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陌生。

  “是啊。对了,你呢?你怎么打算?”

  黄亮神情顿时黯然下来,双眸中似有水花翻腾,他微微摇了摇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一旁被两人晾在一边的齐护跃,心底顿时很是不爽,此时见两人沉默,连忙干咳一声,引起两人的注意力。

  吴天、黄亮两人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位实力强悍的——老头子……

  挠了挠后脑,吴天干笑一声,看向齐护跃道:“不好意思啊,那个,,忘记你了。”

  一旁恢复了常色的黄亮却是在一边撇了撇嘴,一句话没说。

  见状,齐护跃不由翻了翻了白眼,随后脸色一正,沉声道:“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我就告诉你一点事情,不过,你必须给我听仔细了。”

  “什么?”

  吴天一愣,脸色也是一阵严肃,能让对种态度告诉自己的,定然是严峻到了一定程度。

  “你知道钟彪为什么要拦下你吗?”齐护跃沉声道。

  吴天耸了耸肩,两手一摊,也是不解的道:“关于这个问题,我也是很是费解,那钟彪我好像没有得罪过啊。”

  齐护跃微微思索了一下,又道:“那你知道‘地心灵珠’吗?”

  “地心灵珠?”

  吴天神情中满是迷茫,对于这个词汇倒是听都没听过。

  “你不知道?”

  齐护跃淡淡的问道,语气中倒是透露出这一切都好像在他的意料之中。倒是黄亮的神情中却透着一丝讶色,而在这一刻,他的双手却在做着微妙的动作,好像随时都会发出攻击一样。

  吴天点了点头,这个东西,他还真的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仿佛如幻影一般,也不见齐护跃作何手势,吴天身上的包袱就已经到了他的手中,并同时拿出了那自蛇窟中得到的两枚发光的珠子,也就是所谓的‘地心灵珠’。

  “啊?”

  吴天心底一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得手。

  而齐护跃拿着两枚珠子,轻声道:“这个,就是‘地心灵珠’,同时也是钟彪要留下你的主要原因。”

  “地心灵珠?那又是什么东西?这只不过是我无意中得到的而已。”

  吴天仍然有着浓浓的不解,如坠入烟雾之中。

  “地心灵珠,传说是由地心精髓蕴养而成,因为在其内部含有强盛的‘元素’,在与能力者接近的时候,会加速能力者的‘能量宙’的旋转频率。”

  却是一旁的黄亮接口道,“而‘能量宙’的运转速度增加,也就代表能力者吸收外界‘元素’的速度增加。简单的说来,‘地心灵珠’就是一种提高能力者修行的宝物!而它的价值,也因此而水涨船高,最低也在一亿黄龙币的价钱!而且还是有价无市。”

  “一亿黄龙币!还是最低价?!”

  别的吴天都没在意到,可唯独东西的价钱他听的是一清二楚。一亿黄龙币啊,那可是够自己买上多少瓶特级营养液啊!

继续阅读:第45章 空间涅灭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霸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