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小孩生病
李某2015-12-21 11:464,660

  格里博对自己今日发挥还是颇为满意的,如此远的距离真要是百发百中,那绝对不可能了,必须要是强弓利弩,精钢之箭,还要有极好的眼力、腕力、臂力、准线才能射中,而这些都是格里博的得意之处,要不然也不会被人说成是塔塔尔的射鹰手了。

  包特那轻抬了一下他的弓箭,从箭盒里掏出小轻箭,他的弓比起格里博的大弓要小一号,而这小轻箭就更是小多了。

  格里博带着奇怪的眼光看着包特那,却见到他也塔好了箭,小手微微发力,左右双脚错开,小弓随着他的手而颤抖,忽然他一松手,箭影疾奔树叶,尽穿叶子!

  巴托、合别、利耳塔双目圆睁,像是看见公羊生了小羊、天上掉了马奶一般,却见包特那丝毫不停顿,一连几箭,皆从树叶穿过。

  格里博从惊讶变成了愤怒,他盯着包特那的弓道:“这是什么弓?”

  包特那忙把小弓抱紧道:“这是我的弓!”

  格里博伸手过来想拿拿小弓,却被利耳塔挡住,他怒气上升,冷道:“我只想知道这是什么弓!”

  老巴托在草原活了大半辈子了,还没见到过这样的奇事,硬是震惊了半天,这时才回过神来,见到格里博要去夺包特那的弓,不高兴地道:“格里博勇士,你难道想抢一个孩子的弓箭吗?这样太不符合你一个塔塔尔勇士的身份了!”

  格里博却没有理会这个老头子,他眼睛直逼着包特那道:“弘吉剌小孩,告诉我,这是什么弓?”

  包特那不说话,抱紧着弓看着他,利耳塔见到格里博还想扑过去,不由有点怒道:“格里博勇士,你难道想以大欺小吗?难道真的以为我弘吉剌部无人吗?还有,之前说好如果包特那侥幸赢了的话,你该怎么做的不会忘记了吧?”

  格里博阴毒的眼睛一闪而过,点了点头道:“好,我格里博没想到在弘吉剌遇到了一个射箭高手,总算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弘吉剌部有如此少年英雄,真是草原上的福气啊,我格里博与如此英雄比箭也是不枉此次之行了,今日我就遵守诺言,在此以长生天的名义立下此誓:伟大的长生天,你慈爱的目光在看管着草原,你的儿子塔塔尔人格里博在此向你保证,永远不会攻打弘吉剌的人,永远不会劫掠、屠杀、践踏弘吉剌部的一切!”

  合别狐疑地看着格里博,这变脸的速度也是太快了吧!

  格里博退后一步,笑了笑道:“小兄弟以后还要请多多切磋!今日我看也是很晚了,巴托首领,我们想在弘吉剌借宿一晚,不知行不行?”

  巴托一愣,随即道:“自然可以,就住在我的毡包里吧,很大很宽阔。”

  格里博摇了摇头笑道:“不用巴托首领劳心了,我们已经带了毡包、羊肉、马奶,我们一行十多个人住在巴托首领那里也不太方便,所以会自己搭帐篷,只是希望巴托首领不要赶走我们。”

  巴托笑道:“怎么会赶走你们呢?在这片草原上,你来了就是客人,我们弘吉剌虽然是个小部,但是也懂得与人为善于己为善的道理,格里博勇士,要我弘吉剌人帮助你们搭建毡包吗?”

  格里博赶忙推辞,然后带着他的一行人向南方行走,准备搭起毡包,再此过夜了。

  合别双眼看着那些塔塔尔人在忙这忙那,冷笑道:“巴托首领,看到了吗?这些塔塔尔人连毡包和羊肉都带来了,你说这是安的什么心啊?刚才他已经露出了塔塔尔的野心,巴托首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巴托皱着眉头道:“还能怎么办,只好看这些塔塔尔人会干些什么再说,希望这个格里博不要给我们弘吉剌部带来灾难啊!”

  合别向着那些人重重哼了一声,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拉着包特那道:“包特那,你告诉合别叔叔和你的父亲,你的弓是从哪里来的,还有你的射箭技术又是谁教的?”

  包特那小心翼翼地看了看自己的父亲一眼,见他也在望着自己,不由道:“这只弓是一个流浪人给我的,就是去年年冬射雁的时候经过我们弘吉剌部的那个流浪人送给我的,他说我射箭技术好,将来一定是草原上的勇者,所以就赠送我这张弓,我一直都带在身边的。”

  利耳塔仔细一想,忽然点头道:“你这么说我想起来那个人了,去年年冬,我们弘吉剌集体打猎的时候是有这么一个流浪人过来了,巴托首领,你还记得那人吗?他在我们这里逗留了四五天后才走的,那时我们都觉得这人很奇怪。”

  巴托亦是点头道:“不错,我也是想起他了,没想到此人竟然是个神秘的高人,他的弓竟然有如此大的力量,能够破空而出,直射两百余步,实乃是世所罕见啊!包特那,想不到你不仅有如此好的弓箭,而且还有一流的箭术,我想过不了多久,你就是我们草原上的神箭手了!”

  包特那挠挠头道:“其实刚开始我没有想到这弓有多厉害,平常还是用父亲给我的那把弓,可是有一天我练习射箭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试试这张弓,才发现这弓竟然劲力强大无比,也才知道得到了一张好弓,后来我一直都是带着两只弓的。”

  利耳塔一拍包特那的头道:“哼,想不到你连自己的父亲都瞒着!要不是今天这事,我还真不知道有一个百发百中的草原神箭手儿子呢!”

  合别笑道:“利耳塔兄弟,这你还不高兴,我想有这样的儿子还找不到呢,包特那啊,你以后要好好练习射箭、马术还有摔跤,今日你也看见了吧,这个塔塔尔部多么的欺人,可是实话说,他们也就是仗势欺人的一部分而已,这草原上还有更多的部落,他们会骑着马、拿着箭来踩死我们的男人、掠走我们的女人,我们要靠什么来保护我们的部落呢?”

  包特那沉声回答:“要靠胯下的马和手中的刀与弓!”

  合别与利耳塔对视哈哈大笑,巴托也是微笑地道:“好一个包特那!你是我们弘吉剌人的骄傲,也是整个草原上的的骄傲!保护好弘吉剌的重任就交给你了,要记住,你的责任就是为了弘吉剌部,没有比这个还要重要的了!”

  包特那郑重的点了点头,利耳塔也是道:“好啦,包特那你要记住巴托首领的话!现在也该回去喝点马奶酒好好的庆祝一下了,合别兄弟,你也到我的毡包里喝点马奶酒啊!”

  合别笑骂道:“现在没心情喝酒了,和那个宏图比马输了到现在还窝心呢!”

  利耳塔也是面色深重,叹道:“我也从未想到这个宏图是如此的厉害,纵马奔驰,他和那马像是融为一体了,如闪电一般,合别兄弟,你也不要太过在意,这草原实在太大了,我们不知道的人也是太多了!”

  包特那向那天上望去,却见到太阳已经被染成一片红色了,晚霞虽未散开,但还是很有趣味。

  …………

  合别回到自己的毡包的时候虽不算晚,但也是不早了,刚一进屋,就听到他的儿子也列先拉着他道:“父亲,忽察儿病了,头上还很烫呢!”

  合别一惊,忽察儿是他的小儿子,今年才五岁,草原上的小孩子五岁就很抗病了,但是一旦得上了那个“冷热病”就坏了,轻则难受好多日,重则生命不保。

  “你母亲呢?快给忽察儿喝点热的马奶啊,现在忽察儿在哪?”合别急匆匆地问道,赶忙向里面走去。

  他的小儿子忽察儿正躺在羊毛绒垫上面的整兽皮上,眼睛紧闭,脸上、胳膊、小腿都是红红的,还在可叫着冷,合别的妻子悉麻安正担心的看着孩子,哄着道:“忽察儿不要冷,母亲在这里呢,别怕冷啊,母亲在这里呢。”

  合别大步走过来,颇有点害怕,虽然草原上这种恶疾死亡率不是太恐怖,但是确实有生命危险,他低首对忽察儿道:“小忽察儿,听你母亲的话,挺过去啊!我去找萨满去给你驱邪治病!”

  他对也列先交待了两句,急匆匆地跑了出去,骑上马向弘吉剌的大萨满的毡包方向行去。

  草原上的人信奉萨满,认为萨满能与那长生天、与大地相沟通,是神的中介者,一旦有人生了病,那是因为染上了邪,一定要萨满请神来驱除邪魔,还原人性,所以忽察儿现在染病,他马上就想着去请大萨满,希望能够请神驱邪。

  草原上有无数的萨满,但是出名的也没有太多,像弘吉剌部这个大萨满博德,上可通天、下可唤地,是远近闻名的萨满,弘吉剌的一般牧民家有人生病一般都请不动他,但是合别是首领,地位比较高,自然可以去找他了。

  这萨满住的毡包可不同平常人,有着木头柱子撑起,上面还有契丹人的雕纹,宽大不说,四处都是青色的痕迹,表示着萨满代表着那高高在上的长生天。

  合别赶忙下马,走进毡包里,却见到里面只有一个青年和一个女仆人,并没有博德大萨满。

  那个青年是博德的儿子特必勇,虽然出生在萨满之家,却不是一个萨满,见到合别后忙问道:“合别首领,你来这有什么事情吗?”

  合别一扫这毡包,很是简洁,并没有多少东西,那些法器之类的东西都已经不见了,他忙道:“特必勇,你父亲伟大的萨满呢?他不在毡包里?”

  特必勇摇了摇头道:“父亲一个月前就已经向那西方的山那边行去了,说是要去体悟长生天的意志,合别首领,你找我父亲有什么事情吗?”

  合别一急道:“我的小儿子忽察儿,犯了邪灵,现在全身正在发热呢,所以要仰求大萨满给他看一看,请求天神,驱除邪魔。”

  特必勇惊讶地道:“就是那个小顽皮的忽察儿吗?想不到他会犯邪,但是我父亲已经远去,不知踪影了,现在我就是想找也找不到他了啊!”

  合别一跺脚,急道:“那怎么办,怎么办呢?难道去小牧户里随便请个萨满吗?他们力量不够,肯定驱除不了如此恶疾!这可如何是好!”

  特必勇也替他颇为焦急,但他又不是萨满,也毫无办法,只好劝他道:“合别首领,你就请个力量稍微大一点的试一试吧,我听父亲说过,要驱除恶疾必须要趁早啊!”

  合别点了点头,急急忙忙地上马而归,去找寻一个萨满了。

  他刚走没多远,却发现已经到了金水河畔,临近那些塔塔尔人的帐篷了,他忙策马转向,但刚好从帐篷里走出一个人,正是那个格里博。

  格里博此时正是郁闷中,他搭好了毡包就在里面喝着闷酒,无缘无故的骂起他的手下,然后喝的晕乎乎的,满头大汗,头脑发晕,于是走了出来醒醒酒。

  合别见到格里博像是东倒西歪的,轻哼一声,就想策马而行,却没想格里博也发现了合别,他站在草原上,被风轻吹,酒也醒了一半了,这时见到合别骑着马,心中以为难道合别想来报复自己的?但是他一个人没有带,自己这边十多个勇士,要是真的不知好歹的话,让他死都不知怎么死的。

  格里博堆着笑道:“哟,这不是合别兄弟吗?怎么一个人跑出来遛马啊?”

  合别真急心冲冲的想着自己的孩子病情呢,这时哪有心情和格里博废话,只是皱着眉头道:“关你什么事?”

  格里博酒气冲脑,冲过去拉住合别的马道:“咦,今天我就要你说,到底你想干什么,说!要是不说我就不让你走。”

  合别真是懒的和这个酒鬼说话,但是喝醉酒的人是没有理智的,要不是巴托首领说不要伤害他们,自己早就一脚踹飞掉这个格里博了,现在只好急语道:“我的小儿子病了,我要去找萨满!”

  格里博奇怪地道:“你找萨满为什么还在这里溜达着?”

  合别只好简单地把大萨满不在的事情说了一下,然后急道:“格里博,你快放开马儿。”

  格里博正要放开马,忽然双目一转,露出一个笑容,继而不见,说道:“合别首领,刚好算你走运!我这次来的时候塔塔尔部特意请一位大萨满陪我们同行,这次你小儿子恶疾缠身,我就请大萨满为你请神,把你儿子的邪魔驱除!”

  合别一惊一喜,但还是疑道:“真的是大萨满吗?”

  格里博脸色颇为诚恳地道:“合别首领,虽然刚开始我来的时候,你我几度不和,而且我的门户奴隶赢了你之后,想必你也对我心存不满,但是事关到小孩子的生命大事,我格里博再怎么不好,也不会见死不救的啊!这个大萨满是我塔塔尔极为有名的,不信你可以派人向塔塔尔打听一下。”

  合别忙道:“我信我信,事不宜迟,就麻烦你请大萨满晚上请神作法,为我的儿子驱除恶灵!”

  格里博脸上有种奇怪的表情,轻身道:“我会的,那合别首领你也回去准备好吧。”他待合别已经远去,脸上的表情扩大,竟然是大笑,因为没有笑声,在这夕阳之下颇显得诡异。

继续阅读:第7章 萨满仪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