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萨满仪式
李某2015-12-21 11:463,075

  晚上的草原很少有月光的,今晚也不例外。

  这片土地是一块长长的焦土,平常举行仪式的时候都在这边,四周都起着火堆,照的草原这一片亮堂,也照着这里的每一个人。

  围观着这边的大概有一两百人,都是弘吉剌部的那颜们、富人们,大家听说合别首领请了萨满驱邪,为小儿子治疾,都过来参加仪式来了。

  那个塔塔尔萨满穿着蓝桔相间的神衣、戴着神帽,腰部挎着一个神鼓,紧盯着火堆。

  那萨满从旁边拿出一个面具戴上,那面具用优质皮做的,上面画着一些奇形怪状的鸟和不知名的兽,据说可以防止魔鬼看清楚萨满的样子,也可以借用这鸟和兽的力量来消灭魔鬼。

  萨满嘴巴极快地说着别人听不懂的咒语,手中用小槌子很有节奏的敲打着神鼓,鼓声时而隆隆大作,时而细水长流,丝丝扣人心弦,让人随着鼓声提着心。

  在他旁边的是两个随着他而动作的人,是他的小萨满,正合着他的声音两边互跳,有时发出奇怪的声音,转着圈儿!

  利耳塔也带着一家在这里围观,他刚刚帮合别宰了一头牛,用猛火过熟后祭给那万古不灭的长生天,晚风吹过,肉香灌进每一个人的鼻子里,令人不由地咽了咽口水。

  塔布笑呵呵地看着,他今日刚解开心结,又是第一次看到古代的萨满作法,自然觉得很有趣了。

  萨满的鼓声逐渐紧急节快,他的嘴巴也越来越快,后来竟然浑身颤抖,像是特别难受似的。忽然他大喊一声,那两个小萨满马上停止跳动,曲腿躬身,低眼看着那大萨满。

  萨满停止摇动,站立起身,洪声道:“你们唤我来为何事?”

  合别忙跪着道:“不得已唤起老祖宗,实在是我的小儿子忽察儿被恶魔缠身,请老祖宗求问是哪路天神所致,我必将日日祭奠,不敢有误!”

  萨满的声音又道:“待我招各路天神,好好查问!”

  塔布眨了眨了眼睛,这萨满仪式就像后世的神棍一般,搞得像是神附体一样,然后让所谓的“神”来帮人治病,这样搞得不好,真会把人害死的。

  那萨满大喊道:“苦力塔!请赋予我先知的力量吧!腾格里,请赋予我先知的智慧吧!那远方的山神、长生天神、诸位草原上的英烈,你们的名字在草原上四处传唱,你们的功业也留芳万世,现在看一看那远方的毡包吧,是谁黏住那毡包的白帐、爬上了毡包的帐顶、潜入那毡包之内,远古的神啊,赐予我观通一切的眼睛吧!”

  只听他大喝一声,旁边两个小萨满立即齐敲旗鼓,那火堆的火忽然猛烈的一跳,四处的人赶忙跪下,口中大呼长生天。

  萨满忽然摔倒,然后那两个小萨满又开始跳动起来,一堆谁也听不懂的话从他们嘴巴里冒了出来,低沉的声音随着草原的风四处游荡,直传入草原的那黑暗的角落里,传入夜晚眨着绿茵茵的双眼的野兽耳中,传入那正在窃窃私语的草中。

  塔布也是跪在草地上,答图搀扶着他,继续看着萨满们念咒。

  萨满站了起来,向前走了几步,忽然举首朝天望去,大声道:“那尊敬的长生天神啊,慈爱的大地之神啊,那孕育着满地牛羊的神啊,那看管着草原上的毡包之神啊,让你们的话语与我共鸣,让你们赐予我治疗疾病、驱除恶疾的力量吧!”

  他喊完这句话,合别诸人立即把小忽察儿抬了过来,塔布站起身来看着那小孩儿,他双目紧闭,脸上被火光照着更是红彤彤的,那难受的表情掩藏在疲倦之下,未能动弹一下。

  萨满从旁边接过一壶水,喝了一大口,然后喷在小忽察儿的脸上,继而口中念念有词,两个小萨满也继续地敲起了腰鼓,左右跳着步,围着那个大萨满。

  忽察儿头脑正热的迷糊着,被这萨满一口冷水搞得一战栗,浑身发起抖起来了。

  萨满视而未见,又一次喝过水向忽察儿喷过去,小萨满的鼓声也是越来越急,让人提着心儿看着那小忽察儿,那萨满最后又喷了一次水,大叫一声:“愿长生天的气力帮助我的子孙!”

  塔布皱着眉头,轻声对答图道:“这小孩儿都病成这样子了,还用冷水喷他,岂不是越搞越严重吗?答图啊,你说萨满到底在干些什么啊?”

  答图抬眼看了看上面正在念咒的萨满,小声道:“这个是萨满与长生天沟通的方法,他们希望借助那纯净的水来洗洁忽察儿的邪魔,萨满是正在帮助他啊!塔布,你不要怀疑萨满的力量,他们是一群可以与那遥望无际的神、一片苍茫的草原、还有远古时的祖先英灵相通的啊,是先知、是智者,也是我们草原上最敬重的人!”

  塔布不说话,又看了看那小孩子,只见他牙关紧咬,打着冷颤,而他的父亲、母亲、哥哥,还有草原上的亲人们都在他的旁边朝拜着天地,把希望都寄托在那萨满身上,无一人看着他现在这个样子。

  塔布心中一阵难受,他知道草原上的人信奉萨满教已经很久了,他们没有好的医药来医治病况,只能寄希望于萨满,心想着萨满可以驱除百病,保护人畜安全啊。

  那萨满念叨了半天的咒语,见到那小孩还未醒,于是高声道:“忽察儿被草原邪灵所持!你是何等幽魂邪魔,我要与你一战,把你着恶魔赶出草原!”

  他的话音一落,旁边的小萨满立刻会意,一人递过来一把长马刀,另一人递过来一个护符,像是要战斗的样子了,然后那两个小萨满开始嘟囔着咒语,从腰里取出铃铛开始摇铃。

  萨满一挥手中马刀,铃铛声随即响起,只见那萨满两眼瞪得大大的,提着驾驶劈砍下去,像是与一人搏斗一般。

  答图小声道:“现在萨满正在与远古的恶魔搏斗呢,如果能打败这个恶魔,就可以救回忽察儿了!”

  塔布看了她一眼,见她满脸敬畏,不禁心中叹了口气,眼看这个小孩子的生命就要葬送在这条神棍上了,草原上的人还是如此的迷信着着神棍,他都有股冲动,想直接上去踢翻这个大萨满,让他在这里装神弄鬼,还真想害死人啊!

  萨满在那上面打了半天,头上都起了大汗,然后忽然丢掉马刀,摔倒在地,竟然口吐鲜血,两个小萨满急忙扶起他,替他搽干净嘴巴上的血迹。

  塔布正看着那小孩子,脸上通红,浑身发抖,他应该是得了发热吧,可以着草原上没有药店,没有诊所,唯一能够让他好起来的就是好好调养,可是现在这萨满这样一折腾,不把着小孩子弄死也差不多了,这萨满真是害人神棍啊!

  那萨满沉声道:“这恶灵太过强大,不能除灵,必须先要除其身,再焚烧其体,扎上白色记号,才可消除祸害,为草原清澈之道啊!”

  合别忙地问道:“敢问老祖先,这恶灵幻化为何物,待我立即将其擒获,当场火祭,为老祖先清魂!”

  萨满继续道:“这恶灵所化并非鸟鹰,也并非凶兽,而是一个人!他就在这里!”

  合别脸皮一紧,恶灵化为人在草原上作恶的故事他也听过,按照草原上的规矩应该将那恶灵推入火炕里面烧尽再祭上天,可这里的人都是弘吉剌部的人啊,一想到要轻手烧死弘吉剌牧民,他立马就紧张起来,慌张地问道:“请问祖先,是谁化作恶灵的?”

  萨满低声不语,那两个萨满大声唱着远古流传下来的咒语,来来回回地跳着不停,直到那萨满沉思完毕,才又安静下来。

  草原上的诸人都安静下来了,一个大萨满说本部里有恶灵化为牧民,那定是有其事了,谁会是那个恶鬼凶灵呢?这里来的都是牧民中地位比较高的、牛羊比较多的,大家基本上也都互相认识,谁也不敢怀疑哪一个是恶灵。

  萨满吁了口气,直挺挺地站了起来,然后一手伸进了那火堆里面,口中依然念念有词,直让诸人大为惊讶,都是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塔布心中冷笑,这个老神棍,不知道想要干些什么事,这种雕虫小技在现代去卖艺,连一个小钢币都赚不到,看着他的样子倒是挺安然的,也不知道火里作了什么手脚。

  其实他不知道这个火是合别诸人烧着的,确实是真火,但是那萨满的那条手臂上用了一些无味松油,着火的并不是手臂,而是上面的松油。

  萨满突然一抽出手臂,火焰顿时被带动的风扇灭,他大喝一声道:“长生天在上,以草原上的远古英烈之名,他——就是!”

继续阅读:第8章 关进黑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