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不见答图(上)
李某2015-12-21 11:462,180

  小火堆正在慢慢地燃烧着,跳跃的火焰发出剥剥的声音,昏黄的光芒照着旁边的东西。

  塔布和答图都已经站了出来,他们并没有说什么话,但是小手还是在颤抖着。

  虽然夜晚没有光亮,但是绿幽幽的狼眼闪出的光芒让人不寒而栗,这种静悄悄地气势压了过来,让人只得屏住呼吸才不会疯狂。

  塔布在后世去过动物园,看过狼这种野兽,感觉和大的狼狗差不多,但是今天才知道什么叫井底之蛙了,面前的狼个头比自己看到过的两个还要大,他心中颤抖不已,难道自己就要葬身于狼牙之中了?

  答图也是极为害怕,不过她还是用颤抖的声音问道:“大概有多少只?”

  塔布在心中默数着:“一,二,三……八,九,十,十一。十一只!十一只!天啊,竟然有是一只!”

  占兀皮乌冷静地道:“十一只狼,看来这群狼是集体出动了,小主人,你们准备一下骑上马跑,我来处理这些狼。”

  塔布惊讶地道:“这是十一只狼啊!”

  那些狼并未有所动作,只是形成一个包围圈,把塔布诸人围在其中,然后凝视着他们。紧张的气氛连那几匹马都感觉到了,他们不停地抬着马蹄,不安地动了起来。

  占兀皮乌从火堆上拿了一根燃着的直木,沉声道:“小主人你放心,我会没有事的,你们朝着北方一直跑,等明日下午我们在蒙古部的地方会合!”

  这时候那些狼突然长啸起来,啸声一会共鸣在一起,一会又此起彼伏,答图突然拉着塔布道:“塔布,狼王来了,我们快点走吧!”

  塔布想仔细看清楚那狼王,却在黑暗的夜晚什么也没看清,他不由地担心起占兀皮乌来了,要由他来应付这么多狼确实挺恐怖的。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留在这里不仅一点用处都没有,还会拖累占兀皮乌,所以他点了点头道:“占兀皮乌,你明天一定要到蒙古部来见我啊!”

  占兀皮乌道:“一定会的,小主人!”

  塔布拉着答图朝自己的马走去,答图这时候也冷静了许多,先安抚一下马,再跳了上去,对塔布道:“我们要快点冲出包围圈,不然的话马儿会受惊的!”

  塔布朝着占兀皮乌望了一眼,然后飞快地跨上马,大叫道:“答图,你要紧跟着我,一定要紧跟着我啊!”

  他率先策马奔腾,马儿也似感到了危险,以急速向前驰去,雪白的马影在这黑夜里一闪一闪的,急冲冲地向北方冲去。

  狼群本来并未有所动作的,但是塔布他们所引起的攻势让狼群忽然之间暴怒了,一下子狼啸声又出现了,它们刨着爪子,向前冲过去,突然有一只狼被利箭穿心,挣扎了两下就扑到在地了。

  狼群又静止了,塔布他们极快地越过了狼的包围,向着北方一直奔跑。

  直到他们听不到狼群的声音为止,塔布才有气无力地停下了马,他感到背上全是汗水,冷风吹过来奇寒无比,不由地抱着胳膊向后道:“答图,现在我们安全了。”

  他却没有听到回应,不禁一愣,转过身来一看,哪有答图的影子,他不禁慌了,大叫道:“答图,你在哪?”

  这空旷的草原里连回声都不会有一个,塔布赶忙跨上白马,又往回赶过去了,一边疾奔着一边喊着:“答图,你在哪,回答我啊,答图!你快点回答我啊。”

  他喊了半天也没有回声,心中万分焦急,不一会就到了原来他们搭帐篷的地方了,那火堆还剩下一点点的火苗,但是狼群已经不见了,地上躺着几匹死狼,占兀皮乌也已经消失了,很可能还是带着自己的帐篷走掉的。

  塔布下了马,遥望这四周,可惜夜晚如此黑暗,怎能看得清楚,他又大声喊道:“答图,你在哪啊,我是塔布啊!”

  他喊了几声,嗓子都变得哑了,想高声喊叫都没有法子了,不由地跌坐在草地上,大口地喘着气,心中想到答图这么好的一个小丫头,如果真的葬身狼腹,那自己真是无法原谅自己了。

  突然他有种不妙地感觉,转头一看,却是那些狼又回来了,瞪着绿幽幽的眼睛正在向他看去。塔布不由地倒抽一口凉气,又拉起马来直接翻身而坐,轻抚着马道:“马儿马儿,我们快点跑吧,要不然会被这些饿狼们当成肥肉的。”

  那马不知是不是听懂了他的话,还是也感到特别危险,竟然又开始冲出突围了。

  这群狼有过第一次的教训,马上呈弧形地围追着塔布,狼啸声不绝于耳,竟然紧追不舍。

  塔布轻轻地拍着马儿,心里默默地祈祷,答图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却听到后面的狼追击的声音依然很近,不由地又紧张起来,任由马儿狂奔,直到甩开那些狼,马儿也无甚力气了,他才从那马背上直接倒下来,倒在这草地上,大口地吸着气。

  夜晚静悄悄的,那黑暗的天空仅有几颗星星在点缀着,塔布睁着眼睛看着天空,从未有过的恐惧与寂静绕着塔布,使得他立刻又闭上眼睛,心中默念道:“我从未怕过什么,从来都没有!答图,答图你一定会没事的,一定回来没事的,答图你在哪,在哪啊?”

  晚风吹过来,他的衣服全被汗湿了,这时候风寒无比,竟吹得他瑟瑟发抖,不由地破口骂道:“狗屁老天,我好不容易结了婚,你把我搞得出了车祸,又不让我死掉,跑到这狗屁古代,又让娘也死了,你这贼老天,你不得好死!如果答图有个三长两短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你快把答图交出来啊!”

  他的声音沙哑,骂的话语估计也只有他能听得到了,但是他还是不停地骂着,时而大声而是小声,竟至痛哭了起来。

  这草原上空旷的一片,他那压抑地呜呜声轻轻游荡着,不一会又被调皮的风吹的一干二净了。

  塔布蜷缩着身体,还是低声说着什么,他毕竟还是年幼,虽然很有精神,但是被狼所吓,又刚刚丢掉了答图,一时之间,竟然疲惫异常,睡了过去。

继续阅读:第18章 不见答图(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万里大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