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鬼手
祝龙腾2021-03-16 15:012,040

  我屏住呼吸,心说那断手跟这张照片有什么关系?由于事先知道照片上除了老爹和那个老外,其余的都是死人,所以我的注意力还是集中在那些死人身上,看了半天,脑子里一直想着手的问题,就不禁仔细去看那些死人的手臂,随即我猛地发现,那些死人,竟然全部都没有右手!每个人的袖子都是空荡荡的,虽然照片是死的,但是看上去是那么诡异!

  “那只断手跟照片上死人有什么关系吗?”我发现我的声音有些嘶哑,可见已经紧张到了何种程度。

  于叔摇头:“不知道,这张照片是半个月前,一个叫查理德的老外给我的,就是照片上那个老外,当时他托我联系你老爹,我开始并没答应,当他给我看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注意到了上面的死人,我猜想那一定跟那只断手有关系,于是就联系你老爹,安排他们见面。查理德组织了一直探险队,你老爹也加入其中,十天前他们来到了这里,因为你老爹的身份特殊,我只好派人跟踪,直到三天前,查理德探险队的营地里的所有人,突然凭空消失了,我们找了三天也没发现半点儿线索,估计他们可能出事了。”

  我有些搞不明白,你手底下人手那么多,干嘛让我来帮忙?我一个屌丝我能帮你什么忙?

  于叔就道不是人手多少的问题,我估计你老爹他们并不是失踪,而是发现了什么大型古墓,所有人都进了古墓,现在也没出来,可能是遇到了意外。叫你来是林貌堂的意思,他说你们关家遗传着一种叫“鬼见愁”的基因,这种基因很特殊,有一定的辟邪作用,我们打算找到那个古墓然后下去,林先生说必须由你帮助他才肯进入古墓。

  我靠?这种鬼话你也信?我瞪着眼睛看着于叔,我的基因可以辟邪?你可别告诉我,宋小宝是我失散的大哥。

  “你不信?”于叔看了我一眼就道:“看来我真得跟你说说那只断手的来历了。”

  于叔把烟头踩灭,又点了一支,然后讲了一个关于我们关家的故事。

  我整理和分析一下于叔讲的这个故事,事情还需要从那只断手说起。

  断手,被我的太爷爷称为鬼手,这个称号一直被延传至今。鬼手还有另一个称号,叫做追杀令,是谁发明的,至今无人知晓,可能知道的人都死在了鬼手之下。

  于叔说我们家是个盗墓世家,从祖上就开始盗墓,手艺一带传一代,男女皆可承接祖业。直到太爷爷关振天三十岁那年,他从一个楚国大墓里发现了鬼手,之后就莫名其妙地遭到了神秘暗杀,临死前太爷爷将鬼手传给了爷爷关哮东,并称一定要找出幕后鬼手,替他报仇。

  太爷爷死的时候,爷爷还小,抚养爷爷的是一个叫大烟袋的管家,还有一个叫豁牙子的伙计。当时军阀割据,战火四起,很多军阀为了军费支出都效仿曹操,干起了挖坟掘墓的勾当,但是一些特殊的墓葬总是有怪事发生,死伤不计其数。更奇怪的是,一次大军阀孙殿英盗掘一处大墓,很多人都被古墓里的虫子咬伤,伤口血流不止,最终鲜血流尽而亡。

  后来孙殿英不知道从哪里听说我们关家“鬼见愁”的体质,便派人把当时刚满十岁的爷爷抓进古墓里,果然尸虫不近,独具奇效,即便是有人不小心受伤,把爷爷的鲜血涂抹在伤口上,立刻止血。

  爷爷当时十分好奇,但是太爷爷走得太急,没能把这种体质的来历告诉后人,于是他决定要查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后来一次盗墓过程中,由于豁牙子触动机关,跟爷爷他们失散,等找到豁牙子的时候,他已经流血不止而死,这更加让爷爷迫切希望查明“鬼见愁”以及鬼手的来历。再后来,大烟袋由于中了尸毒,得了严重的肺病,死的很痛苦。

  爷爷一看自己一个人也不是办法,那时候他在行业里已经有了很高的威望,于是成立了一个盗墓组织——东北虎。这也是于叔介绍我时,说我是东北虎少东家的原因。

  直到有一天,一个科考队找到了爷爷,邀请他做科考队的特别顾问,前往塔克拉玛干沙漠进行考古挖掘,当时科考队都是政府直接领导的,爷爷不敢拒绝,尤其是他盗墓者的身份,更不敢说半个不字,就这样跟科考队出发了。

  三个月后,老爹从兰州的军区医院把爷爷接了回来,听说科考队在挖掘一座地下古城时遭遇了意外,除了爷爷,其余人全部死在古城里面。爷爷似乎精神上受了刺激,回到家就一直神情恍惚,水米不进。

  半年后爷爷刚一康复,立即决定金盆洗手,退出盗墓这一行当,郁郁而终。临走时,爷爷告诉老爹,对鬼见愁和鬼手的追查只能停止在他这一代,千万不能再让下一代背上这种宿命。

  于叔讲到这里,半包烟已经抽完了,我坐在那里,思索着整个故事的起因和发展,故事听上去很平淡,但是隐藏不住其中的离奇,我总觉得有很多关键的细节于叔没有告诉我,但事实上这些都是他从老爹那里听来的,具体的细节,我想老爹不可能告诉一个警察。

  “照这么说,我老爹并不是真正的盗墓贼,他只是在追查那些上辈人留下来的遗愿?”我问。

  于叔点头:“算是吧,这也正是我没有抓捕他的原因,如果不是上面把六十年代科考队的档案翻出来,我想没人会打你老爹的注意。”

  那科考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上面竟然还要把它翻出来!

  “这个恐怕除了你爷爷,别人谁也不知道。”于叔还要点烟,最终放弃了,说道:“即便知道的人,也是捕风捉影,而真正经历过这件事的人,也就是你爷爷,却临死都不肯透露半句,我想这肯定跟鬼手或者你们关家有关系,不然他老人家没理由咬得那么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