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刺青
祝龙腾2016-06-10 15:263,280

  西藏边陲康马的一座雪山上,狂风肆虐,鹅毛般的雪片呼啸着从我身边掠过,虽然披着牦牛皮大衣,依然抵不住这刺骨的寒冷。

  深夜的崎岖山道更加难走,我只身一人蹒跚地走在雪坡上,看着山腰处亮着烛火的喇嘛庙,咬了咬牙,不管摔倒多少次,我必须到达那里,因为那里,有个人在等我,抑或说,我,不惜一切地在寻找那个人。

  两个小时后,我坐在一间禅房之内,噼啪的炭火驱赶着严寒和我浑身的疲惫。

  我的对面坐着两个人,一个是行踪诡秘,苦行算命的江湖术士,另一个是藏区的大德,藏传佛教的上师,我静静地看着他们,这种感觉很微妙,不知道是什么驱使,这样三个完全没有交集的人,突然有一天竟然如此简单而没有预兆地坐在了一起。

  “关心老弟,你跟他不是一条路上的人,一切都是命,你何苦折磨自己,折磨别人?”算命的终于说话了,我料到他会这么说,发自内心的一笑:“你是算命的,既然命能算出来,就证明命运可以更改,是不是?”

  算命的叹了口气,转头看向上师。

  上师看了我一眼,刚要说话,我摆了摆手,说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对吗?我回不了头了,我的身后没有岸,只有深渊。我这次来不是听劝解的,请二位不要难为我。”

  “你真的想见他?”上师的话有点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他这么直白的问我。

  闻着檀香的袅袅余烟,我乍起波澜的心复归平静,于是点了点头,慢慢敞开了自己的上衣,露出了胸前斑驳的猛虎刺青,说道:“这是我的决心!”

  算命的面色微变,想说什么,但是喉咙动了动,最终变成了叹息。

  上师宣了一句佛号,慢慢闭上眼,说道:“造什么业,得什么障,你是一个有大慈悲的人,何苦招无名业障。”说完,拍了一下手,门外应声走进来一个小喇嘛,上师说道:“带他去吧。”

  我合十向上师拜谢,整理一下衣衫,跟着小喇嘛走出了禅房。

  外面依旧寒风凛冽,同禅房相比,简直就像修罗地狱一般。

  小喇嘛也不说话,低着头迎着寒风在前面带路,几分钟后我们来到另一间禅房门外,里面一片漆黑,仿似废弃了很久的样子。小喇嘛开门引我进入禅房,里面冷清得要命,他点上油灯,转身出了禅房,轻轻的把门带上。

  借着昏暗的火光,我看到窗前坐着那个男人,昔日英俊的脸庞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满脸的胡茬诉说的沧桑,曾经冰冷睿智的眼睛,如今却充满浑浊和木讷,整个人呆坐如钟,对我的到来没有任何反应。

  我的心再也不能平静,抽痛、悲愤、惋惜让我也呆立当地,最终还是抑制不住突如其来的冲动,上去一把抓住他的领口大叫:“你他娘的让我找得很苦你知道吗?”我简直被自己吓了一跳,两年来经历那么多生死,我以为我已经变得风雨不动,没想到一见到他,往日苦练出来的心境彻底的不堪一击。

  他依旧呆呆地看着窗外,仿佛我的存在如同空气一般。我抑制不住内心的愤慨和疑惑,但是对于他这种人我向来没什么好对策,只好慢慢松开手,递给他一支烟,小心翼翼地问:“你在雪山里,究竟看到了什么?”

  他本来伸过来拿烟的手,突然停顿了一下,最终还是把烟拿了过去,我默默地给他点上,等着他的回音。一根烟抽完,我递给他第二支,他摆手示意不要了,然后沙哑地说了一句:“你不该知道。”

  如果换做以前,我可能会因为这样的说辞顿时发火,但是这次我没有,因为他说的对,我不该知道,恰恰是因为我知道的太多,然而知道的越多就想知道更多,这是一个死循环,但是人类的好奇心无法抗拒,尤其是我,命运把我拖下水,我就要知道一切,不然就算淹死,我都不能瞑目。

  我吐了口气平静一下情绪,对付他这种沉默寡言的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你比他还淡定,这是两年来我总结的经验,我还要点烟,他却阻止了我说道:“这东西是毒药,能少则少。”

  我淡然道:“你认为我中的毒还少吗?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到底在雪山里看到了什么把你变成这幅德行?”

  他转头看着我,眼神依然浑浊无光,嘶哑地说道:“你总是太多为什么,上师说的对,也许放下,才是一切的真相。”

  我再一次敞开上衣,露出了猛虎刺青,说道:“我把标记已经刻上了,这足以表明了我的决心,这条路,我会一直走下去。”

  他的表情依旧木讷,但是眼神却闪过一道异样的光芒,最终复归空洞。“如果我告诉你雪山里有什么,你还会继续下去吗?”他问。

  “那要看你怎么回答我。”我道:“如果解开不了那些结,我会不惜一切。”

  “我看到了地狱,真实的地狱,这个世界,根本就没有真相,回头吧。”他嘶哑的嗓音说出这句话,显得异常诡异。

  我刚要惊讶,却被他按住了,他的眼神突然锐利起来,浑身的肌肉随即紧绷,示意我千万不要出声,然后迅速用手指弹出烟头,打灭了跳动的烛火。

  禅房顿时漆黑一片,同时我发现,外面凛冽的风声突然戛然而止,世界静的出奇。我心说怎么回事,想着我贴着窗缝看向外面,外面一片雪亮,满院的积雪反射着皎洁的月光,耀眼而冷冽,奇怪的是,庙内所有亮着灯得禅房,瞬间灯光全部熄灭。

  我心里一紧,却看到他也肌肉紧绷,冷冷地看着窗户。他这种紧张让我有些窒息,曾几何时,只要他出现这种状态,就意味着危险,已经来临!而能让他都如此紧张的危险,绝对是我无法面对的。

  我握住袖子里的匕首,再次透过窗缝往外看,突然发现雪地上出现了很多黑影来回飞掠,速度十分惊人,定眼一看,就发现那些黑影似乎是什么东西的影子,被月光投射在雪地上,看样子,那东西在天上飞!

  那是什么东西?我疑惑地往上面看,可惜被低矮的屋檐遮住视线,什么也看不到。我只好仔细去看那些影子,影子移动的速度非常快,一直在禅院里来回徘徊,估计天上的东西就在喇嘛庙的上空盘旋。我很纳闷,那究竟是什么东西,让他这样紧张!黑影的个头非常大,可以看出奇长的翅膀和尖尖的脑袋,开始我以为是雪雕或者秃鹫之类的猛禽,但是这种鸟类似乎不在夜间活动,而且这里地处高原,不可能有体型这么庞大的鸟类,它们的状态,更像飘忽不定的......鬼魂!

  大概过了半个多小时,狂风突起,黑云再次遮住了月亮,所有的影子瞬间消失了,我看着他,他点了点头示意可以说话了,我马上就问:“那是什么东西?”

  他的手明显抖了一下,然后起身躺到床上,沙哑的说道:“它们是雪山里的地狱使者,不准任何人带走雪山里的秘密,如果我离开这里,那么我所到之处就会生灵涂炭,这就是知道一切真相的后果,也是我为什么执意留在这里的原因,所以,你,回头吧,它们出现在这里,说明你的到来已经给它们构成了威胁,刚才,只是对你发出警告而已。”

  “而已?”我有些不屑:“靠,你的意思是,如果条件具备的话,它们会干掉我?”我真想知道那是什么东西,竟然让他都害怕成这个样子,可是不管我如何追问,他却什么话都不说了。我知道他跟我说的已经够多了,这是他的底线,无论如何也不会跟我再说什么。最后我又问他:“如果我决定进入雪山,你帮我还是阻止我?”他闭着眼,似乎是睡着了,连喘气声都听不到。

  我叹了口气,正准备离开,他低声说道:“我不会阻止你,但是绝对不希望你去送死。”

  我有些郁闷的回到了上师的禅房,算命的已经走了,上师从床下取出一个黄绸包裹递给我道:“我们发现他的时候,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这个东西,当时他昏迷不醒,等醒来的时候他对这东西非常抵触,我想,这个对你应该会有所帮助,嗯,希望是对你有所帮助吧。”上师说完,就摆手让我离开。

  我再次拜谢上师,抱紧黄布包连夜下了雪山,回到康马的旅馆,迫不及待的打开了黄布包,一只干枯的断手展现在我眼前,断手只有三根手指,指甲奇长无比,让人发毛。仔细去看,断手的老皮上有一块黑斑,隐隐是一个老虎刺青的样子,而且干瘪的皮肤上模糊地刻着三个蝇头小字,隐隐可以辨认出其中有一个“杀”字,十分扎眼。看到这个,我毅然做了决定,那座雪山,我是非去不可了。

  包好断手,脱掉衣服冲个热水澡,洗掉了胸前那只猛虎“刺青”,心里一乐:“这阿秋的画工还算可以。”

  洗完澡后,我拨了一个长途电话,电话接通后,不等对方说话,我立即道:“喂,胡子,是我,小刀找到了,你赶紧去夹一次喇叭,备齐人手到西藏康马跟我会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藏地追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