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归离路
张芷言2017-06-14 01:041,621

  车马过境,旌旗蔽空,十里红妆,万人空巷。

  这是她第二次披上大红的嫁衣,前世今生,为了同一人。往日的记忆似乎还历历在目,可一夕之隔,已经是两重天地。

  当日她带着期许,带着女儿家的娇羞,带着对未来的憧憬,将自己的一腔柔情交付,可换来却是痛苦和背叛,如今,她的心中只剩下无尽的冰冷和漠然,凝月国的皇宫,对她来说,是一个风雪凄迷的冰凉地,是一个无处可逃的尘劫场。

  既然无处可逃,只能逆流而上。

  “玉钩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

  天星国都城的臣民,跪在城门的两侧,看着一身锦衣华服的沐清尘,山呼千岁。他们始终记得,是玉钩公主,带着天星国臣民的期许,舍弃了自己的终身幸福,带着皇族的使命,去凝月国和亲,只为了保一方平安。

  “清尘,皇兄知道这一次是委屈你了,好好保重自己。皇兄答应你,一定会接你回来。”沐清珏一身明黄色的龙袍站在城门前,看着眼前身形纤弱的女子,郑重承诺。

  虽然他知道,不该把国家的命数交到一个女子的身上,可是,他无能为力。

  “清尘多谢皇兄关心,只要天星国和皇兄安好,清尘委屈一点,又算得了什么呢?”沐清尘垂下头,掩住自己眼中的神色,曾几何时,她也能这样面不改色地说着连自己都不相信的谎话。

  “好了,逸亲王的车驾已经先行一步出了城,楼将军会一路护送着你,在城外与逸亲王车驾汇合,前往凝月。”沐清珏终于放开了清尘的手,后退一步,示意她该启程了。

  “皇兄没有别的话要跟清尘说吗?”沐清尘嘴角泛起一抹笑意,看着沐清珏欲言又止的神色,心中了然。

  她是和亲的公主,又何尝不是天星国派到萧凌身边的细作?只可惜,原来的沐清尘太胆小,选择了自尽的方式来逃避这一切,如今这身体里的既然是她,那么,她何不遂了沐清珏的意?

  “凝月国皇后多日前已经身亡,后位空缺,只有几个妃嫔,都是凝月国大臣的家眷,以你的容貌才情,定然能胜过她们。”沐清珏说的很委婉,可清尘听懂了。

  几个妃嫔不是她的对手,意思就是让她奔着后位去,说到底,这沐清珏和萧凌一样,为了自己的野心,连自己的妹妹都可以牺牲。

  不过,无所谓,若是沐清珏没有这样的魄力,那她还无法实现自己的目的,况且,她并非真正的沐清尘,沐清珏如何选择,也伤不了她。

  “既如此,清尘拜别皇兄,此去一别,不知何时再见,还望皇兄保重。”沐清尘说完,便再不留恋,由锦颜扶着,转身走向早已经准备好的马车,吩咐启程。

  “楼将军,公主的安危,朕就交托给你了。”沐清珏见清尘上了马车,便转头对着马车后面,一袭玄衣的男子说着。

  “末将定不负皇上所托,一定将公主平安送到凝月都城。”玄衣男子朝着沐清珏抱拳行礼,翻身上马,低头掩住眼中的复杂神色,调转马头,朝着那已经远去的车驾追过去。

  从天星国到凝月国,是离乡,却也是归途。

  沐清尘的车马从天星国的京都缓缓离开,带着沐清珏为她准备的丰厚嫁妆,不消片刻,便消失在皇城门外,远处的天际只隐约可见一点旗幡在随风飘动,昭示着这是天星国玉钩公主的车驾。

  沐清尘坐在马车里,厚重的帘幕遮挡了她的视线,只是听马车外将领时而传来的谈话声,她才知道,萧逸的车队一直在她和亲队伍的前面不远处,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思绪飘飘洒洒,清尘兀自冥想,萧凌,前后不过几个月的功夫,你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以这样的方式,再一次走到你的身边。

  思及此,清尘的嘴角泛起一丝冰冷的笑意,翦瞳眼波流转却转瞬而逝,只剩一片死寂,像是望穿秋水时的一抹凄然。

  “公主,若是心里苦,就同锦颜说说吧。锦颜知道,公主不去和亲,不只是不想当天星国的弃子,也是为了楼将军。”锦颜看到清尘脸上的表情,又转头看看轿帘外重叠的身影,终是没能忍住,如此开口。

  “楼将军?”清尘诧异,不由转头,掀开轿帘,看向外面。

  玄衣男子策马行走在她的轿边,不远不近,与她的轿子并排而行,却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见清尘掀开轿帘,他转头看着清尘,温声低语:

  “公主有何吩咐?”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