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摘星楼
张芷言2017-06-14 01:043,251

  沐清尘披散着一头长发,走在曲折而幽暗的巷子里,两边墙上点燃的烛火映照在她白皙的脸上,明灭不定。

  片刻功夫,两人已经到了摘星楼下的地底密室。

  这是一处隐秘却又明显的所在,说它隐秘,那是因为它在地底,说它明显,却是因为它就在摘星楼的底下,凝月国京都人来人往,尤其是这龙蛇混杂的青楼,却任是谁也不会想到,它的底下,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地宫一样的密室。

  “明月?你干什么?为什么带一个陌生人来这里?”见到二人,上首的椅子上走下来一个男子,看着沐清尘身后的女子,问着。

  “宁辰,多日不见,你的眼神还是一样地不好。他分明是明日,你却偏偏要叫他明月。”沐清尘笑了一下,开口说着。

  运用了内力,让清脆的声音响彻在整个地底密室里,那样熟悉的语气让密室里的所有人一愣,随即从各自的石室里出来,涌向大厅。

  厅中女子挂着陌生却又熟悉的笑意,让众人不由得心中惊疑。

  “宁护法,并非我带她来的,是……她带着我来的。”那被清尘叫做明日的女子忽然变成了男子的口音,再次开口,“还有,我确实是明日,不是明月。”

  “你到底是谁?”宁辰见明日露出真面目,心中诧异,目光转向清尘,问道。

  “这个问题明日问过了,想要知道,叫玉虚子出来见我。”沐清尘并未明说,直接转身,绕过宁辰的身边,朝着上首的主位而去。

  要不犹豫地掀开衣袍,旋身落座,睥睨地看着底下站着的这些人,嘴角含笑。

  “大胆!这个位置岂是你这丫头能坐的?”见状,人群中便有人出来叫嚣。

  “去不知是何人想见贫道?”清尘还未来得及说话,便有一个渺远的声音传来,众人纷纷让开,却正是清尘刚才点名要见的玉虚子。

  “是我要见道长!”清尘开口,“道长可还记得,昔年忘忧谷内,道长答应过我什么?”

  “你……”玉虚子一听这话,眼中便露出惊讶。

  “我记得道长说过,窥探天机有损寿命,然道长曾欠我一条命,也曾答应他日若我有需要,定不推辞。”清尘看着玉虚子,缓缓开口,“今日,便请道长算一算这天机,也好帮在场众位解决心中的疑惑。”

  玉虚子看了清尘半晌,终究点点头,盘腿而坐,闭上眼睛,待众人细看之时,已然入定。

  众人不知清尘到底要干什么,而一边的宁辰早就给身后的手下使了眼色,封住了密室的各个出口,以防着这莫名其妙出现的女子突然发难。

  片刻后,玉虚子道长睁开眼睛,起身,看着清尘,这才缓缓开口:“没想到,天底下竟真有这等事!”

  “道长,此话何解?”宁辰看着玉虚子,开口问道。

  “哈哈--天命所归!贫道玉虚子,恭迎楼主归来!”玉虚子笑罢,如此说着,朝着沐清尘深深行礼。

  当他将“楼主”二字说出口的瞬间,场中众人脸色大变,纷纷扭头看着沐清尘,眼中闪过难以置信。

  “道长,此话可当真?”宁辰再次问着。

  “楼主分明已经死了,不知哪里来的野丫头,在这里冒充楼主,偏生你们几个还这般相信!”忽然间,一个声音响起,九尺长鞭从众人头顶越过,直袭清尘。

  清尘不为所动,众人大惊,这断魂鞭威力无比,就算是他们这一众高手受了,也会承受不住,更何况是沐清尘这个区区弱女子?

  却没想到,当断魂鞭接近清尘面前的那一刻,清尘随手拿起身边桌上的茶杯掷出,带着强劲的内力,生生的挡住了鞭子,而那来势汹汹的长鞭却再也动弹不得。

  “明月,你又偷懒了,不好好当摘星楼的老鸨子,却偏偏让明日男扮女装替你。”清尘看着眼前的“明日”,淡笑,“还有,断魂鞭的秘笈是我给你的,这破解之法,我自然知晓。”

  清尘话音落下,便收了内力,茶杯没了内力的支撑,便咣当一声,摔在地上,应声而碎,对面手执长鞭的“男子”也后退几步,惊疑不定地看着清尘:

  “你别以为你随口忽悠几句,我就会相信你?”

  “姐,她是楼主,因为只有楼主才能一眼就把我们两个区分,在楼上房间里的时候,她叫我明日,而不是明月。”明日看着身边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她知道无影剑,知道断魂鞭的破解之法,知道进入地宫的密道,还知道……那些我只对楼主一个人说过的话。”

  昔年明日遇见叶倾城的时候,便曾因缘巧合地说过那样一番话--

  “什么人?”当年的叶倾城冷着脸,看着明日,如此问着。

  “故人。”明日淡笑着,看着当年风华绝代的女子。

  “何为故?”

  “待漫山桃花,盛露一杯,百日为故;待稚儿白发,烹茶一壶,千日为故;待红颜枯骨,煮酒一坛,此生为故。”明日再次开口,“小姐的救命之恩,明日没齿难忘,而今惟愿追随小姐,百日千日,终此一生。”

  “那么……你该叫我楼主。”叶倾城看了明日半晌,终是如此开口。

  明日从过往的回忆里走出,看着身边明明是女儿身,却偏爱扮男装的双胞胎姐姐,眼神中带着无比的坚持和肯定。

  明月和明日是双胞胎姐弟,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楼中众人没有一个人能将他们分清楚,所以明月经常一身男装,扮成明日的模样四处行走,却让明日扮成自己的样子,在摘星楼中当老鸨子。

  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变化,叶倾城却总是能一眼将他们认出,而且从未出过差错。

  “楼主……你真的是楼主?可……”明月对自己亲弟弟的话显然相信了,看着已然完全陌生的叶倾城,有些语无伦次。

  “道长,既然已经窥破天机,那便告诉大家吧。”清尘看着玉虚子,开口。

  若非必要,她也不愿让玉虚子折损了寿命和道行来证明她的身份,可如今,想要调动摘星楼,这是最快的办法。

  “楼主是……借尸还魂。”玉虚子叹了口气,缓缓开口,“原本只在古书上看到过,没想到真的发生在楼主的身上。贫道与楼主在忘忧谷内初次相识的时候,贫道便说过,窥探天机有损寿命的话,所以当贫道方才听到这句话时,才会抱着宁可信其有的心思,大胆一试。”

  “属下等参见楼主!”玉虚子话音刚落,以宁辰为首的众人便单膝跪地,朝着清尘行礼。

  若明日说的话还让他们有丝毫怀疑,那么玉虚子的话却让众人深信不疑。为何?因为大家都知道,玉虚子正是因为神机妙算,当年才会被叶倾城招入摘星楼。

  摘星楼除了明面上的楼主风晞然和副楼主宁辰,便是明月和明日姐弟俩为左右护法,其余众人,皆是在江湖中声名鹊起,却无法立足于江湖的能人异士,每个人几乎都身怀绝技,不容忽视。

  “属下等参见楼主!”随着宁辰的动作,厅中的众人也都纷纷跪在了沐清尘的面前。

  沐清尘看着这些曾经因为对自己心悦诚服而跟着自己的手下,心中感概,即便叶倾城已经死了,可在他们的心中,却依然记着她,记着那个曾经跟他们江湖携手并肩的女子。

  “起来吧。”沐清尘淡笑着,让众人起身,再次开口,“当初成立摘星楼的目的,却是为了能够帮助萧凌完成统一天下的夙愿,可是……萧凌欺我叛我,害我身死。如今,我是天星国的玉钩公主,也是凝月国的逸王妃,更是带着仇恨重新踏入这个充满了尔虞我诈的地方,众位若是觉得,追随我这小女子在仇恨中困守,心有不甘的,大可离去。”

  “属下誓死效忠楼主!”众人齐声回答着,看着清尘,目光坚定而决绝。

  曾经,他们都是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人,看不到希望,听不到呼唤,是叶倾城给了他们希望,将他们从那种绝望的边缘拉了回来,饶是现在面前的女子已经换了另一张脸孔,却还是他们心中那个无所不能的主子,叶倾城。

  “既如此,从这一刻起,你们……便是我最信任的人,我的命令,你们要绝对服从,而我同样答应,你们的性命,我会一如既往地珍惜。”沐清尘的眼睛从众人面前扫过,淡淡地开口。

  “听凭楼主吩咐。”众人再次开口。

  “那么……明月。”沐清尘扭头看着那个穿着男装,却在看向自己的时候,眼中充满激动的女子,笑着开口,“我要你进宫。”

  “是,楼主!”一开始还气势汹汹的少女看着沐清尘,斩钉截铁的点头应承。

  接着,沐清尘在这个不为人知的地宫密室里,交代了摘星楼众人许多事项,计划好了一切,这才重新束起头发,变成了一个浊世翩翩佳公子,不动声色地回到了逸王府。

  露落居里,锦颜还十分尽责的守在门口,没有人来过,更没有任何人察觉,房间里的沐清尘出去了又回来,早就办完了自己的事情。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