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何为故
张芷言2017-06-14 01:043,235

  进宫的时候是三个人,然而出宫的时候却变成了四个,多了一个新封的逸王侧妃沈碧宁。

  “奴才恭迎王爷、王妃回府。”秦忠站在门口,将萧逸和沐清尘迎进来。

  “不必多礼了,秦叔,皇上新赐了我一个美人,你看着给安排一个住处吧。”萧逸挥了挥手,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模样,朝着里面走去。

  “王妃,您看……”秦忠见状,立即把目光转向沐清尘,虽然他真正的主子不是萧逸和沐清尘,但样子总还是要做足的。

  “秦总管,这逸王府我还不熟悉,你看着安排就好。只是这美人是皇上亲自赐的,又是太后娘娘做主封的侧妃,且不可怠慢了。”沐清尘说完,便也带着锦颜离开。

  有些话说得不必太直白,大家心知肚明罢了,她就等着看结果就好。

  这逸王府中,萧逸住的主院名为听雨轩,乃是整个逸王府中最大的院子,一应装饰也是大气恢弘,十分符合皇家子弟的气势,之前的喜房便是在听雨轩布置的,只不过萧凌和萧逸的一番打斗,砸了喜房,这才歇在了她所居住的露落居。

  露落居是一处清新淡雅的所在,环境清幽,不易受人打扰,也是逸王府中除了听雨轩之外,最大的院子,若按照身份来说,王妃的居所非露落居不可。然而却不知是有意还是无心,露落居距离听雨轩偏偏有很长一段距离,倒是另一处清暖阁,离听雨轩十分近。

  沐清尘回了露落居,秋容已经在里面候着,还有她从宫里带出来的两个婢女,见到沐清尘回来,秋容忙上前见礼:

  “启禀王妃,这是王爷吩咐登记的册子,还请王妃过目。”

  清尘将册子接过,随手翻了翻,每一样东西都记录的很详细,一丝不苟,心中赞叹秋容做事老练,却又将册子递了回去:

  “秋姑姑在宫里当差多年,又曾是侍奉过先皇后的,办事稳妥,我自然放心,我初来乍到,又年纪轻轻,经验不足,这册子就交给秋姑姑保管吧。我这露落居有什么花用,秋姑姑也一并记着,倒也让我省心。”

  “是,承蒙王妃看得起,奴婢就应下了。”秋容毫不含糊地应承下来,“另外,还有件事,要禀告王妃。”

  “说吧。”沐清尘未曾抬头,似乎对什么事情都提不起兴趣。

  “宫里带出来的芷汀和若漓,也一并归了逸王府,奴婢见王妃身边有锦颜姑娘随侍着,便打发芷汀和若漓做个二等丫头,芷汀主内,伺候王妃起居,若漓主外,伺候王妃膳食。不知王妃意下如何?”秋容问道。

  “秋姑姑考虑周全,我哪里还有什么意见?我今儿也累了,留锦颜伺候就好,都下去吧。”沐清尘挥了挥手。

  秋容等三人影身退下,只留了锦颜在屋里伺候沐清尘。锦颜见众人都走了,看着沐清尘,一脸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想说什么,却又不敢开口。

  “有什么话就说吧,吞吞吐吐做什么?”沐清尘看了锦颜一眼,说道。

  “王妃,奴婢不明白,明明王妃才是王府的当家主母,为什么要把当家主母的权利给别人使着?那秋姑姑是皇上送给王妃的,可不可靠还不一定,王妃怎的就将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她呢?”锦颜如同一个小怨妇,说起来就没完没了。

  “好了,计较这些做什么?有舍才有得,总有她们还的时候,你急什么?”沐清尘有些微微不耐,这锦颜果然还嫩着,也不如叶夕与她心灵相通,这样的性子,就算忠心,迟早也得给她惹祸。

  “是,奴婢多嘴了。”锦颜一副做错了事的样子,低着头。

  却在这个时候,露落居原本当差的小丫头红绸走了进来,跟沐清尘见了个礼,福身开口:“启禀王妃,秦总管差人来传话,说是将沈侧妃安置在清暖阁了,那里不若露落居地方大,倒也符合沈侧妃的身份。”

  “知道了,王爷呢?”沐清尘有些不经意地问着。

  “王爷他……他在清暖阁。”红绸顿了一下,如实说着。

  本以为清尘听了这话会不开心或者生气,却没想到沐清尘反而笑了,朝着红绸挥了挥手,道:“你下去吧。”

  红绸应声而退,锦颜再次开口:“王妃,这次您可别怪锦颜多嘴,锦颜是在为您抱不平,凝月国分明就是欺负人嘛,哪能您刚跟王爷成亲,皇上就送了个侧妃过来……”

  “锦颜,有些事情你心中明白就好,不要在嘴上抱怨。”沐清尘的眉眼间已经有了怒气,“这里是凝月国的逸王府,处处都是别人的耳目,不是你从前所在的天星国皇宫,阖宫上下除了皇兄和皇嫂,便以我为尊。从前有什么事,我说了还算数,如今你若是惹了什么祸,我未必保得住你。明白吗?”

  锦颜的确冲动,可胜在忠心,若是好好调/教一番,倒也可堪大用,但是如今,她依然是孤身一人,别的人,她依旧不敢轻易相信。

  “是,奴婢明白了,奴婢从今后一定谨言慎行。”锦颜点头称是。

  “你去门口守着吧,我想休息,没有我的吩咐,不准放任何人进来。”沐清尘吩咐着,挥退了锦颜。

  见锦颜退了出去,沐清尘起身关上了门,从里面插上插销,走到床边,拿出之前藏在这里的名册,翻了起来。

  萧逸是个聪明人,他要在萧凌面前做戏,就不可能扮演一个专情的丈夫,既然这王府里有了一个沈碧宁的存在,今晚萧逸必定是要歇在清暖阁的,那么,她正好可以做自己的事情。

  原本以为她会顶着这玉钩公主的身份进宫,可是没想到萧凌竟然自导自演了一出戏,将她推给了萧逸,如今由于身份的局限,她不可能跟宫里有太多接触,所以她需要有一个人在宫里帮助她。

  叶夕如今自身难保,情况未明,不可能找叶夕,那么……摘星楼建立这么久,也是该派上用场的时候了。

  晚膳的时候,丫环来报说,王爷和侧妃是在房间里用膳的,沐清尘一点也不意外地点点头,让若漓将饭菜同样送到房间里,随便吃了一点,便推说很累,歇着了。

  暮色四合,月亮幽幽地挂在天上,沐清尘却丝毫睡意也无,从床上起身,换了一身男装,没有惊动任何人,朝着凝月帝都的灯火阑珊处而去。

  摘星楼并没有很隐蔽,反而很张扬,因为那是一处温香软玉的存在,在月上中天这样本该万籁俱寂的时刻,摘星楼反而是最热闹的时候。

  沐清尘站在门口,扫了一眼牌匾,心中涌起无数情绪,想当初为了建立这股势力,她牺牲了多少夜晚的时间,白日里跟着萧凌辗转颠簸,夜间在萧凌未归的时候,却出来和这些人打交道,历经数年,才让摘星楼有了如今的规模。

  从往日的回忆里走出,沐清尘并未从正门而入,反而绕道摘星楼的后巷口,抬头看着上面那亮着灯的窗户,脚尖轻点,飞身而上,从窗棂处一跃而入。

  “什么人--”屋内的女子反应极快,在沐清尘入内的瞬间便已察觉,起身而立,看着沐清尘的方向,冷喝。

  “故人。”沐清尘看着眼前俏生生的女子,开口。

  那人听见沐清尘的回答,眼中闪过微微诧异,下意识地脱口而出:“何为故?”

  “待漫山桃花,盛露一杯,百日为故;待稚儿白发,烹茶一壶,千日为故;待红颜枯骨,煮酒一坛,此生为故。”沐清尘悠悠地在房中的椅子上落座,嘴角泛起淡笑。

  “倾城?”女子目露错愕,“不,不可能,你到底是什么人?”

  “你以为我是何人?”沐清尘存心戏弄,“打赢了我,我便告诉你我是何人,如何?”

  “那就看招。”女子话音刚落,便一把抽出身边的长剑,朝着清尘袭来,攻势招招凌厉,不留丝毫余地。

  清尘在不大的房间里且战且退,闪身躲过来人的攻势,右移一步,再次开口:“明日,早就告诉过你,无影剑最重要的是快,才几个月不见,又忘记了?”

  听到熟悉的话语,被叫做明日的人眼中闪过惊讶,手中的剑也随之停顿,被沐清尘有机可乘,顺势攻其下盘,一个转身,便锁住了明日的喉咙。

  “你……你到底是谁?”此时,明日的眼中不再是错愕和惊讶,而变成了惊恐。

  沐清尘放开明日,将头上束发的丝带抽开,如瀑青丝瞬间飞扬在空中,女子雪白的容颜在青丝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娇美。

  “我是逸王妃,也是天星国玉钩公主沐清尘,但是我觉得你最想听到的,是我另外一个身份。”沐清尘并不隐瞒的开口,“想要知道,就跟我来。”

  清尘话音落下,转身走向房间的一面墙前,在墙上的画上敲了几下,却见墙壁忽然大开,露出一扇门,清尘如法炮制,在门上敲了几下,门便应声而开。

  明日看着沐清尘的动作,心中涌起惊涛骇浪,疑惑渐深,跟在清尘的身后,进了那扇门,朝着更深的幽暗处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