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芙蓉暖
张芷言2019-11-13 16:111,098

  清尘静静地坐在洞房里,嘴角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低低开口:“锦颜,为我更衣。”

  “公主,这不合规矩……”一旁作为陪嫁的秋容立即开口,想要劝说。

  “无碍。”清尘兀自掀了遮挡在脸上的盖头,目光盈盈地看着秋容,神情淡淡。

  秋容看着沐清尘,分明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娇贵柔弱,可偏偏那一抬眼一点头的微笑,却让她忍不住生生打了个冷颤。

  锦颜得了吩咐,便将清尘身上那繁复的罗裙褪下,换上就寝时的裹衣,秋日的天气乍寒未寒,却依旧让清尘的身上泛起阵阵战栗。

  “你们都下去吧。”清尘吩咐着,挥退了锦颜和秋容。

  二人依言退下,喜房里顿时只剩下沐清尘一个人,不顾身躯暴露在空气里的寒冷,从陪嫁的箱子里拿出一个包袱,扔在床下。

  收拾停当,清尘闭目躺在床上,听着逸王府前院的丝竹声纷纷落入耳边,吹奏着让人啼笑皆非的喜悦。

  谁都知道,一个在敌国长达十年的质子,一个敌国前来和亲的公主,在凝月国,没有任何地位,也不会有人认为,这是一场心甘情愿的婚姻。

  她以为萧逸不会来的,可终究,他还是来了。

  “奴婢参见王爷。”门外的秋容和锦颜并身行礼。

  “都下去歇着吧。”萧逸的声音淡淡,没有一丝温度,冷的如同腊月的寒冰,让人不寒而栗。

  “奴婢遵命。”待二人脚步声渐渐走远,萧凌这才走了进来,顺手关上了房门。

  “王爷可要歇息了?”清尘从床上起身,身上的丝被滑落,雪白的瓷肌顿时暴露在空气里,一阵凉意。

  萧逸瞳孔微缩,盯着眼前与传言中大相径庭的女子,存了试探的心思。

  “洞房花烛夜,这么早歇息作甚?王妃以为呢?”萧逸说着,朝着床边走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边的男子早已在那熟悉的素香半韵中沉沉睡去,可清尘却在此时,蓦然睁开眼睛。

  寝居的红烛早已熄灭,可清尘的双眸,却灿若星辰,在这漆黑的夜空里,熠熠生辉。

  从今以后,她不再是天星国的玉钩公主,而是凝月国的逸王妃,萧逸的妻子,萧凌的弟妹。

  她带着满腔恨意重活一世,从遥远的异国他乡来到熟悉的京都皇庭,只为了给枉死的族人报仇,只为了给逝去的叶倾城讨个公道。

  清尘扭头,看着沉睡的萧逸,心中带着微微歉意,然而却没有丝毫犹豫,挣扎着酸疼的身子,强撑着下床,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包袱,掏出一件夜行衣。

  伸出手点了萧逸的睡穴,让他更加沉睡,清尘这才进入内室去换了身夜行衣,收拾停当,施展轻功,越窗而出,几个纵身,消失在苍茫的夜色中,朝着凝月皇庭的六宫深处而去。

  窗外月夜空明,夜色如水,微风乍起,扫过庭中海棠,树叶飒飒,在寂静的夜里清晰可闻,而她却不知道,就在她离开喜房的一刹那,床上的男子蓦地睁开眼睛,神情莫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