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受委屈
张芷言2017-06-14 01:043,310

  “玉钩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沐清尘来到慈安宫的大殿,看着上首坐着的两个人,福身行礼。

  看来,沈碧宁还真是会闹腾,不过是中毒,也并非要命,便闹出这么大的阵仗,倒是让她有些诧异沈碧宁在沈家的地位了。

  “母后,您一定要替碧宁做主啊--”沈碧环坐在太后的身边,一脸委屈地看着太后,似乎是在为自己的妹妹抱不平。

  沐清尘冷笑,当初凝月国谁不知道相府嫡庶之间斗得厉害,沈碧环苛待庶母,轻视庶妹,沈碧宁不尊嫡母,不敬嫡姐,却在这会儿来扮演姐妹情深,真当她是从异国他乡远道而来,什么都不知道吗?

  未免,太可笑了!

  “沐清尘,你可知罪?”太后听了沈碧环这一句哭诉,立即转头,看着站在厅中的沐清尘,怒喝。

  “玉钩惶恐,不知罪在何处,还请太后娘娘明示。”沐清尘再次福身,波澜不惊地对太后说着。

  “哼,逸王侧妃不久之前中毒,就是喝了你送过去的姜茶,据她身边的丫头暖夏所言,那姜茶,是你逼着碧宁喝下去的,你还敢否认?”太后眼中带着厌恶,对沐清尘说着。

  “姜茶是玉钩吩咐人送过去的,此话不假,然这过程中,玉钩从未碰到那碗姜茶一下,又何来下毒之说?”沐清尘心中冷笑,脸上却越发委屈,“更何况,所谓的逼迫,也不过是丫头们的一面之词,太后娘娘明察秋毫,又岂能轻信?无证无据的事情,请恕玉钩无法承认。”

  “好一个伶牙俐齿的玉钩公主,朕倒是小看你了。也罢,既然你要证据,那么朕就给你证据!”萧凌却在这时忽然开口,扬声喊着,“来人--”

  随着萧凌话音落下,原本应该在逸王府的若漓和为沈碧宁诊治的大夫都被绑进殿中,就在清尘暗自感叹萧凌和太后的动作之快的时候,却听到萧凌再次开口:

  “逸王妃,这两个人,你可认识?”

  “自然是认识的,玉钩进宫前还曾见过,一个是负责玉钩膳食的若漓,一个是为沈侧妃诊脉的周大夫。”沐清尘据实以答。

  “你承认就好,周大夫,你且说说,沈侧妃所中之毒为何,何时中毒,如何中毒?将所有情况一一详细道来。”太后看了沐清尘一眼,朝着那周大夫开口。

  “启禀皇上、太后,草民是被沈侧妃身边的丫环暖冬请到逸王府为沈侧妃诊脉的,草民到的时候,沈侧妃已经中毒半个时辰,经草民查证,沈侧妃所中之毒名为赤蛇草,服用此毒症状如同中了赤蛇毒,十分凶险,而沈侧妃中毒之时,的确只服用了一碗姜茶,因而草民可以确定,沈侧妃是在喝姜茶的时候中毒的。”周大夫思忖片刻,如此说着。

  “就算沈侧妃是那个时候中的毒,也不代表毒是我下的。其实,从头到尾,我都没有碰过那只碗,这一点,不止我身边的丫头锦颜可以证明,逸王府厨房的人和沈侧妃自己都可以证明。”沐清尘坦然地回答。

  “可哀家听闻,这负责煮姜茶的丫头是你身边的,难保不是你指使她在姜茶中下毒,你还有什么话说?”太后再次开口。

  “太后娘娘明鉴,这丫头虽然是我露落居当差的,但却并非我的贴身婢女,也不是我的心腹,试想一下,我若要对人下毒,谋害人命,怎么可能找一个不可信也不可靠的人呢?”沐清尘据理力争。

  太后不曾想沐清尘这般反应极快,不管什么问题她都有应对的办法,不由得转头看了萧凌一眼,却见萧凌却是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看着沐清尘,似乎透过沐清尘,看到了别的什么。

  “虽然她不是你的心腹,但她却有可能被你收买!”萧凌似是想到了什么,突然开口,看向若漓的眼神也多了一丝不容错认的杀机。

  “她若真的能被我收买,自然也能被别人收买,却又未必不是别人收买她来陷害于我?”沐清尘口中虽然是这样说着,然而脸上的委屈的表情却依旧不变,任是谁看了也不忍心责备她。

  “你狡辩!碧宁好好地,怎么会陷害你?分明就是你妒忌碧宁得了逸王的宠爱,担心自己地位不稳……”沈碧环却在这时候开口。

  “德妃娘娘这是哪里话?玉钩并未说是沈侧妃陷害玉钩,怎地德妃娘娘要如此猜测……”清尘佯装惊讶,眼中尽是惊恐,似乎不经意间说出这句话,却让太后十分不赞同地看了沈碧环一眼,带着警告。

  沈碧环狠狠地瞪了沐清尘一眼,只好沉默不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中射出的寒光几乎要将沐清尘五马分尸一般。

  “逸王殿下进宫觐见--”慈安宫的总管太监吴海富在殿外高喝,随即萧逸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臣参见皇上,参见太后娘娘。”萧逸上前行礼。

  “九皇弟,你不在府中陪着沈侧妃,到宫中做什么?”萧凌问道。

  “启禀皇兄,臣弟正是为了沈侧妃中毒之事而来。”萧逸拱手开口,“因为臣弟已经找到了想要毒害沈侧妃的真凶。”

  “哦?不知九皇弟所谓的真凶是谁?”萧凌心中闪过疑惑,问道。

  “这一切,还是请王太医来说吧,王太医是太医署署首,又是皇上一向信赖之人,他的话,比臣弟的话有信服力的多。”萧逸说着,朝着身后的小太监递了个眼色,小太监便从殿外将这王太医请了进来。

  “哀家倒要看看,逸王所谓的真凶到底是何人,又为何要毒害哀家的侄女。”太后冷哼一声,看着萧逸的目光明显不善。

  清尘静静地站在一旁,再没开口,将厅中所有人的脸色看在眼里,心中暗自揣测。

  太后应该是想借机除掉她的,所以才会一直把罪责往她的身上推,那么太后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又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

  萧凌持观望态度,虽然表面上口口声声帮着太后,但却没有凭一面之词给她定罪,应该是另有打算,或许,萧凌和太后之间,有某种不和,但她目前还没看出什么。

  至于萧逸……清尘的目光转向这个跟着她进宫的男子,脸色沉静,看不出任何端倪,只是他们之间互相握有对方的秘密,应该不至于落井下石才对。

  “启禀皇上,微臣应逸王殿下之邀,前往逸王府探查,确定所中之毒为赤蛇草,中毒时间,也与周大夫所言吻合。”王太医说道,“然而,微臣却可以肯定,逸王妃并非下毒之人,其原因有三。”

  “说来听听。”萧凌开口。

  “其一,赤蛇草之毒虽然常见,但却是我凝月特有,据微臣所知,天星国并无此毒,玉钩公主初来乍到,对凝月国风土民情尚不了解,又怎知这赤蛇草之毒?其二,毒并非下在姜茶里,却是下在煮姜茶的罐子里,那罐子属谁所有,微臣不多言,王爷自会说明;至于第三点,也由逸王殿下一并补充吧。”王太医朝着萧逸拱手。

  “方才王太医所说,那煮姜茶的罐子,归逸王府露落居所有,而露落居是王妃的住所,若漓又是王妃的丫环,所以本王怀疑这毒原本是要用来对付王妃的,只是这下毒之人并不知道姜茶是奉了王妃之命为沈侧妃煮的。”萧逸继续说道,“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根据厨房之人的说辞,臣弟搜查了所有在那段时间内接触过罐子的人住的房间,果然有发现。”

  话音刚落,萧逸朝着王太医点了点头,王太医让人从外面带进来一个同样被绑着的女子,竟然是负责伺候清尘起居的芷汀。

  “臣弟从这丫头的房间里搜出了赤蛇草,而这丫头被找到的时候,神色慌张,足见其形迹可疑。”萧逸说着,让芷汀跪在地上。

  “看样子,这事情的确不是逸王妃所为,逸王妃,你可还有什么要说的?”萧凌扭头看着沐清尘,问道。

  “多谢皇上明察秋毫,清尘感激不尽。”沐清尘盈盈下拜,躬身说着,“清尘并没有别的想说,但若是皇上允许,还请皇上将玉钩身边的婢女调回宫里,且不说玉钩从天星国远道而来,与这几个婢女之间并无多少交集,远的不说,就单说她们两个是皇上赐的,也难保一些有心之人不会对皇上心存微词……”

  “你……”萧凌不防沐清尘会这样说,一时间又惊又怒,不着痕迹地看了太后一眼,果然发现太后眼中狐疑。

  “好了,将这个大逆不道的丫头拖出去乱棍打死,剩下的那一个,还是调回宫里吧,就在哀家眼皮子底下,哀家看她能翻出什么浪来!”太后冷声开口,“皇上,既然坐在这九五之尊的位置上,就应该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儿臣谨遵母后教诲。”萧凌躬身回答着,可清尘却分明看到了萧凌眼中的冷漠,丝毫不见恭敬。

  “逸王你们也退下吧,沈侧妃今日受尽了委屈,还需好好安慰一下才是。”末了,太后再次开口。

  萧逸行了礼,和清尘相携着离开了慈安宫,除了皇庭宫门,朝着逸王府而去。

  “今日之事,受委屈的是你才对。”萧逸淡然开口。

  “这点委屈算什么,其实说起来,你反应够快,我也不亏。”沐清尘一改方才的柔弱,眼神凌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