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离间计
张芷言2017-06-14 01:043,422

  “王妃何止是不亏,简直是赚大了。”萧逸看着清尘,眼中透着了然,“一箭双雕,既给了新来的沈侧妃一个教训,又除了皇兄安插在你身边的眼线,计中计,可谓巧妙至极。”

  “王爷也不遑多让,王爷在天星国待了十年,处处受制于人,却不知何时将那太医署署首王太医也收归旗下的?”沐清尘面色不变,反问着。

  “你我半斤八两,何须如此?不过本王倒是很好奇,王妃此举,到底欲意何为?倘若本王不曾配合,王妃今日,又该如何脱身?”萧逸转头看着清尘,终是开口问道。

  “我既设了这个局,便自有我脱身的办法。”清尘淡笑,投给萧逸一个安心的眼神,“倒是王爷不必多虑,我所做的事情,与王爷所图并无冲突,只要王爷不出手阻碍,我敢担保他日王爷定然得偿所愿。”

  “哈哈,有意思,那么王妃是打算继续扮演这柔弱无依的异国公主?”

  “王爷不也一样?继续扮演着玩世不恭的纨绔子弟?”清尘反唇相讥。

  “既然你我各有目的,那便互不干涉,但是玉钩公主,请你记住,不管本王再怎么纵容,本王始终是这凝月国的王爷,倘若公主祸及根本,本王……也不会姑息。”萧逸的目光紧紧地锁住眼前这个变化莫测的女子,眼中闪过丝丝寒意。

  “玉钩也算是凝月国子民。”沐清尘明白萧逸的意思,缓缓开口。

  是的,她也是凝月国子民,不管是叶倾城也好,沐清尘也罢,过去现在,她都是凝月国子民,从来没有变过。

  变的,只是她的身份,还有她心中化不去的仇恨。

  许是把清尘这句话当成了承诺,萧逸并未再开口,两人一路沉默着到了逸王府,却见秦管家和秋姑姑都在厅里头等着。

  “本王去看看沈侧妃,王妃若无事,便自行回去歇着吧。”萧逸把一副担心美人儿的样子做了个十足,还没顾得上听秦管家说话,便转身离去。

  “王妃,请恕奴婢多问一句,先前若漓和芷汀被带进宫了,怎地没见跟您一块儿回来?”秋姑姑上前行礼,说着。

  “芷汀毒害沈侧妃,已被太后下旨乱棍打死,而若漓侍奉不周,被太后调回宫中,如今安置在慈安宫当差。”清尘说着,“本宫以为秋姑姑消息灵通,早已经知晓了,怎么?秋姑姑不知道吗?”

  最后这一句,清尘问的意味深长,却让秋容心中一紧,不明意味。

  “王妃说笑了,奴婢在逸王府伺候王妃,怎么会消息灵通?既然那两个丫头走了,王妃身边不能没个伺候的人,依奴婢看,还是另外拨两个丫头过来伺候王妃,王妃意下如何?”秋容问道。

  “也好,不过逸王府这么大,当差的人本就不多,让秦总管去外面买两个丫头吧,品行端正、手脚麻利也就行了。”清尘随意说了一句。

  “谨遵王妃吩咐,奴才这就去办。”秦管家拱手说着,便去账房领了银子,去了府外。

  “回露落居。”清尘见秦管家离开,理了理身上的衣裙,转身朝着露落居而去。

  看着身边跟着的秋姑姑,心中冷笑,今日之事,不过是个开始而已,她前脚刚踏进清暖阁,后脚宫中的圣旨就来了,定然是王府中有人通风报信,而这个人不是秋容便是秦忠。

  秦忠她管不着,萧逸定然有自己的打算,至于秋容……此人从前帮着萧凌将叶氏满门被俘的消息瞒着她,让她在凤藻宫如同傻子似的当了三天皇后,这笔账还没算,秋容竟然还敢打她的主意,她迟早有一天将秋容给收拾了。

  “王妃,您回来了!”锦颜看见清尘完好无损地回来,一直提着的心终于落了地,眼中透着欣喜。

  锦颜性子急躁冲动,带进宫中若是说错了话,反而坏事,所以她索性将锦颜留在王府,不过看着锦颜因为担心她的安慰而露出焦急的脸,清尘心中微动。

  “秋姑姑,你去吩咐厨房做点点心,折腾了半日,本宫也有些饿了。”清尘说着。

  “是,奴婢这就去。”秋姑姑领命而去,清尘却带着锦颜回了屋里。

  “王妃,下毒的人真的是芷汀吗?沈侧妃到这会儿还下不来床,也不知道几日才能好起来,今儿晚上王爷总该上咱们这里来了。”锦颜跟着清尘的身后,说着。

  “锦颜,你是不是觉得,我在这里,就要以获得王爷的恩宠为目的?”清尘听着锦颜的话,开口问道。

  “难道不是吗?王爷是凝月国的亲王,王妃只有得到王爷的宠爱,才能在王府立足,也才不被人欺负,否则今儿是沈侧妃,明儿是李侧妃,若没了王爷的庇护,公主怎么招架得住?”锦颜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好了,我自有打算,你不必多说。我累了,想休息,你守在门口,莫要让任何人来打扰我。”清尘微微摇了摇头,转身走进内室。

  锦颜退去,为清尘关上门,便安静地守在门口,却不曾留意,后窗一道疾风闪过,人影全无,只有窗棂微微晃动。

  “楼主要学习争宠之术,不如属下让明日护法找几个楼里的姑娘来教教楼主?”夜殇戏谑的声音在清尘的头顶响起。

  “我看,需要那些姑娘的不是我,是夜堂主才对。”清尘看着夜殇,再次开口,“夜堂主的轻功真是越发精进了,这次的事情,竟然办的滴水不漏。”

  先是追随若漓去了厨房,将赤蛇草的毒神不知鬼不觉地抹在药罐子上,而后又在萧逸搜查房间的前一刻将剩下的毒药藏入芷汀的房间,让她即便发现也没有处理的时间,被萧逸人赃并获。

  清尘看着眼前的人,心中暗暗点头,夜殇的轻功,当时之下能出其右者不超过十人,当初她也是看中了夜殇的这一身本事,才会千方百计收服他为自己办事,这一次,想要在耳目众多的逸王府里设此局,夜殇可谓功不可没。

  “楼主谬赞了--”夜殇谦逊地拱手。

  “夜殇不必过谦,我今日进宫,发现一件可疑的事情,那就是萧凌和太后沈媛之间,似乎并没有表面上的那样和睦。”清尘说道,“所以,我需要你们去查一查,沈媛到底有什么秘密。”

  “属下领命。”夜殇说着,再次开口,“可太后与皇上毕竟是亲生母子,倘若他们不撕破脸,楼主要从何下手?”

  “就算他们自己不撕破脸,我也得逼着他们撕破脸。”沐清尘开口,“今日这一出,本就是一个离间计,只是他们都只看到表面,并未深究其中的原因罢了。”

  饶是萧逸这般聪明的人,都以为她演这一出戏是为了除掉萧凌放在她身边的眼线,殊不知,帮她除掉芷汀和若漓的人,正是太后娘娘本人,她那一番请求萧凌调回宫女的话,表面上看是在为自己辩解,其实是说给太后听的。

  沈碧宁的事情,不管太后审出什么结果,有一点不会变,那就是芷汀、若漓这两个是萧凌的人,指使也好,收买也罢,最终都跟萧凌脱不了干系。

  所以,萧逸有一句话说错了,她这一计,并非一箭双雕,而是一箭三雕,既整治了沈碧宁,又除了萧凌安排在她身边的部分眼线,还在太后的心里埋下了怀疑的种子。

  想明白了其中的缘由,夜殇恭敬地说道:“难怪风楼主常说,别的人走一步看三步,而楼主却是走一步算五步,这怀疑的种子一旦埋下,就难以消除了。”

  “你跟着宁辰久了,别的没学到,倒学会了他的拍马屁?”清尘淡笑,心中却有些忐忑,如今摘星楼一众兄弟的性命都押在她的身上,稍有不慎,便会落得个全军覆没,如今,她何止要走一步算五步?对付萧凌这种人,走一步算十步也嫌不够。

  “楼主就别拿属下开玩笑了,副楼主那个叫拍马屁,属下这是表达对楼主的崇敬。”

  “好了,我设计赶走了两个丫头,秦忠肯定会想尽办法将萧凌的人再次安插在我身边,你告诉明日,无论如何,将那两个丫头换成我们的人。”清尘正色,再次吩咐。

  “这一点从楼主安排属下对沈碧宁下毒的时候,副楼主便已经安排好了,请楼主放心。”夜殇也收起嬉笑的表情,恭敬地点头。

  “另外,还有几件事要交代去办。第一,萧凌手中还有我帮他训练的三千暗卫,早前苍茫山已经折损了不少,我想知道,萧凌手中到底还有多少人。”

  “是。”

  “第二,明月从宫里传来消息,她已经成功接近襄贵嫔,想来时间也差不多了,让腌臜婆准备着,等着明月的消息。”

  “是。”

  “最后一件事,安排人接近叶夕,就近保护,顺便……监视。”沐清尘终是缓缓说出最后两个字。

  “叶夕姑娘?楼主怎么会……”夜殇惊讶。

  “夜殇,我们如今面对的,并不是萧凌一个人,而是整个凝月国,从前和你们并肩作战的三千隐卫已经于黄泉路上轮回,如今,我只剩你们了。所以,我不允许这条路上,有丝毫意外,就算是叶夕也不可以。”沐清尘开口,“上天已经给了我一次机会,我不能再输第二次。”

  “楼主的用心,属下等都明白。”夜殇拱手,却在扭头间听到了外面传来的脚步声,不由得而身而起,越出窗棂,消失在露落居里。

  清尘看着夜殇离开的身影,心中微叹,前世今生,终究还是逃不过谋算二字,饶是她的生命只能在无尽的算计中度过,她也必定倾其所有,让萧凌……万劫不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凰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