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阴差阳错的回家
closeads2017-08-15 10:316,321

  “真功夫?”常开天瞪大眼睛看着他:“对呀,楚大哥,你不是武林高手吗?我就知道你有办法的。”

  楚歌点点头:“来,我带你飞出去!”

  “好啊好啊!”常开天这个人也够乐天的,刚刚还在担心死在这里,这会又兴高采烈了:“你刚刚不是跟江水绿说过你不会轻功吗?”

  “我不是不会,”楚歌苦笑起来,这么丢人的事情现在已经不能不告诉常开天了:“我只是有点恐高而已。”

  楚歌不再迟疑,漂浮术顺手放出来,脚下一轻,身体已经摇摇晃晃往上升去,脚一离地,就有种失重的感觉,楚歌脸色发白,心惊胆战的飞到了树林上空,现在离地大概能有五六米的样子,只要想一想现在掉下去就跟从三楼掉下去一个样,他就有点发晕。

  那边,常开天也飞了起来,他的情况就好多了,满脸的惊奇和兴奋,居然还在空中伸伸胳膊蹬蹬腿,学着电视上里演武侠片时的动作,倒有几分味道。

  “楚大哥,你太牛了!这什么气功啊,除了可以让自己飞,竟然还可以让别人飞!走,我们飞出去吧!”

  楚歌已经吓得眼睛都闭上了,道:“你自己控制方向,快点飞过来,拉着我一起走。”

  常开天说声”好”,兴冲冲的飞过来,拉住楚歌的胳膊,”嗖”的就向远处笔直的飞了出去,在这种高度,他已经可以完全走直线飞行了,这片林子其实很大很远,至少,在林子上空极目远眺都无法看到树林的边缘,幸好现在飞行的速度非常快,对准一个方向,无论如何也总能飞出去的,楚歌闭着眼睛飞了十多分钟也就慢慢习惯了,顺手又给常开天加了两个漂浮术,他可不想半途掉下去。

  终于,听到常开天说了声:“哎呀,原来这就是农村!”两人慢慢降落下去,脚一落地,楚歌就睁开了眼睛,树林就在身后,前面是大片的阡陌纵横,火辣辣的太阳下,远方还有很多人在田间劳动,这正是一个最典型的中国式农村。

  咦,这个地方……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怎么会这么熟悉呀?

  楚歌揉了揉眼睛,再仔细打量一番,终于脱口叫出自己脱险之后的第一个字:“靠!”

  这里当然熟悉,简直是太熟悉了,楚歌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这里就是楚家坳。

  顾名思义,楚家坳住的人当然都姓楚,事实上,这地方楚歌简直再熟悉不过了,他在这里住了将近二十年。

  妈的,说好暑假不回家的,居然莫名其妙回家来了!

  楚歌这一明白过来,再回头看这片奇怪的林子,也立刻就有了印象,小时候,村子里就传说这片林子里隐藏着野兽,人一进去就出不来,这么多年来,几乎就没人进去过,楚歌小时候胆子就不大,自然更是连靠近都没敢靠近这片林子,谁也想不到,在这里面居然隐藏着一个武学世家的秘密基地。这些武学世家和这个淳朴落后的小村子,几乎就是完全隔绝的两个不同的世界。

  好久没回来了,也不知道父母的身体还好不好,那三百万收到了没有,楚歌心里乱七八糟的想着,忽然觉得有些近乡情怯。

  他走了一段,渐渐跟村子离得近了,忽然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飞快的跑过来,跑到他面前,有些迟疑的看着他,讷讷的道:“你……你是楚哥哥吗?”

  楚歌笑了起来:“小虎子,不认识我了?”

  小虎子立刻眉开眼笑,往楚歌身上扑过来,楚歌伸手正要把他抱起来,他却飞快的一缩,让楚歌抱了个空,楚歌正在奇怪,就见小虎子沿着田间小路跑了一来,一边跑一边大声叫喊:“楚哥哥回来啦,楚哥哥回来啦!”

  随着这一路喊叫,村子里陡然热闹起来,家家户户都走出门来,本来宁静详和的村子里,立刻变得比赶集还热闹,大伙儿都三三俩俩的朝楚歌他们走过来,这一次,乱七八糟的称呼纷纷响了起来。

  “楚哥儿,你回来啦。”

  “小歌子,怎么瘦了这么多啊?”

  “伢,读书很苦吧。”

  “二牛,看看人家楚大哥,这才是榜样哇!”

  “哞~~~”几声悠长的牛吼响起来,更增添了热闹的气氛。

  常开天莫名其妙:“楚大哥,这是哪儿?”

  楚歌嘿嘿直笑:“小子,想不到吧,这就是我家。”

  常开天道:“你在你们村里,这么有名吗?”

  楚歌挠挠头:“我也在奇怪啊,往常他们最多跟我打个招呼,可是今天……”他开始发觉不对劲了,今天村子里的人好象是专门来迎接他的,一个个拖儿带女的,全家老小都跑出门来了。

  远远的,楚歌居然看到村长颤巍巍的走过来了,心里更是大大的纳闷,不过还是连忙迎了上去。

  村长今年六十六,过了一辈子苦日子,虽然没落下什么大毛病,可是衰老得快,小时候楚歌家里穷,没少受村长的救济,后来上大学没钱交学费,更是村长发动全村的人帮忙,可以说,楚歌是吃着千家饭上大学的,上大学之后他一直不爱学习,又攒钱买了电脑,心里头一直就觉得对不起这位老人家,现在村长过来,楚歌心里除了感动,更多的还是迷惑。

  自己到底做啥了?

  “伢,我没有看错你呀,你对得起我们全村人的心意呀!”老村长用颤巍巍的手抓着楚歌的胳膊一个劲的摇晃,大有老泪纵横的感觉,楚歌本来就够瘦了,可是跟老村长那双鸡爪子般的手比起来,就象是个相扑运动员。

  楚歌恩恩啊啊的敷衍着,道:“老村长,我爸爸妈妈还好吧?”

  “哎,好着呢好着呢!”村长眉开眼笑的道:“他们一会就过来了,你看,那边不是吗?”

  楚歌他爸过来了,长期的田间劳动让他也衰老的很快,不过很显然现在非常高兴,除了高兴,眉宇间还洋溢着几丝骄傲,几丝欣慰,一走过来,老村长就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楚啊,你可养了个好儿子呀!”楚歌他爸微微的笑着,显然听得非常受用,学着老村长的样子拍拍自己儿子的肩膀,笑眯眯的道:“走吧,小歌,先回家去。”

  楚歌拉了常开天一把:“爸,这是我朋友,常开天。”

  “开天开天,哎哟,这个名字好呀……”老村长絮絮叨叨的又说开了,顺便用自己的”少林鸡爪手”抓住常开天胖乎乎的手腕,摆出一副长谈的架势,常开天悄悄的翻翻白眼,他发现农村果然不是他这样的城市少年所能理解的,这里的人热情得让人受不了。

  回到家里,说好了下午到村长家吃饭,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一安静下来,楚歌就缠着他爸跟他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

  “就是你寄给我的那笔钱呗,”楚歌他爸道:“按你的意思,我把那笔钱全部拿出来了,让村子里修路。”

  “啊?修路?”楚歌张大了嘴巴:“那是我给您寄的呀!”

  “啥给我寄的,你小子尽会胡说八道乱开玩笑,你知道那是多少吗?那是三……三……三百万呐,”楚歌他爸用手指关节敲着桌子:“那是我一个人能用得完的吗?三百万呐,整整三百万呐!你知道不,我们全家一年又是养猪又是种地,加起来才挣得了几千块,你给我三百万,那不是存心折我的寿吗?”

  楚歌陪着笑脸道:“是是,呵呵,爸,我跟你开个玩笑嘛。”

  “那还差不多,”楚歌他爸瞪了儿子一眼:“你以前还在村子里的时候不就老说吗,咱村不修路就绝对没前途,我还能不知道你那点心思吗,所以我一收到钱,就知道你想修路了。”

  “是,是,不错,很对,”楚歌一边点头一边苦笑:“爸,您真是太了解我了,路修得怎么样了?”

  “唉,麻烦呀……”楚歌他爸叹了口气:“真麻烦,麻烦死了。”

  “麻烦什么?”常开天插口道:“是找不到修路工人,还是政府不愿意审批,或者,钱不够?这些我可以找我爸给帮帮忙的。”

  “都不是,”楚歌他爸的眉头皱紧了:“村里人都挺热心,这事倒没这些问题,不过有个天大的问题要解决呀,那就是钱放在哪里!”

  “钱放在哪里?什么意思?”常开天道:“钱还会没地方放吗?”

  “娃子呀,你是城市里的吧,”楚歌他爸十分理解的道:“你是不知道我们这里的苦衷啊。你们那里有银行,有保险柜,还有警察,你们那钱放着当然安全了,我们这里啥都没有,钱放着不安全啊……”

  常开天实在有点蒙:“叔叔,那个,那个,您不是把钱存在银行里,直接转帐的吗?”

  “当然不是!”楚歌他爸脖子一梗:“那怎么行,眼见为实,咱农村人就图个实惠,不搞那些花架子,咱村一致认为,钱要放在自己手里!”

  常开天翻翻白眼,偷偷看楚歌,楚歌正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坐在那里,显然是已经习惯了。常开天道:“叔叔,您带我们去看看吧。”

  楚歌他爸这次倒干脆:“好,走吧。”

  这个村子并不算大,三人很快就走到了目的地,那是一个临时搭起来的砖头房子,房子很小,不到两平方米,高度也不超过一米,上边一道铁门,居然上了四把锁,四个人站在那里,正好把房子团团围住,楚歌和常开天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个根本不能住人的房子,还没来得及问问是干什么用的,就见四个人走了上来。

  “老楚,你放心,有我们看着呢,没人敢偷东西的。”

  “是啊是啊,咱村里的人,谁不想修路啊,谁也不会干这缺德事的。”

  “哎,你们别胡说,老楚怎么会不放心呢,你没见他是带着楚伢子来这里看看的吗?”

  “哦,对了对了,要让楚伢子看看,才能放心嘛。”

  这四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楚歌他爸倒是听得十分受用,颇有些骄傲的道:“你看,我们每天都要派四个人守着这里,每人一把钥匙,每四个小时一换班,这里才是绝对安全的。”

  说话间,”吱呀”一声,小房子上唯一的那道铁皮门已经打开了,楚歌和常开天往里边一看,两个人都要晕了,原来里边全部是一沓一沓的钞票,全部是现金,把房子里塞了一大半,楚歌一时好奇,抽了一沓出来看,才发现竟然还全是十元一张的小面额钞票。

  “这个呢,也是我们通过仔细讨论确定的方案,”一个守财奴(专门守钱的人叫守财奴倒是很恰当哦)道:“十元一张的使用方便,一百的面值太大了。”

  另一个守财奴叹息起来:“这个方法虽然高明,可是很浪费人力啊,我家的田地都三天没翻过了……”

  楚歌完全无话可说,竖了竖大拇指,道一声:“高!实在是高!”径直走了。

  回到家里,楚歌他爸显然很兴奋,以为儿子被他的天才构思镇住了,滔滔不决的讲起了取钱过程的种种光辉历程,比如说,是如何用巨额汇款单把一个小储蓄所里的营业员镇住了,又是如何辗转来到省城取到了全部现金,又是如何带着两三个人勇敢的用麻袋把钱带了回来,中途发现了若干扒手,等等等等,这些事情楚歌固然还能够接受,常开天简直无法想象,在感慨村里人的闭塞之余,忍不住又羡慕村里人的淳朴和友善。最后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楚大哥既然是从这里出生的,为什么那么善于剥削我的比赛奖金呢?”

  这天晚上,忽然下起了倾盆大雨。

  南方的夏天一向雨水充足,楚歌和常开天本来正悠闲的坐在屋里休息,雨一来,楚歌他爸忽然脸色大变,叫了一声:“我的钱!”抓起一把雨伞,飞快的冲了出去,几乎是同时,两人似乎听到外边响起了很多凌乱的脚步声。

  楚歌和常开天互看一眼,也冲了出去。

  装钱的小房子仍然立在那里,不过这时候,这个房子的诸多问题就暴露出来了,首先是修建时的地势比较低,雨水都往这里汇聚,其次是砖瓦堆砌得比较粗糙,缝隙里完全可以漏进去雨水,这些问题很显然开始村里人都没想到,现在,上百号人全部拿着雨伞批着雨批集中在房子周围,大家统统一筹莫展。

  还是老村长当机立断:“你们两个快点去拿麻袋,你们两个快点去推辆砖瓦车来,快,你们四个开锁,我们先把钱转移到楚家去。”

  楚歌他爸无奈的看了看天,大雨仿佛瓢泼一样洒下来,这阵雨来得这么快,停得也绝对快,可是就这么一点时间,足够把一小部分的钞票都泡在水里,如果搬到自己家去,等水干了又要搬回来,实在是麻烦之极。

  楚歌心中一动,走上前去,道:“还是我来吧。”

  他现在在村里已经很有些地位,别人虽然不知道他这点小身板能做什么事,还是乖乖的让了出来,楚歌看着那一屋子的钞票,悄悄想着自己的异次元戒指,意念一动,只见屋子里满满的钞票忽然一空,消失得无影无踪,都被他装到了异次元空间里。

  “哇!这是怎么回事?”众人立刻叫起来。

  楚歌也不回答,其实是没办法回答,只道:“大家弄点砖头,把房子里垫高一点,再铺上几张报纸,以后就不担心下雨了。”

  众人恍然大悟,”果然是读书人聪明呀!”大伙七手八脚,很快就把房子垫了起来,又有人飞速跑到家里去拿了报纸来铺上,楚歌意念再一动,那一大堆钞票再次出现在众人面前。

  “真厉害!楚歌这伢,戏法变得好啊……”众人啧啧称奇,不过村里人向来就不求甚解,楚歌不愿意解说也就算了,三三两两的慢慢散去,楚歌走了一段,回头看去,那四个站岗的各自举着雨伞,还在那里静静的站着,忽然觉得心里有些发酸。

  跟村里人比起来,常开天就不好对付了,这小子自从回到家里就不断的纠缠楚歌,想问问那堆钱是怎么变没的,楚歌给他缠的没办法了,脱口就道:“那是魔……”还好他够警惕,那后边一个”法”字坚决没有出口。

  “魔?魔术?”常开天忽然兴奋起来:“你还会变魔术?”

  楚歌狠狠的点头:“妈的,我就是会变魔术,怎么了!”

  常开天的眼睛亮了起来:“大变活人?还是四条A士?”

  “都不是,”楚歌道:“我这个是最高级的,叫做无中生有。”

  常开天大感兴趣:“无中生有是个什么意思?这是现在的魔术流派中的吗?”

  “当然不是,这是我独创的,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魔术流派。”楚歌信口胡诌起来,据说说谎的人,只要撒了第一个谎,就必须用第二个谎来掩饰第一个谎的漏洞,而为了解释第二个谎,就不得不再说第三个谎,这样循环往复,直到满口谎话,楚歌发现,自己好象正在这个深渊里坠落。至少现在他的超能力已经不仅仅是”风之敏捷”了,什么火球啊冰霜之铠啊风刃啊,还有那个可以帮别人飞行的漂浮术,乱七八糟的,目前暂且还可以用”中国功夫”来勉强解释,常开天也不是白痴,总有一天自己会有无法自圆其说的时候的。

  在这里只住了两三天,常开天就吵着要走,离开了电脑游戏,这小子几乎一天都呆不住,更何况,在计算了一下时间之后,两人发现竟然已经离开北京十多天了,考虑到马上要去韩国参加WCG的总决赛,常开天决定立刻动身。

  动身之前,两人又到那树林边去了一趟,这一带很少有人过来,故老相传这片林子是不详之地,当然,对此刻的楚歌来说,早已经跳脱了这套迷信的东西,两人来这看看,也就是想缅怀一下自己的第一次被绑架,唯一遗憾的是,居然是被误绑的,没成为被绑架的真正主角。

  刚走到林边,常开天就道:“哎呀,你看!”

  楚歌顺着他的指点抬头一看,在树梢上,正有两个人影飞快的挪动过来,两个人影离得都很远,尽力看去,似乎是一男一女,那女的一条长裙正被树林上空的风吹得晃荡,虽然什么都看不清楚,常开天却已经叫了起来:“哇,看来要走光!”

  楚歌再看了一会,那两条人影逐渐来得近了,不由大吃一惊,原来这两个人竟然是在树干上一跃一跃的过来的,动作轻盈敏捷,看起来并不比猴子逊色。

  “高啊!真高,”楚歌道:“他们这样走,跟我们直接飞过来是一个道理,总之,只要视线脱离树林的包围,就一定可以走直线走出这个地方。真是奇怪了,最近怎么看到这么多会功夫的人。”

  常开天点点头,忽然大叫起来:“咦,那不是江水绿吗!”

  两条人影移动得并不快,不过总算能够看清楚了,前边那个老头,可不正是江水绿,至于后边那个,却是个年轻的女孩子,现在这个距离已经能看得清楚了,那分明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子,只不过现在头发散乱,裙子也被树枝挂破了不少,看起来十分狼狈。

  江水绿也看到楚歌了,立刻大叫起来:“楚歌,救我呀!快点救命!”这老头手臂不断摇晃,跟楚歌打招呼,却忘了身在树梢,一脚踏空,立刻掉了下去,隐隐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是压断了很多树枝,紧接着就是一声惊呼:“哎哟!”

  常开天道:“楚大哥,你看,林子里还有人在追他们。”

  楚歌道:“要不要去帮忙?”

  常开天道:“当然要帮忙了,你这么厉害,反正是举手之劳嘛。”

  楚歌叹了口气,开始发现”中国功夫”这个幌子也挺麻烦了。

继续阅读:第24章 再见江水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