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请美女吃饭
closeads2017-04-14 11:285,328

  这堂考试考下来,楚歌对楚叶的感激之情,简直是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楚叶的为人楚歌是很了解的,她做什么都要凭真本领,对这种弄虚作假的事情一向都痛恨得很,楚歌平时跟她接触得多,没少听她鄙视过考试作弊的人,谁知道到最关键的时刻,居然是她雪中送炭,违背了自己的原则来帮助楚歌,单单只是帮助还不说,居然还那么明显地替楚歌掩饰,为他争取时间把夹带藏起来,这样的事情,放在以前,简直想都不敢想。楚歌想来想去,这样的大恩大德,实在无以为报,遂求教于唐诗。

  唐诗翘着二郎腿躺在床头,用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他:”我说小楚啊,人家楚叶对你可真好,为了你,连多年的原则都违背了,我看这份恩情,除了以身相许,再没别的办法报答喽。”

  楚歌瞪了他一眼:”你小子出去签售,爽了吧,也不说先给我提个醒,要不是人家楚叶临危救命,我就被你害死了。”

  唐诗委屈道:”哪有啊,他们也是临时通知,我开始都不知道,来找你又找不到人,我走之前跟楚叶说了的,要她告诉你,怎么她没说吗?”

  楚歌一怔,看看唐诗,也不象开玩笑,忽然心里就有了种奇怪的感觉,一时连话都忘说了。

  唐诗在一边哈哈大笑:”我就说楚叶对你有意思吧,你看,你看,这件事根本都不告诉你,人家早就拿定主意要帮你作弊呢!”

  楚歌再瞪他一眼:”小子,你别忘了,我可是打架高手,如果你不是皮痒的话,就快给我想个办法。”

  唐诗看了他一眼,心里也在奇怪这小子什么时候变成打架高手了,不过看着他张牙舞爪的样子,也怕把他惹毛了,于是道:”很简单,请她吃饭嘛。”

  楚歌失声道:”吃饭?”

  唐诗奇怪地看看他:”怎么了?人家对你的一片心意,你领不领情是一回事,人家帮了你一个大忙,你请人家吃顿饭都不愿意啊?”

  “不是,不是,”楚哥苦笑着点头:”那就请她吃饭好了。”

  他一边点着头,心里都快要滴血了,想一想那仅存的十块钱,终究还是没有逃脱命运的魔掌,忍不住一声长叹。

  这段时间,楚叶的心情特别好。

  “楚歌现在在干什么呢?是在玩他的电脑游戏,还是在房间里练功夫呢?他这个人,什么都好,就是太不爱学习了,唉……”楚叶一个人躺在宿舍的床上,百无聊赖地想着,一想起楚歌那副傻傻的样子,就觉得好笑。

  “没想到他还是个很厉害的人呢,以前默默无闻只是他不愿意表现吧,要不是那天我差点被别人……恩,如果不是我有危险,他还要一直隐藏下去,如果不是本小姐急中生智,把他认出来,可能一直到大学毕业,他都不会暴露他的秘密吧。”楚叶想起了那天楚歌慌慌张张跑出去的模样,转而又想起了他被手电光照到脸上后,那种无可奈何的苦笑,想着想着,忍不住好看的嘴角就悄悄地弯了上来,形成一弯美妙绝伦的弧线。

  “今天我帮他作弊,他会怎么想呢?我可是违背了多年的原则哦,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感激我。”楚叶拿着一本《政治经济学》的课本,眼睛似乎盯在书本上,但是眼神朦胧,早不知道飘到哪儿去了。

  她摸了摸脸,觉得有点发烧,忍不住摇了摇头,心里说:”楚叶,你这是怎么了?明天就要考最后一门了,你不复习功课,还在这里胡思乱想。”一边站起来,穿上鞋子,准备出去吃晚饭,眼睛从窗户那里一瞥,正好瞥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忽然之间,就觉得心里砰砰直跳。

  那个身影正是楚歌,楚歌这几年来,从来没来过女生宿舍,也从来不知道规矩,见到楼道就径直往里面冲,然后理所当然地被看门的大妈给拦住了。

  “你这个同学,什么意思啊,你懂规矩不你?也不跟我们说一句,就直接往里面跑,这里是你能随便跑的吗?你你你给我过来,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字?学生证带了没?”大妈一通训斥下来,楚歌简直手忙脚乱,满脸通红,女生宿舍不比男生宿舍的冷清,这里长年累月人来人往,热闹得象集市,现在来来去去的人都盯着楚歌看,学校里的人那么多,走过来走过去的时候都要用异样的眼光看看他,就好象看怪物一般,楚歌从来都是默默无闻的那种,一碰到人多的场合就难受,上次打游戏已经是表现很好了,今天却在大庭广众之下受训,一时间羞愧得连死了的心都有。

  大妈训斥了一阵,大概是看他一直低眉顺眼,态度还算端正,心肠也就软了下来,温和地说道:”好了,同学,今天大妈也不说你什么了(楚歌心道:你都说了十分钟了!),你要找谁,我帮你传。”

  楚歌张了张嘴,道:”我找楚叶。”

  话刚说完,就听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道:”楚歌,你找我?”声音里带着一丝惊喜的味道。楚歌往那边一看,俏生生站在楼梯口上的,可不正是楚叶?

  楚叶在窗户边看到楚歌,心里先是莫名的难过,只是在想:”他什么时候有女朋友了吗?”想来想去,终究觉得难以平复,干脆穿好衣服,想跟着去看看,谁知一下去,就看到楚歌正被管楼的大妈训话,按理说楚叶早该去解围的,可是她心里就是觉得生气,也就一直在那看楚歌的笑话,谁知看到最后,楚歌一开口,居然是”我找楚叶”,他心里的那点郁闷忽然之间就一扫而空,顿时快活起来,一时之间,也来不及思考他找自己有什么事,就迫不及待地现身了。

  此刻的楚叶,显得格外漂亮,眼波流动,玉面飞霞,整个儿容光焕发,齐耳的短发乌黑闪亮,整齐地梳在脑后,用一个蝴蝶状的夹子夹住,一身雪白的长裙,衬着雪白的肌肤,举手投足间,自有一股动人的气质,楚歌只觉一阵清新之气扑面而来,忍不住深深地吸了口气,嘴巴微张着,居然愣了起来。

  旁边的人本来都在看楚歌的热闹,楚叶这一亮相,立刻震慑全场,众人再看楚歌一脸猪哥样,心里不约而同都在想:”这样一个人怎么配得上那样天仙般的美女,只怕又是一个情场牛皮糖吧。”

  牛皮糖向来都是很黏糊的,他们说的情场牛皮糖,就是指那些百折不回追求美女却始终追不到手的家伙,这些人看看楚歌,再看看楚叶,怎么看怎么不般配,别的不说,单看那男的居然比女孩还矮一点,这就绝对没有成功的可能。

  楚叶看到楚歌这副样子,倒是开心得很,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喂,你怎么了?”

  楚歌蓦地清醒过来,立刻涨红了脸,支吾着道:”我,我想请,请你吃,吃饭。”

  我的妈呀,这小伙不但长得对不起观众,居然还是个结巴,是个结巴还不说,说话还连弯都不会拐,你要请人家吃饭也别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你倒是跑到一边跟人家女孩悄悄说嘛,真是朽木不可雕也!旁观众人更是摇头叹息,看着楚歌的眼神里,开始还是三分猜疑三分鄙视带着四分的幸灾乐祸,此刻倒全都变成同情了。

  众人都等着女孩子的死刑宣判了,却见此美女樱唇微启,丁香隐现,吹气如兰,声音如山间清泉汩汩而出,竟是:”好啊,去哪里?”

  楚歌目光扫过,发现所有人都用一种古怪的目光看着自己,心里更是紧张,说起话来也更不连贯了:”你,你说呢?”

  楚叶心里实在是开心得不得了,一把拉住楚歌的手,道:”好,我知道一个好地方,我带你去。”就这么扯着楚歌走了,留下一群看热闹的家伙,面面相觑,良久,终于有一帅哥长叹了一声:”唉,当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楚叶拉着楚歌,三弯两拐,也不知道是要往哪儿去,楚歌平时根本就没去过这类地方,整个儿是一个茫然,楚叶往哪走他就往哪跟,除了觉得班长大人的手很温暖滑腻之外,别的他是一点都不明白,走了约莫有五六分钟,就听楚叶道:”到了。”

  楚歌抬头一看,一间两层楼的饭店耸立在面前,店门上边三个霓虹大字:晓香居。

  楚叶对他绽唇一笑:”这里的糖醋排骨和红烧鸭掌都很不错哦,我有段时间天天来吃的。”

  楚歌的手伸进裤兜里,死死地捏住几张钞票,那是五张十块的钱,自己经过很多心理斗争之后才决定找唐诗借的钱,说是过了暑假再还的,他去饭店的次数几乎为零,还是每年班上搞活动才能来蹭一顿免费的,所以,他对饭店的价格行情是一概不知,看到晓香居大大的灯箱招牌,心里虽然有点忐忑,却还不至于吓住,只是一个劲地乞求佛祖:”佛祖保佑,这五十块钱大概够了吧?”

  楚叶可不知道他这番复杂的心路变化,看他在那发愣,干脆拖着他的手一路往里走,说起来楚叶也是心思细腻的女孩,可是今天偏偏有种莫名的喜悦,导致也没想太多,就这么生拉硬拽地把楚歌拉到了晓香居的小包厢里。

  楚叶果然来过很多次,连菜谱都不用看,直接就开始点菜:”把你们拿手的糖醋排骨和红烧鸭掌各来一份,恩,然后是翡翠豆腐,还有,还要一个玉米莲子羹吧,哦,对了楚歌你要不要点?”

  她每说一道菜,楚歌的脸就白一分,等她四个菜点完,楚歌的脸已经呈现青白色了,勉强地对她笑一笑:”不用了不用了,今天是我请你吃饭,你点就好,你点就好。”

  楚叶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好吧,既然你不点,那就……再加一个虎皮辣椒好了。”

  楚歌在这一瞬间,心里用最恶毒的语言咒骂他的铁哥们唐诗,这个由唐诗友情赞助的感谢方式实在失败,楚歌现在只担心,等会吃了霸王餐会被别人狠狠地教训,到时候春风满脸进门,灰头土脸出去,可就真是没脸见人了。

  楚叶正低着头慢慢地咀嚼着一个鸭掌,忽然听到旁边吧唧吧唧的声音飞快地响起来,忍不住吃了一惊,抬头一看,”扑哧”笑出声来,原来楚歌正埋下头去,拼命地吃东西,他面前的小碗堆得满满的,什么排骨啊鸭掌啊豆腐啊辣椒啊以最夸张的方式挤得密密麻麻,楚歌就象一个跟它们有深仇大恨的劳苦大众,大嘴一张,筷子一送,一大团东西就塞到了嘴里,也没怎么咀嚼,就直接吞了下去,看他脸上那表情,也奇怪得很,居然大有”报仇雪恨”的意味。

  楚叶道:”你怎么了?”

  楚歌抬起头来,嘿嘿一笑,露出满是菜屑肉末的牙齿,看得楚叶一阵恶心,差点吐出来,就听楚歌含糊道:”没什么,饿坏了。”

  楚叶鼻子一酸,心里油然而生起一股柔情,想想这个男生以前穷困潦倒的样子,再看看他饿死鬼投胎的作风,终于走到门口,拍了拍手,示意服务员过来:”再上两个菜吧,恩,对,是的,尽管捡好吃的上,别怕花钱。”点完菜回来坐下,心里还荡漾着柔情:”唉,今天就让他好好吃一顿吧。”

  在这一刻,从来没缺过钱花的楚大小姐,完全忘记了今天请客的不是她自己。

  楚歌对着满桌子的菜苦大仇深,发誓要把它们全部干掉,坚决实行三光政策,把以后一个多月的菜全部吃够本,隐约听到楚叶在外边叫服务员加菜,心里顿时凉了半截。

  “为什么还要加菜啊?她看来也不怎么饿啊,难道……难道是故意让我出血的?听唐诗说,很多女孩子都以让男生为她们花钱为荣的,楚叶不是这样的女生吧?”他悄悄把左手伸进裤兜里,摩挲着那五张钞票,悄悄地算帐。

  “看这些菜的颜色和滋味,恐怕每一盘十块钱是搞不定的吧,还有饭钱,包厢的钱,唉,四个菜可能就超过极限了,居然又加了两个菜,这可怎么办啊?”楚歌一边用更加凶狠的态度吃菜,一边忧心忡忡。

  加的两个菜很快上来了,楚叶笑眯眯地看着楚歌,发现他果然吃得更欢了,心里就觉得挺快活,至于她自己,只偶尔挑点东西吃,倒是斯文得很,过了一会,楚歌刷地站起来,快速道:”我去趟厕所”,就急急忙忙跑出去了。

  楚叶看着他消失在走廊尽头,便叫了老板过来:”多少钱,你算一下。”

  “一百二十块。”

  “恩,不贵,”楚叶笑道:”菜做得挺好的,我很喜欢。”她随手从提包里抽出两张一百面值的钞票递了过去,老板张大了嘴巴,显得有些意外:”叶子,你以前跟别人来这吃东西,可从来没自己付过帐呢。”

  楚叶笑了:”那又怎么了,偶尔付一回不行吗?”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老板笑着退了出去,心里却在纳闷:”这小子是什么人?往常别的男生对叶子可巴结得很,今天怎么叶子对他这么好?难道……是叶子的男朋友,可是从来没听说她有男朋友啊,而且,这个男生也太寒碜了点吧!”

  厕所里,楚歌正急得团团乱转。

  晓香居的厕所窗户是没有铁栅栏的,从原则上讲,完全可以破窗而逃,楚歌当然不会做这么丢脸的事,不过他已经不止一次想过从这离开,去找唐诗借钱,然后回来付帐,只是想来想去终究没有下定决心,害怕耽搁的时间太长,老板把楚叶给扣留了,又害怕跳窗的时候被当场抓获了,总之想来想去,这条路虽然理论可行,其实却根本不可行。

  他在转第十八圈的时候,忽然想到了手上的戒指。

  看到戒指他就立刻想起前两天从尼古拉?幻手里剥削的魔法水晶。

  尼古拉?幻正在逃难中,已经不太可能给他到处找卷轴了,不过作为一个魔导师,他身上倒是有不少魔法水晶,楚歌早就嫌魔法卷轴的魔力太低微,前两天刚刚找尼古拉?幻要了三颗魔法水晶,原本是拿来给自己提供魔力的,此刻急中生智,忽然妙想天开:”魔法水晶毕竟是水晶啊,水晶应该也是挺值钱的东西吧?”

  楚歌自信满满地走出去,回到包厢里又是一顿大吃大喝,终于把肚子胀得圆滚滚了,吃力地站起来,打了个饱嗝,拉开包厢门,粗声粗气地叫道:”老板,结帐!”

  他的声音听起来底气十足,心里却实在七上八下,只等着老板报出一个五十以下的数字,自己好从容结帐,潇洒出门。

  老板坐在外边忙着核对帐目,看都懒得看他,顺口道:”哦,已经结过了。”

  “啊!”楚歌的嘴巴张得老大,放在裤兜里捏得死紧的手指一下松开来,转头去看楚叶。

  楚叶对着他抿唇一笑:”傻瓜,我又不是不知道你的情况,你有这份心我就很高兴了。”

  楚歌眨巴了一下眼睛,愣愣地看着面前的女孩,只是在想:”她怎么忽然变得这么聪明了?”

继续阅读:第11章 送花(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魔法通行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