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震慑
弛弥仙君2015-12-21 19:383,666

  强大的冲击力向四周散去,带着一丝阴寒的气息。

  岳亮被风眯的有些睁不开眼,只能用一只手挡在眼前。

  黑色手印来的突然,他都没看到是从哪里来的,接着便是两股强大的灵力相撞产生的巨大波动。

  待到冲击消缓,岳亮立刻放下了挡在眼前的手,想看看是何方神圣抵挡了他必杀的一击。

  只见圆柱下,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清秀少年,正掏出一粒丹药,让柳月婵服下。

  少年的脸上很平静,他的声音很温柔。

  “来,张嘴。”

  柳月婵听话的张开了小嘴,接着感觉口中一苦,赶忙就把丹药咽了下去。

  抬头看着眼前这张熟悉的脸,柳月婵的眼睛有点红。

  这就是刚刚那一刻,眼前浮现的那个身影。可是当这个身影真的出现在柳月婵眼前后,她又有点不敢相信了。

  “别……”柳月婵想说很多话,可是千言万语也只化成了一个字。她了解陆离,六年的相处,让她知道,遇到这样的事情,面前这个小师弟的脸上越是平静,心中的怒气也就越大。

  陆离对着柳月婵摇了摇头,缓缓的站起身,看着岳亮,一言不发。

  陆离的眼睛里平淡如水,可是就是被这样一双眼睛盯着,倒是让岳亮心里发毛,好像是被凶猛的野兽给锁定了一样,感觉很不舒服。

  “你是谁?报上名来!”岳亮强压下心中的不适,大声道。

  陆离没有回答他,向前迈了一步。

  “混蛋!”

  见陆离根本不理自己,岳亮不由得大怒。他从小在岳武炎的宠溺中长大,高傲惯了,哪里有人敢对自己熟视无睹。

  这时,岳亮旁边的一个刚竹峰弟子沉思了片刻,犹豫道:“岳师兄,那人好像是月竹峰六年前收入的六气废体。”

  “六气废体?”岳亮挑了挑眉。

  “不错,”那弟子点点头,“听闻六年前山下的小村庄被妖兽袭击,只剩了一个十岁大的孩童,宗主大发善心,就把他收下了。没想到那孩子竟然是不能修炼到六气废体,结果几脉首座都不想要,最后便被月竹峰的茹师伯给收去了。”

  “那要眼前这人真是他的话,就是个普通人咯?”岳亮问道。

  “看这人年纪,也是十五六岁大小,想必应该就是那孩子吧。”

  听到这话,岳亮冷笑一声,顿时觉得陆离看着他的眼睛充满了乞求和无知,当下不再犹豫,左手挥剑再度发出了一道凌厉的剑气。

  剑气带着风响直奔陆离而来,感受着剑气上散发的灵力,陆离眉头微皱,一手抬起,手心竟然生生的聚集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灵球。

  “阴门·寒凝!”

  随着陆离的话音,灵球突然爆裂开来,在陆离的面前瞬间形成了一道冰墙,堪堪迎上岳亮的剑气。

  两者相撞,剑气击碎了冰墙,可是自身也消散于无,这一次交手,算是打成了个平手。

  见自己的攻击毫无效果,岳亮转头对着刚刚说话的弟子大怒道:“蠢货!你不是说他不能修炼吗?那这是什么,你告诉我!”

  那弟子一脸惊恐,不停对着岳亮哈腰,道:“我错了师兄,我错了师兄,请师兄原谅!”

  岳亮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看着陆离的眼中多了一丝凝重。

  结丹期以下的修士是不具有灵识的,所以只能靠对方散发的灵力波动来判断对方的修为高低。

  根据陆离散发出的灵力波动,岳亮粗略的估计陆离的境界在筑基四到五层之间。可是陆离随手散发的冰墙却抵抗住了他筑基八层修为所发出的剑气,这样的反差又让岳亮犹豫起来。

  “你到底是谁?”岳亮大声问道。

  陆离还是没有理他,单手向下一拍,一个灵球迅速展开,凝结成了一把冰制的长剑,握在手中。

  这就是陆离六年苦修的结果,“独占印”的修炼让陆离身体内的阴门打开,此刻他的身体已经完全适应了这样的寒冷,并且可以随时打开和关闭阴门。

  同时,陆离还可以利用体内的寒气凝结灵气,将灵气具象化为实际的东西,此刻的长剑,就是通过阴门的寒气配合灵气具象化而成的。

  “呔!”

  陆离大喝一声,速度爆发到极致,向岳亮攻去。

  陆离的修为跟岳亮差了整整四层,但是此刻他有恃无恐的原因,就正是在于体内打开的阴门。

  人之六门,每开一门都能激发人体内的一种潜力。此刻的陆离虽然在修为上不如岳亮,但是他比岳亮更强横的身体足以弥补这一不足,再加上他最强的招式“独占印”,凭借这两点陆离自信完全能与岳亮一战。

  带着这样的想法,陆离已经极快的冲到了岳亮面前,四目相对的一瞬间,陆离一手挥剑对着岳亮的头颅就狠狠的劈了下去。

  岳亮这才反应过来,纵身一跃躲过了这次攻击,背后冷汗却都下来了。跟陆离对视的一瞬间,他竟然有了短暂的出神。

  仔细的看着陆离的眼睛,岳亮才感受到陆离那平静的眼眸下到底蕴含了多强的杀意。

  这下把岳亮吓的够呛,他自小生长在蜜糖罐子里,又怎么经历过这样的生死之战,感受过这样森然的杀意。

  岳亮不敢恋战,手腕轻转一圈,手中长剑顷刻绽放出绚烂的光芒,紧接着岳亮就踏上长剑,想要丢下刚竹峰众弟子自行离去了。

  “想走?”

  陆离眼中闪过一丝精芒,双臂张开,身体旋转起来,两手顺着转动的身体凭空的划出一个巨大的太极图案。

  太极图案冒着丝丝寒气,其上灵力波动剧烈,好像随时要破图而出。

  “兵字诀·千剑湮!”

  随着陆离一声大喝,太极图案中瞬时间如同飞鸟惊弓,“嗖嗖”,冒出了无数寒冰凝结而成的短剑,冲向天空中,直奔岳亮而去。

  这招千剑湮来自于筑基期的修行心法——《兵字诀》,是陆离进入筑基期后,打开仙殿内筑基房间的门,在里面长案上的小盒子里找到的。

  盒子里除了《兵字诀》就没有其他东西了,这让陆离有些失望,可是翻开《兵字诀》一看,陆离又欣喜起来。

  这里面不但有教授如何使用阴门的办法,还有一些在这个基础上衍生出来的招式,而“千剑湮”正是其中之一。

  岳亮飞到半空,只听得下面一声大喝,低头一看,便是密密麻麻一片白色的短剑直逼自己而来,带着强烈的寒意,好像要把自己万箭穿心才罢休一样。

  岳亮心中大骇,赶紧催动飞剑加速逃离。可是寒冰短剑的速度比飞剑丝毫不慢,甚至快了许多,不稍一会就快飞到岳亮身边了。

  “不!”岳亮双眼睁得老大,恐惧的大叫着。

  下一刻,岳亮就被飞到他身边的寒冰短剑层层包围,围的水泄不通。

  “收!”

  陆离在下面手做了一个攥紧的姿势,接着寒冰短剑就像听到了陆离的话一样,以岳亮为中心急速聚拢,对着岳亮奔袭而去。

  “啊!”

  被寒冰短剑击中,岳亮的口中鲜血狂吐不止。

  岳亮毕竟是筑基八层的修士,相比陆离整整高上了四个层次,此番一战,他之所以完败并不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如陆离,而是实战经验太少,被陆离森然的杀气给震慑住了,这才对自己的实力产生了怀疑,落入挨打的局面。

  因为如此,陆离的攻击虽然可怕,但是修为的差距面前,却不能斩杀岳亮。即使他打开了阴门,也只能用这阴门所铸成的一把把寒冰短剑重伤岳亮。

  蓝色的天空,万里无云。

  只有此时,一把把寒冰短剑如同飞舞的精灵,围绕这丑陋的岳亮跳着一段特殊的舞蹈。

  每一次飞跃,都要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伤口。每一次攻击,给予他足够的痛苦却又不至于让他死亡。

  这不是刻意为之,只能说是天意使然。

  若是岳亮修为再高一个境界,或者再低一个境界,他就不会承受今天这样的痛苦了。

  可是事实就是,他的修为,就落在了这个不高不低的层次,害怕之后,只能任陆离的短剑肆虐自己的身体。

  “咚!”

  岳亮的身体狠狠的坠落下来。

  “咔嚓!”

  “咔嚓!”

  “咔嚓!”

  “……”

  数根骨头断裂的声音响彻暮云宗的虹上广场,清晰可闻。

  岳亮的飞剑“哐当”一声掉落在他身边,暗淡无光。

  “岳师兄!”

  那几个刚竹峰的弟子大骇,快步跑到岳亮身边,看着浑身是血,已经昏迷过去的岳亮,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陆离的脚步声离岳亮越来越近。几个弟子抬头,见陆离正朝这边走来,想要上前拦住他,却发现自己的脚都在打哆嗦,一步也迈不动。

  恐惧,害怕,在他们的心底蔓延。

  同样,在远远观望的暮云宗弟子们心底蔓延。

  “他到底是谁?”

  “好强的修为,顷刻间就把那个不可一世的岳亮打成这样了。”

  暮云宗的弟子们,一群看客,又发现了话题。

  那就是陆离到底是谁?

  没有人会把眼前这个震慑全场的修士,跟六年前那个像皮球一样被各脉踢来踢去的六气废体相联系起来。

  陆离走到岳亮身边,没有再动手的意思,只是淡淡道:“我叫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没有人可以欺负我月竹峰的人!”

  岳亮身边的刚竹峰弟子们闻言立马使劲点头,生怕陆离还要再出手取岳亮性命。

  陆离看了看昏迷中的岳亮,转身,走向柳月婵。

  柳月婵怔怔的看着陆离,看着这个她已经有些不太熟悉的男人,眼中充满了迷离。

  曾几何时,这还是一个跟在她身边喊着她师姐的孩子,不知不觉间,他却成长了那么多了。

  自己倾尽全力都没有伤到一分的敌人,就这样被他轻轻松松的打败了。

  你的强大,已经快成为我追赶不上而放弃的理由了。

  就在柳月婵迷离之际,一股强悍的气势突然出现,天瞬间阴沉了下来,黑云压城,窒息的感觉!

  四周狂风大作,带着漫天的乌云,化作一声暴怒的大喝。

  “谁伤了我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仙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