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夜色多温柔,你有多爱我!
小头天天洗22020-09-09 15:222,226

  ‘大城小爱’法式西餐厅位于闹中取静的东城区十三路,法式梧桐的点缀让餐厅更显典雅,也更富有异国情调。

  餐厅里每一个角落都是经过精心布置的,漂亮的灯具,温暖的抱枕,让在这儿进餐的人完全不会有西餐厅的拘束感。

  餐厅的法式田螺和奶油蘑菇汤都做得相当入味,算是其招牌菜,也是来这里就餐的情侣们最青睐的菜肴。

  不过在一个桌子上坐着三个仿佛刚刚出狱的年轻男女,那优美亮丽让人心生爱慕的女生还好些,只见两个男生大口吃着法式西餐大口喝着美味的汤汁,完全破坏了餐厅的这种情调。

  “我说,你们两个能不能别那么丢人,唉唉,尼玛的混蛋!那是我的汤。”张雅望着两人哭笑不得,这刘明亮看起来也不是很饿的样子,咋那么能吃呢?

  “主人主人来电话了,主人主人来电话了,你到底接不接电话,哎哟妈呀你想累死我啊。”刘明亮的手机铃声响起。

  “我说,你那什么铃声,咋每次都让人有种漱口的冲动呢?”刘松做着呕吐动作鄙视道。

  这破手机,在关键时刻屁用都没有,现在吃饭时间又来打扰,刘明亮拿起一看,晕,咋又是橙子!

  “橙子,有事么?我现在很忙。”刘明亮边吃边说道。

  “大哥,我有事儿,你是不是交女朋友了?后妈让你带去让她瞧一瞧。”橙子是刘明亮同父同母的亲兄弟,橙子是刘明亮给他取的外号,现在还是个高中生。后妈是刘明亮父亲在十年前续娶的老婆,官居CS市市委书记,至于刘明亮的老爸,貌似是个商人。

  在张雅同意与刘明亮合租后,刘明亮谎报军情,给后妈和亲妈都发了条短信,说老婆有着落了,免得他们一天到晚的催促。

  挂断电话后刘明亮笑道:“算了,不说这个了。给我看看你们的葫芦吧。”

  刘松和张雅拿出了葫芦,张雅还拿着葫芦摇了摇。

  刘明亮鄙视道:“怎么样,有酒吗?”

  “呃?”张雅不解的望着刘明亮,什么意思?

  “你摇个屁啊你。”刘明亮拿起张雅那青色葫芦观察起来。

  “混蛋,找打是不是!”

  刘明亮没有理会张雅的话,疑惑的说道:“你说这玩意儿会不会突然破开蹦出个葫芦娃?”

  刘松想了一会儿道:“这没准儿,很有可能。”

  观察了一会儿,除了颜色外确实没什么特别的地方,和普通市场上的干葫芦一模一样。

  刘明亮把葫芦还给张雅,从裤兜里拿出一株草,还没说什么张雅就惊讶道:“幸运草?你在哪儿捡到的?”说完急忙拿起那株幸运草仔细观赏起来,神情显得有些激动。

  倒是刘松一脸茫然的问道:“幸运草?带来幸运的草?”

  张雅点了点头,解释道:“也可以这么说,不过专业点讲,幸运草又名四叶草,学名叫做苜蓿草,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一般只有三片小叶子,叶形呈心形状,叶心较深色的部分亦是心形。在十万株苜蓿草中,你可能只会发现一株是四叶草,机会率大约是十万分之一。因此四叶草是国际公认的幸运象征。”

  张雅说完还不自觉的点了点头,那神情简直犹如鉴定师一般,欣赏了一会儿后朝着刘明亮问道:“你是在哪儿找到的?”

  刘明亮喝完最后一口汤回答道:“就在,呃!”突然打了一个饱嗝,刘明亮抿抿嘴拍了拍胸口道:“就在葫芦藤下面,我离开的时候看见了,随后拔了下来。我想你一定喜欢,送给你。”刘明亮微笑的望着张雅。

  张雅摇摇头回绝道:“对不起,太贵重了,我不能收。”

  刘明亮眼神示意刘松,二人认识十余年,已经心有灵犀一点通了,刘松急忙打岔道:“一株草而已,你不要我要。”刘松作势欲抢,张雅赶紧护住幸运草,大喝一道:“你要是弄坏了我跟你拼命!”

  由于三人坐在最后一排,张雅的这一吼引来了餐厅众人集体回头。

  三人不好意思被众人指指点点,反正已经吃饱了,直接逃离事发现场。

  ——————————

  当三人跳出了葫芦藤之后瞬间回到了电梯中,不久就升到了三楼工作间。

  三人你望着我,我看着你,除了多出两个葫芦和一株幸运草外,一切都如同一场梦一般。身心疲惫的三人直接像上级请假,公司主任李玉不批,刘明亮与李玉本来就不对付,三人根本不鸟他,不批也得走!全身又累又饿,还上个屁班。

  刘松自己回家后,刘明亮与张雅二人独自漫步在CS市街头,吃过饭后休息了一段时间,晚上来到了文化广场。

  坐在文化广场长椅上,夜晚春风拂过张雅的脸颊,一绺如丝缎般的刘海微微飞舞,新月般美丽的柳眉凝视着没有星星天空,秀挺的鼻子,粉腮嫣红,滴水樱桃般的两瓣樱唇,不施脂粉的脸颊光洁如玉,光滑的皮肤如酥似雪,此时的张雅,举手投足间都让人迷醉。

  张雅轻轻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呵呵,当时我也吓傻了,其实你不知道,我很胆小,听到剧烈的响声比如鞭炮,枪响等等等等我都会手脚麻木。”

  张雅疑惑道:“喔?不会吧?上次你不是还试图制服劫匪吗?虽然什么都没做转了一圈又回来了,不过看起来你应该不胆小才对。”

  刘明亮摇摇头不准备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久前自己的确实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妄想制服劫匪,不过看见他们身上的武器后又退缩了,最后还不是警察制服的他们。感觉到有些丢人,刘明亮转移话题,道:“你的气质怎么突然就变了?不过,现在的你真美。那株幸运草简直就是为你而存在的,老天都知道我希望你永远幸运。”

  张雅微笑着望着刘明亮:“这算是表白吗?”

  “呃?”刘明亮考虑了一会儿,笑的有些不自然:“还是算了吧,我不想过早知道答案,我害怕答案。”直接拒绝,太残忍了,伤不起!

  “呵呵,这样最好。”张雅笑的很甜。

  刘明亮亦笑了起来,笑的很苦涩。看来结果很明显了,还是失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葫芦兄弟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葫芦兄弟在都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