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西子月2017-04-14 23:541,318

  启瑞帝三年,冬。

  今天是腊八,皇帝早早的散了早朝。林凤举眼见狄晖几人吆喝着要赶回家喝娘熬的八宝粥。不由得抬眼看上端坐在龙位上的皇帝北夜灏。这位登基三载的年轻皇帝凤目半眯,似在看着他们,可表情又难得沾染上几分迷离之色。

  “四哥,听说绮香阁来了几位胡姬,细腰肥臀,模样消魂……臣弟想去沾沾鲜。不知四哥……”说话的是七皇子北夜扬,这位七王爷在皇城中人美誉送‘第一纨绔公子’。可这位爷非但不嫌弃,反而以此为荣。去逛青楼对他来说,可是家常便饭,只是今天这光景提出。

  不光是林凤举,刚刚叫嚷着要回家的狄晖和安曦和动作同时一滞,略带不安的眼睛望向龙坐上的凤眸男子。就连一向只对美食和皇帝安全感兴趣,对别的全当空气的夜色,怀里的剑都抱得紧了一分。龙椅上年轻男子听到北夜扬的话。神情未动。只是那一分迷离之色尽收。

  一双凤眸阴暗不明的看向自幼便与自己亲近的幼弟。在幼弟脸上终于露出惶恐之色时。微微点头。

  “就知道四哥会同意。”北夜扬见自己的提议竟然被自家四哥采纳。很是兴奋。狄晖和林凤举那几个家伙总说他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偏生他们的话总让他无法反驳。今天,他终于扬眉吐气一回。要知道自从那个丹夏因通敌之罪被下了天牢。自家皇兄可是许久没对女人表示出兴趣了。

  今天他一提,四哥竟然默许……

  就在北夜扬雀跃,其余诸人疑惑之时。内侍卫逸快步进殿。脸上带着少见的焦急之色。年轻皇帝侧目。声音清冷的问着“何事?”

  “回主子,天牢急报……”天牢两字一出。玉坐之上那人神情似是一沉,等诸人定睛再看之时。那人却好似无所触动般。只轻轻的恩了一声。卫逸见此,心下惶恐。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说的话会不会让玉坐上那人再次像那日般。失了平日的清冷自持。“孟司正奏报。娘娘……丹夏姑娘己经认罪。”

  哗啦……

  那是龙案上堆积整齐的奏折被内力齐齐震落的声音。诸人只觉得眼前金黄光芒一闪。再观玉坐。早己人去坐空。

  “四哥……”北夜扬反应最快,咋呼着追了上去,余上诸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一身黑衣的夜色身子一纵,率先用轻功向天牢跃去。

  “卫公公,您哪怕晚报半个时辰也好啊。”狄晖叹息着跟上前去。身后卫逸迎接着来自诸位公子的埋怨眼神,很是委屈。他也不想啊。可关于那位娘娘的事情,他怎么敢隐瞒片刻。

  想起丹夏,卫逸不由得想起那些早己发生,却注定让人铭记一辈子的那些事儿……

  丹夏是苑国公主。嫁给启瑞帝时年芳二八,不知是该说她命运多羁。还是她天生就是祸水命。她出嫁第一天,敌国来袭,她出嫁第二天,苑皇城被破,她出嫁第三天,苑帝与其后宫妃嫔共计百余人皆亡。

  就在天下以为这位‘引狼入室’的苑国公主定会以死殉国之际。不想这位公主竟然不顾世人鄙夷的眼神。跟着那时还是灏王的启瑞帝回到离国。

  随后,四王夺嫡之时,她只用一计,便让先帝将那时风头正旺的太子罢黜。二皇子以为终于得到机会。不想一出‘三子遇难,四子相助’的温情戏码,最终让先帝决定将皇位传于灏王。

  那之后锦王起事,太子复辟。她以柔弱之姿,一直跟在皇帝身侧……平二王,定天下。

  那个女子便像朵稀世幽兰。缓缓绽放其夺目光彩。

  就在世人仰望那绝世之姿时,一件惊天大案暴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