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背运连连
西子月2015-12-21 19:382,509

  于是,丹夏与叶昊两人正在榻上扭捏不知要怎么继续话题之时。公主府大门被砸响。阿碧阿绿一脸苍白的跑向昨晚的洞房……砸门声挽救了两人之间无言的尴尬……“公主。公主,您醒了吗?”

  “阿碧,什么事。”丹夏先放下心中的别扭扬声问道。

  “公主,出大事了。离军进犯……陛下大怒,着人来抓驸马爷……现在小安子正带人往这里来呢。公主,怎么办啊?”

  什么?

  离国兴兵……丹夏不敢置信的看向叶昊。叶昊摇摇头。一脸的疑惑……“丹夏,我真的不知道。自从在胭脂阁被选为驸马。我的全部心思便都放在那幅画像上……没心思关注多余的。”叶昊抬头指向那张挂在床幔外墙壁上的丹夏玉像。

  画面中的丹夏。手持长凌。踏湖而舞……红莲映白衣,端的是美如天仙。面上的轻纱似乎风一吹便会脱落……更让她像足了坠入凡间的仙子……顺着叶昊的目光。丹夏也看向那幅画像。随后,轻轻吐出一口气。

  不管如何。这些与叶昊无关。她有几分了解苑帝,一定会迁怒叶昊,再加上那些老臣们添油加醋…后果不堪设想。

  “阿碧,伺候我梳妆,我要立刻入宫。”阿碧应了,赶忙去打洗脸水……丹夏这才转向叶昊,叶昊的目光似乎有些破碎。一动不动的回视着。

  这种不明所以又略带不安的目光。让丹夏的心一拧。

  “叶昊,你放心。有我在自护你周全……”“丹夏,我不怕,我只担心会牵连你……如果知道离国会这样做。哪怕错过你,我也不会娶你的……”

  “叶昊……”或许经过昨夜,或许因为刚刚那句明明不算情话,却让她有流泪冲动的话……一想到他被苑帝迁怒,她竟然觉得心针扎般的疼。

  “傻瓜。你是我的男人。保护你,是天经地义的事……”

  这话似乎说的有点男女颠倒。可丹夏顾不上了。迅速下榻,匆忙的套上衣裙。看到她手忙脚乱的样子。叶昊的眼底似乎划过一抹深思……最后实在看不下去丹夏把襦裙当成普通衣裙那样上下齐手。叶昊出手相助……他的手生的很白皙,一根根,便极了雕琢精良的羊脂白玉。便是这双手,昨夜点燃了她的疯狂。便是这双手,将被恶梦侵袭的她拥进怀里,便是这双手,温柔的为她套上襦裙……

  “公主,奴才小安子。奉陛下口喻,请驸马‘入宫叙话’。”

  “转告父皇,驸马昨夜多饮了几杯。还未起身,本宫与驸马晚些入宫。”压下心头的那股渐渐升腾的不安,丹夏声音平静的回道……

  殿外一阵安静。丹夏知道小安子不会这么容易被打发的。果不其然……“求公主不要为难奴才。陛下吩咐奴才,如果请不回驸马,奴才也不用回宫了。一头撞死在公主府大门上。公主,小的人微言轻,死不足惜,可陛下如果为此动了肝火,撼动苑国根基,小的便是死上千次,也不能赎罪啊。公主……”

  丹夏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苑帝是一国之君,即使他宠她,也是有限度的……可这一刻,丹夏心中竟然涌起死坑到底的心思,想着反正丹夏公主品性不良,干脆就做回刁蛮公主,就是不放人。看苑帝如何?

  “公主殿下,如果殿下不依。那奴才只能让御林军与公主说话了……”御林军……苑帝竟然气成这样,连护卫皇宫的御林军都调用了。可是,丹夏看向一帝的叶昊。他帮她穿好了衣裙后。才穿自己的衣衫,此时的他,半拢着白衣,一双纯净的眸子露在面具外,显得那样无助。

  似乎感觉到丹夏的为难。他眉头展了展。温柔的声音随即飘进丹夏耳中……“丹夏,不必为难。事己至此。不擒住叶昊,恐难安满朝文武之心。”

  “就算如此,此事与你何干,就因为你是离国人。便要受此牵连吗?”

  叶昊笑了笑。“有些事情便是这样没有道理……叶昊即随他们去。人各有命……公主不必为叶昊担忧。”男人说完,轻飘飘起身……一身白衫,让他显得文雅柔弱。眼看他一步步走向殿门,打开……

  殿外,青衣执枪的御林军分列两侧。乌黑的枪头反射着刺目的暗光……看着叶昊一步步走向那些御林军,好似走进枪阵般。丹夏的心一紧,三步并作两步奔出殿外。

  殿外诸人忽啦一声跪成一片。山呼公主殿下,丹夏仿佛没看见般。

  一阵风似的扑向叶昊,不顾诸人惊讶的眼神,从叶昊身后。拥住他,缩紧……脸贴上叶昊的后背……半晌无言,就那么静静的抱着叶昊。脸背相贴……好久后。轻轻的声音划过叶昊耳畔。

  她说:“等我……”我字余音绵长……叶昊笑了笑。轻声回道:“好。”

  下一刻,他毅然迈步,被御林军左右挟制。快步走出了丹夏的视线。自始至终,再未回首。丹夏甚至有种感觉,好像,他这一走,走出的不是她的视线,而是生命……那一瞬间,丹夏的心脏猛的一紧,顿顿的疼着……

  小安子站在丹夏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丹夏瞬间沉下的俏脸。“公主……陛下那么宠爱公主,想必,不会为难驸马的。”

  “小安子。带路,本宫要面见父皇。”她赌不起,不管苑帝是不是真心要为难叶昊,她都赌不起。

  她灰暗的人生,叶昊似乎是唯一光明的所在。老天不能这样待她,才给了她一丝希望,便要将这缕希望夺走。她不要……不管代价如何。她要他好好的……哪怕,惹怒苑帝。

  苑国皇宫。苑帝理政的勤政殿。

  早朝伊始,殿上便一片风雨欲来的平静。压抑的气氛,让殿上诸人连吸气都不敢用力,生怕一个不小心,引来苑帝震怒的眼神。公主大婚,本来是举国欢庆的喜事,不想离国那个心思深沉的二皇子竟然这厢大张旗鼓的争夺丹夏公主的芳心,那厢,竟然引兵来袭。还不动声色的夺了几坐大城。

  这等虎狼心思,实在恶毒的让人发指!

  苑帝拧眉看着殿下诸人,这些平日夸夸其谈的大臣们,今天出奇的安静……这让苑帝不由得怒意加剧。心道平日你们一个个吃香喝辣。隔三差五的还包个花魁,来场鸳鸯春梦。他可都是睁只眼睛,闭只眼睛的,现在用到你们了,一个个都成哑巴了。

  越想越气,苑帝大手一挥。龙案上的文房四宝哗啦一声摔到殿堂之上……“怎么。都没了主意,平日里不是满嘴大话吗?什么离国不敢兴兵。什么四国之局不能打破。什么天佑我大苑皇朝……”

  “臣等知罪。”苑帝一怒,殿上诸人如潮水般跪成一片,山呼有罪。

  “全是废物……来人,将叶昊带上殿来。”满朝文武一听。终于顺了口气,想着苑帝如果把怒意发到离国叶昊身上,他们好歹落得一时平安。要知道苑帝脾气古怪,性子暴戾,除了自小宠的那位丹夏公主外,没有谁能在苑帝的怒意中侥幸留得性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城第一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