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遗诏之事惊天
太白2018-03-19 16:432,897

  张千蓑大怒,一抖手将手中的刀向查一来甩去,大骂道:“查一杰,你也是江湖成名数十年的英雄,想不到今日拿一不会武功的少年作要挟,若传出去,岂不让人耻笑。”

  查一杰把头一偏,躲过短刀。脸上寒光一闪,忽又呵呵大笑道:“张兄莫要生气,此事并非在下所愿,是张兄逼我如此。你若不放了我家兄弟,在下可就得罪了。”

  他手腕一用力,风去归又大叫起来。张千蓑脸色紧张,急忙喝道:“莫要动手,你只要把他放了,我自然会放你家兄弟。”

  查一杰嘿嘿冷笑道:“恐怕现在由不得张兄了。”他拎着风去归向前逼去。风去归大骂道:“你这个坏人,快点把我放下来,放我下来。”他身子左右晃动,手脚向查一杰的身上踢打去。但查一杰身材高大。加上他人在空中,借不上一点力气,也只是空折腾而已。

  查一杰到了张千蓑的近前,把风去归放下,反手一掌。风去归只觉的后心一痛,向前踉跄了几步,扑倒地下。张千蓑大喝道:“鼠辈安敢。”他挥掌向查一杰打去。但因受伤太重。一掌打过,轻飘飘没有力气。

  查一杰用峨眉剌低住张千蓑的前胸。冷笑道:“张兄,我对你一再忍让,偏你不识好歹。我们兄弟都差点着了你的道儿。快说,遗诏在什么地方。”

  张千蓑目光斜视,不屑说道:“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什么遗诏。老朽不清楚。”

  查一杰道:“十年前宫中发生了一件大事,虽然有人将这件做的周密巧妙,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嘿嘿,你既然不愿意说,还是我替你说吧。十年前十一月二日晚,你为何突然在宫中消失,隐居山林之中,一去十年。”

  张千蓑叹了一口气,闭目道:“既然你已经知道,还问我做什么?”

  查一杰道:“十年前二十二日,康熙爷大病初愈,当日还去天坛祭天,至晚突然暴病而亡,此事天下人莫不议论纷纷。第二天,便从宫中传出康熙爷遗诏,宣四皇子继位。当年宫中发生何事,无人知晓,当日凡在宫中之中不是离奇失踪,便是暴病而亡,嘿嘿,四皇子想要斩草除根,以塞天下人之口,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张千蓑道:“此事已过十年,许多事情都已面目全非,你还提这事,不知是何用意。”

  查一杰道:“非我要提这旧事,而是有人非要翻旧帐不可。”

  张千蓑突然把眼睁开,目光如电,点头道:“我知道是谁要翻旧帐了,哼哼,你是太子党的人,还是八皇子的人,要不,你一定是其它皇子的跟随。”

  查一杰哈哈大笑道:“在下是太子的旧部,虽然太子已去,但太子对我两兄弟恩重如山,太子临终前对大位之事一直耿耿于怀。昔日刘备白帝城托孤,臣下皆以死相报,我兄弟二人虽不比古人,但知恩图报还是知道的。”

  张千蓑‘哼’了一声道:“天下已定,纵使翻出旧事那又如何。”

  查一杰道:“民间有传闻,当年康熙爷曾秘密写过遗诏,不过驾崩当日,宫中大变,有人行剌万岁,主使行剌之人将遗诏翻出,秘密销毁,另用康熙爷的笔体又写了一份遗诏。不过行剌之人后来得知行剌的是当今万岁,怕惹来杀身之祸,故将那份遗诏带出宫去。张兄,行剌之人你我俱都心知肚明。当日内宫之中共出现五十六个人,其中五十个人俱已死去。并能找得到尸体。没死的除了剌客,张兄,四皇子外,还有一个太监。而张兄大难不死,却又离奇失踪,十年来,不知多少人寻找张兄踪迹。我们兄弟有缘,今日得见张兄,实在是三生有幸。”

  张千蓑摇头道:“坊间传闻多为不实,老朽年纪已老,十年之事也不记的,更别说什么遗诏,老朽听都没有听说过。贤兄弟以传闻证真假,恐怕要失望了。”

  查一杰听了此言变色道:“张千蓑,你既然否认,这十年间你为何绝迹江湖。想必你也是怕人家杀了灭口吧。你既然怕人家,为何不与我等联手,将遗诏之事告之天下,到时天下必定大乱,雍正的江山恐怕再也坐不稳了,到时太子后人一呼百应。张兄可作为开国功勋。”

  张千蓑呵呵一笑,神色俱是萧瑟之意。道:“老朽已经年迈,此生别无他想,只求将人所托之事完成,便觉圆满。你所问之事,老朽真的不知。”

  查一杰见张千蓑身子虽然年迈老弱,说话微弱,但言语之中却似铁如钉。当下脸色一阵红,一阵白。心中发狠。猛的抖手,将峨眉剌晃了一晃道:“你真的不说。”

  张千蓑轻蔑一扫道:“贤兄让我说什么?”

  查一杰怒道:“好,你既然死不开口,对我等已无用处,与其落入他人之手,还不如现在就死。”说罢,他举起峨眉剌向张千蓑的头上砸去。

  恰在此时,身后一个人喝道:“休伤我爷爷。”

  张千蓑回头一看,只见风去归双手握着短刀,跑着向他剌来。原来查一杰适才一掌,正好打中风去归的后心。风去归摔倒之后,感觉腹内翻江倒海,说不出的难受。又停了半刻,感觉喉内发甜,一张口,鲜血喷出。将他吓的目瞪口呆。但体内已不似刚才一般难受。

  风去归爬在地上,又过了半响,才缓过劲来,他试着爬起,感觉身子又是一阵疼痛。但却看到查一杰脸露凶光,正举剌向张千蓑的头上砸来,他自幼和张千蓑生活在一起,自然心中对他极有感情。而且刚才查一杰打了他一掌,他对此人痛恨之极。见到此景,不由大惊。四下瞧去,见左侧地上放着一把短刀,当下他不假思索拿起短刀,喝叫着向查一杰扑去。

  查一杰心中正憋着一股火,见此情景,更加恼怒。呵道:“兔崽子,你既然要与老不死的一同陪葬,我就成全你。”当下他站起身来,把峨眉剌在手中一轮,欲走上前去将他也剌杀了。

  谁知刚一迈腿。便觉脚下不适。低头看去,只见张千蓑牢牢抱住自已的双腿,冲风去归喝道:“去归,不要与他争斗,快离开这里。”

  查一杰心中着恼,随手操起峨眉剌向张千蓑的头上打去。骂道:“自身性命都难保,居然还有此心。”他含怒砸去,自然劲力不弱,峨眉剌正好击中张千蓑的头顶。张千蓑的头向左一弯,这一剌力道甚重,居然将张千蓑的脖颈折断。张千蓑哼都没哼,栽到地下。

  刚才一幕被风去归瞧的清清楚楚。他本待向前要剌,听到张千蓑之言,不觉一愣,脚步停下,后见查一杰惨死,心中难过,大喝道:“爷爷。”不顾性命的向查一杰扑来。

  查一杰杀死张千蓑后,一抬脚,想不到自已的脚依然被张千蓑紧紧抱住。查一杰一抬腿,将张千蓑的身子踢过一边,但就在此时,风去归的短刀已到近前。查一杰猛一抬头,不由‘啊’了一声,抬胳膊去挡。只听‘赤’的一声。短刀在查一杰的胳膊上划过。

  风去归人小体弱,又不会武功,虽然侥幸剌中查一杰。但对查一杰来说,却并无大碍。

  查一杰一抬手,正好打在风去归的胳膊上,风去归脚底一晃,‘唉’的一声。身子向石壁上撞去。

  查一杰被风去归划伤左臂,更是暴怒。口中大骂道:“小兔崽子,老子在江湖上闯荡十多年,还没有人敢伤你查大爷。”他边说边一个箭步,窜至风去归的身前。‘啪啪’扇了他几个耳光。

  查一杰刚才的头撞到石壁上,本已撞的头晕脑火,加上风去归刚才打他一掌。恶心感觉又从心口涌了上来。所以查一杰的几个耳光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脸上。

  查一杰怒气未消,又一把拎起风去归,举到空中,转了几个圈,然后随手一掷。风去归的身子飞出。向远处的山崖堕去。

  风去归只感到头晕脑涨。身子在空中轻飘飘的,似根鸿毛一般。猛的一阵风吹过,他打一个激灵,睁开眼,只觉自已头部朝下,眼前深不见底。周围四处空空落落。他情不自禁的‘啊’了一声。

继续阅读:第7章 何时十年之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欲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