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看似轻描淡写
太白2015-12-21 19:472,247

  他便要上前查看究竟。张千蓑手臂一晃,将短刀横在查一智的脖子上。喝道:“退后。”

  原来张千蓑被剌中,他知不能力敌,便故意倒在地上,待查一智去查看时,他又猛的出手,扣住查一智的脉门,另一只手从腰中抽出短刀。以求败中取胜。查氏兄弟见他刚才口吐鲜血,受伤极重,猝不极防之下,居然着了道儿。但他虽然一击成功,因刚才受伤极重,所以做完这一切后,他自已也没了力气。喘气如牛。

  查一杰道:“张兄,咱们可无怨仇,你可别下死手。”

  张千蓑苍白脸色淡笑道:“是啊,咱们原本大路朝天,只要你兄弟二人不难为我,老朽自然也不为难为你们兄弟两个,你先将身边的六条畜生杀了。这些畜生可听不懂人话,什么时候抽冷子给老朽来上一口,老朽可防不住。”

  查一杰身边的几匹恶狼本是华山本地之物,今日上山之时。二人在华山道上与张千蓑打过照面。虽然是一会儿功夫。但二人受命追查此人已有几年。张千蓑的模样已经画成图形,二人对此人相貌早已烂熟于胸。所以初一见面虽然未认出此人,但一路细思,越觉可疑。二人商量之下折回寻找张千蓑。却发现华山道上没了他与同行少年的踪影。好在二人有一驱狼奇术。当既焚香召狼。狼嗅觉灵敏。二人跟随狼群一路追至山洞之中。诱狼与张千蓑打斗。熟识了他的武功路数,二人再无怀疑。但想不到他受伤之际还会突发奇袭,二人一时不慎,居然受制于人。好在二人召狼驱使并不费多大力气。查一杰当既运掌。向群狼一一拍去,群狼几声哀叫。俱都气绝。

  查一杰收掌站立,对张千蓑道:“张兄,你所言之事我等俱已照办,还望张兄放了我家兄弟。”

  张千蓑摇了摇头,微弱说道:“我若放了你兄弟,你二人又与我为难,老朽已受重伤,可不是贤昆仲的对手。”他右指闪动,在查一智的身上点了两下。查一智身子一动不动。他腾出手来,从衣服内哆嗦的掏出一个小瓶。倒出一粒药,放入查一智的口中。

  查一杰脸上变色,大喝道:“张千蓑,你给他吃什么?”

  张千蓑哑然一笑,说道:“贤兄别紧张,不过是我配制的寻常药而已,此药普通的很,不过就是吃了能让人昏睡不起。”他一边说话一边在查一智的身上点了两下。一松手,查一智的身子倒在地上,双眼紧闭,真似睡着了一般。

  查一杰怒道:“想不到你居然心计如此之深,算我兄弟栽了。”张千蓑‘哼’了一声道:“咱们彼此彼此。”他又从瓶中倒出一粒,随手一甩。喝道:“贤兄接住。”

  查一杰随手一抄,将那粒药丸捏在手中。惊奇道:“怎么,你让我也吃。”

  张千蓑拿短刀在查一智的脖子上比划道:“贤兄的功夫还高过贤弟一筹,你若不睡上一觉,我如何放得心来,我知你们二人情同手足,贤兄必定不会弃贤弟的性命不顾吧。”他手中猛一加力,短刀刀刃深入肉中,有血渗出。

  查一杰大惊道:“不可。”他飞身一步,就要去抢查一智的身子,张千蓑喝道:“退后。”查一杰刚才心神激荡,跨出一步,才知不妥。硬生生的将身子停住。他将火气压住,平静说道:“张兄,今日我兄弟多有得罪,你若将我兄弟放了,我向张兄保证,绝对不会再找张兄麻烦,你看如何?”

  张千蓑轻声道:“虽然江湖之人一言九鼎,但老朽有要事在身,非我不相信贤兄,老朽还有要事要办,贤兄还是听我的话,把药吃了吧。”

  查一杰全身发抖,让他听从张千蓑之言,乖乖就范,实不愿意。但若不听,自已兄弟又落在他人之手。他手中捏着那粒丹药,不由全身颤抖。就在此时,不远处突然少年的声音轻脆喊道:“爷爷。”

  两个人听到声音俱都转头望去,只见少年一步步正向这边走来。原来少年在石洞之中本睡的很死,半夜突然有了尿意。他睁眼起身,发现居然没了老者的身影。耳中听到洞外有‘辟叭’打斗之声。少年好奇心切,出了洞外。见洞口不远处腥味颇重,上前查看。原来是匹死狼。少年心中惊异,一抬头,只见爷爷背坐在一石壁处,手中拿刀。横在一人脖子上。容貌甚是狼狈,他远处还站立一人。少年关怀心切,忍不住叫了一声。

  张千蓑此时本已稳操胜券,见少年突然显身,不由大惊。不假思索喝道:“去归,到山洞去,切莫靠近此处世。”

  查一杰正在徘徊之时,忽见少年。已认出此人便是当日在华山道上与张千蓑同行的少年,又见张千蓑言语关切,心念一动。几个跃身,已跳到近前。伸手向风去归抓去。

  风去归正向前奔跑,突然见一个人影向自已奔来。风去归不由面色一紧。本能向右侧一闪。但来人身影甚是快捷。一抬手便将他的衣服抓住。风归去只觉脚下一空,居然让查一杰拎了起来。

  查一杰抓住风去归后,一转身,几个纵跃又来到张千蓑近前。用峨眉剌顶住风去归的心口。说道:“张兄,现在你我手中各有一人,咱们交换如何?”

  张千蓑刚才发出警语后,心道不好。果然,查一杰见他话音未落,已将风去归捉住。张千蓑心思转的极快,故作轻描淡写的笑道:“此童不过是我随身药童,你若拿小孩子威胁老朽,只怕打错了如意算盘。”

  查一杰心中一呆,后又笑道:“张兄莫欺我是小孩子吗,刚才张兄言语之中甚是关切,我不信你真的不把这小孩子的生死放在心上。”

  张千蓑把头向右处一偏,故作无谓的口气说道:“你要杀便杀,多说什么?”

  风去归此时却感觉自已的胸口被几枝钢剌顶住,一阵剌痛传来,忍不住呻吟道:“爷爷,这、、、这是怎么回事。你救、、、救我一救。他扎的我好痛。”

  张千蓑把脸转过,望着风去归的脸色,神情有不忍之意。他神色俱被查一来瞧在眼中。查一杰呵呵笑道:“既然张兄将这少年的生死不放在心上,索性我便将他杀了。”他将峨眉剌一用力。风去归大叫起来。其声似刀子一般声声剌中张千蓑的心窝。

继续阅读:第6章 遗诏之事惊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欲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