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何以至此
太白2017-04-15 02:452,828

  张千蓑听了此言惊的不由自主后退一步,心中暗道:“想当年,我在宫中做事之时,虽偶涉江湖,但与武林之人绝少交往,更何况十年前我就不闻世事,想不到这才出世没几天,居然被人认了出来,而且此二人一开口便道出我的来历。莫非十年前之事到现在还未平息。”

  他虽然内心惊异,但脸色却平静如水,淡淡道:“我想阁下是认错人了吧,老朽无师无派,所练的三角猫功夫也是自个没事习练玩的,什么‘石破天惊’。老朽可想不出如此斯文的名字,阁下所言的宫中之事老朽更是糊涂。而且老朽也不叫张千蓑,老朽姓王名却。”。

  查一智忽然说道:“若你不是张千蓑,来华山作甚?”

  此人声音低沉,虽平日不轻易开口,但若一开口,其问答之言都点在关键之处。

  张千蓑一愣,面不改色笑道:“老朽乃是一寻常郎中,近日在下所住村子生出瘟疫,老朽为此事心急如焚,为治瘟疫老朽屡试千次,才偶配一良方,但有一味药甚是难得,名唤‘还阳草。听闻华山之颠生有此药,老朽为了苍生,所以这才不辞辛劳。上得山来。贤兄弟因何硬将老朽指认他人。”

  查一杰查一智二人相互瞧了一眼。查一杰脸上堆笑道:“张兄,咱们都是明白人,此事事关重大,恐怕非你我所能担待,咱们都是跑腿之人,实不相瞒,在下的主子为此事追查了十年,若张兄实言相告,我二人断不会纠缠张兄,若张兄想糊弄过去,只怕没有那么容易。”

  张千蓑摇头道:“老朽真的不知你们所问何事,不过,能让二位如此费劲心思打听的事,说实话,老朽也感兴趣的很。贤兄弟能否告知老朽一二。”

  查一智脸上铁青,怒道:“张千蓑,此事利害关系你我皆知,何况咱们的对头都是一个大人物,你为此事隐退十年,还以为这件事真的就了结了吗。我兄弟对你算是客气的了,你若告之详情,我兄弟将来必还你一个人情,若你还是铁嘴钢牙,哼哼……“他猛的从身后抽出一根峨眉剌。在手中晃了两晃道:“我兄弟可要对你不客气了。”

  张千蓑心中早已有了计较,见他拉出架式要动手。淡笑道:“你二人可真奇怪,我不知之事,你们逼问什么?难道非要我编出瞎话骗你二人不成。”

  查一杰一抬手拦住查一智。对张千蓑陪笑道:“我兄弟脾气鲁莽,张兄莫怪。若是张兄不愿对我二人言明,我二人丝毫不怪,不过,在下有个不情之请,张兄能否随我二人现在向山下走一趟去见一个人。此人想必张兄也定然认识,他在江湖人送绰号‘金燕刀’姓许,名冲发。

  “金燕刀许冲发。”张千蓑听了这个名字身子轻微一荡。

  查一杰察言观色,瞧了查一智一眼,脸露得意之色。不过语气仍然诚垦说道:“不错,此人十年前也在宫中做过带刀侍卫,若我等兄弟真的认错人,恐怕你二人不会认识,我兄弟二人必定向张兄陪礼道谦。而且不劳张兄动手,张兄所需的‘还阳草’我兄弟二人给包了。张兄只管在山下客栈饮茶既可。如何。”

  张千蓑心道:“想不到此人如此狡猾,居然想出找到以前我熟识之人来证我的身份,十年前我与许冲发同在宫中当差,想不到此人现在与漠北双狼为伍,若与他们走一趟,与许冲发照面,他必定识我。我有大事要办,如何理这等闲事。”想到此处。他摇头道:“非老朽驳两位的面子,实在老朽身不由已,’还阳草若采下一个时辰内不妥善照应,便会失去药性,此事关系村中数百条性命,需老朽亲自去做,旁人不能代替,两位所言之事,恕老朽不能答应。”

  查一智见大哥好话说尽,此人却百般推辞。心中已有不耐。脱口而出道:“大哥,莫要再费口舌,此人心意已决,纵使好话说尽,他也不听,不如动手罢。”

  查一杰也瞧出张千蓑已经铁心将此事封口,当下也一抖手,抽出峨眉剌,冲张千蓑施了一礼道:“张兄,你与我兄弟二人无怨无仇。但在下受人之托,不敢懈怠,若与张兄动手一时失手,张兄莫要记恨。”

  张千蓑瞧着两人便要动手。心道:“听闻此二人手中功夫不弱,若是一对一,我不致输给两人之中一个,但若二人一齐动手,我便不是对手,更何况二人身边还有几匹恶狼。他二人若驱使起来,更是难缠。虽未动手,我已输定。此事如何应之?”

  他正细思之间,突然听到查一智一声低吼。几匹刚才还爬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恶狼此时猛的跳起,眼晴放光,缓缓向他逼来。

  张千蓑心念一动,猛的转身,向前疾去。才奔出两步,耳中听到身风有几股劲风向自已扑来。查一智喝道:“怎么,你想逃吗?”

  张千蓑也不回头,反手一掌。听到后面一声狼的惨嘶之声。与此同时,感觉自已的头顶一寒。他猛一低头。峨眉剌从自已的头顶飞过。张千蓑心道一声:“好险。”急又向旁边一跃,跳至一石壁前面,双手举掌护住胸前。原来他刚才与群狼相斗之时,已知这些狼训练有素,若不背对一处,任群狼四面进攻,自已必定吃亏。所以刚才未动手之前,先寻到一处可以倚靠之地,先护住身后,再细作打算。

  查一智刚才没有击中,心中也暗道了一声惭愧,他不等张千蓑站稳,挥动峨眉剌,又向他前胸剌去。同时,口中发出闷吼之声。其它已至近前六匹狼听到闷吼之声,一齐向张千蓑扑来。

  张千蓑转着身子向右侧躲去,峨眉剌剌了空,击在岩石之上,溅出几滴火花。与此同时,张千蓑挥出一掌。向前打去。前面的几匹恶狼知道厉害。虽然跃起,但身子却向旁边扑去,欲躲过他这一掌。张千蓑的掌力甚是刚猛,虽未打中,但掌风边缘在狼身扫过,仍旧将前面的恶狼打翻在地。

  不过此时,左右两侧各有两匹狼向张千蓑的左右两肩扑来。张千蓑掌力已发,还未收回。于是双手一抬,顺势向里合去,他左右两只手摁住两匹狼的头,猛一加劲。两只狼头撞在了一起。张千蓑听到骨头碎裂之声夹着两匹狼干嚎之音。他知自已又解决了两只,心中稍慰。

  查一杰口中赞道:“好身手。”张千蓑只见两道银光,一前一后飞袭过来。张千蓑刚才招式已用老,还未缓手,此时又见两道兵器飞至。来不及细思。他大叫一声。分掌拍去。此时他只能用上三分力量。虽然将峨眉剌稍阻停顿,但二人力道甚猛。两柄峨眉剌不改来势,依旧向他身上剌去。

  只听‘噗’的一声。查一杰手中的峨眉剌已扎至他的右肩。张千蓑吃痛,‘啊’的大叫。此时,另一道峨眉奔向他左胸胸口。

  查一杰大喝道:“兄弟,不可伤他性命。”他随手一推,查一智的峨眉剌失去准头,但力道依旧强劲。剌中岩石之上,飞起几点火花。

  查一杰手一用力,将剌拔出。张千蓑又‘啊’了一声。右肩出鲜血狂奔,溅的胸前红湿了一大片。他的身子也缓缓坐在地上。

  查一杰一抬手,二人收了兵器,查一杰冲张千蓑一抱拳道:“张兄,实在对不住,非我兄弟二人要与张兄动手。实在是不用此法,请不动张兄。”

  他向查一智使了个眼色,喝道:“还不给张兄止血。”查一智将峨眉剌收起,嘿嘿一笑,上前走了一步,说道:“张兄,小弟给你止血了。”

  张千蓑此时头发散乱,嘴角有血丝流出,紧闭双目。查一智到了近前,抬指便要向张千蓑的穴道点去。

  张千蓑的身子突然跳起,同时手中多了一件寒光之物。查一智道:‘啊,想不到你居然使……使诈,你……”。他话未说完,身子一软,居然瘫在地上。

  查一杰惊呼道:“兄弟,你……”

继续阅读:第5章 看似轻描淡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欲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