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白狐
太白2015-12-21 19:473,076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风去归肚子又感饥饿。虽然刚才已有大半块熟肉入腹,但他少年体壮,食欲甚好。他站起身来,向左右瞧去,心中怀有一丝侥幸之心,期盼能从山峰顶上找到裹腹之物。

  他向路大昌望了一眼,见他躺在地上一动不劝,嘴鼻发出轻微的酣声,似乎睡着一般。风去归不敢打扰,轻手轻脚离开此处,直到距离甚远,这才放下心来。刚才他已向西走过一遭,并未出现有什么可食之物,他此时调整方向,向东行去。不觉已走到路大昌洒的那道横线之前,风去归蹲下去仔细观察,见路大昌洒的粉末似面粉一般,发出米酒淡香,他知这是路大昌为捉白狐所洒,但究竟有何用所,却是不知。当下他轻轻抬腿迈过,向前行去。

  向前走了百米,已距路大昌甚远。风去归发现此处和西边没什么两样,除了荒草就是岩石,并无野生瓜果可食之物。风去归感觉失望之际。这时,不远处一条灰影一闪而过。风去归心中一动。他已看清,原来刚才奔跑的灰影是只山兔。风去归不禁灵机一动,他在山里住的惯了,对捉兔逮鸟并不陌生。当下心中一喜,付道:“若能捉只兔子,烤着来吃,也可解肚子饥饿。”

  心念动处,他见旁边石壁之处有一青藤,长的细长坚韧。上前揪了下来,将枯叶去掉,作了一个活套。边向前走边观察野兔行走之道。审视良久,觅到一处下坡之所,他取了两块小石子,压在藤套之上,然后拉着一头,隐藏在一块岩石之后。静心等候。

  过没多时,一只山兔从远处奔来,风去归心中大喜,凝神屏气。等着山兔入套。慢慢山兔越跑越近。他眼中灰影一个踉跄,接着手中藤套一紧。风去归站了起来。原来那只山兔左后腿正好一脚踏入他设的藤套之中。

  那兔子感觉后腿被什么东西圈中,狂奔起来。风去归大力拉去,但兔子挣扎力道甚猛,而枯藤又不太结实,风去归感到手中一松,枯藤从中断成两截。风去归费耗多时,才等的山兔入套,怎肯善罢甘休。当下拔腿追去。那只兔子听到身后有声响动,跑的也甚是仓促,四下乱窜,也不按兔道跑行。

  风去归跟在兔子后面,忽左忽右,紧追不舍。因为兔子腿上带了长长枯藤,跑动甚是不便,所以跑了半响,也没摆托风去归的追踪。

  这时,前面几米处生长了一大片枯草,长势甚密,劲风吹过,荒草四下摆动。兔子‘刷’的一声,跑进荒草内。风去归在后面追赶,眼晴却不离兔子身子。见兔子进了荒草之内,不见了身影。风去归心中大急,急赶上去,虽然荒草将兔子身子掩没,但兔子后腿上面的半截枯藤却时隐时显。风去归紧追不舍。眼看间,就要踏过这片荒草。突然,一道白影在他面前‘刷’的一晃。风去归不禁一愣。

  只见那道白影身子如飞,脚似腾云一般,疾如闪电,在荒草上面一滑而过。到了风去归近前,风去归这才看清,此物全身洁白,皮光毛厚,似狸猫大小。尖嘴尖脸。风去归情不自禁脱口而出:“白狐。”

  这时,他耳中听到路大昌喊道:“小孩,快闪开。”风去归急回头,只见路大昌身形如风,手中拎着大口袋,向这边飞奔而来。风去归脑子甚慢,怔了半响。那白狐见对面有人奔来,一转身,向风去归这边折回。

  风去归又听路大昌喊道:“小孩,拦住那只白狐。”风去归这才愣过神来。此时,他手中还握着刚才那只兔子挣托的半截枯藤,当下不假思索,挥手向白狐甩来。白狐身子甚是轻灵,当下向左一闪,将那条枯藤避开,但枯藤尾部也抽到了白狐身上。

  白狐甚是机灵敏感,感觉不好,又一折身,向路大昌方向奔来。此时路大昌已到近前,他张开双手,各握住口袋一角,见白狐又向自已奔来,大喝道:“来的好。”猛的跃起,将手中的口袋向白狐扑去。

  白狐见眼前突然一黑,身子加速,猛的一个窜跃,居然从路大昌的档下钻了过去。路大昌扑了个空。当下也不着忙,一转身,向白狐追去。刚才之事事起突兀。瞧的风去归目不暇接,等缓过神来,才想起那只山兔,再去瞧时,哪里还有兔子的踪影。

  风去归怅怅向后返去,见路大昌手中拿着小包,沿着一狭长处洒着细粉,也是至左到右,从右处山崖到左处石壁,细密不留一点缝隙。风去归到了近前。路大昌正好将手中的细粉洒尽。听到脚步声,回头望去,见是风去归,喝道:“站住,不要向前走了。”

  风去归一怔,问道:“怎么了?”路大昌不耐烦的说道:“白狐出现了,我要捉小狐,你别在此地妨碍我做事。”风去归左右瞧了瞧,不解问道:“刚才那只白狐你不是没有抓住吗,它已经跑了。”

  路大昌道:“谁说跑了,前面我洒有醉香十三粉,它过不去的,一会就返回来了。你在此处好好呆着,不要乱动。”原来刚才风去归起身之时,路大昌便已知晓,他偷眼瞧去,见风去归轻手轻脚离去,心中大奇,不知他要去做什么,当下也不惊动。悄悄的跟了上去。风去归扯藤,做套,追兔他都瞧在眼里。但因风去归做事专注,居然没有发现后面有人追踪。路大昌感觉甚是好玩,有时在后面故意弄些响动,然后马上在后面藏了起来。可惜自始至终,风去归都没有往后瞧去。路大昌心花怒放,觉的这个小孩子甚是蠢笨,自已在后面跟踪半响,又故意弄出响动,他居然不闻不问。甚是大乐。到了后来,藤套脱兔,风去归去追兔,路大昌灵机一动,冒出一丝坏水,他要待风去归抓住兔子之后,自已偷偷的把兔子放跑。让风去归白忙一场,肯定好玩。打定主意,他也跟了上去。

  到了后来,风去归无意中在荒草中惊出白狐,路大昌见白狐出现,更是大喜。大喝风去归,让他将白狐截回,虽然刚才一扑并未抓到白狐,但自已已在前面处洒有香粉。白狐嗅觉甚是灵敏,其性又多疑。嗅到其味必定折返,当下不忙追赶,又在峰顶寻一狭长处洒了一道醉香十三粉。将前后堵住。

  喝斥完风去归,他一转身,向前追去。风去归呆站那里,一动不动。心中好奇,也想过去一瞧究竟,看路大昌是如何捉住白狐的,但他生性老实,究竟不敢。讷了半天,肚子又感饥饿,脑海中又想起刚才奔跑的兔子,不觉心中有些可惜。

  他向左右瞧了瞧,见石崖处枯藤着使不少,他上前去,双手扯下十几根,这次他吸取了刚才的教训,每一根都大力扯了几扯,寻到一根最为坚韧的青藤,怕套住兔子后还会挣断,又从十几根青藤中选出两根,三根拧成一根,又扯试了一下,确定这次无法挣断后,缠着做了一个藤套,打量周围的地势,选一合适处将藤套放在地上,自已如刚才一般,躲在一块石后,一只手拉扯着藤套。守藤待兔。

  过了约一盏茶功夫,耳边突然传来路大昌的吆喝之声,风去归转头瞧去,见粉道内一只白影如飞身这边奔来,正是那只白狐。转眼间就到了粉道之前,白狐到了粉道边猛然停住,口中发出‘吱吱’之声,显然嗅到十三粉的异味,刹那间,路大昌已到了近前,只见他双手拿着口袋,猛的向白狐扑去,白狐甚是机灵,向左一闪,躲过一扑。白狐躲过后并未折身返回奔去,显然它也知后面也有粉道挡路。

  路大昌一扑不成,身子打了个旋,一个横身向白狐兜去。此处道路狭窄,刚才白狐一跃已至右侧石壁处,见口袋横着向自已扑来,当下身子一卧一跃,已窜至石壁之上。路大昌心中大喜,此处石壁如刀裁一般,虽然白狐跃至石壁之上,但呆不长久。当下他一手拿着口袋,另一只手挥掌向白狐击去。劲风扫过,白狐知道厉害。纵身一跃,从飞壁上跃了下来。路大昌身子更快,双手撑着口袋,凑准白狐落下的位置,欲将白狐接在口袋之中。

  不过他的脚下右侧有一突出岩石,路大昌抬脸只顾上面,却没注意下面,移动脚步之时正好踩在这块岩石之上。风去归在远处瞧的清清楚杨,大叫道:“老伯小心。”路大昌正喜滋滋的等着白狐自投入袋。加上他身法步子移动甚速,哪里想到会生此枝节,一个踉跄,身子失去重心,就要摔倒在地。好在他功力不弱,待摔未摔之时,一个拧身,将身子稳住,待重新站起,那只白狐已从石壁之上跃至地下,绕过他的粉道,向前飞奔而去。

继续阅读:第14章 立了功,反而被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欲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