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稀奇物什
太白2015-12-21 19:472,951

  他先将那个小黄葫芦拿在手中,拔出葫芦盖。然后赶紧用大拇指盖住。道:“这里面的小玩意可是我花了两年时间从天山山顶捉住的,珍贵的很,只能瞧一眼,不许多看,知道吗?”风去归见他说的郑重,点了点头。

  路大昌将大指缓缓挪开,慢慢的递到风去归的面前。风去归探着头,睁大眼晴向葫芦底瞧去。葫芦口很小,但风去归一撇之下,却是瞧的清清楚楚。见葫芦底爬着一只玉蚕,通体发光,似一块长玉卧在那里一般,一动不动。风去归大奇,将头又向前探了一下。路大昌把手一缩。急忙用葫芦嘴把葫芦盖住。道:“行了,你也看到了,说是瞧一眼,就一眼,多瞧一眼都不行。”

  风去归大怅。但又好奇的问道:“老伯,葫芦里面是只蚕吗,怎么、、、怎么和我见到的蚕有些不一样。”路大昌将葫芦收到怀中,大为得意的说:“这是天山山顶独有的冰蚕,天下就天山有,你怎么拿寻常白蚕与之相比。”

  风去归心中对路大昌大为佩服。道:“想必这种冰蚕极为难得,不知道老伯是怎么捉住的。”路大昌听他话语中含有恭维之意。眉飞色舞道:“书上说的很清楚,冰蚕喜冷,自生到死,不离所生之地一步,身伏雪下,以雪下小虫为食。”

  风去归听到这里大为奇怪,不禁插言道:“雪下小虫。雪下面还有小虫吗?我怎么不知道。”路大昌道:“怎么没有,你刚才也瞧到了,冰蚕身子那么小,它吃的虫子肯定长的更小了,天山山顶比此处要冷十倍,小虫又在雪下面,你瞧不见是你没有福气瞧的见,我就瞧见过。”

  路大昌接着又道:“天山那么大,这冰蚕又在雪的下面,自然难找的很,嘿嘿,白天瞧不见,但晚上天色已黑,冰蚕身上又发出淡光,就好找了,我翻遍天山一十二峰,终于找到了一条。所以,你今天能瞧见,也算是有大大的福气。”

  风去归眼中流露出敬慕的神色,虽然他没去过天山山顶,但听路大昌之言,想必是极苦之地。能在此地耗费两年时间捉住这只冰蚕,自然极为不易。路大昌虽然大吹大擂,说的轻描淡写,但在天山捉这只冰蚕时,确实受尽了千辛万苦,因为得来不易,所以他从未向人提起过此事,今见风去归性格老实,又是小孩子,所以妨范之心大减,将往事说出,见风去归脸色对自已甚是敬仰,心中得意,感觉以往所受的苦也算值当。

  风去归指着那只青瓷花瓶道:“老伯,这里面放的是什么,难道也是冰蚕吗?”路大昌道:“冰蚕我只要一只就行了,要那么多做什么,这里面装的是另一些稀奇古怪的物什,你瞧仔细了。”

  他将青瓷花瓶拿在手中,脸色变的郑重。缓缓打开瓶盖。风去归见他神色庄严,当下也将眼晴睁的大大的,生怕错过。待路大昌将瓶子凑上去。风去归吓了一跳。只见瓶子里有一只大黑蚂蚁,在里面爬动。因为瓶子光滑。所以蚂蚁爬不上去,但其触角顶部直到瓶口处,比寻常蚁王都大数倍。

  路大昌似刚才一样,只让风去归瞧上一眼,便将盖子盖上。接着打开木盒。说道:“此物我可是从西域沙漠中寻得的,叫火龙蛛。你瞧瞧和寻常蜘蛛有什么不同。

  风去归向木盒瞧去,见木盒底部爬着一只全身通红的蜘蛛,样子和寻常蜘蛛一般大小,但全身通红,风去归探头之时,隐约感到一鼓热气冲来。显然是木盒内的火龙蛛呼吸之间吐出的气息。

  路大昌见风去归瞧过之后将木盒藏起,最后把铁盒捧在手上,得意道:“这里面的活物不要说你见都没见过,恐怕此物的名字你听都没听说过。是我从一个别人从未到过的洞中捉住的,此洞里面的流出的水含有剧毒,人如果喝了洞中的水,一时三刻,肚内的肠子便会烂掉。所以你要小心点了。他将铁盒打开,风去归见铁盒内爬着一只怪虫,此虫全身发绿,头部圆扁,无脚无毛,而且没有眼晴,确实样子自已从来没有见过。

  一时之间他甚是惊奇,道:“老伯,这个虫叫什么名字,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路大昌嘿嘿一笑道:”不光你没有见过,我也没有见过。不过药书上言道,欲配制五生相附丹其中一味需要大毒之物,别瞧此物样子怪异,却身有剧毒,不光是吃下他,就算你用手摸一下,不到半个时辰,便发全身肿胀粗黑,中毒而死。”

  路大昌说完,将铁盒子收起,他卖弄了一通,瞧着风去归的脸色又惊又恐,心中大为得意。说道:“四物我已收齐,若再将小狐捉住,便可配制五生相附丹,到时,不光是那个疯子,全天下的人也都打不过我。”

  风去归在山中乡下住的久了,又没有争强好胜之心,自然对天下谁打谁不甚关心。他虽然将路大昌收藏的活物一一瞧过,心中只觉的他捉住的奇虫异物甚是难得,好奇心一过,自然心就淡了。

  当下他对路大昌说道:“老伯,我求你一件事可好。”路大昌见他瞧过自已收藏的宝贝之后,虽然惊异,但并未像自已所想像的那样苦求自已再将自已所藏的宝贝瞧上一眼。心中略有些失望。淡然道:“什么事,不过话先说清楚,我要用心捉我的小狐,如果太难了或者时间太长了,我可不管。”

  风去归急忙道:“不是太难,就是能不能带我下去前面的那个山崖。”他说着,用手向那才阻碍自已的那个崖头指去。道:“你既然能把我带上此处,一定会带我下去那个山崖,此地就你我两人,所以垦求老伯帮我一把,大恩大德我一定日后相报。”

  路大昌心中见他对自已捉的宝贝不感兴趣,却一心到对面山上瞧人打架,心中十分不悦,大摇其头道:“不行,小狐说不定什么时间就会出现,若是帮你这个忙,恰巧这个时间小狐出现,我没捉住,就要再等一年。不行,不行。”

  风去归见他一口拒绝,没有丝毫回转余地,心中失望之极。当下默不作声,在想下山之策。他为人老诚,自然脑子转的极慢,想了半天,除了路大昌带他下山之外,想不出任何办法,他向路大昌瞧去,见路大昌仍旧躺在地上,微闭双眼,不去瞧他,一时之间大为烦恼。

  沉默半响,路大昌耐不住寂寞,又说道:“你怎么不问我为什么今年捉不住小狐,就必需等到明年。”风去归心中烦闷,对他之言甚没有兴趣,当下没有作声。路大昌本想开口求他问自已,又怕他以帮他下山作要挟。当下自言说道:“这华山这上有一种狐狸,名叫白狐,个子比一般狐狸要小,但却比寻常狐狸机灵多了,狐狸本来聪明,这白狐又比其它狐狸更加聪明,所以捉住他自然不太容易。”

  风去归心中有事,本想不听,但两人距离甚近,不觉之间,路大昌之言传入耳中,见他说的甚是有趣,不觉望了他一眼。路大昌见他向自已望去,知道他在听自已说话,心中得意,又开始说道:“因为这个白狐比别的狐狸聪明,所以他每晚从来都不住同一个地方,不过,虽然这个东西狡猾,但毕竟没有人聪明,它既然是个活物,总要吃东西,也要拉屎。与这个山峰相邻的几个山峰我都已查过,都发现有白狐新拉的粪便,可见白狐这几天就在这几个山峰之上,而我们现在呆的这个山峰还没有发现白狐新拉的粪便,所以这两日白狐必定会在这个山峰出现。”

  风去归听了他之言说的有理,不由点了点头,脱口问道:“刚才老伯爬在地上,就是发现白狐的踪迹了吗?”路大昌见他居然开口主动问自已,心中大感畅快:“白狐正午之时正是一天活动最频繁的时候。刚才日升头顶,正是正午之时,我怕白狐突然出现,故才爬在地上守株待兔。不过没有出现,当然也怪你这个倒霉鬼,但白狐甚是机灵,没有出现也没有什么?”

  风去归见他又怪罪自已,当下把头一扭,不去瞧他。路大昌知他心意。虽然也知白狐不显身与风去归并无多大关系,但他性格甚是好胜,明知错了,也要强辞夺理。见他不理自已,仍旧闭目养神,将腿翘起,静待白狐出现。

继续阅读:第13章 白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欲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