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风雨欲来
太白2018-03-19 16:432,448

  老者对少年又道:“风公子,此时天色已晚,你我找一避风之所,休息一晚,如何。”少年本想今日行到山顶,听老者这么说,不觉有些泄气,没了底气,刹时感到全身无力。老者又道:“此时距山顶不远,你我找一所在,早睡早起,明日天微亮之时,必定到达山顶。”

  少年打量四周,眼前漆黑一片,山风呼啸。已不知前面道路所在。勉强向前行之不但危险的很,加上体力不支,恐怕也再难行走。只好点头应道:“爷爷既然有此计较,孙儿尊命就是。”

  老者向四处打量,心中沉思道:”我记的十年前上山之时,距此近处有一山洞。虽然十年未到此地,想必不会记错。”他辩明方向,冲少年招了招手,示意他跟在身后。自已向前探去。

  少年不识路径,紧紧跟着老者。见老者左转右拐,似乎岔到另一条山路上。

  两个人行了约半个时辰,少年感到脚下道路平坦,并非自已一天上山所行的高底起伏。他心中思道:“爷爷似乎对此极为熟悉,想必来过此地。”

  老者忽然停住脚步,接着便蹲下身子。少年耳中听到‘霎霎’之声。原来老者在拔拉一面石壁前面生长的荒草。

  老者将腰直起,从怀中掏出火折,晃了一晃,一道亮光出现在他的手上。少年望去,只见墙壁之上显出一个一人来高的洞口。

  老者冲少年招了招手,然后进了山洞。少年跟了进去。洞中有些温湿,但比起洞外风急干冷却是天壤之别。少年顿感身上温暖许多。

  老者冲少年笑笑道:“风公子,现在感觉如何?。”

  少年点了点头,询问道:“爷爷,你似乎对此处很是熟悉,你如何知道这里有一山洞。”

  老者笑道:“十年前你父将你托付给我,就在此洞,我如何不知。”少年见他口中又提道自已的父亲。接口问道:“爷爷,你说我父被困一处大山之中,他被困之地在何处?”

  老者一怔,干笑了两声,应道:“此事你明日便知。”他打量山洞自言道:“此处虽然比外面暖和几分,但后半夜只怕要冷得紧,风公子,你在此处别动,我去给你烘一堆火,让你暖和暖和。”

  老者不待少年开口,转身出了洞外,洞内刹时也黑了下来。少年因为对此地甚是陌生,也不敢动。不大一会,只见洞外一亮,老者怀中抱着一捆柴禾走了进来。

  少年向前一步相迎,老者将柴草放在地上,用手中的火折将柴火引燃。没多大一会,洞中大亮。少年身子向前靠了一靠。感觉身上舒服许多。

  两个人围在火堆之旁。老者紧盯着火堆。眉头微皱。似乎在想什么事情。少年望着老者。几次想开口说话,但见到老者神色,欲言又止。他与老者相处十年。深知老者言语不多。若非他想说之事,自已再问他也不会告诉自已。少年脑海之中胡思乱想。身子让火光一熏,感觉发热。自已的头也开始昏沉起来。眼皮越来越重。突然之间,感到自已的手心一疼。猛的惊醒。

  原来少年不知不觉刚才已经睡着,手臂不自觉的下垂,碰到燃烧的柴草之上,让火给烫了一下。他睁开眼。见老者身影从洞外走了进来,怀中抱着一大堆干柴。

  少年问道:“爷爷,你刚才出去了吗?”

  老者笑道:“洞中又冷又湿,怎么能睡,我弄了些干草,公子你铺在地上,这样才睡的安稳”。

  老者说着,将怀中的干草放下,然后在火堆边铺开。老者手脚甚是麻利。不大一会,便将干草铺好。老者对少年言道:“公子,你睡吧”。

  少年道:“爷爷,你还不睡?”

  老者道:“你先睡,这堆火烧不到天亮,等火熄了我再烘上一堆。你别管我,你睡你的。”

  少年自幼习惯让老者照料,听了此言也不以为然。老者又将刚才所抱进的干柴填至火上,此时柴火更旺。少年困意又起。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哈欠。向刚铺好的干草上倒去。他少年心性。虽然心中有事。但困意一起。自然抵档不住。不大一会,便进入梦乡。

  老者望着少年的脸,怔了一会,口中叹道:“唉,可怜公子,非是我不能告诉你父之事,你知此事对你百害无一利。”

  他感叹一会,望着火堆,又发了一会呆,突感自已头脑也有些昏沉。他将自已抱进洞内的粗大干柴架在火上,计算大约烧到天亮,也不至燃完。又将剩余干草铺在地上。一切妥当之后。身子向干草上一倒。昏睡起来。

  老者心中有事,加上年岁已大,并未睡死。迷迷糊糊睡至半夜之时,忽然听到外面有狼嚎叫之声。声音凄惨。惊的老者猛的将眼睁开。

  老者支起耳朵,仔细侧听,听音已辩出狼嚎之声距此有数里之地,当下释然。此处已接近华山之颠,有此狼音也并不奇怪。老者本待又将入睡。听的洞外又传来狼嚎之声。

  此声却将老者惊的坐了起来。如果刚才狼叫之声尚在五里之外,刚才那声叫声却在一里之遥。老者心中疑惑道:“莫非是匹饿狼,嗅到此处有生人气息,嗅味追踪而来不成”。

  他生出此念,无心再睡。从地上站起,又从火堆上抄出一支燃烧正旺的干柴,走了出去。他久住山里,深知无论何种野兽,都惧怕明火。若真是饿狼寻踪而来。见到他手中握有明火。必会将其惊吓而逃。

  老者望了少年一眼,恐惊动少年酣睡,轻脚走出洞外。他一脚刚踏出洞口,就见一条灰影在他面前一闪。老者大吃一惊。

  他知狼的嗅觉甚是灵敏,却没想到此兽来的如此之快。当下本能的晃了一下火把。向前望去。见身前站立了一匹毛厚耳立,四肢强健的恶狼。

  那匹狼瞪着绿油油的眼晴,一眼不眨的盯着他。老者稳定了一下心神。心道:“洞里面睡着风公子,需将此兽尽快除掉,若是惊动风公子,反为不美。”

  想到此处,他将手中的火把冲那匹狼晃了一晃。狼见他手中持有明火,本能的退后几步。老者向前迈了数步,紧逼上去。

  恶狼似乎惧怕火光,又后退几步,口出发出几声干嚎。始终与老者保持数米之遥。不知不觉,老者已距洞口有些距离。他心道:“我岂有功夫与你在此闲耗。”

  当下他一用力,左手居然在火把底端扳下一块碎木,他一挥手,向那匹狼打去。狼深夜之中视力良好。见他抬手,本能向旁边跃去,但那块碎木似乎长了眼晴一般。到了近前也是一拐。正打在那匹狼的眼晴之上。那匹狼一声惨嘶。倒在地上。

  老者嘿嘿一笑,转身欲回洞内,但突然之间,他的身子又怔住不动。

  原来在他身前,有五匹狼呈扇形一字排开,十只眼晴似十盏绿灯。死死的盯住他。

继续阅读:第3章 裂石掌张千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血欲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