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御花之神
幸运七2015-12-21 19:533,806

  清晨,一丝丝凉酥酥的气息,随风流动,飘向远方。

  温暖的阳光透过树木枝叶间的空隙,洒落到了林间的地上,在空地上留下了斑驳的光点。

  空地前方不远处的一块青石板上,有一个盘腿而坐的少年。

  这少年身穿一身灰色长衫,面容清秀,一头乌黑亮丽的长发,披在了肩上,随风轻轻飘动。

  少年名叫柳易尘,是天仙派最年轻的一代弟子。

  这里是他每天清晨静修之地,每天清晨,他都会按时来到这里修炼。

  他修炼很刻苦,然而他收到的成效,却是非常有限。

  自从八岁随师傅来天仙派,如今过去了四年,也刻苦的修炼了四年,但依旧没有迈过学徒的门槛。

  如今他的实力,算得上是天仙派年轻一代弟子中垫底的对象之一。

  师傅没有因为他资质平平,进阶过缓而责罚他,依旧一如既往的与教导其他门徒那般,一视同仁的对待他。

  两个时辰之后,柳易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摇摇头,似乎对自己的修炼进度感到了不满。

  “以我这般的进阶速度,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有机会下山去寻找我柳家灭门之人啊!”柳易尘轻呼一口气,再次摇摇头,站起了身来,沿着回师门的小路向回行去。

  行出几步,柳易尘见到前方出现了三个身影。

  见三人过来,柳易尘连忙停下了脚步,打算就此避开三人,等他们过去之后,再离开。

  哪知,待他动身之际,为首的一个青年,叫住了他:“柳易尘,怎么,想躲我吗?”

  “不,不是的,邱月生师兄。”柳易尘连忙摆摆手,脸上显出了一丝的惊慌神色。

  这邱月生是天仙派掌教的孙子,是天仙派年轻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

  柳易尘之所以见到他会感到害怕,只是因为他是一个仗势欺人的家伙,在天仙派里,就连门主都对他礼让三分。

  当然,这仗势欺人的事情,只是在背地里做的,在长辈们的面前,他表现得非常规矩。

  柳易尘生性懦弱,在这之前,被邱月生欺负过多次,在心灵上,对他邱月生,产生了畏惧。

  “走,随我下山去,我有点事情需要你去做。”邱月生和另外两个青年,走到了柳易尘身前,不怀好意的看着了他,脸上浮现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曾经有一次,柳易尘随邱月生去了山下的小镇,在被邱月生逼迫下,去偷一个在酒馆里喝酒的人的钱袋,结果被发现,那人狠狠的揍了柳易尘一顿。

  然而,同在酒馆里的邱月生,并没有给他解围,反而责怪他是个没用的废物,连偷钱这种小事都做不了。

  柳易尘知道,邱月生每次下山,都会设法弄钱去妓院玩乐或上赌场,跟着他们一起下山,最终倒霉的还是他。

  听着邱月生的话,柳易尘摇摇头,说道:“对不起,邱月生师兄,师傅让我修炼完毕之后,即刻赶回师门,有要事吩咐。”

  “你小子竟敢骗我,找打!”邱月生伸手抓起柳易尘的衣领,把他举了起来,顺手扔了出去。

  邱月生用的力量很大,柳易尘整个的人被扔出了两米多远,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脑袋“砰”的一声,撞到了青石板上。

  邱月生见倒地后的柳易尘,一动也不动,以为柳易尘在装模作样,待他三人,走到柳易尘身前不远处时,见到柳易尘的脑袋下面,有一滩鲜红的血液。

  “糟糕,这没用的废物,该不会是这么一下子被摔死了吧!”邱月生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惊慌神色。

  不管他柳易尘再怎么的差劲,他都是天仙派的弟子。

  邱月生杀死同门的事情,传到了长辈的耳中,按照门规,少说也得被禁闭十年,情节严重,还有可能被师门除名,并杀死为死者偿命。

  邱月生虽然在暗中做了不少恶事,但对于天仙派的长辈们,还是十分敬畏的。

  邱月生急忙蹲下身子,伸手在柳易尘的鼻子下探了探,见他真的断气了,脸色顿时变得非常难看,身子也微微的颤抖起来。

  过了好一会,邱月生抬手抹掉了额头上的冷汗珠子,站起身来,向两个跟班的师弟说道:“卢玉成、陆羽,我们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谁也逃不了。当务之急是赶紧把这家伙的尸体拖到有狼群出没的地方去,让狼给吃掉,我们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下山去。”

  “是,大师兄!”卢玉成和陆羽两人,神色慌张的回应着,一刻也没有停歇,同时动手提起柳易尘的尸体,就向密林深处行去。

  陆羽和卢玉成的脚程很快,没有用多长时间,就把柳易尘的尸体抬到了有狼群出没的林区,返了回来。

  邱月生见两人回来了,随后吩咐卢玉成把青石板上的血迹弄干净,认真仔细的检查了两遍,见找不到一点血液痕迹之后,邱月生再次对两人威胁叮嘱一番,才离开下了山去。

  三人离开没有过多久,天气变得暗淡了下来,一片片乌云,就好比是凭空出现那般,来得极为突兀。

  抬头随意看去,都能清晰的见到一道道电光,在乌云之中流动,轰隆隆的滚雷声,在空中炸响。

  忽然,一道电光,撕裂了空间,直射下来,击中了柳易尘的尸体,紧接着听到“轰隆”一声巨响。

  随着雷声的落下,天空中的那一片片乌云,被电光瞬间撕裂,以极快的速度散去。

  这奇特的异象,来得也快,去得也快。

  被闪电击中的柳易尘,此刻全身被一股股蓝色的电火光芒笼罩,他受伤的后脑,在电火光神奇力量的刺激下,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

  约莫半个时辰过去了,闪电光芒逐渐的散了去,那紧闭着了双眼的柳易尘,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正好有一缕阳光,从枝叶的缝隙间,照射到了他的眼睛上,刺得他连忙把眼睛闭上了。

  就那么闭着眼睛,坐起身来,眼睛才再次缓缓的睁开。

  扫视了一眼四周的环境,柳易尘皱起了眉头,心下想道,这里是哪?还在游戏中吗?

  抬手在腰间摸索了一下子,发现本来在游戏中穿戴的装备,不在身上,而且此刻身上穿着的是一件灰色长衫。

  疑惑之余,柳易尘低头打量了下自己的身体,见到此刻自己的身体,只是一个少年的身体,顿时把他给吓了一跳,一下子蹦起身来,心下暗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在玩游戏时,电脑发生了故障,爆炸之后,直接把我传送到了另一个世界,又让我附身在了一个刚刚死去了的少年身上了么?

  像这种的穿越事件,喜欢上网的柳易尘,在网络小说中,见得多了,此刻这事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他还真有些无法接受这就是事实。

  低头看着自己这幅年轻的身体,陷入了沉思中。

  随着他的心境静了下来,少年的记忆,逐渐的恢复了,而他原本的记忆,也在以极快的速度,侵占了整个的脑海记忆。

  过了一刻钟,柳易尘所有的记忆恢复完毕,他把脑海中的记忆重新整理理顺之后,发现这个死去了的少年,竟然也叫柳易尘,而且他的记忆非常的有限。

  通过对这原本就是这个是世界的柳易尘记忆的读取得知,此刻的他,是一个失去了父母亲,一心想要为父母报仇,才忍气吞声的呆在了当世最大的仙门天仙派,希望有遭一日,能够有所成就,习得厉害的仙术,下山去寻找仇人的可怜少年。

  “真是个白痴,除了知道自己的父母被人杀死之外,就是记住了与天仙派各个与他接触过的人物相貌和名字,以及那杀死了他的家伙叫邱月生外,竟然对这个世界的情况,一无所知,白痴,真的是个白痴。”

  对柳易尘原本的记忆有所了解的穿越者柳易尘,对这幅身体的主人感到非常不满,但同时,也对这个似乎是仙界的世界,充满了好奇。

  心下对这个世界虽然充满好奇,但柳易尘并没有急着迈出他的步伐,而是就此在一块青石上坐了下来,试探性的尝试着与那本在脑海深处存在的曾经玩过的“御花之神”的游戏系统沟通,看看这个已经与自己的大脑融合在了一起的游戏系统,能给他这个穿越者,带来什么好处。

  经过尝试,柳易尘发现,那融入了脑海的“御花之神”的游戏系统,如今似乎变成了一个虚拟的游戏世界,只是与游戏世界有些不同。

  他的意识,进入游戏世界之后发现,这个游戏世界里,除了有之前他玩游戏时遇到的各种怪物,但却没有一个游戏NPC存在,而他本人,除了有一个升级进度条和法术技能装备栏之外,没有其他任何状态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这个游戏系统怎么是残缺不全的啊?难道是因为穿越了时空,导致游戏系统丢失了部分数据么?”

  站在了虚拟游戏世界中的柳易尘,看着眼前那一棵棵名叫五色梅的树木林海,心下感到非常的郁闷。

  柳易尘知道,曾经在玩游戏时,起初没有学习任何攻击法术,只得是手持系统配给的一把斧头,不停的砍伐树木,积累经验升级。

  柳易尘看了看技能装备栏,见到装备栏上,没有攻击法术,只有一个隐身术和治疗术,在看了看那升级进度条,结合这个他附身的家伙的记忆综合一考虑,他得出了一个让他感到无比震惊的结论。

  原来,那升级进度条显示的是死去了的柳易尘的修炼境界数据,而那技能栏上放着的技能,正是柳易尘在天仙派学会了的两个法术。

  “这个系统在我的脑海中存在的意义,难道是让我在这种特殊的游戏模式下进行打怪修炼?”

  柳易尘抱着试试的想法,打算去那一棵棵的五色梅树。在身上搜摸一番,四下找寻一遍,才发现,自己连砍树的工具都没有。

  在地上找寻一遍,除了能找到在现实中能见到的几块青石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有效的攻击武器。

  “这个家伙在天仙派呆了四年,竟然连仙徒的门槛都没有迈过去,而且出门修炼,竟然连武器都不带,真是个没用的呆子。”

  深感无奈的柳易尘,退出了游戏修炼系统,在脚边的青石板上坐了下来,陷入了沉思中:“如今我对这个世界一点都不了解,加上实力有限,即便是我有这特殊的修炼系统帮助,也只能是提升境界,无法习得相应的法术,就此下山闯荡,只怕是难有作为。邱月生知道柳易尘已经死掉了,我再次活着出现在了天仙派,他定会担心我告密,而暗中对我下毒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仙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超级修仙系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