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思索振作
射天虎2015-12-21 19:533,403

  经过一个月的失落和恐惧以后,石路熟悉了氏族的情况,他开始思考未来的处境。

  他已经没法回去原来的世界了,因为这离奇的事情没有办法去解释。不管这个月他怎么挣扎和内心的抗争,加上石残留的记忆告诉他,他明白了必须适应这个世界。

  人不论是处在何种状况下,都会有需要,马斯洛的需要层次不论古今中外都通用,至少他还是会饿。同时,一个为人熟知的故事也警示了他:

  一个欧洲人成为非洲原始部落成员以后,彻底忘记了自己的文明社会。

  他必须保持一定的独特性。如何保持?只有想办法记录下自己所知的知识,在需要的时候拿出来。

  暂时他只能观察到自己所处的氏族状况,对于外面的部落也好氏族也好一无所知,而氏族里能够提供给他的资料也不多。

  这个荒原有多大?不知道,他只知道在这捕猎的一个月中,活动范围是一百里以内,看不到山只有丘陵和偶尔的平原。

  就连自己所属的部落,族长也只是听老人说氏族属于一个大的部落,没分开之前有几千人,现在散布在整个荒原或者周边的森林里。

  天上的星星和自己所知的一样——除了宋朝才出现的星云。还有根据目前知道的资料他判断不出这里是东方还是西方,虽说都是黄皮肤的人类。

  地貌的变化也很大,看不到海,但是可以肯定现在的海岸线比自己所知的不同。这还需要慢慢的探究。

  人类是一个群体,这当中群体关系也是他思考的问题。现在的氏族中并没有明显的等级制或者私有制,只是自己的武器属于自己。

  担任职务的人比如族长 巫,狩猎队长,采集队长等都有着自己的一定特权,至少分配食物的优先权。

  禁忌方面并不太突出,主要是在一些朴素的方面,比如不捕捉怀孕的兽类,祭祀时必须有羚羊的物品,不能违背族长和巫的指令等等。

  他可能会犯忌的主要就是在原始的崇拜方面,这些对于石路来说不成问题。

  至于发展方面,石路只求让自己过得更好,这需要依靠群体,而单打独斗迟早会被荒原吞没。

  他并不需要多大的理想,或者追求多高的权利。不过他必须抛弃一些文明禁忌,比如对敌对部落的杀戮,对死亡的恐惧等等。

  毕竟这是一个朝不保夕的时代。哪怕是自己醒来后的一个月氏族没有发生瘟疫以及非正常减员,但是一个月前随着他的受伤也有三个族人死去。

  这个月他做的不够的就是交流:大部分时间都是别人告诉他,他很少去问问他人。经过迷惘和恐惧以后他决定改变,从族人身上学会更多的知识。

  这个群体中,现在猎手三十名,包括族长。这是氏族获取食物的最大来源。采集的妇女二十三人。对于一个原始部族来说,主要的人力资源算是合理,老弱并不多。

  剩下的除了巫负责医药,天象以外,都是老弱。未满14岁的孩童15名,男孩只有五人,比例不大。去年的危机失去了太多人口,这个时代的婴儿死亡率也较高。

  族里还有几个老人。其实都没有超过四十五岁的,这个年月能够活到五十的几乎没有。

  四十多岁的寿命在原始人中不算短也不算长。而且老人并不是完全失去劳动力,失去劳动力的为了氏族的需要都会被抛弃——氏族中的石器大部分都是由他们完成的,这也算是社会分工吧!

  在这些乱糟糟的信息中,石路总算是总结了一些,前途依然一片迷惘。不过他决定首先要改变。

  每天晚上,人们都会发现石路总是拿着兽皮刻刻画画,巫禾看了以后觉得恐慌,很怕出什么事,不过他烧了一块兽骨占卜以后就放心了。

  石路也有意的和巫禾沟通,和他交流天上的星星,天气等等,这本来是巫禾的专属权力。不过在这个对内平等的氏族里,巫并没有农耕氏族那么大的权力,也不会干涉族人涉及这些内容。

  这种交流是很有效果的。每天都能听到巫喊道“石!这草怎么用?石!这个草是给女子用的,要记住了~”搞得族长漆以为巫是想培养石路,只不过大了些,都十七岁了。

  和其他两个狩猎队长的沟通也进行的不错,在分到自己的食物以后,石路总喜欢去巫那里找一些辛辣的东西调制,他找到了野姜、野葱和野蒜。

  贪吃鬼和总是喜欢挨着石路吃饭,因为每次石路都会把分到的食物放上调料,然后用叶子泥巴包起来,在热灰里闷一遍——石路也没办法,没有锅凑合着用。

  其他族人用的是各种动物的脑壳或者肩胛骨,掏空以后装食物。

  幽默爱玩的薛则学会了各种口哨以及现代小曲儿的哼调,颇有艺术天分。

  有时候石路也感叹,这里的人并不是不聪明,只是大家的生活习惯和所处环境让人们养成朴素的群体观念,他们的自私观念没有那么多。

  如果不靠众人的合作,一个人很生存,原始的天堂也是原始的地狱。

  桑其实很美,这是在石路更多接触她以后渐渐发现的。

  每天桑都会学着石路洗脸,刷牙,渐渐的牙齿没那么黄。石路用多余的动物油脂混合上一些植物汁液,拌上草木灰做成一种类似肥皂的东西,作为洗脸用。桑得到了一块后学会了每天洗头,整个人的气质就改变了。

  这时候石路仔细看桑,身材很健美,不看脸的话和黑珍珠似的。

  慢慢的,桑不再和其他男人睡,每晚都靠近石路。石路对她谈不上什么爱,本着聊胜于无的态度,黑灯瞎火的和桑滚在一起。

  对女人石路前世并不陌生,也经历过,只是爱的经历少。在这也就只能这么凑合,毕竟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人,也找不到更合适的娱乐。

  石路不时的给漆和巫提出些意见,改进族内的卫生水平。当两人看到桑的变化时,立即就同意了,并且让他定出新规则。

  新的规则很简单,起来后、用餐前需要洗手,在统一的地方方便,采集和狩猎回来要到河里洗一洗身子再涂上防止蚊虫的涂料。

  几天以后,族内的卫生状况就好了些,臭味不再那么浓。这让石路看到了希望,这里并不是不可改变,只要从细微的地方着手就能起到潜移默化的效果。

  为了更多的了解这片土地上的生存法则,石路不停的问漆和巫相关的东西。几天下来他了解到,这里虽然没有一个统一的秩序维护者,却还是形成了一套准则。石路把这些准则称为荒原法则。

  荒原法则是残酷的。最重要的法则就是猎场法则:每一个氏族或者部落都拥有自己活动的范围,进入他族的领地会被杀死,除非有把握打败他们。

  石路也了解到,这里的人们都追逐着猎物到处游走,所谓的范围并不是固定在一个地方,而是离羚羊群、牛群和鹿群等的远近。强大的氏族能够吸纳几个别的氏族组成部落,他们往往离迁徙的动物群最近。

  原始的荒原游猎部落就像鳄鱼群一样,最先享用猎物的是实力最强的。像羚族这样的小氏族就只能徘徊在边缘,面对更多的猛兽,漆就说过每年都会听说一些小氏族由于损失惨重而消失。

  第二个法则就是交易法则。小的氏族只能从大的氏族和部落中换取食盐,如果要从别的小部落中换取,那么就会遭受武力威胁。当然如果你的氏族力量够大,能够抵抗那就没问题。

  第三个法则远离大的部落,因为食物匮乏时各个部族之间会互相掠夺,发生战斗时不会留俘虏。

  残酷的现实以及求生的渴望让石路感到巨大地压力,他不知道该从哪里入手。

  不过这也激起了他的勇气,能适应这里的生活就一定能逐步改变处境。只要抓住能利用的机会,小心翼翼的发展,总有一天能够摆脱现在的危险状况。

  通过族长漆,石路了解到氏族的一些管理规则。

  族长能够任意调用族内的物资,管理所有的大事。巫专注于与神的沟通以及医治病人,同时也是族长的助手。

  狩猎队队长是族长的预备人选,只要族人都认同某个队长的组织狩猎能力,一旦族长出现事故就接任。

  石路自己是狩猎队长之一,由于身高和体力的优势,一直都被视为下一任族长。只不过现在因为受伤,职务被人暂代,加上脑袋迷糊,他的威望就有所下降。

  石路也很郁闷,醒来后自己也做了些事情。比如清洁,参加狩猎,和族人交谈,传授小曲等做了不少。族人对这些事儿不太买账。

  通过桑的口,他才搞清楚族人们最看重的是食物和安全。只有能猎获更多的动物,打败更多的猛兽才会得到认可。

  至于过去的成就,族人们不大认可,只看现在。这也是石路虽然过去战胜过猛兽,但变弱了之后,就没有人再支持你。石路也感觉到大部分族人对自己的态度是友善和感谢,但不是认同。

  发现了问题所在之后,他找到了新的方向。只要运用族人的心态,加上一些能获得丰收的手段,他就能站稳脚跟。

  一旦有了更大的威信,他也能做更多的事儿,也不会被族人认为是无聊。

  了解了氏族内部的人心,物资以及组织模式之后,石路对于改变充满了信心。几天之内族人眼中的石路又恢复了过去的神采,他振作了。

继续阅读:第4章 弯弓射毒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