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内政管理
射天虎2015-12-21 19:533,186

  一天,年初刚刚举行完成人仪式,加入了民兵队的小伙子篱,由于冲动,强行推倒了另一个民兵队员的伴侣。那个女人也是半推半就的,年轻小伙受欢迎嘛。

  这时候那个老民兵队员不干了,就揍了篱一顿,两人打了起来。开始的时候长老们没注意,后来陆果带着他俩出去狩猎的时候,篱差点被老民兵队员刺中。

  陆果没有经历过这事儿,也不知道怎么处理,石路也觉得有些难办。以前制定的规矩中,刚好就缺乏了如何惩治犯错的人,如何处理违背族规的人的相关内容。

  一开始准备制定新的婚姻规则的时候事情千头万绪,能想到的也不多。加上族人也不多,管理都是一个群体熟悉的人,就没有注意这方面。

  石路问了问其他长老的意见,他们说,过去的话,男女之间并没有这么多的禁忌。有这事儿了族长训斥几句也就那么过了。除非是让人受伤了,就按攻击族人处理。

  至于攻击同族的人的事情如果发生的话,往往是被驱逐。驱逐的话石路并不愿意,现在还缺少人手呢。桑更是在夜里亲着石路说,当初就是她主动把石路给压倒了呢。

  石路又找到那个女人问了问情况。那女人说按照过去么只要愿意也没什么的,但是她还是不愿离开她的伴侣。

  长老们这个时候也在争论,有的说按照传统办,有的说女人的这事儿嘛就算了。如果按照传统的话就是驱逐那个老民兵队员,就这么算了的话,以后怎么让大家遵守规矩。

  也有的说那女的也不愿离开伴侣,老民兵也没说不要她了,这也不能说是违规。只要以后杜绝此类事发生,就不会有大的问题。

  由于长老们都没有好的方法,即便召开了全族大会也没有得到一个明确的结果,大家都同意让石路说了算。

  石路想了几天以后决定从制度上变更一下,于是就提出了这次由于没有什么依据处置,就先让两人在大厅里面面对着梅花图腾和龙头忏悔一天,祈求神和祖先的原谅。

  但是族规得增加几条:

  首先是故意侮辱,伤人的,一律按这四条处理:

  一,如果没有让对方受伤则禁止一顿饭,同时记录下他的错,在年底祭祀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祖先和神。

  二,造成伤害但是恢复后不丧失劳动力的时候,则惩罚其一年不得参加族里的祭祀和婚配活动,罚吃次一等的食物一年。

  三,造成伤害并且失去劳动力的以及过失致死的,则惩罚其终身不是族人,不得参加族里的祭祀和婚配,但不得离开族里,由民兵队看管着干活。

  四,故意杀死族人的则将特意举行祭祀活动而处死。

  其次是伴侣方面:

  一,不得强迫他人发生关系,否则一律按故意伤人的第二条处理,造成受伤的也按其标准累加。

  二,和没有伴侣的自愿发生关系的,等同于伴侣关系,双方应该向长老汇报并且确认。

  三,有伴侣的和伴侣以外发生关系的,必须得到伴侣同意,否则视为对伴侣的伤害,按伤害第一条处理。

  四,解除伴侣关系时由一方向长老会议提出申请,由长老会议决定。

  最后,族规约束力仅限于本族成员,若未来伤害他族成员则依据情况由长老会议决定。

  石路用简略的文字用竹片刻好以后交给了巫保存,同时在全族宣布。由于石路并没有太多的经验,所以他只能遇到事情的时候才补充一些相关的制度,而过去的传统有些得改变。

  石路也想起历法上的不完善,决定制作一个简单的日晷,观察阳光的变化。日晷相对简单,一是可以报时,二是长时间的观察能够确定节气。

  经过思索以后,他派人在大厅前砌起一个高台。台子上面插上根竹竿,让巫在有太阳的时候观察记录。

  建造好以后,石路找了一个晴天观察了一整天竹竿影子变动的情况,然后在影子所到的范围刻上一些刻度。随着太阳高度的变化,刻度也将跟着变,一直要一两年后,才能确定最终的标准。

  麻烦事儿总是不断的出现。处理好这些以后,族里又发生了瘟疫打摆子,许多人都躺在自己的房间无法干活儿,巫忙的天昏地暗。

  这次流行的疾病导致三分之一的人都受到影响,许多人都出现怕冷发热的现象。有的孩子还有眼睛红肿的问题,每一个病人都十分虚弱,严重影响了日常劳作。

  巫所采用的原始治疗方法没多大作用,病人的症状依然严重。石路绞尽脑汁,试图找出新治疗方法,巫被他指挥的团团转。

  这个时代没有抗生素,没有奎宁,更没有消炎药,一切都只能从自然中获取。石路想了半天后,带着人去外面寻找药材。

  他选择了一些嚼起来很苦的树皮,也采集了到处可见的蒲公英和野柴胡,带回了村里。回村之后,吩咐巫把草药放进陶盆里慢慢的熬,他自己拿着刀,削了些竹筒备用。

  药熬好以后,石路让病人喝下又苦又涩的树皮汤,喝完后就开始给他们拔罐和放血。

  巫按照吩咐在病人身上划开一个小口子,接着就把煮过的竹筒按上去。竹筒冷却一些后就钉在上面,吸出血来。

  治疗了几个病人后,他们的症状开始消失,身体逐渐好转。这证明了石路的方法还是有些效果,于是他就让族人去采集更多的药,巫带着徒弟给所有病人服药和放血。

  这时候石路已经不必继续的去关注治疗的事儿,他决定搞清楚为何这次瘟疫能传播的那么快,造成多人遭殃。

  石路经过调查发现,卫生制度还是没有得到很好的执行。民兵队好一些,劳动组和后勤的总是出问题。

  族人的屋里东西还是按照过去的习惯乱扔,兽皮和食物也不注意防潮。虽然有了厕所,但是乱排放的人很多。这些原因让村里蚊虫滋生,苍蝇乱飞,至于个人卫生也一塌糊涂。

  石路认为这次的疾病流行也许是蚊子引起的,于是掀起了灭蚊行动。

  全族在各个角落开始用艾蒿熏,排水的沟里,房前屋后都被撒上石灰粉。勒令族人扔掉一些保养不善的物品,然后清理自己屋。

  灭蚊之后,个人卫生也被严格要求起来,所有人每天都必须清洁自己,不能乱排便。为了给族人杀虫,石路还砌了个池子,里面放上石灰和一些微毒草,让族人进去洗澡。

  巫也弄了些药,配合着石路弄出来的方法,几天后总算幸运的把疾病消除,所有病人都康复。处理好以后,为了防范于未然,巫按照石路的要求制定了相应的检查制度。

  制度的执行由叶负责,发现违规的将被记录下来,在年底祭祀的时候告诉祖先和神。推行几天后石路发现用这神的名义监督族人,果然好使了许多,各项制度也得到了执行。

  经过了这两件事以后,石路觉得应该加强对族人的教育,于是就搞了一些教育方面的东西。首先选出族里学习到简体字最多的人,由族长亲自培训,接着他们则向其他族员传授。

  每七天,族长集中的上课一次,讲的内容基本上是全方面的。在孩子方面,则由薛以及桑负责传授数字以及一些文字,老人以及各个长老定时的传授一些生活生存技巧。

  经过一段时间以后,慢慢的认字的也多起来。如薛一样喜欢钻研的人也冒出了几个。比如牛箭除了射箭厉害以外,在制作弓箭和家具方面更加突出。

  石路也发现,经过上半年几个月的建房准备,族里的人在手工方面进步的很快。而且组织协调性也好了很多,在捕猎的时候配合的更好。

  采集的时候也由于石路的引导,效率提高不少。顺着这股东风,只要有空石路都会带着民兵队进行队列以及简单的战术训练。

  就这样,原来一群分不清左右,不知道配合的人,渐渐的也有了些正规队伍的影子。民兵队如果是在村里训练的时候,石路总是让手头没有活儿的孩子也跟着做一些能够做到的训练。

  现在人数少,人才更少,也就只能这么凑合的练着。等到培养出更多的人之后,石路就能把更多的内容传授出去。

  好在令他安心的就是,这个群体刚刚安定不久,私心杂念还没那么多。比如巫地位特殊但是没有担心过别人会夺权,长老们也不会为了权力而争来争去。

  不过从两个发生冲突的族人的事情看,未来将会出现更多的分化。这是他避免不了的,也只能是用自己的威望去逐步引导,让这些必定会出现的事情合理化。

  他也曾经担心过加速了社会的进步会导致某些脱节,影响后世。

  不过他一想,反正也不知道这地方是哪儿,蝴蝶效应的一边去吧~生活的越来越舒服才行。这时空与天斗才是主旋律。

继续阅读:第20章 梅子黄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回到石器时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