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最美只在初见时(10)
苏暮色2015-12-21 19:372,102

  翌日,用过早膳,鸾又夏也没招待藤芷烟和柳墨浅喝喝茶,消化食物。而是领着他们去了楠青阁。

  昨日听桃玉说过,所以藤芷烟知道鸾又夏是要带他们去见他口中的那位夫人凤鸳。一路上,藤芷烟偷瞟着走在旁侧的鸾又夏,一袭银白色华服,黑发用一只白玉簪束住,挺拔的身姿,眉若月,眸似夜,薄凉的嘴唇不见笑意,却平添几丝冷漠之气。

  论家世和长相,鸾又夏是标准到过分的高富帅。藤芷烟虽不是古人,却知道古人最重视的不过名利两字。到底是怎样的一位女子,能使得眼前这个俊朗的男子放弃一个男人这一生最重要的东西,只为她能睁眸一笑?

  思索之际,藤芷烟不由得慢了脚步。柳墨浅回过头来时,正巧看到藤芷烟盯着鸾又夏的背影发呆,眼睛直直地钉在鸾又夏身上,很难让人不往暗恋这种角度去想。

  柳墨浅执起青玉箫重重敲了一下藤芷烟的头。本就处于发愣中,被突如其来的疼痛一震,反应难免过大,藤芷烟回神就冲着柳墨浅嚷嚷:“我又没有不尊师重道,你干什么又打我!”

  她这一惊叫,立刻引起了走在前面的鸾又夏的注意,他不由得停下脚步,往回看着他们。

  柳墨浅以手扶额,幽幽叹道:“为师怕你入情太深,打你不过是适时断了你念想罢了,以免他日因着一厢情愿而让你痛苦。为师一片苦心,你怎么就这么笨到不能发觉呢?”

  藤芷烟肯定是被柳墨浅一箫给打傻了,导致她大脑有些短路,而短路的结果就是柳墨浅的话在她短路的大脑里也变成了断句,以至于她接受到的话语是:“为师……打你不过是……让你痛苦,为师一片苦心,你怎么就这么笨……呢?”

  藤芷烟平生最恨的就是那些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痛苦之上的人,别人越是痛苦,他就越快乐,那是变态!所以她一时怒极,口不择言,脑海中想到什么,就说什么。“变态!”

  柳墨浅听到这个词,俊脸上浮现的错愣好久才消去,随即他眉头微蹙,面容一改往常的戏谑,反而冷了下来,声音里也透着明显的威胁,他靠近她:“你方才说什么?你有胆量再说一次。”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在喜欢人面前自降尊严算什么,就算是做龟孙子都会一脸心满意足地享受。

  而此时的藤芷烟被柳墨浅的话给咽住了,适才的气焰一下子就跟遇到大海似的,还没等到渐变的这个过程,直接就被扑灭了。她心虚地垂下头,懦懦地道:“我方才没说什么,我哪有说话……”

  说话之际,藤芷烟还不忘偷瞟一眼柳墨浅的表情,依旧是眉头紧蹙,依旧是面容冷峻。藤芷烟撇开视线,正好与鸾又夏的视线相撞,她连忙向他投去一个求救的眼神。

  鸾又夏意会地一笑,几步走过来,说道:“你们两人可真是有趣的一对。不过柳医仙不会忘了昨晚答应过我什么吧?还请柳医仙以大事为重。”

  果然柳墨浅脸上的寒流一下子就散了,随即换上一副笑脸。藤芷烟眨巴着眼睛,死死瞅着他,又难以置信地揉了揉眼睛,一个人的态度怎么可以转变的如此之快?藤芷烟不怕死地问柳墨浅:“你可真会演戏啊,师父。”

  柳墨浅挑挑眉:“不给你点教训,你不知道长进。”

  藤芷烟觉得这话与前面的话存在着严重的逻辑问题,她不曾犯错,为何要长进?

  她抬头的时候,迎上鸾又夏的目光,忧伤而落寞,这样的眼神让她愧疚,也让她不敢直视。她对他做了个感谢的手势后,便移开了视线,几步跟在柳墨浅身后。

  鸾又夏望着两人的身影渐行渐远,他才几步跟上,心里则无限惆怅。若是曾经也有人站在他和凤鸳中间,做他们的解铃人,他们又何至于走到如此地步,又如何能让她宁愿永远地沉睡下去,也不愿再多瞧他一眼……

  他一直记得两年前,她表情决绝、面如死灰,她站在不远处,目光清冷而暗含恨意。那是他第一次,错了,细算下应该是第二次听她说话。

  她的声音如六年前他们初遇时听到的声音一样,温婉动听,如泉水敲击石壁,清脆而明亮。只是她说出来的话却如寒冬飞雪,落进人耳里,冻彻心扉。

  她说:“我嫁你的这一年是我这一生最痛苦的时光。我将自己交给你,不惜一切地交给你,只想你给我一个可以期想的以后。可到头来,我们做不成夫妻,你连姐弟情意也不愿分舍给我。曾经你不信我,我不怪你;如今你依旧不肯信我,我也不恨你,但我却再也不愿见到你,此生此世,来生来世。”

  她一向温婉贤淑,仪态端庄,做事留人三分退路。可如此一个安静柔和的女子却对自己那般残忍,没有给自己留半分退路。待他缓过神来,只见眼前一抹白色的影子飘过,然后便是桃玉的惊呼声:“夫人!不要!”

  他闻声转过头,一滩液体迸溅到他脸上,他本能地闭上眼,但鼻子是灵敏的,浓浓的血腥味充斥得如浓稠的夜一般,久久散不开。睁开眼时,只见她的身子自石柱上缓缓滑落,如九月鸳鸯花,在黄昏中,在霞光飞射中凋落,无声无息地落在了地上,好似震裂了平静无澜的地面,瞬间裂痕如弯曲交错的树枝,一直蔓延开来,隐约还有啪啪的声音。

  一阵疼痛席卷过来,他捂住自己的胸口,剧烈的疼痛让他无法自欺下去,裂开的不是地面,而是他看似坚强,却轰然倒塌的心墙;破碎的也不是地面,而是他整颗心系于她的心。只是自此以后,怕是再也感受不到它的跳动了,即便它未曾死去……

  可这世间最残忍的话不是我恨你,而是我不愿再见到你。这世间最痛苦的事不是爱人的逝去,而是明明身怀医术,却无力让她苏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