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天蕊之血
苏暮色2017-04-15 10:282,115

  上完菜,藤芷烟一直都低着头吃饭,柳墨浅也沉默不语,两人各怀心思。倒是乌七,机械地往嘴里扒饭,半张脸埋在碗后,两颗黑溜溜的眼睛却在藤芷烟和柳墨浅两人的脸上来回地转来转去。

  沉闷的用餐氛围委实影响人的食欲啊……

  突然,雅间外传来几个人的声音,是从隔壁雅间传来的。原谅古代的建筑技术不比现代先进了吧。至少藤芷烟这个现代人原谅了,因为外面的谈话声拯救了她那颗在沉闷的空间正濒临窒息的小心灵。

  “你们听说了么?现在沛帝正四处派人寻找天蕊之血要治好苏凝若姑娘的隐疾呢!”

  “天蕊之血?那是何物?”

  “你可知食万人骨血而无痕的血莲花?”

  “这倒是曾听人说过。据说碰上此物,便会被吸血腐肉。不过也只是听闻过,不知是真是假。”

  “这世间确有此物。此物曾是星沉教从隋国的北疆无意发现的,后不知何种缘由,在整个雍沧大陆风靡过一阵子,最近几年却甚少听说,想必是此物已然灭绝了罢!不过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血莲的天敌天蕊之血。这天蕊之血甚为稀有,也是血莲唯一不食的。而天下人皆知苏凝若姑娘在进宫之前便是星沉教教徒,市井传言苏凝若为了沛帝,毅然背叛了星沉教,星沉教教主对待背叛他的人向来不手软,至此苏凝若身上一直存有血莲花茎制成的莲毒,如今就安养在沛帝的寝宫内。”

  “唉!一直流传沛帝痴情,虽说自古帝王多情郎,这痴情的倒算是稀有的,值得称赞。但即便如此怎可忘了天下苍生呢?近些年裕国与隋国关系吃紧,若不是怕周遭列国的反对,而苦于缺少进攻的借口,隋军怕是早就打进裕国的疆土了。”

  那几个此后说了些什么话,藤芷烟已无从细听。天蕊之血?说的便是她吧?藤芷烟抬头看向柳墨浅,有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他,可想着方才的事,一时面子过不去,且觉得柳墨浅本就有错在先,自然不愿先低下头,只好忍了。

  乌七正好瞧见藤芷烟望着柳墨浅时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咳了一声,对着藤芷烟说道:“你娘的阿烟,你说我今天没能跟我师父重逢,是不是因为你出现的缘故啊?我不会真的跟你八字不合吧?”

  藤芷烟本来心情阴翳,无从发泄。她从桌子底下伸出腿,踹了乌七一脚,咬牙切齿道:“你阿玛的,你一大早不是去卜卦了么?”

  乌七弓着身子,揉着小腿,撇嘴:“卦上说你是我福星,能庇佑我。我怎么就没觉得你在哪里庇佑我了呢?我觉得那个道士铁定是诳我的,他见我没钱给他,他就随便敷衍我了。”

  乌七抬头见藤芷烟脸绿了,她立马摆手改口道:“不是不是,其实我没卜成卦,我找到那个道士,那个道士问我要你的八字。他娘的!没人告诉我,要两人八字才能算命啊!我觉得那个道士才是真的跟我八字不合,对吧,阿烟?哈哈……”

  藤芷烟干干地咧开嘴角,又快速地收拢嘴角:“哈!哈!很好笑么?连猪都知道算命要带上八字。”

  乌七见藤芷烟没有表情地说完后面那句话的,所以她开始认真思考她的认知观是不是错的。“猪也知道卜卦么?那猪怎么就算不出它何时被人宰杀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乌七夹起一块猪蹄,喃喃道:“那我们怎么还能吃到猪蹄?”

  藤芷烟也夹起一块猪蹄塞进乌七的嘴巴里:“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乌七咬着猪蹄,满嘴流油,含糊不清地说:“我说话就是怕你当我是哑巴啊,对吧,柳墨浅?恩……好吃!”

  柳墨浅看着乌七牙齿上还残留着猪肉丝,皱起眉头,一把撇开脸:“脏死了!”

  藤芷烟与柳墨浅一路无语,途中只有乌七在两人之间跳来跳去,分别找两人搭讪。

  直到了客栈门口,柳墨浅径直朝前走,藤芷烟则回了客栈。

  暮色微合时,柳墨浅才回了客栈。随后又将藤芷烟叫了出去。

  天边红霞晕染成缥缈而朦胧的水墨画,浓淡不一,随性所作。金橘色的霞光自天际倾洒下来,落在柳墨浅一袭血红的长袍上,顺势而下的光芒,映射了一地,致使他整个背影都恍若笼罩在金光下,羽化得很是朦胧。晚风徐徐而过,他墨黑的长发飘扬起来,凌乱了他模糊的背影。

  这样一个温暖而恍若隔世的背影就那么轻易地定格在藤芷烟最美的回忆中,足够多年后在她的记忆里长存……

  柳墨浅伸出手,只见一块青玉雕龙玉佩躺在他宽大的掌心里。霞光映衬之下,泛着绿莹微红的光泽。玉上有一条龙盘在其中,似咆哮,气势磅礴的模样,仿佛真有一条巨龙在耳际张嘴狂吼。

  “丫头,这虽不是你那块白玉,但价值不比你那块低,你留着罢!”

  藤芷烟看着那块青龙玉佩,却不接过,只是讶然道:“你这玉佩……”

  “珠宝店选的。你不是一直为了那块玉佩而生为师的气么?我若不赔一块给你,你岂不是要气到吐血而亡了?”柳墨浅嘴角略带邪笑。

  “你那么小气,那么冷血无情,我当然生气了!”藤芷烟狠狠地瞪了他一眼,正欲接过玉佩戴在脖子上,柳墨浅却先她一步握紧了手指。“你?”

  “我帮你。”说着,柳墨浅绕到她身后,为她在红线线尾打了个漂亮的结。

  柳墨浅看着那个结,半晌,他略带指责的叹息:“为师若是真小气就不会花银子为你寻得这么一块玉佩了。你呀,就是太单纯了,并不是每个人都如外表那样的。越是美好的人,内心实则藏得越深。”

  藤芷烟抬眸看他:“也包括师父你么?”

  柳墨浅摸了摸她的头,笑道:“包括任何一个人。”

  “那……师父,你的真实内心是怎样的一番天地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凤临君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