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白玉梅花簪
水灵之爱2017-07-14 22:013,201

  南宫灵一行五人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蝶儿最开心,这里摸摸那里看看,说实在的她都快憋坏了,自从宫主回了丞相府。她都没有怎么走出来,冬雪姐姐和秋霜姐姐也不带她出来,说是办事带着她不方便。小嘴嘟起来,瞥了一眼跟在南宫灵身后的二人。

  二人见状无奈的摇头,毕竟还是个孩子玩心比较重。二人又把视线放在南宫灵的身上,现在是非常时期,可不能出点什么事情。

  走到名为如意斋的玉器店停了下来,南宫灵看着眼前的玉器店。她有一支玉箫,和一本锁魂咒,一本解魂咒。那是师傅临终前交给她,玉箫也是锁魂宫宫主的代表,玉箫一直都带在她的身上。一刻也未曾离开,就是沐浴的时候玉箫也是放在一旁,绝不离开她的视线。

  不知道这如意斋是否有和玉箫一样的美玉,她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后面的蝶儿见南宫灵想进又不进,在那磨蹭着,她率先走了进去。年约五十岁左右的掌柜的见有生意上门,低头哈腰的前来迎接。南宫灵见蝶儿进去便也走了进去。

  “客官是要看手镯还是发簪,本店统统都有。不知道几位客官需要什么?”掌柜的见几位的衣着不凡,尤其是那相貌出众的女子,如果店里的玉器今天能被这几位看中,那他就有可能把这几天亏损的捞回来了。所以他更加的卖力介绍。

  南宫灵见这里的玉器都一般般,欲转身离开。掌柜的见财神要走,这可不行,叫住欲走的南宫灵说道:“姑娘若是嫌这些玉器不够好,本店还有上好的镇店之宝。姑娘请在此稍等会,老朽这就去拿。”

  听掌柜的说还有上好的镇店玉器,南宫灵忍不住想看看究竟是什么样的,在一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等。这时欧阳辰从外面走了进来。可儿等人见是欧阳辰急忙向他行礼,“奴婢见过王爷。”

  南宫灵也起身行礼,欧阳辰阻止道:“这是在外面,就不用如此多礼,本王今日前去丞相府找你,管家说你出来了。于是就出来碰碰运起看看是不是能碰到你。”

  南宫灵正想回答时,掌柜的拿了玉器走出来,他手上端着一个盘子,上面铺着一层红色的绸缎。绸缎上一支通体雪白的玉簪子,尾端是一朵盛开的梅花,栩栩如生,它高傲的躺在那里。南宫灵忍不住拿起这羊脂白玉簪子,这玉定是上好的羊脂白玉,一点杂质都没有。

  “姑娘这就是本店的镇店之宝--白玉梅花簪,您看看这个是否满意?”掌柜的捧着这簪子一脸期待的看着南宫灵,他只希望今天这女菩萨能把这簪子带走,不然今天家里揭不开锅,回去老婆子又要摔锅砸碗,闹的人不安宁。

  南宫灵爱不释手的看着手里的簪子,太漂亮了,她很喜欢。“掌柜的这玉簪我要了,冬雪给银子。”

  欧阳辰摆摆手,从自己身上拿出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递给掌柜的。“这些够不够?”仍旧是冰冷的语气。

  掌柜的这才发现,一旁还有一个如此冷峻的男子,见他递给他一张一千两的银票高兴的说:“够了够了,不知是否还要看看些什么,这玉簪是九百两,还有一百两,但现在老朽拿不出来一百两找给你们。”家里穷的饭也吃不上了,哪还有钱找。都怪死老婆子,老去赌,不然也不会过这样的日子。

  只要灵儿喜欢就好,看着眼前沉静在得到簪子喜悦中的南宫灵,说“这一百两就不用找了,当是赏钱。”

  掌柜的连忙跪下,感激的看着眼前的活菩萨。“谢谢客官,老朽代表老朽一家人感谢这位客官。”

  南宫灵见掌柜的跪下,这才清醒过来,看了一眼地上的掌柜的,再看向欧阳辰,很不解,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跪就跪下啦?

  “没事,还有什么要看的吗?没有就走吧,想必也饿了,我们去前面的酒楼坐一下。”欧阳辰回答她。

  “额,没什么了,谢谢--你送我的玉簪。”本想说王爷的,她看看周围的环境就没有说出那个称呼来。

  一行人准备离开掌柜的从柜台拿出一些珠花首饰的送给南宫灵,说是下次要买什么玉器再来如意斋。再说了些客套话,南宫灵让冬雪看着办。冬雪接过掌柜的手里的珠花首饰,分给其他人。欧阳辰和南宫灵走出如意斋,前往前面的酒楼,醉酒楼。

  欧阳辰要了两间上等的包间,一间给冷卫冬雪一行人,另一间给他和南宫灵,这是他自己早就安排好的,有好几天没有见到灵儿,他好想她了,他忙公务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案卷都能看到她绝色的模样出现。无心看下去,这不就决定来找她,去到丞相府的时候管家说她出来逛了。

  --

  他把南宫灵带入酒楼的房间后让她坐下,他坐到南宫灵的对面,大手握着她的小手看着她说:“本王无心公务,眼里看到的心里想的都是灵儿。”

  南宫灵把手抽了出来,看似面无表情,实则是不知道如何去面对欧阳辰,她说:“王爷,如今我们还未成亲,请王爷莫要再说。谢谢王爷今日送的玉簪。”其实对于他,她自己都不明白,虽然对他心动也不排斥他,迷恋他的冰眸,迷恋他的怀抱。但并没有到爱的程度。

  看着他心心念念的人儿不带声色的把手抽离,说着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他的心有些受伤。为何她会这样,之前不是还好好的吗?难道之前只是因为他救过她所以才迁就与他的吗?周身散发着怒气,从来没有一个女人敢如此的对他。再看看眼前的人,她是灵儿,那些女人怎么能和她做比较。他自嘲的笑了下。

  “灵儿那日得来的消息,本王看了,只是为何会出现在你的手里?”这些年到底她去哪里,为何现在的她他一点也不了解。

  “那些消息还不够你们铲除那些鼠辈吗?”那些可都是诡楼提供的消息,她可不可能告诉他她是锁魂宫的宫主。这是她最后的王牌。

  “那些消息足以铲除那些惦记父皇江山的人,只是现在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契机让他们动手。灵儿有什么好的方法吗?”欧阳辰注视着南宫灵,看她是否有什么办法。

  “那还不简单,要一个合适的契机眼前就有,皇上不是每月都要去围城狩猎吗?那就抓住眼前的这个机会放出消息说皇上身体恢复些,所以想要带人去狩猎。那些人必定不会放过一个这么好的机会的,王爷派人假扮皇上前往围城即可。”

  就不相信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他们会放过,她到时也要去看看,哼!

  吴德,你就等着瞧吧!

  看着眼前聪明与美貌并存的人,很欣赏。也很欣慰她是他未来王妃。明日想带她进宫见见父皇母后,母后常念叨她,说她回来也不去走动走动。小时候母后很疼她,现在也是一样,如今她的娘亲不在了,母后必定更加疼爱她了,“本王想明日让你随本王一起进宫给父皇母后请安。”

  皇宫?还没有去过,这皇城与长安城相似不知这宫中是否一样呢,不如去看看也好。“是,王爷,民女明日跟随王爷一同前去拜见皇上皇后。”

  “那明日本王前来接你。”

  时小二把菜一一的摆在桌子上,“二位客官请慢用。”说完便退了出去。

  看着碗里堆积如山的菜,南宫灵哭笑不得,她很想说,王爷您自己吃。可是对方是王爷,她不敢说,没有办法只好继续和那碗菜作斗争。

  看着她碗里的菜和她敢怒不敢言,表情十分丰富的小脸,他真的快憋出内伤来了。不再为难她,他自己也慢慢的吃起来。

  看着她进入丞相府,他也安心的离开了,还要去准备诸多事宜。

  “秋霜,有没有什么好的药化积食的,我的肚子好难受,啊--啊--啊,我快要死了,谁救救我啊。”南宫灵一回来就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之前吃的太饱,导致胃不舒服积食。她很难受,一会坐下,一会躺下,感觉不舒服又起来走动。她真的好辛苦。都是那个变态的王爷,一个劲的给她夹菜,不吃又不可以。她都快撑死了。

  本来还想早点休息明日还要进宫的,现在她也没有办法。实在是睡不着,三更半夜的把她们三人都叫了起来。

  蝶儿伸伸懒腰,打理个哈欠,“宫主,睡觉你今天那么猛吃,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饿死鬼投胎的了。哈哈”说完笑了起来。

  “我不管,秋霜你给我配些好消化的药,就是毒药也可以,这样实在太难受了,救救我吧。”她走到秋霜的眼前,假装晕倒。

  “宫主,你的演技太烂了,给,这是助消化的,吃了你就不会那么难受了。”拿了一粒药丸给南宫灵。

  南宫灵接过药一边吃一边抱怨着说:“以后再也不和王爷吃饭了,不然那天突然撑死了也没有人同情。”

  南宫灵见稍微好些就叫她们回去休息,明天冬雪还要陪她去皇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