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唯一的女儿
水灵之爱2015-12-21 20:072,604

  南宫轩坐在书案前,他不知道他这样坐了多长时间,吩咐下人不许前来打扰。

  想着与月儿还有那个女人的过往,是他对不起月儿。

  那时候吴德就已经在设计他了吧,只是他还被蒙在鼓里。

  那时的他血气方刚,在吴德的怂恿下背着挚爱的月儿与舞姬黄叶平多次纠缠。

  然不幸的是她居然怀孕了,找上门来,被月儿知道后,从此再没有踏进过他的屋半步。

  当时的月儿已经有八个月的身孕,黄叶平也有一个月身孕,无奈的他只好把黄叶平纳入府中做妾。

  月儿从此再未见他,本以为这辈子月儿是不会再见他。直到灵儿失踪月儿才来找他帮忙找灵儿。

  他恨当时的月儿,男人三妻四妾很正常,不明白为何她却那般排斥。但与黄叶平木已成舟,想回头却无路可走了,他与月儿的缘分也因为纳妾之事彻底的断了。

  看着月儿冷漠的眼神,那就像一把刀子插在他的心口。痛的他无法呼吸。

  也因为报复月儿的无情,他就没把灵儿的事情放于心上。他那时被恨蒙蔽了心,忘了灵儿不仅是月儿的女儿也是他自己的亲身骨肉。他对不起他的妻女。

  从今日起他要保护那个他最亏欠的女儿,也是唯一的女儿。

  既然吴德想要夺位,那他为谁夺这天下?他不可能为他自己。他一个一只脚跨入棺材的人夺来皇位也坐不稳多久。他的背后支持的那个人是谁?

  朝中有权的皇子没几个。太子是未来的储君他肯定不会去夺那本就属于他的东西。

  三皇子为人谨慎,做事比较狠绝。会是他吗?

  六皇子志在云游四海长年不在宫里,根本就不会去谋夺那至高无上的宝座。

  七皇子如今是王爷,肯定不会觊觎他嫡亲皇兄未来的皇位。

  八皇子和九皇子更加不可能。

  那唯一的可能就是三皇子,那日在承宣殿里,他感觉到三皇子对灵儿的不善目光,相信欧阳辰也感觉到了,不然他不会那么急的把灵儿带走。

  仔细想想,那三皇子倒真与吴德有几分的相似。

  一个可怕的念头冒了出来,难道这三皇子并不是皇上的儿子?

  现今唯一的办法便是查出吴德的身世背景,他并不是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他到底有何来历,为何查不出他丁点的消息。

  看来只有买通诡楼帮忙查询吴德的身世背景。

  看了眼书房内的画像,月儿放心,今后不会让人再动灵儿分毫。

  回头离开了书房。

  ——

  南宫轩看着眼前的蒙面人,他这次亲自前来,为的就是能赶快查出吴德的身份。

  但诡楼的人诸多犹豫,似乎不想接这任务。

  “让你们诡楼查吴德的身世背景,这要比你们去刺探朝中大事容易的多吧?”

  施宇看着眼前的男人,眼前这人就是宫主的爹,他为何要查公孙逸的事情?

  他不是不想接这已经有答案的任务,这事情必须回去请示宫主才行。不然坏了宫主的大事还不知道。

  “明日申时还是这郊外的破庙给你答复。”施宇回答完他就消失在破庙里。

  接到施宇的暗信,本想离开月园的南宫灵被欧阳辰叫住了。

  “灵儿,天气寒凉,也不好好在屋里呆着,怎么到屋外来了。”

  他温柔的看着前面他朝思暮想的人儿,他想念她无法专心处理事情。便来这相府看望她。

  这么冷的天,她穿的那么单薄,感染风寒可怎么好。

  南宫灵和冬雪二人给他行礼,他上前轻轻托起她藕臂,扶起她。解下身上的披的大氅,披在她娇小单薄的身上,与她一同进入屋内。

  这月园如今就她和冬雪二人。昨日把秋霜和蝶儿留在了分堂,刚才接到暗信又把可儿打发走了。现在只能让冬雪去漆壶热茶过来。冷卫也跟冬雪一起离开。

  欧阳辰握着她有些凉意的手,注视着她。如珍宝一样,就怕他一眨眼,这宝贝会被人偷走似的。

  被他看的不好意思的她,脸上飘出了些红晕,让本就面若桃花的她更添一份羞涩之美。

  看着眼前上天赐给他的尤物,紧紧的把她抱在怀里。只有这样抱着她他才安心。

  被他紧紧的抱着,她也回抱着他,头靠着他结实的胸膛,闻着他身上淡淡的檀香。让她很安心。

  他就是她以后的老公,这样想着她又紧抱了他。这样抱着他心里感觉很甜蜜很踏实。

  感觉怀里的人紧紧的抱着他,他低头看着她的头顶,在她的额头吻下去。

  感觉还不够,他轻轻的推开她,注视着她的朱唇,轻吻了下去。

  他的灵舌在她的贝齿中来回索取,两人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相互爱抚,在牙齿间和内颊跳荡不已,沐浴在嘴中的甜蜜里,这一吻将两人的情感紧紧的交织在一起。

  有了上次的经验,她在他的带领下慢慢的回应着他。

  感觉她的回应他加深了这个吻,之后放开她。看着她因这吻而饱满的唇和本就羞涩的红晕,如今更加妖娆美艳。

  “怎么办?本王越来越离不开你了。”

  经历刚才的事情,还在回味当中的她抬头看着这个让她心跳加速的男人。

  “王爷……”她又羞涩的垂下头。

  她又何尝不是了,可是如今还有很多的事情要她去面对。公孙逸不除,她就不安心,总感觉那个公孙逸是个大的威胁。

  外面冬雪的声音响起,想必茶已经漆好,她让冬雪进来。

  看着进来的二人,两人的气氛不对,为何冷卫一直注视着冬雪的背影,难道是……?她开心起来,冬雪年龄确实不小了,找个机会撮合一下他们。

  如今最难的事情是怎么把欧阳辰请走,施宇还在分堂等着她。看了看冬雪,朝她使了个眼色。

  冬雪会意,给二人倒了杯茶。

  “小姐要不要奴婢去布庄帮忙把新衣服取回来?”

  “不用了,一会我自己去。”

  看向欧阳辰说道:“要不王爷一起去吧?”

  原来刚才她是准备去取衣服,“不用了,你们自己去吧,时间也不早了,本王还要赶回王府。那一起出去吧。”从西城赶到东城的睿王府少说也要一个多时辰。再耽搁可能就要天黑了。

  南宫灵起身把身上披的大氅取下来还给他,四人朝府外走了出去。

  ——锁魂宫分堂——

  看着下面的施宇,没有紧急的事情他一般不会找她,她开口问道:“究竟是什么事情?”

  施宇一脸严肃的表情,“回宫主,南宫轩如今在查询公孙逸的身份,属下无法定夺,前来禀报宫主,这该怎么处理?”

  南宫轩他要查公孙逸?难道那天晚上他已经知道了吗?或是他们说了什么话被他听到了?不管怎么样,既然他要查那就把一切都告诉他吧,多一个帮手也不错。

  “你把所有有关公孙逸的事情都告诉他,把他我娘被毒的事情也一并说出来,我怀疑我娘不是被他毒害的而是被公孙逸。”

  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她都有些理不清。

  “是宫主,属下告退。”施宇抬头看眼他心心念念的人,他知道他配不上她,能为她办事,偶尔见见她,他就心满意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冷情王爷绝世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