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含恨坠楼
谷谷2020-02-09 09:402,921

  也许是死亡前的平静,她竟感觉不到对这个世界的一丝留恋。

  不,还是有遗憾的——来不及与母亲以及弟。弟正式道别。还有徐强……

  掠过三楼时,阳台上落地窗大开,房内一男一女正忘我地亲吻。小芙看不到那女人的长相,却记住了她衣衫半褪的肩上纹了一只红色妖艳的振翅蝴蝶。

  然而,就在她掠下三楼的最后一刻,那个光着膀子的男人转过了脸来。

  小芙整个脑袋蓦地“嗡”一声炸开,全身僵硬,再无临死前翱翔空中的任何快感和平静。

  紧接着,“嘭——”一声巨响,仿若坚硬果壳的脆裂声,突然响在酒店的楼下。

  “啊——有人跳楼啦!”几乎同时,有人尖叫高呼,街道上霎时轰炸开来,乱成了一锅煮糊的粥。

  徐强在听到楼下的吵闹声之前,感觉阳台外一晃而过自己老婆的面孔,第一个想法便是见鬼了——这里可是三楼。待楼下炸乱开来时,他好奇地走到阳台外,却一眼望见了楼下地面上,一个女人以扭曲的姿势仰面横卧地面。

  他惊得一下跌倒在阳台上。

  小芙先是感觉到全身像刚被大卡车碾过般粉身碎骨得剧痛,随即身子一轻,所有痛苦立即消失无踪,自己则像一股烟一般,飘到了三楼高,飘到了那个阳台的位置。

  

  她这才往楼下瞥了一眼自己身体此刻的模样。

  

  可是,她已经死了。

  怨恨就像毒蛇吐着阴冷的信子从心底腾地滋生!

  她为了保住自己的清白不惜纵身跳楼以死明志,他却在抱着其他女人逍遥快活!

  难以忍受!不可原谅!

  这时,只见徐强忽然回过神来,急急忙忙地穿上衣服跑下楼。小芙就那样飘荡在三楼的阳台上空,看着他躲在人群之后,透过看热闹的人群缝隙偷偷瞄了几眼,仿佛这才确认死的的的确确是自己的老婆。

  小芙的瞳孔顿时一缩!

  因为她看到徐强慌慌张张忙不迭地逃离了现场!

  明明已经死了,心脏却宛如还在跳跃着,紧紧地缩在了一起,生疼生疼。

  就为了这个背叛自己的男人,就为了这个无情无义的孬种,就为了这场走到尽头的婚姻,自己竟然无辜丧命!

  

  然而,周小芙完完全全打错了算盘,她总算知道黑衣帅哥为何能够冷静地甩给她话后,就放心地走了。

  因为魂魄,根本很难在人世生存下去。

  不要说回家了,如今就算只是上下一层楼,对她来说都是跋山涉水般艰难不堪,并且非常耗费精力。

  可恨的是,她还有那么多事情没有交代清楚。

  最牵肠挂肚的是,如果得知自己的死讯,母亲和弟。弟,该是多么伤心?

  她好想回去看看他们,看看他们是否安好。

  第二天的太阳升起来了,人们的生活还在继续,似乎谁也不知道昨夜有一条生命悄然逝去。

  努力行走了一个晚上的小芙疲惫不堪,此刻,她正紧紧蜷缩在一个房间昏暗的角落里,呆呆地望着窗外灿烂的阳光,却无法感受和触碰温暖——因为阳光将会毫不留情地将她灼伤。无奈,她只能暂时滞留,等待夜晚的再次降临。

  在疼痛和倦怠的双重折磨下,小芙沉沉地睡去。

  她是被一阵婴儿的啼哭声吵醒的。

  撕心裂肺的哭声似乎被闷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带着隐隐的压抑感。小芙循着声源,才发现是从一个行李包里传出来的。

  浴室里,是有人在冲凉的哗哗水声。不知是不是水声掩盖了哭声,里面的人并没有反应。

  但是,有谁会把自家孩子装在行李包里呢?

  稍稍一想,就觉得事有蹊跷。

  瞥见身旁桌上放着的手机,小芙眼睛一亮。

  报警!

  然而,按键宛如铁铸般,每按下一个键,小芙都要神经紧绷,咬紧牙关将全身力气积蓄在指尖。可即便如此,还未等她把“110”的最后一个数字摁下,浴室里的水声就停了。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裹着浴巾走了出来。明明听见了婴儿不止的哭声,她却仿若未闻,只烦躁地瞥了一眼行李包,随后自顾自地在镜子前擦头发。

  如此一来,小芙完全确认了这个妇女的叵测居心。

  终于将最后一个键艰难地按下,电话接通的瞬间,小芙虚脱无力,瘫软在墙角,昏昏沉沉地半醒半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的小芙看见冲进房里的警察将妇女逮捕,随警察而来的,还有一个西装革履的年轻男人。

  他似乎是孩子的亲人,从警察手中接过婴儿后,怜惜之容袒露无遗。

  只见轻轻地抚了几下孩子的头,哭声渐渐停止,转成间或的抽噎声。

  “陈警官,这次麻烦你了!”他抬头,对着其中一个警察道谢。

  陈警官看着孩子,叹了口气:“你也别跟我客气了,孩子找回来就好。老爷子应该等急了,快送回去吧!”

  “我并不打算送回去。”

  接收到陈警官诧异的目光,他顿了顿,继续说:“我不会让他像我大哥一样,成为他的傀儡。”

  “你……”陈警官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有再劝说什么,毕竟,这是人家的家事。

  “那我先带犯人去警局了。”

  男人闻言,面色立即一寒,凌厉地看着那妇女,虽没说什么,但噬人的目光令人汗毛顿竖。

  一群人离开。房间后,冷酷的黑衣帅哥再次出现在小芙面前。

  脸上依旧无情无绪,伸手递给小芙一串黑色项链,如黄豆大小的珠子闪着幽幽的光芒。

  项链拿到手的一刻,小芙立即感觉精力充沛,身体的重力好像也重新回到身上,行动不再有心无力。

  “这是什么?”她惊诧地问。

  “你救下了一条生命,有了公德记录,这是你应得的。”

  刹那间,她好像看到了黑衣死神帅哥嘴角有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

  然而当她眨了眨眼细看时,却什么也没有。

  “它是聚魂珠。带着它,你的魂魄将会得到暂时的庇护,阳光伤害不了你。在剩下的时间里,如果你能顺利占据丢失灵魂的躯体而不产生排斥,你就能够重新在人世间生活了。”

  再一次,撂完话的黑衣死神帅哥在白光一闪中消失。

  小芙的脑袋有一阵的恍惚,待反应过来他的意思时,眼中顿时爆出惊喜,手指紧紧地抓住项链,如获珍宝。

  此时,酒店楼下,高城将孩子交给助理,回头问陈警官:“报警的人是谁?”

  陈警官也疑惑不解:“我也正奇怪着。电话是从犯人的手机打出来的,接通后没有任何人说话。接电话的同事是听见电话里传出的婴儿哭声,知道我这一组正在寻找丢失儿童,才通知我的。刚刚在房里你也看见了,门是反锁的,除了犯人和孩子,没有其他人。估计也就是犯人倒霉,无意中按到键了吧!”

  高城眉头紧锁,虽然事情的确蹊跷,但也没有其他线索和头绪。

  与陈警官告别,高城坐进了等在路边的黑色BMW中。

  “Bryan,今晚就跟刘局长打声招呼。“

  助理Bryan回头,看着高城一动不动地望着窗外,目光中明明什么都没有,却浑身透露出一股危险的气息。

  他不由一个激灵。跟在高城身边两年,他知道此刻自己的老板动怒了。

  跟刘局长打声招呼……简单的一句话,可是,那个犯人恐怕有的受了。

  不过,这也是那女人自找的,一个女佣竟然妄想绑架勒索,要知道,那孩子可是……

  “怎么了?”

  车子突然停了下来,高城不悦地问道,打断了Bryan的思绪。

  “昨晚有个女人从酒店坠楼身亡,她的家人正给她烧纸钱。”司机的口气里带着隐隐的怜悯,听说那女人才三十岁出头,多么年轻的生命。

  “绕道。”简短而利索地下达命令。

  车子从旁边驶开,远远地,高城瞥见马路中央,一位母亲和一个年轻男人正被警察劝说着。

  高城蹙了蹙眉,脸转向了另一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