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落入虎口
谷谷2020-02-09 09:462,649

  许娉婷感觉有一条滑。腻腻的蛇在自己的脸上和脖子上来回游动,鼻息间全是浓重的烟味夹杂酒味,使得迷糊的脑袋止不住地恶心。

  而这恶心牵动了一阵阵搅动的胃,每一根神经都清晰地传递着酸水上涌的痛苦。身上也像压着一块沉重的巨石,心口发闷。

  她终于睁开了半只眼皮。

  朦胧中,滑。腻感暂时消失,一张猥琐的男人的脸半眯着眼看她,靠得她极近,浑浊的呼吸粗。重地喷在她脸上。

  许娉婷猛地一惊,另外一半眼皮霎时全部睁开,瞪着大眼。

  男人一时没注意,被许娉婷推到一侧,许娉婷立即趁机起身,却因一时乏力地跌坐在柔。软的地毯上。

  几天没有进食,身上根本使不出力气,而且,庆嫂在给她喝的水里,加了东西吧!

  仔细检查了一番自己身上衣物完好,许娉婷轻轻松了口气,随即抬头看向男人。

  他还维持着被推倒时的姿势,小小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许娉婷,嘴角浮现一丝不屑的笑:“怎样?检查清楚了吗?哼,现在包得再严实有什么用?还是说,许小姐喜欢自己在我面前一件一件地脱?”

  边说着,他的舌头煞有介事地舔了舔他自己的厚唇,目光一下不眨地逗留在她领口飘散不去。

  男人已经快她一步走到她跟前,一把拽过她的手,把她重新扔了回去,抵住她的腿,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当婊。子还要立贞洁牌坊!虽然你不是许妮娜,但没关系,先玩了你,再玩她。许世安不是想要我老爸在股东大会上支持他吗?那你这个当侄女的得先把我伺候爽了!”

  原来许世安和王桂凤打的是这个主意!

  许娉婷挣扎着坐起,“既然知道我是他侄女,就该明白我是许仁安的女儿!我不是自愿的!你放开我!你这样是犯罪!”

  男人拿着领带的手闻言顿了顿,目光中闪现一丝光亮:“哈哈,有意思,我还没玩过这么嫩的,这次倒是可以玩个新鲜了!”

  

  眼看他就要绑了她一只手,许娉婷立即蹬开腿往他身上踹去,然根本没多大作用,他灵活地闪身,轻松就躲过许娉婷的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许娉婷的目的本就不是这个,而是趁着他整个身体挪到另一边,快速抄起台灯往他头上砸去!

  虽然力气不大,但男人还是因头部遭袭一时吃痛,顾不得其他,只两手抱头。

  许娉婷慌忙去解手上的领带。

  “臭丫头!贱人!”

  他怒火中烧,咒骂着许娉婷,腾出一只手来抓她。许娉婷刚好解开手上的领带,忙不迭躲闪,拖着身体,滑落下地。

  憋足一口气跌跌撞撞地扶着墙往房门而去,顾不得回头。

  许娉婷跌坐在房门后伸手开门,然而房门却只能打开一条缝,门上的安全链被挂上了!

  偏偏越是慌乱的时候链条越跟她作对,她使劲地想把它解开,却怎么也解不开。

  就在这时,房门外的走廊过道,一个西装笔挺的高大男人经过,背影颇有些眼熟。许娉婷不管来人是谁,即刻如抓到救命稻草大声喊道:“救命!救命啊!快救救我!”

  来人闻声转过头来,然同时,身后突然伸过一只手把许娉婷拦腰抱走,“砰”地一声合上了门。

  许娉婷惊叫着用力挣扎,手胡乱地往他身上拍打拽抓。

 

  许娉婷含泪避开他的视线,侧着脑袋死死盯着门口。刚才经过的那个人,明明听到自己的呼救了!

  只是,在酒店里,谁会在意一个女人的呼救?也许把她当成是外面卖的女人在与客人玩欲擒故纵的把戏热身。

  不过是忍不住寄托希望罢了……

  没想到,死过一次的人,依旧会感到绝望。如果不是特别珍惜这次重生的机会,如果不是在许仁安的墓前答应过他不会再干傻事,如果不是还要报仇,她现在,应该还会和以前一样宁死不受辱吧?

  眼角禁不住滑落泪水,许娉婷特别不想在这种时候显示自己的脆弱,但是没办法控制。虽然换了一副身子,虽然换了一种人生,但在短短的日子,她内心真实的自己还是没有脱胎换骨吧?表面的坚强,在遇到身不由己时,迅速土崩瓦解。

  “啧啧,这就是许家小姐啊?怎么不像刚才那样挣扎了?”男人俯瞰着她,伸手碰了碰头上被台灯砸出的包,顿时阴着语气一字一顿地说:“贱人,敢打我!不过没关系,等下我会以德报怨……哈哈!”

  他低伏着身子凑到许娉婷的脸庞,用皮带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脸,许娉婷闭上眼,忿恨地把头转到了另一边,拳头紧紧地握着,上齿狠狠地咬着下唇,血红欲滴。

  许娉婷骤然睁开眼,看见撑在自己身上的男人,死死压住他的手不愿让他得手。

  男人脸上闪过一丝被扰了兴致的不愉之色,伸过另一只手狠狠掴了许娉婷一个巴掌,怒骂道:“贱人!”

  身体本就空虚乏力,许娉婷的脸被重重地甩到了另一侧,感觉到唇角有液体轻轻溢出,牙邦连带着半张脸麻麻的,脑袋顿时发懵。

 

  当真是绝望了……

  “嘭——”房门被人用力地打开重重地撞上墙。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男人不悦的声音带着一丝慌张,随即便听到他“哎呀”一声被踹下了地,边哀声喊痛,边大声呵斥:“哪里来的混蛋!竟然敢打我!你吃了雄心豹子胆!”

  身上立即盖上来一条被单,手脚处,有人在帮她解开领带。

  随即,厚实的手臂将她裹着被单抱起,许娉婷顿时落入了一个宽厚温暖的怀抱。

  “你想带她去哪!你——”男人话还没说完,似乎又被踹了一脚,根本顾不得说话,只一声声地哀号。

  “败类!”简洁而短促的话语,低沉而有力的嗓音,在许娉婷的脑袋上方响出。

  是他?!

  许娉婷努力地半睁开眼,稍稍抬了抬头,看见高城抿成一条线的薄唇和锐利的寒眸。

  门口站着个酒店服务生,不知是被房里的场景吓坏了,还是被高城此刻不善的面孔震慑了,整个人呆呆的,直到高城喊了他一句,他才回过神来,慌慌张张地随高城乘电梯上了几层楼,然后在一个房门前给他们开了门。

  “送一套衣服来。”

  又是简洁而短促地下达命令,然后他用脚把门带上,走进房里,让许娉婷躺好。

  “你这样不好直接上医院,柜头里应该有急救药箱,你自己先简单处理一下,等下换上衣服,再去医院就诊。”高城瞥了一眼脸色依旧不太好看的许娉婷,皱了皱眉,语气无波地说。

  许娉婷疲惫地睁着眼,开口有些不善:“你明明听见我喊救命了,为什么这么迟才来?”

  刚才走在过道上的人是他吧!明明很快就可以救她,却姗姗来迟,她心里不免有些忿恨。

  高城皱了皱眉。这丫头,第一句话竟然不是感谢他,而是埋怨他?

  他承认,他向来不是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所以在过道上通过门口子发现呼救的人是她时,他犹豫了片刻。但他后来还是打电话给前台让服务生上来给开了门,而自己也破例送佛送到西把她带来了这个干净的房间。

  “你应该明白,我并没有义务救你。”高城缓缓道。

  “你……”许娉婷无力反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千金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