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周幼琳
千無2017-06-15 05:253,783

  现世。

  骄阳似火。

  难得春光明媚,加上苍穹系统更新,大街上一下子多出了许多人,就连最近有些冷清的明光医院,此时也是增加了不少访客。

  明光医院是S市医疗水平中上游的一家综合性医院,虽说比不上那些顶级医院,但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却是比较好的治疗场所了。一般情况下,医院各科都有专门的病房,除此之外,还有为一些特殊病人准备的特殊病房。

  薛功灿所住的,就是一间特殊病房。

  自从两年前那场车祸发生后,薛功灿便陷入了深度昏迷,任凭医疗专家们采用什么样的治疗手段都无法唤醒他,根据脑电波分析显示,他是脑死亡,也即是医学上俗称的植物人。

  植物人,尤其是深度昏迷的植物人,几乎没有一丝醒转的可能。

  可尽管如此,身为植物人的薛功灿,还是有一名女子每天都来照看他的。她,叫周幼琳,是他的女友。

  “功灿哥,两年多了呢,你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呢……”

  宽敞明亮的病房里,周幼琳痴痴地看着昏迷中的薛功灿,喃喃自语。照顾薛功灿两年多了,她已经习惯了每天跟他说一些话,虽然他可能听不到,但她从未中断,医生说,这算是唯一能够唤醒他的办法。那唯一,那唤醒的概率,小到可以忽略,可她从未放弃那一点点希望,

  只因为,她爱他。

  这个让她深深着迷的男人。

  还记得,当初她与薛功灿读同一个大学的时候,早已被他深深所吸引的她,在快毕业的时候,为他写了一封长长的独白信。只可惜她当时太羞涩,太胆小,没有勇气向他直接表白,因此,那封信,就被她给发到网上,默默地珍藏了好一段时间。直到毕业前的一天,一个叫萧晨的男人,薛功灿的兄弟,无意中在网上看到她写的独白信,被她所感动,主动为她和薛功灿搭起了红线,并劝薛功灿留在国内,两人这才走到了一起,度过了快乐的一年时光。

  脸上挂起一丝追忆的笑容,周幼琳拿出一叠微微泛黄的信纸,深情地看了眼刚毅英气的薛功灿,然后将目光转移到信纸上,用柔美甜心的声音,一字一句地把上面的内容读出来:

  “薛功灿,我好喜欢你呢……

  你知道吗,如果当初我和舍友没有坐在教三535里,我想,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吧。旁人常常问我到底是怎么这么迷恋上你的,怎么一晚上自习的时间就能把这孩儿弄成这样。

  我承认,你当时恰好是我喜欢的样子,看着看着居然看到了心里,有一种冲动想去认识你,于是,就这样开始了。

  做过很多疯癫的事情,说起来还会怕人笑话:去教三总会每个每个教室找你的踪影;因为不知道你的名字,我在学院的公共主页的关注者里面一页页地看看头像,找着长得像的还记下名字;走在路上总喜欢左顾右盼,生怕一个不小心就错过能遇到你的机会……

  我做的很多事情都像是一时兴起似的,比如给你写了33天的日记,比如考试前一幅漫画一盒酸奶希望能互相加个油,自以为是地给你很多也不管能否接受的爱,就像现在,孤注一掷地给你写表白帖,我只想给自己一个交代,会怕做了后悔,更怕没做会后悔。

  有时候我想起本子的内容我都会骂自己,要是你看到会是多么的尴尬啊,成为陌生人关注的焦点还全然不知。有时候我甚至想鼓起勇气向你要回本子来,因为可能对你没价值的东西,却是我非常丢脸但也非常珍惜的回忆。

  我想过,你要是我同班同学该多好,这样我可以多认识你一点,也让你多认识我一点,我从没想要求你成全我的暗恋,只是哪怕能做个朋友,走在路上能打个招呼,我都能满足,这样就不至于尴尬地低头走过,之后又后悔没有把握遇见你的每次机会。

  大三的时候,被出国的事情折腾过,考语言考得质疑自己的英语水平,那时就很想你能在我旁边给我个小小鼓励。不过看你也每天努力着,我怎么可以懒惰呢。

  京华校园的小,让我遇到你的概率大大增加。大三上的时候,居然还和你上同一个英语选修课,我坐第一排,而你坐最后一排。在教三408,班上人少,要讨论,要做口头作文,回头讨论时,我怕我偷偷看你会被你发现,就故意把视线移到别处。上台讲话总怕自己做不好被你笑话,心总是砰砰直跳,老师念名字都怕被你发现我就是当初那个偷偷给你送33天日记的奇怪女生。只是,即使有那么多次机会我可以上前大胆地问你是否认识我,我都没有,而你,也很少瞟我一眼。

  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过这样的心情,想见到又不敢见到的心情,怕你见到的不是自己最好的样子,想为你展现最美丽的笑容。可你的突然出现,总会惊起一阵涟漪,让我惊慌失措继而落荒而逃。如果我们真在一起吃饭会不会没什么好聊的,如果我们能大大咧咧地自然地交谈笑着,像一对好友一样,该多好。

  因为喜欢你,我养成了很多好习惯。开始早上早起吃早饭,就是为了看到你。晚上一定会去打水,因为你会在那个时候去洗澡。我常常去外文阅览室,因为你好像总去那里。我似乎,变成了一个。

  你的名字似乎连着一大串的地点出现,以至于我总会习惯性地走到233的门口,往里面瞧一瞧,有时候,就连在食堂吃个饭都不安生。

  以前你还是背着蓝书包的时候,就像是一个警示一样,我走在路上看见蓝色的背包,都会停一下,确认一下,不是的话再耻笑自己一下。现在你的蓝书包不再背了,我总觉得不习惯呢。

  在这段时间里,我总是在不断地否定、质疑自己中度过的,也曾想要不就直接发条短信问问,给自己个痛快,可还是会害怕知道答案的时候会再也没资格默默关注你了。我想,你应该会不会觉得,你如果不回应,有一天,我这个女生就会自己走出来放弃你了吧。

  从没想过,一场没头没尾甚至只是由片段组成的暗恋能坚持这么长时间。我记得舍友安慰过我说,或许再也不会有人像我这样迷恋你了,我就觉得付出还是值得的。

  我还挺对不起我舍友的,时不时地跟她们唠叨你,“我今天遇到他了”紧接着一大串的细节描述,但她们一问你现在认识我了吗,我都会泄了气,“或许吧”。

  她们看我整天受自我内心折磨不忍心,就说放弃吧,也没什么希望了。我像是证明自己很专情一样,每每要放弃了,可一看到你,就把事情给忘了。有一次就快成功了,我听说你有女朋友了,开始强迫自己不在路上找你的影子,害怕看见你牵着别的女生的手。也只有这样才能麻痹自己说那只是个谣言,我自己跟自己置气,巧合的是我晚上打水回来看见你和一个女生肩并肩向女生宿舍楼走去,呆了一下,我特正常地回宿舍,跟舍友说了这事,睡觉的时候一闭眼就浮现那画面,想哭却怎么也哭不出来。过了一阵,又有人跟我说你还单身,这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舍友曾经给你打过电话,第一次是关机,第二次是嘟一声要通的时候她就给挂了,她们还跟我说“看,有女朋友的人才会把电话一直开着”,我笑笑默认了。我给你发过短信,问过特怂的问题,“你们班某某课的老师教的如何?”,你回复的内容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我一个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问题换来你一个漫不经心的回答。

  那条短信已经被我删除了,你的号码我也删除过,因为我不想再打扰你的生活,更不想再搅乱自己了,可不几天,又自己手贱地把电话背起来重新加到通讯录里。

  那天你坐的离我好近,耳机里放着"洋葱",突然一阵鼻酸,或许是我太久没能坐在你周围了。见不到你的日子长了,我就会想,时间要是能一直停留在我遇到你的夏天就好了,能坐在离你不远的地方,安心地期待每天的自习时间,虽然复习的科目很多,我却从没觉得疲倦。

  马上我们也要分道扬镳了吧,我和你都要远离他乡各自奋斗了,我想,隔着一个大西洋,我再也不会见到你了吧,接着总有一天,我也会开始忘记你了吧。我也会遇到爱我的人,而你呢,我想,老婆应该很漂亮吧。你会不会向你老婆炫耀当年自己有多受欢迎,有女生写了33天的日记本送给你。说不定这一幕会发生在你们搬家时从角落里翻出来那个本子的时候,可是,你会把它留那么久吗……

  很想跟你和一帮狐朋狗友一起毕业旅行,那应该会很有趣。只可惜,再也没什么机会了。能见到你,见到同学,见到舍友,都不剩下多少日子了,所以每天我都会让自己过得尽量愉悦,笑脸迎人。

  在这里提前说声珍重,我还想对你说:照顾好自己,我们一起加油。”

  读完这尘封已久的信件,周幼琳满脸泪水,晶莹滚烫的泪珠,从她那水灵的大眼睛里不断地涌出,划过精致的脸庞,浸润她的红唇。

  泪水,有些苦涩,却又有些甜蜜。

  说它甜,是因为她想起了后来和薛功灿的快乐时光,在他一年的职业游戏生涯之余,他和她一起踏遍天涯海角,去了许多她和他想去的地方。

  只不过,她和他谁也没想到,当他们只剩一个共同想去的地方没去时,他出车祸了……

  他,昏迷了两年多了。

  这两年多以来,她从未想过放弃他,离开他,哪怕为此离家出走,不为父母所认可,自己受苦受累没什么人安慰,她也心甘情愿。

  爱一个人,就甘愿为他付出所有--这是周幼琳的爱情信条。

  不知怎么地,看着看着薛功灿安详的脸庞,周幼琳忍不住哭出声来,她此刻是多么地想他能醒过来给她一个拥抱啊。

  “幼琳,谁欺负你了,哭的那么伤心……”一阵低沉带着担忧的男声从病房门口传来。

  周幼琳蓦然回头,门口,站着一个身影挺拔的墨镜青年,那模样,是那么地熟悉可亲,那神情,是那么地充满殷切的关怀。

  “晨哥!”

  顿时,周幼琳眼里的泪水更加止不住地哗哗往下流。

  多少思念,多少痛苦,多少委屈,多少欣慰,在这一刻五味陈杂在一起,让她不顾一切地紧紧冲入萧晨怀里,双手抱得紧紧地,不想放开。

  她其实,只是想好好哭一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风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网游之风云天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