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入武
散财2017-04-15 14:452,456

  第三章 入武

  雷声过后,村长指着赵虎和罗娟道:你们两个给我跪下,给全村人跪下。

  两人来到村长左右两侧双双跪下,到了现在赵虎明白了全村人都死了。罗娟跪在地上不停哭泣流着泪水,而在赵虎眼中冲满了仇恨的怒火。

  村长起身找来锄头,在不远处开始挖坑。天空中闪电越来越密集,雷声一声接一声,大风吹得老槐树哗哗作响,犹如老槐树在为罗村哭泣。

  大雨很快瓢泼而下,好像是为了洗去这罪孽。雨水打在身上忘记了疼痛,忘记了寒冷,双眼渐渐模糊。

  赵虎跪在地上,看到老村长在不停的忙碌着。闪电划过借助光亮能够看到村长一会在挥舞粗头挖坑,一会背着一具具尸体。

  后山之中很快起了洪水,轰隆隆的山洪冲了下来,冲到村口的小河之中,冲去了满村的冤屈和罪孽。

  经过一夜的洗刷,第二天一早天空已经放晴。太阳带着朝霞从东边伸了起来,四周大山上雾气缭绕,犹如人间仙境。

  赵虎没有心情欣赏这迷幻的景色,起身来到老村长身后。村长经过一夜忙碌,花白的头发已经全白。佝偻着身体,一夜之间老了更多。犹如一名垂暮的老人,在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看到村长手不停的在动,走上前看到村长左手拿着木牌,右手不停在木牌上刻着字。罗扬全家之墓‘罗龙全家之墓。

  看着村长刻好的一个个木牌,跪在地上用森冷的声音道:“村长是谁干的?我要为他们报仇。”

  当村长听到赵虎口中报仇两字时,正在刻字的手突然顿住。抬头看着赵虎道:“小娟呢?”赵虎指了指老槐树。

  罗娟今年才九岁,昨天夜里跪到下半夜就晕了过去,赵虎把罗娟抱到老槐树下淋不到雨的地方休息。

  村长飞快的刻着手中的墓牌,喃喃自语道:报仇,报仇,一定要报仇,我们罗村人不能就这么全死了。

  村长很快刻完了最后一块墓牌,抬起头用血红双眼看着赵虎道:小虎,你去找点吃的,我们要活下去,我们要为全村人报仇。

  来到村中,昔日的村庄在昨日已经全部变成了炭火。而夜里一场大雨洗去所有罪证,烧过的炭火和草灰也被山洪冲得不知所踪。

  从一些遗留的瓦罐中找了些食物回到村头。罗娟已经被村长喊醒,两人站在老槐树下看着一个个小土堆。

  村长看到赵虎回来道:“小虎过来。”来到村长一侧。村长带着他们来到第一个土堆面前,拿出一个墓牌插上道:“这是你们三叔一家。听到村长话赵虎跪到了地上,开始磕头。”

  赵虎咬着牙边磕头边道:“三叔,我赵虎只要还活着,就一定要为你们报仇。此仇不报我赵虎往为人。”

  村长带着他们在每一个土堆前插上墓碑,全村两百多口人,现在就只剩下一个老村长和他们两个孩子。

  在所有土堆前插好墓碑老村长跪到地上放声大哭道:“我罗龙对不起你们啊,不该自己一个人逃入后山。我不配做这个村长,呜呜呜……”老村长一边哭诉,一边使劲用手抽自己脸。

  一个六七十岁老人,如同一个孩子跪在地上哭得那么伤心。要把昨日到今天心中所憋的所有委屈和仇恨都哭诉出来。罗娟看到老村长哭诉也跪到地上哭了起来。

  赵虎自幼就没有母亲,母亲在生他之时就应为大出血而走了。留下父亲和他两人相依为命。今年虽然只有十一岁,可相当的懂事,心性不比成年人小不了多少。

  看着老村长哭得那么伤心,没有上前去安慰。赵虎知道只有等老村长把心中所有冤屈都哭诉出来,这样对他会更好一些。

  整个山谷中只有三人的哭诉之色,哭诉之声在山谷之中回荡。也许是因为昨夜大雨的缘故,整个山谷中笼罩了一层寒意。三伏天,可山谷中犹如寒冬降临。昔日的鸟叫虫鸣声完全消失,只有乌鸦落在枝头发出凄惨的叫声。

  正午过后老村长不在哭诉,拉起赵虎和罗娟坐到了老槐树下。让他们吃东西,而老村长给两人讲起了过去。

  老村长叹了口气后道:小虎,小娟你们两个听好了。我们罗村这个仇你们一定要报,只要你们两个还活着就必须为我们罗村人报仇。

  “昨天来的一共是七人,七人都是武林高手。带头的是一独眼,武器是一根拐杖。另外六人,有两人用剑,四人用的是刀,看他们的服饰应该不是中原之人。你们一定要记住这七人就是我们罗村不共戴天的仇人。

  心中默默记下了村长的描述。这七人屠杀全村,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一定要找出这七人为全村人报仇。

  老村长回忆了一会接着道:“我罗氏隐居这里为了防止野兽攻击,只有一门武学通背拳,这套拳法在武林中也很常见,属于低阶武学。你们两人必须学会才能够离开,至少也能够有自保之力。”

  听到老村长的话心中非常激动,自幼在村中长大,当然知道村里男人们都会这套拳法。只是赵虎和父亲是外姓之人无法学习。

  老村长顶着雪白头发,抬头看着天空,好像回想着很久远的过去。想了好一会才道:“我和你们差不多年龄的时,那时候我们还没有离开宗族。听到老族长曾经说过,天下武功分为内功和外功,每一个想要把武功修炼好的人必须注重内功的修炼。”

  老村长继续看着天空想了很久道:“年龄大了很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我慢慢想想,等想起来了在告诉你们。你们两个现在就到墓前去扎马步。”

  赵虎带着罗娟在墓前扎起了马步,老村长并没有回头开口道:“扎好了,不许动,武术讲求的是站如松,行如风,坐如钟,卧如弓。要想成为武林高手,想要为全村人报仇必须练就扎实的基本功。”

  老村长想了一会又道:“但是切记不可急躁,急躁很容易走火入魔。”

  赵虎也听父亲说过练武之人,马步最为重要。如果一个武者马步扎不好,根基不稳无论你有在好的武功,到了一些特定的地方都会受到限制。比如到了船上,武功在好根基不稳在船上也同样发挥不出威力。

  烈日慢慢升到头顶,火辣阳光照在身上隐隐作痛。汗水早已经侵透了衣服,从两腿和殿部通过裤子滴入泥土。

  口中完全干燥,嗓子犹如火在烧。双腿早已失去知觉,几次都快要晕倒,努力睁开眼睛,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排排墓牌。看到一个个名字,想起一个个笑容,一直努力坚持着,心中不停默念,我要报仇,我要报仇。

  太阳快要下山老村长拿着一些食物走了过来,看到一直未动的他们孩子点了点头道:好了,今天马步就扎到这里,快吃点东西晚上我给你们讲讲何为武术,和武术的区分。

继续阅读:第4章 武术之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武道江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